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真真假假

    等辛容睡着了,赢家兄弟俩在书房集合。

    “看来那个游佳不知道自己青豆过敏。”赢成意味深长的说,“她是假的?”

    赢望拧眉:“能不被游佳的家人发现,至少她的脸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好办,整容呗!”赢成耸了耸肩膀,“游佳的父亲说她小时候过敏过一次,时间那么久了,难怪这个假的不知道。”

    “如果她是假的,目的是什么,是冲着容容来的,还是我们。”赢望眼底眸色幽暗,“去万叔那借个人来,看看她是不是整了容。”

    万老板手下人才多的是,看一眼就知道那张脸是不是动过。

    因为棉花还要喝奶,辛容的日子过的忙碌起来,每三个小时就要给棉花喂奶。当然,晚上由赢望代劳。

    “辛容!”这天齐琪琪张瑾和阿尔奇过来玩,确切的说,他们是来看棉花的。

    齐琪琪一进来就大呼小叫的扑到棉花跟前:“天,我竟然可以和狮虎兽一起玩!”

    “我觉得它一点都不想和你玩。”阿尔奇凑过来,“哟,长的挺帅啊!我哥那有只成年的,不过没活多久。”

    辛容瞪了他一眼:“乌鸦嘴,赶快呸掉。”

    “呸呸呸!”阿尔奇吐口水。

    张瑾蹲下来,小心的碰了碰棉花的脑袋:“真的是狮虎兽啊,好神奇!”

    “又过的不如动物了。”齐琪琪指着棉花脖子上的名牌,“看看这钻石,闪瞎我的狗眼。”

    辛容把棉花抱起来:“你的重点总是偏的,来!看看我们帅不帅。”

    “嗷嗷嗷嗷!”棉花好像不喜欢这么多人围着它,示威性的嚎了两嗓子,把头埋进辛容胸前不动了。

    齐琪琪不死心,从旁边啊呜的饭盆里拿起块牛肉干:“来小乖乖让姐姐抱抱!”

    “汪汪汪汪!”啊呜怒了,冲上来咬齐琪琪的裤腿。

    张瑾一把夺过牛肉干还给啊呜:“小心它咬你!”

    “啊呜才不咬我呢对不对!”齐琪琪马上抱住啊呜蹭,“还是狗好,这小家伙太傲娇了。”

    阿尔奇一脸你是白痴的表情:“废话,怎么说也是百兽之王。”

    辛容抱着棉花,大家坐在花房里聊天,外面冷风啪啪的响,里面却温暖如春。

    “对了,游佳怎么样了?”齐琪琪幸福的喝了一大口巧克力奶。

    “上周出院了。”辛容把点心推过去,“听说最近在做新的花茶。”

    张瑾点点头:“我之前和她发过简讯,她说做好了要免费送我们。”

    “那可不行。”辛容揉着棉花的耳朵,“回头把钱转过去。”

    “嗯,我也这么想。”张瑾道,“上次你过生日就白拿了人家的,再不给钱怎么好意思呢!”

    齐琪琪见阿尔奇伸手去拿点心,忍不住道:“阿尔奇,其实你是个同性恋吧?”

    “噗!”阿尔奇吐了一身饼干沫,“你说什么?”

    “你看,我们三个女孩子聊天,你也要来。我们吃点心,你也吃。”齐琪琪指着漂亮的玻璃杯,“就连巧克力奶你都喝两杯了。”

    阿尔奇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那又怎样?谁规定男人就不能和女孩聊天吃点心喝巧克力奶了!”

    &nbs

    p;“是没人规定,因为根本就没有男人这么做。”齐琪琪啊了一声,“你是例外,因为你是同性恋。”

    “谁也别拦我,今天我不揍她,我就倒着走出去!”阿尔奇跳起来扑向齐琪琪,两个人尖叫着跑了出去。

    辛容乐呵呵的对张瑾说:“我倒是觉得他们俩很配呢!”

    “我也这么觉得”

    快放寒假的时候,游佳来给辛容送新品花茶。正好赶上辛容的大姨妈刚过,赢成便提议大家出去吃饭。

    “这次我们去吃火锅,肯定没有青豆了。”赢成开玩笑似的说。

    游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有我也不会再吃了!”

    “望望哥,你不是说还有人跟我们一起去吗?”辛容坐上车后问。

    “是公司的人,他直接去饭店了。”赢望坐在她对面。

    因为游佳在,他不能和小丫头亲热,这笔账也算在游佳头上。

    到了饭店,包间里果然已经坐着个年轻男人,见到他们进来笑嘻嘻的打招呼。

    “大少,二少,小姐!”

