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什么仇什么怨

    活蹦乱跳的比卡丘一下飞机就蒙圈了。

    为什么是白天??人家明明已经睡了一觉,怎么还没到晚上??

    “容容睡着了?”辛晴小声问。

    赢望点点头轻声道:“我先送她回房间。”

    啊呜叼着睡着的棉花冲辛晴摆了摆狗头。

    “啊呜真乖!”辛晴摸了摸它,又看了看棉花,“小家伙还真能睡。”

    等赢望上了楼,赢成才大声抱怨道:“妈,你眼里就看不见你另一个儿子吗?”

    “看见了。”辛晴瞟了他一眼,“你哥不是让你去相亲了吗?怎么没带女朋友来?”

    “因为她们都没你漂亮,我看不上!”赢成伸手想抱辛晴,被旁边冷飕飕的眼神给吓回去了。

    “瞎动什么。”赢擎苍拍掉他的爪子。

    赢成嘻嘻笑着又去抱赢擎苍:“爸,想你的好儿子没?”

    “没有。”赢擎苍推开他,“去海滩把公主找回来。”

    “公主?”赢成惊讶道,“那丫头也来了?”

    辛容是被棉花舔醒的,趁着赢望去洗手间的机会,小家伙就爬上了床,因为它饿了。

    “望望哥。”辛容揉着眼睛看到赢望从洗手间出来。

    赢望给了棉花一记眼刀,抖了下被子。于是一团白球就咕噜噜滚下了床

    “还困不困,再睡一会?”把一直温着的牛奶递给辛容,摸了摸她的额头。

    辛容摇摇头:“我要下去看妈。”

    客厅里,沈公主正抓耳挠腮的看赢成的手机。

    “妹妹好漂亮!”她都快舔屏了。

    赢成得瑟:“那是,不看是谁妹妹!”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公主一脸鄙视,“容容是干妈的祖宗。”

    “肯定你哥告诉你的。”赢成愤愤道,“那个长舌妇。”

    公主冷笑:“是我妈告诉我的。还有,你有本事当面骂我哥啊!”

    赢成打不过沈王爷

    “说到你哥那家伙,你真不知道他去哪了?”

    “鬼才知道”公主没说完,就看见赢望抱着个小女孩从楼上下来,她腾一下站起来冲上去。

    “容容,我是公主,沈公主!我是你姐姐,快叫姐姐!”

    辛容吓了一跳,抱着赢望的脖子谨慎的看着她。

    “吓到她了。”赢望瞟了一眼兴奋的沈公主,然后又柔声对辛容讲,“还记得吗?我和你说过的,沈叔家的小女儿,沈王爷的妹妹。”

    辛容马上笑了,拍着赢望的手臂让她把自己放下:“你就是公主啊!”

    “喲!”沈公主捂着嘴笑了,“叫姐姐!”

    被摸了头的辛容却一点都不开心。她知道自己和沈公主就差半岁,可人家怎么那么高呢?足足比她高了一头。

    “容容真漂亮啊!”

    她却不知道沈公主有多羡慕她,娇小的身材和孩子般天真的长相,是她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童颜巨*乳型,更别提辛容身上还有种古典气质。

    继承了张宓和沈公子的张扬,公主长的非常美艳,那种美让大多数同性产生压力,而男人却又很容易被吸引。

    &

    nbsp;所以沈家小公主的朋友并不多。

    “公主也很漂亮!”辛容盯着人家两条大长腿。

    辛晴笑咪咪的欣赏着两个孩子,一边和赢成说:“你要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把公主娶回来吧!”

    “不要!”

    “不要!”

    两个声音一口同声。

    “干妈!”沈公主几步跑到辛晴跟前,“我和你没仇吧?你干嘛要害我?”

    赢成哈了一声:“我对小女孩没兴趣!”

    “可是公主不像小女孩啊?”辛容一脸羡慕的继续看大长腿。

    “那是遗传!”赢成撇撇嘴,“宓姨的腿就又长又漂亮,咱们家没那个基因。”

    赢擎苍阴森森的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你|妈|的腿不长不漂亮。”

    “不不不!母亲大人的腿绝对是是可以当模特的,我是说容容别啊哥,你瞪我干什么?”

    公主一脸严肃的拉着辛容:“看见了吧?就这种嘴贱的人,哪天被人暗杀了都不知道。”

    “呵呵呵!”辛容笑着倒在赢望怀里。

    公主突然叫了一声:“它嘴里叼着什么?”

    “棉花!”辛容伸手把白团子抱过来。”

    “狮虎兽啊!”公主啧啧嘴,并没有伸手去摸,而是顺了顺啊呜的毛,“好好养,长大了咬死那些欺负你的人。”

    赢成又贱不兮兮的凑上来:“容容,你只要让棉花咬她家那只王子就行了。”

    “王子?”辛容不明白。

    公主忙拿出手机:“看!这就是王子,帅不帅?”

