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只有你能打开的锁

    温度一天比一天低,圣诞节前,s市和往年一样下了第一场雪。

    “游佳,你愿意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吗?”

    辛容给游佳打电话,电话那边的游佳有些忐忑的问:“可以吗?是那种电视上演的豪门聚会吗?”

    “不是啦!”辛容笑笑,“就只有我几个同学和你。”

    游佳松了口气:“好的,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到时候司机去接你。”

    原本去大堡礁的计划被赢望否决了,如果带外人去,就意味着他不能和辛容亲近。男人是不能忍受这点的,所以辛容的生日改在一家装潢考究,据说连牙签筒都是古董的私家餐馆里举行。

    “游佳!”

    辛容看到她进来用力挥手,游佳赶紧跑过来:“生日快乐!”

    “谢谢!”辛容接过礼物,“这是我的同学齐琪琪和张瑾,那边跟成成哥在一起的是阿尔奇。”

    齐琪琪和张瑾跟游佳打招呼:“你好!”

    “你们好!”游佳有些紧张,齐琪琪自来熟的拉住她,“听说你自制的花茶很好喝,回头我也买点啊!”

    游佳赶紧把手里的另一袋子打开:“不用不用,我今天带了点过来,专门送给你们的!”

    “啊!谢谢!”齐琪琪不客气的接过去,“回头我帮你去学校宣传。”

    张瑾瞪了她一眼,道了谢接过来:“你太客气了,我们没准备见面礼,下次请你吃饭吧!”

    “不用不用!”游佳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别客气,你们喜欢就好。”

    阿尔奇跑过来:“人都齐了?过去吃东西吧!”

    “怎么这里只有我们啊?”游佳小声问,她只在电视上见过这家餐馆,知道东西特别贵。

    “望望哥包下来了,今天只有我们。”辛容笑了笑,“希望你喜欢这里的食物,我觉得很好吃。”

    游佳做了个很惊悚的表情:“那么贵当然好吃了!难吃也要吃。”

    “呵呵呵!”辛容被她逗笑了。

    几个人围着圆桌,赢望自然挨着辛容,怕游佳不习惯,所以辛容让她坐在自己左手边。

    “来,容容拿着!”阿尔奇把精美的小蛋糕递给她。

    辛容接过来:“干什么啊?”

    “拍照啊!”阿尔奇举起手机对着她,“你是凯撒的形象代表,这么重要的日子当然要拍照发到官网去。”

    “我差点忘了。”辛容一拍脑袋,“你现在是副会长!”

    阿尔奇接替了辛容的职位,成了新一届学生会的副会长。至于会长,听说是个漂亮的美女。

    “来笑一个!”阿尔奇对着辛容一顿狂拍,直到赢望眼刀飞过来才你悻悻坐下。

    齐琪琪是不用招呼的,已经吃的满嘴流油。赢望时不时给辛容夹菜,偶尔用余光看一眼游佳。

    游佳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在齐琪琪和阿尔奇的斗嘴下也慢慢放松下来,开始自己夹菜吃。

    “好了,你们去玩一会桌游,等下过来切蛋糕。”大家吃饱后,赢成让几个小家伙去玩,自己和赢望坐在不远处看。

    “怎么样?发现什么没?”递給赢望一杯红酒,他瞟了眼那边,“我反正看不出来。”

    赢望晃了晃酒杯:

    “资料上说游佳对青豆过敏。”

    “有吗?”赢成笑了两声,“我没注意哈哈。”

    “她刚刚吃了青豆。”赢望压了口红酒。

    赢成眼神一亮:“也就是说她是冒充的?”

    “要等会才知道。”赢望放下酒杯,“时间到了。”

    辛容突然跑过来:“望望哥,游佳有些不对劲,你快去看看!”

    “真是”赢成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后半句憋了回去:要不要这么神!!!

    张瑾正扶着游佳躺到沙发上:“看样子好像过敏了。”

    “这么严重啊?”齐琪琪被吓到了,她还没见过这种情况。

    游佳脸色惨白,呼吸急促,用手捂着胸口好像随时要背过气似的。

    “我叫救护车。”赢成马上打了电话。

    十分钟后,救护车把人送到了医院。

    “她这是过敏了。”医生拿不准,小心的问,“大少,不知道她吃了什么。”

    辛容很担心,摇了摇头:“吃了很多东西,还有海鲜。”

    “那小姐知道她对什么过敏吗?”

    赢望握住辛容的手:“不知道,她没说过,现在怎么处理。”

    “输液,等醒了以后再做过敏源测试吧!”医生见赢望不想多说,赶紧交代护士扎针,然后带着人出去了。

    辛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游佳特别内疚。

    “望望哥,是不是食物有问题啊?”

