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养伤

    因为头上有伤,辛容特别乖,你让她出去她都不出去。 每天按照医生的话,喝各种胶原蛋白的汤,生怕日后留下疤。

    “喲!满脸的胶原蛋白啊!”赢成捏了捏她的脸,“嫩的都要滴出水来了。”

    赢望一眼瞪过来:“不许捏。”

    “切,那我摸!摸总可以吧?”赢成说着就在辛容的小脸上摸了一把,结果让赢望一脚踹到凳子下面去了。

    辛容一本正经的点头:“差点忘了,成成哥算是我小叔呢!以后我们要注意点。”

    “胡说!”赢成爬起来坐好,“我明明是哥哥,才不是什么小叔子。”

    赢望小心的把烧麦皮挑破,吹了吹才放到辛容的盘子里:“以后他再摸你脸,就用麻醉*枪打他。”

    “容容你别理他,现在是新社会,别把自己整得和小媳妇似的什么都听男人的。”赢成苦口婆心,“没见网上都流行二十四孝老公吗?”

    辛容想了想:“那成成哥是不是要找个这样的女朋友,然后天天伺候她!”

    “那不能。”赢成赶紧摇头,“我才不会像哥和爸一样。”

    说完他还一脸鄙视的看了眼正在给辛容挑鱼刺的赢望。

    “妈说过,赢家的男人都深情如此。当然,你是个例外,因为你是我从垃圾箱里捡来的。”

    “噗”辛容把汤喷了一桌子。

    赢成气的直翻白眼,但是又打不过赢望,暗暗发誓等他哥去了公司,就诱拐容容。于是,过了两天赢望必须要去公司开会的时候,赢成就开始她的计划了。

    “容容,我们去游乐场玩吧?”

    “不去!”辛容正捧着碗燕窝吸溜吸溜。

    赢成不死心:“不是平常哥带你去的那种,是电玩游乐场。”

    “逃课的孩子才去那种地方。”辛容看了他一眼,“电视上说还有收保护费的。”

    “那都是电视胡演的”在辛容的目光下,赢成换了句,“当然有些是那样的,但是我们去的肯定不是啊!”

    辛容摸了摸头上的纱布:“不要。”

    “带上帽子看不见的。”赢成举着平板,“你看看,很多好玩的哦!”

    一个小时候,辛容和赢成站在一家大型商场的顶层。

    “我们先去换币。”赢成拉着她,一步不离。

    今天就是上厕所他也要跟辛容一起去,不然万一磕了碰了的,自己一定会被哥剁成碎肉的。

    “我要夹娃娃!”辛容兴奋的喊。

    “夹夹夹!”

    等到赢望下午匆匆赶回家,才发现人家两人出去玩了。幸好赢成还不敢作大死,告诉了阿姨他们去了哪,于是赢望直接开车杀了过去。

    “谢谢你!”辛容和赢成正在和一个年轻姑娘道谢。

    年轻姑娘一身休闲装扮,扎着马尾,看上去就特别的有活力。刚刚辛容玩抓娃娃,她和赢成都抓不上,后面有对流里流气的情侣便讽刺他们。

    正好这姑娘在旁边,就帮辛容抓了一个。

    “客气了,举手之劳!”姑娘笑了笑,转身离开时正好和刚刚赶到的赢望擦肩而过。

    辛容看见赢望高

    兴的扑上来:“望望哥!”

    “这么快就开完会了?”赢成撇撇嘴,“我还想带容容去吃冰淇淋呢!”

    赢望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辛容,见她小脸红扑扑的一直笑,也就没说什么。不过还是瞪了眼倒霉弟弟。

    “不知道容容生理期快到了吗,吃什么冰淇淋。”

    辛容脸更红了,锤了赢望一下:“望望哥你怎么能说出来?”

    “那有什么不行!”赢成不乐意了,“我又不是不知道。”

    大概是觉得公众场合讨论大姨妈什么的太羞愧了,辛容一手拉一个往门口走去。丝毫没注意周围的女人一个个都眼底冒光的盯着赢家兄弟俩。

    直到他们在车跟前被人拦住。

    “对不起”一个打扮时髦的美女一脸娇羞的开口,目光一直在赢望和赢成身上打转。

    “什么事?”赢成收起笑容。

    美女咬着嘴唇小声说:“我我的车坏了,能不能麻烦两位捎我一段!”

    得,中间的辛容完全被忽略了。

    “哼!”她噘着嘴瞪了那女人一眼。

    美女胸有成竹的等着两个男人答应,甚至都准备抬腿上车了。

    “我们没有让陌生人上车的习惯。”赢成说着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

    赢望则护着辛容上了车,美女一条腿悬在半空中,看着车子扬长而去。

    “哈哈哈哈!”辛容从车窗里看到那女人脸都白了,高兴的直拍手。

    “容容,你看看我多有魅力。”赢成在前面得瑟,“大街上都有人搭讪。”

    辛容嗯嗯了两声:“那成成哥干嘛不跟她去约会。”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赢成不屑道,“那种货色还想来勾引我,真是”

    “闭嘴。”赢望打断他的话,“不许在荣荣跟前胡说。”

    赢成嘿嘿了两声:“好好好不说了,我们晚上去哪吃饭?”