    “帅!”辛容用力点头,照片上是一只黑色的豹子。

    公主和豹子抱在一块,看上去那豹子好大。

    “它刚两岁,也是我从这么小养的。”公主比划了下棉花,“额它叫什么来着?”

    “棉花!”辛容晃了晃白团子。

    公主抽了抽嘴角:“好吧。”

    “听说你有只龙猫啊?在哪呢?”公主张望了下,赢成指着小客厅,“在那边呢,不过好像有点水土不服,看上去好傻。”

    “比你还傻吗?”

    “妈你看她!”赢成转头装委屈,“快把她送走。”

    辛晴戳了他脑门一下:“你比公主大了好几岁,怎么总欺负人家。”

    “妈你是不是失忆了?”赢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母亲大人,“明明从小她就欺负我啊!”

    赢擎苍把他踢到一边:“吃饭了。”

    “望望哥,公主和成成哥怎么回事啊?”去饭厅的路上,辛容小声问。

    “赢成第一次见公主的时候,把她最喜欢的洋娃娃头踩掉了。然后他悄悄粘了回去”

    那时候公主刚刚五岁,在她的生日宴会上显摆娃娃时,看到娃娃的头滚到自己脚边,觉得整个世界都崩溃了。

    “这还真是好深的仇恨啊!”辛容忍着笑,“我还以为他们俩互相喜欢呢!”

    赢望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想到了什么,笑了笑:“不是所有人都像阿尔奇和你同学。赢成和公主是真有仇,而且他们也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

    “成成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辛

    容好奇的问。

    赢望沉思了下道:“小白花。”

    辛容:“”

    “你们俩嘀咕什么呢?”赢成见他们还没过去,调头回来叫人。

    就见是辛容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容容,你为什么这样看我?是不是哥说我坏话了?”

    赢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容容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你是不是又说我喜欢小白花了?”赢成恶狠狠的道,“我只是喜欢温柔的女人,你不要胡说。”

    辛容撇撇嘴:“里面的小白花都是坏女人。”

    “我不喜欢小白花。”赢成纠正她,“是温柔,我喜欢温柔!”

    赢望的眼神突然瞟了瞟,然后问他:“你告诉蓉蓉理由,她就明白了。”

    “对!’赢成语重心长的说,“容容啊,你看看咱们家这些女人是不是一个比一个可怕?”

    辛容瞪了他一眼:“你说妈和阿莎姐姐可怕?”

    见她自动把自己给摘出去了,赢望还弯了弯嘴角。

    “阿莎一个人!一个人哦!”赢成伸出一根手指头强调,“她一个人可以打十个男人。”

    辛容:

    “妈更厉害!”赢成突然放低声音,“别看妈体能不怎么样,商场上刀不见血,宰的对方差点给她跪下。”

    辛容突然看了后面一眼,正要说话,被赢望捂住了嘴。

    “至于陈姨,宓姨就不用说了。”赢成打了个哆嗦,“看了这些恐怖的女人,我从小就发誓要找一个温柔,可爱的女生,让我保护她就好了!”

    “是吗!”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既然我这么可怕,那我做的饭你也别吃了,找个温柔可爱的给你做饭去吧。”

    赢成一下子呆住了,用眼神看了辛容一眼。后者点点头,捂住了脸。

    “我把他的筷子收走了!”公主蹦蹦跳跳的跑过来。

    于是,赢成就这么看着大家把他丢下,正想说你们怎么这么残忍无情,就见公主又跑回来了。

    “公主!”赢成感动的拉住她,“想不到你还来安慰我,哥哥以后再也不毒舌你了。”

    公主咧嘴一笑:“是啊!我是来给你加油的。赢成你一定要继续嘴贱,再接再厉贱出新高度!让干爸把你一脚踢出去,从此以后我的世界就美好了!”

    “你给我滚!”

    吃过午饭,公主拉着辛容跑到别墅后面,那里有连着海的游泳池。

    “我听说有海豚经常来这里,好像还是找你的。”公主特别羡慕,“如果它们来了,你也介绍我给它们认识吧?”

    辛容第一次来大堡礁时遇到的小海豚,现在已经长大了,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别墅后面和辛容见面。

    “好呀好呀!”辛容特别高兴,“它们会带礼物来,我们去拿点鱼当回礼。”

    书房里,赢家三个男人开小会。

    “狂犬病女人的事不要大意。”赢擎苍看着大儿子,“万老板那边也查出点眉目。”

    一直针对赢家的那个欧洲组织也在研究基因,他们无非想得到一些赢望的数据。”

    “可为什么只冲着哥来呢?”赢成不明白,“小瑞哥和寻寻哥都很招摇,我哥反而是最低调的一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