第一百二十章 被咬了

    父子三人商量了半天,也算不出到底为什么那些家伙会找上赢望。

    “不管怎么说你们俩都小心点。”赢擎苍看了眼小儿子:“尤其是你,不许出去胡跑,老老实实呆着帮你哥。”

    赢成敬了个礼:“是,长官!”

    公主和辛容正和海豚玩呢,就看见赢望朝这边走过来。

    “望望哥!”辛容从海里跑出来,赢望接住她,“防晒霜涂了吗?”

    “涂了,和公主互相涂哒!”

    正喂海豚的沈公主觉得一阵冷风飘过来,打了个哆嗦默默转身。

    要不要这么小气?我又不是男人

    “再玩一会就回去。”赢望看了看天,“太热了,以后上午下水。”

    吃晚饭的时候,沈公主看着赢望给辛容剔鱼刺,喂她和粥。一脸感叹的对辛晴说:“干妈,我们家的男人都这么好,以后我怎么找老公啊?”

    见赢成正吃螃蟹,她又补了句:“除了某人。”

    “据我所知,你哥的洁癖已经到了女人站过的地方都要消毒,看一眼女人都会长针眼的地步。”

    赢成笑了笑:“我不认为他这辈子还有可能找到老婆。”

    “那是我妈教的好!”公主不服气。

    因为沈公子年轻的时候劣迹斑斑,张宓怕自家儿子也长成种*马,所以从小就不停的给沈王爷灌输男人贞操的重要性。

    不过由于她的方法过于简单粗暴,导致沈王爷留下了阴影,直接就把异性给屏蔽了。

    “望望哥当初不也被怀疑是同性恋嘛,现在你看看他!”公主才不担心,“我哥肯定是没遇到喜欢的人,遇到了也是好男人!”

    辛容嗯嗯的点头,换来赢成一个你不是我妹妹了,你站在疯女人那边了的不满眼神。

    “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赢擎苍一句话就把赢成灭了,他狠狠瞪了沈公主一眼低头继续啃他的螃蟹。

    因为多了个同龄的玩伴,辛容觉得这个年过的特别的快。每天跟着沈公主到处疯跑,然后被赢望抓回来。

    然后看沈公主和赢成互相毒舌,不死不休直到一方惨败吐血。

    转眼就过了十五,明天就是离岛的日子,而沈公主今天晚上就要先走了。

    “容容,我们约好了,暑假来我家玩,我们一起去迪斯尼!”

    辛容眼睛红红的抱着她:“嗯,我会的,我也会想你的。”

    “我”察觉到赢望在瞪她,沈公主把原本我也会想你的话换成了,“哎呀,没事我们就视频聊天,又不是见不着了。”

    “嗯嗯!”辛容点点头,“这是我给你做的,不知道合不合适。”

    沈公主咦了一声接过来,打开漂亮的盒子里面是一条漂亮的丝巾。

    “真美!”她发现上面绣的玫瑰花非常逼真,简直就是抱着一捧花在手上。

    赢成看了眼沉着脸的赢望嘿嘿笑:“废话,能不漂亮嘛,这是容容熬夜给你绣出来的,她的手艺老师傅都比不上。”

    “容容!”沈公主把抱住她,“我太感动了,你等着,回头我把礼物寄给你!”

    辛容正想回抱她,就被赢望给

    捞进怀里去了。

    “赶快走,太晚了。”

    沈公主撇撇嘴,可她不敢和赢望呛声,只好又毒舌了赢成几句,这才依依不舍的上了飞机。

    第二天吃过午饭,辛容他们也准备离开。

    “妈你真不回去吗?”

    辛晴见小姑娘抱着她撒娇,心里越发觉得还是女儿好。摸着辛容的头发道:“我的腿适合这边的天气,等你放假了再来看我!”

    “真相是我爸不想回去嫌我们碍眼,只想跟你过两人世界。”赢成说完就跑出去了,还不忘记把比卡丘和啊呜带走。

    辛晴瞪了他的背影一眼,扭头交代赢望:“盯着点你弟弟。”

    “放心。”赢望点头。“容容,该走了。”

    举着棉花的爪子挥了挥:“妈再见!赢爸爸再见!”

    回到了s市,很快就开学,辛容因为之前的课没补完,所以特别努力的学习,日子就过的特别快。

    等到五一劳动节的时候,她接到了游佳的电话。

    “我这边有新品种,明天给你送点啊!”游佳在电话那边高兴的说,“我们可有段日子没见了。”

    辛容也挺开心,两人约好了时间。挂了电话她转头对赢望说:“望望哥,明天游佳来,让阿姨做好吃的点心吧!”