    “你好!”辛容好奇的看着他。

    年轻男人冲她挤挤眼:“我姓万,小姐可以叫我小七。”

    万小七辛容一脸同情的看着他:“你上面还有六个兄弟姐妹吗?幸好不是排行第八。”

    小七呵呵笑道:“嗯,我也挺庆幸,不过排第八的是个姑娘。”

    “太可怜了!”辛容想到一个女孩子每天被叫小八小八的。

    赢成瞪了小七一眼:“容容别理他,他们家兄弟姐妹一大堆,叫什么都无所谓的。”

    “那只狮虎兽呢?”小七问。

    辛容一听来劲了:“你也知道棉花啊?”

    “棉花?”小七反应过来,挤眉弄眼的说,“真是个好名字!”

    赢望看了他一眼:“这里味道太杂。”

    “也是。”小七见他眼神带着警告,暗中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和辛容说话了。转头开始调戏游佳。

    “这位是我们小姐的朋友吗?”

    整顿饭吃下来,就听见小七一直在说话。说的还都是特别逗的话题,辛容和游佳一直在笑。

    害的赢望一直得盯着她,怕她烫着。

    等吃完饭把游佳送走,辛容在路上就睡着了。

    “怎么样?”赢成小声问。

    小七摇了摇头:“没有整过容。”

    “怎么可能?”赢成瞪着他,“难不成这个世界上有一模一样的人?”

    赢望很淡定的开口:“双胞胎。”

    “她不是双胞胎。”小七得瑟道,“她带了人*皮面具。”

    辛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棉花正咬着她的头发玩,见她醒了就往她脖子里拱。

    “醒了?”赢望从浴室出来,下面围着浴巾,上半身还在滴水。

    辛容脸红了红,抱着棉花滚进被子里。

    “今天让它和啊呜睡。”一只手伸过来,把棉花提溜出去。

    “可啊呜好像不喜欢它。”辛容坐起来,“就让它跟我睡吧!”

    >

    赢望弯腰含住她的唇瓣:“难道容容想让它看着我怎么亲你吗。”

    “啊呜!”辛容推开赢望喊了声。

    门口很快传来啪啪声,啊呜用脑袋顶开门跑进来。

    “晚上好好照顾棉花,不许欺负它哦!”辛容把棉花小心的放到啊呜头上,就见啊呜一下子把棉花甩下来,用嘴巴叼住。

    “嗷嗷嗷嗷嗷嗷!”被吊着半空的小家伙挥舞着爪子示威,可惜它还太小了,啊呜仰着头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了出去。

    赢望翻身上床,辛容支支吾吾的想要去洗澡。

    “等会再洗。”男人压住她。

    第二天一醒来,辛容牙都没顾上刷就跑到楼下,结果看见棉花正在比卡丘的笼子里窜。比卡丘则站在一块跳板上高高的看着它,毛都炸起来了。

    “啊呜!”辛容赶紧跑过去,啊呜正蹲在笼子跟前,眼睛笑的都眯起来。

    “谁让你把棉花放进去的?”辛容把笼子打开,大概是闻到了她的味道,棉花马上跑过来求抱抱。

    比卡丘发出鸭子似的叫声,愤怒的在笼子里跳来跳去。

    “汪汪汪汪!”啊呜指着比卡丘。

    辛容想到比卡丘会自己开笼子,啊呜可不会。

    “让你以后再自己开笼子。”她把棉花放到啊呜头上,想去抱比卡丘。

    比卡丘转身用屁股对着她。

    辛容:

    “啊呜,棉花我们走了!”

    哼,回头让望望哥吓唬你。

    “哥,你打算怎么办?”赢望的办公室里,赢成坐在他对面,“小七说那种人*皮面具除了万家,目前只有欧洲那边的基地可以做出来。”

    那么很明显,游佳背后的人和霍宁是一个老板。

    “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赢望眼里划过道阴冷,“可是有一点很奇怪,就算游佳戴了面具,她是怎么做到和真游佳一模一样的。”

    一个人就算脸再怎么像,性格也不可能一样。

    “我调查过,游佳的家人和邻居都没有怀疑她。”赢成想了想,“只能说她的演技太好了。”

    赢望微微摇头:“还是不对。”

    “哪里不对?”赢成摊开手,“反正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假的。”

    “上次在医院里,她说起忘记吃青豆会过敏这件事时,完全不像在演戏,她就是真的忘了。”

    赢望敲了敲桌子:“我的感觉不会错,她绝不是在演戏,她是真把自己当成了游佳。”

    “怎么可能?”赢成翻了个白眼。

    赢望却淡淡的开口:“在一种情况下,就有可能”

    游佳被绑架了,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要绑架她。她一个普通人,没钱没势的。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她带着眼罩看不到周围的情况,只知道自己刚刚坐了电梯,现在应该是在房间里。

    “我没有钱的,你们绑架我没用。”

    房间里静悄悄的,游佳又喊了几句,就在她以为没人的时候,终于传来脚步声,接着她眼前一亮。

    当看清楚眼前的人时,游佳忍不住喊出声:“怎么是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