    又过了两天,辛容的大姨妈准时来了。于是赢成又被赶去公司,而赢望又开始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的小丫头。

    “望望哥你看这个!”辛容把平板推过来。她没事在平时常去的几个论坛转悠,发现很多人都在推荐一种可以缓解痛经的花茶。

    赢望看了几眼:“就在s市本地,可以买来试试。”

    “送货上门呢!”辛容点开始链接过去,“那我订两盒。”

    下了单,没等天黑,就有人来按铃。辛容站在露台上看着阿姨去开门,突然眼一亮喊了句:“快把人请进来!”

    “怎么了?”赢望赶紧放下手里的文件。

    “望望哥抱我下去!”辛容主动搂住他的脖子。

    赢望把人抱下去,就见一个年轻姑娘站在客厅。

    “是你啊!”辛容高兴的冲她挥手。

    正是之前在游乐场帮她夹娃娃的姑娘。

    本来一脸局促,甚至有些紧张的姑娘一见是辛容愣了下,然后也笑了:“怎么这么巧?是你买的茶啊!”

    赢望将辛容放到沙发上,那姑娘看了赢望一眼眼睛亮了下,又很快把视线放到辛容身上:“你现在是

    不是肚子疼?”

    “嗯。”辛容指了指对面,“你坐啊!”

    赢望已经把对面的姑娘打量完了,见她看自己的眼神只是赞赏,并无其他,便让阿姨上了点心,然后留下两个小姑娘聊天。

    “那是你哥哥?”姑娘一脸羡慕,“好帅!”

    辛容从来不喜欢别的女人谈论赢望,哪怕是无心的也不喜欢。

    “茶叶是你自己做的吗?”她转移话题。

    姑娘哦了一声:“是啊,我爷爷是老中医,我以前在茶厂上班,后来工厂倒闭了,我就想着能不能自己干。”

    “你真能干!”辛容拿起桌子的花茶,粉红色的包装很精致,“真的管用吗?”

    姑娘想了想说:“因人而异吧,有的人会完全不疼,有的只能稍稍缓解。”

    见辛容小脸垮了下来,姑娘赶紧说:“反正经常喝总是没坏处的,里面加了对女性很好的药材。”

    “那我试试吧!”辛容点点头。

    两人聊了一会,姑娘说还要去送货就告辞了,走之前加了通讯好友,互相留下了姓名。

    “先不要喝。”赢望拿起一罐茶叶,“我让人看看里面的成分。”

    辛容钻进他怀里:“游佳好厉害啊!比我大不了几岁,可是都自己创业了。”

    “你也有公司,想管吗。”赢望不觉得有什么厉害。

    “你不懂!”辛容蹭了蹭脑袋,“至少人家有理想啊。”

    赢望揉了揉她的脑袋:“容容有理想吗?”

    “当然有了。”最后两个字几乎听不见,赢望挑了挑嘴角将人抱到腿上,“说来听听。”

    辛容抿着嘴摇头。

    “乖,告诉我。”赢望咬了咬她的耳朵。

    辛容捂着脸:“我我的理想就是嫁给赢望哥哥,然然后给你给你生儿子。”

    “很好的理想。”赢望搂紧她,“等你明年高中毕业我们就先结婚。”

    “可是”辛容仰着小脑袋,“我现在还是你妹妹呢!”

    赢望脸沉了沉:“找个机会让外界知道你是我们家的养女。”

    晚上赢成回来听了不以为然:“有什么可交代的,等结婚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不是亲生兄妹了。”

    “嘿嘿!”他笑了笑,“到时候就说容容是咱们家的童养媳,从小就是给哥准备的。这样一来,那些之前说哥是同性恋的人也该闭嘴了。”

    赢望瞟了他一眼,然后把一块姜丢进赢成碗里。

    “离我高中毕业还有一年多呢!”辛容放下碗,“对了望望哥,下周让老师来家里给我补课吧,不然明年肯定跟不上了。”

    赢望是不想她这么累的,但既然小丫头喜欢,他也没意见:“好的,不过每天只能补一门课。”

    “嗯嗯!”辛容点头。

    “等到容容高中毕业后,万一反悔了呢!”赢成话音刚落站起来就跑。赢望阴森森的盯着他,“明天就给你安排相亲。”

    赢成和辛容都以为赢望是开玩笑的,谁知某天中午,辛容正要吃晚饭,就接到赢成的电话。

    “容容,快救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