    赢望眼神闪了闪:“你去和阿姨说。”

    第二天游佳准时过来了,新的花茶里加了茉莉*花,辛容道了谢接过来:“难得过来,吃了饭再回去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游佳笑了笑,“我怎么觉得你好像长个子了?”

    辛容惊喜的啊了一声:“真的?你觉得我高了?”

    “好像是啊!”游佳比了比,“你看,之前你到我耳朵中间,现在快到耳朵尖了。”

    辛容突然嘴一撇:“因为新拖鞋有跟。”她抬了抬脚。

    “呵呵!”游佳安慰她,“别急,有些人后长的。”

    其实辛容已经知道自己可能就这么高了,赢望告诉她因为穿越估计身体有了后遗症。

    她已经对自己的身高不抱希望,反正能长就长,不长望望哥也不嫌弃。

    “你哥哥不在呀?”

    辛容把果汁递给她:“在书房呢!”

    吃晚饭的时候,赢望和赢成都出现了。游佳客气的和他们了招呼,然后看见啊呜从外面跑进来。

    “汪汪汪汪!”小主人,棉花把你的多肉啃了一块,快去揍死它,揍死它!

    啊呜嚎叫着去拉辛容的裤腿,游佳正想伸手摸摸它,突然就抱着了脑袋惨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辛容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她是不是又吃什么过敏了。

    游佳一把抓住她的手,慢慢抬起头,辛容看到她两只眼睛通红,嘴里也不停的流口水,忍不住叫了声望望哥。

    下一秒,游佳就朝着她张开嘴。同一时间赢望和赢成都动了,一个去抓游佳,一个去抱辛容。

    “啊!”辛容大叫了一声被赢望搂进怀里。

    赢成的一脚却踢了个空,游佳的动作突然变得很迅速,掉头一口咬在赢望的

    腿上。

    “望望哥!”辛容哭起来,“你为什么咬望望哥,我不和你做朋友了!”她见游佳不松口,抬起旁边的椅子就要砸下去。

    赢成比她快,一记手刀就将人打晕了。

    “容容。”赢望推开她,“别过来。”

    辛容呆呆的不明白为什么:“望望哥?”

    “乖,听话,她有狂犬病。”

    医院里,辛容死死扒着门,赢望正在里面做检查。

    “容容,你放心,哥的基因很强大,他不会有事的。”赢成见她手指头都攥的发青了,心疼的拉着她坐下。

    “再说,还有万叔送过来的血清,肯定没事的。”

    辛容不说话,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整个小脸惨白惨白的。

    赢成心里唏嘘,要是哥真有什么,估计容容会像古代女人一样殉情去。

    “赢总,我们将你的血液滴进了这瓶药剂中,各方面检测下来没有任何影响。”医生把蓝色的试管递给赢望。

    这是万老板连夜送过来的,只要赢望的血液没有让药剂产生反应,就表示他并没有被感染。

    “毁掉。”赢望亲眼看着医生将试管打破,看着蓝色的液体流进厕所,这才开门出去。

    一个人影扑上来,赢望一把抱住。

    “望望望哥”辛容泣不成声,“你你”

    “我没事。”赢望见自己的小丫头哭的都抽抽了,心疼的不得了,“走,我们回家。”

    一路上,辛容死死抓着赢望,眼睛也盯着他,好像一眨眼人就会不见了似的。

    “乖,我真的没事。”赢望抱着她,亲了亲丫头的小嘴,“早在知道游佳是张阳阳的时候,我就问过陈姨。”

    陈晨当时很肯定的告诉他,当年万老板连水母的的毒都不怕,他的基因改良剂还是个半成品。

    那么赢望就应该更没问题!

    “真的?不是安慰我?”辛容还是不放心。

    赢望眼底划过道阴狠,恨不得把张阳阳千刀万剐了。瞧把自己的心肝宝贝吓成什么样子了。

    辛容死死抓住赢望的衣领,隔一会就问一句你没事吧?有没有很难受?直到后来扛不住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哥,张阳阳怎么处理。”赢成在前面开车,小声问了句。

    赢望眼神冰冷:“送到万叔那去,能套出话来就套,套不出来就让她活久一点。”

    这个活久一点自然不是好好活着,而是折磨也别折磨死了,生不如死的下场才最折磨人。

    “望望哥!”昏黄灯光下,辛容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下一秒就落进熟悉的怀抱。

    “我在!”赢望抱着她,“乖,不怕,没事了,我在。”

    原本以为过两天就没事了,可是辛容这回显然是真的被吓到,整整一个月几乎天天做噩梦,赢望怎么安抚都没用。

    “我建议你给容容找个心理医生。”辛晴知道辛容还没好,打电话过来交代赢望。

    赢望想了想,让万老板那边的一个专家过来给辛容看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