    “傻瓜,那我们怎么没事!”赢成戳了她脑门一下,换来赢望一记眼刀。

    辛容难过的靠在赢望怀里:“要是我不请她来玩,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你又不知道她吃什么过敏。”赢望摸摸她的头,“等她醒了问问,为什么明知道会过敏还要吃。”

    赢成看了看表:“太晚了,我们先回去,我通知了她家人,应该马上就到了。”

    “等人来了再走吧?”辛容不放心。

    “我留两个人在这守着。”赢望拉着她转身,“你必须得睡觉了。”

    辛容乖乖跟着走了,赢成吩咐了手下几句,快步跟上。

    回到家,辛容无精打采的洗了个澡。赢望抱着她上床时还在纠结:“唉,要是我不叫她来就好了。”

    “生日礼物看了吗。”赢望亲亲她,准备转移小丫头的注意力。

    辛容钻进他怀里:“成成哥的早就知道了。”

    赢成几天前就开始咋呼,他送了辛容一台最新的体感游戏机,目前还没上市,他走了不少关系才弄到。

    “对了,望望哥你送我什么?”辛容突然发现赢望还没送生日礼物给自己。

    “我以为你不想要了。”男人弯了弯嘴角下了床。

    辛容见他拿了份文件过来撇撇嘴:“是车还是房啊?”一点都不稀罕!

    “自己看看。”赢望把文件打开。

    “一家公司?”辛容瞪大了眼睛,“设计公司!”

    赢望捏了捏她的鼻子:“这是你十八岁的礼物,你可以自己设计东西,底下的人会帮你运营上市。”

    “什么都可以吗?”辛容眼睛亮亮的问。

    />

    “当然。”赢望点点头。

    小丫头又狐疑的盯着他:“可是人家今年明明十九岁了。”

    “打开。”赢望不知道从哪有摸出两个盒子。

    辛容打开其中一个,里面是把小巧的钥匙。上面镶满了小钻石,中间还有几颗大的彩钻。

    “开什么的?”她拿起来看了看,这么小肯定不是门。

    赢望把睡衣拉开,辛容瞪大了眼睛,然后笑着扑上去:“呀!锁在你身上!”

    “只有你能打开,十七岁的生日礼物。”赢望柔声道,眼里的宠溺能腻死人。

    他的脖子上带着条链子,上面缀着一把小巧的锁,跟辛容的钥匙一模一样。

    “可我的钥匙放哪里啊?”辛容摸了摸赢望脖子上的链子,发现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顿时红着脸埋进他怀里。

    赢望把另一个盒子打开:“十六岁的生日礼物。”

    盒子里是一条精细的项链,同样刻着赢望的名字。

    “帮我带上!”辛容脸红红的把钥匙挂上去,让赢望给她带上。

    赢望在她脖颈印上一串吻,将人压在床上。他三年没有陪她,便补上三年的礼物。

    “望望望哥”被亲的晕头转向的辛容又想起什么,“今年的今年的礼物呢?”

    赢望顺着白皙的肌肤一路往下,辛容尖叫了一声。

    “乖,明天再给你看!现在抱住我”

    第二天,辛容醒来的时候都已经中午了,赢望也不在床上,她洗漱完了跑下楼,听到啊呜在后面花园里狂叫。

    “容容快来!”赢成冲她招手。

    辛容跑过去一看楞了。

    “这是猫?”

    草地上,一只白色的小家伙正在玩一只球。啊呜一脸妒忌的围着小家伙转移。

    妈蛋,老子的球!”

    “是狮虎兽。”赢望把白团子提溜起来放进辛容怀里,“老虎和狮子生的。”

    小家伙抬起头看着辛容,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然后用湿漉漉的鼻头去碰她的脸。

    “汪汪汪汪!”啊呜怒了:老子都不敢碰小主人的脸,你这个虎狮崽子。

    没人理它。

    辛容瞬间就被萌到了,亲了亲小家伙高兴的问:“它多大了?哪里来的?我可以养吗?”

    “刚一个月,哥从非洲那边给你弄来的。”赢成啧啧道,“这玩意可稀罕呢!别看一些动物园有,可是根本活不了多久就都死了。”

    辛容的表情马上变了:“它它也会死吗?”

    “不会。”赢望抱起她,“这只是特殊的,会一直陪着你。”

    “真的!”辛容高兴的亲了赢望一口,“谢谢望望哥的礼物,我好喜欢好喜欢!”

    赢成妒忌的把脸伸过来:“为什么我没有?”

    “你想死吗。”赢望阴森森的看着他。

    “呵呵”赢成马上说,“容容给它起个名字吧!”

    辛容把小狮虎兽举过头顶:“你这么白,又这么软,像棉花糖似的,就叫你棉花糖吧!”

    赢成咳嗽了一声:“容容,它是公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