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脑袋磕了个口子

    伍晓静大叫了一声,把辛容吓了一跳。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你是谁?”看着直接走进来的女人,她不高兴的问。

    “我是谁?”伍晓静哈了一声,“你竟然还敢问我是谁?”

    在雪山的时候,大家都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带着帽子。现在她穿着雪纺纱裙,踩着高跟鞋站在辛容跟前,辛容真没认出来。

    “望望哥,你认识她吗?”

    赢望头都没抬,直接对服务员说:“麻烦你不要让陌生人打搅我们吃饭。”

    “这位小姐”服务员一脸为难,三楼的客人她哪一个都不敢得罪啊!

    伍晓静气的拍桌子:“你们在雪山欺负我就算了,回到京城还敢这么放肆。你一个商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这里可是京城!”

    “啊!”辛容听她说完明白了,“你是那个要抢我花的人。”

    “谁抢你花了?”伍晓静以为辛容是故意讽刺她,根本不知道人家一向说话都是这样的。

    赢望啪把筷子一搁:“你要是不能解决,就去找你们经理。”

    “对不起先生,我马上让她走!”服务员急了,要是闹到经理那她这个月的奖金就没了。

    伍晓静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一个服务员也想欺负我?”

    “这位小姐,您还是先出去吧,这两位客人并不认识你。”

    辛容嗯嗯点头:“我们不认识她!”

    “你”伍晓静正要推开服务员,就看见陆涵匆匆走进来。

    “晓静,你在这干什么?”他在包间等了半天都不见人来,结果一出来就听见她在这边叫唤。

    伍晓静赶紧拉住他:“你看,我就说他们来京城了吧!”

    “赢先生?”陆涵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打搅你们吃饭了,我们马上走。”

    说着,他就把伍晓静往门口推,也不顾她挣扎,直接就推了出去。

    “您慢用!”服务员赶紧把门一关跑了。

    辛容啃着个鸭骨头嘟囔:“早知道当初就把花给她了,怎么走哪都能碰见。”

    “下次她再出现,我就把她扔出去。”赢望给她喂了勺汤,辛容咽下去急火火的说,“扔出去她不得更恨咱们啊?”

    有些人真奇怪,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对的,别人怎么都是错的,一点不顺心就生出仇恨来。

    “所以,通常这种人的下场都很惨。”赢望说完,便随意换了个话题。他不愿意辛容接触这些负面的东西。

    他的小姑娘只要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好了。

    吃完饭,要离开的时候辛容去洗手间,赢望在外面等她。可辛容一进去就看见伍晓静和另一个女孩子正在洗手。

    “就是她!”伍晓静大概正在说辛容,见到她进来马上指着喊了句。

    那女孩扭头一看:“还是个小姑娘?”

    “你别看她小,已经知道怎么勾搭男人了。”伍晓静眼神闪了闪,“她还想勾引你哥,被我发现了不承认,还叫她那个金主欺负我。”

    陆颖一定这小姑娘还勾搭过她哥立马火了:“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

    &nbs

    p; “你才不学好!”辛容本来想出去的,结果听到伍晓静那样说她,也不干了,“你哥是谁,我又不认识他。”

    伍晓静冷哼了一声:“装的真像,明明刚刚还见过陆涵的。”

    “我警告你,以后离我哥远点,不然我让你在京城混不下去!”陆颖是个急脾气,用手指着威胁辛容,“我们陆家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窥视的!”

    辛容一把拍开她的手:“我不认识你哥,也犯不着窥视他。”

    “臭丫头!”陆颖见辛容还敢还嘴,就推了她一把。

    辛容啊了一声摔倒,因为地上有水,她手一划脑袋磕到了洗脸台上。

    “容容!”觉得不对劲的赢望一开门就看小丫头捂着头坐在地上。

    陆颖正要训斥这是女厕所,就感觉到男人冰冷的目光射过来。她被男人的长相惊艳到,同时也被男人阴沉的气息吓了一跳。

    “望望哥。”辛容一抬头,赢望整个人都不对了。他一把抱起辛容,“别动。”

    辛容觉得眼前一红:“好疼!”

    “乖,你流血了,不要动。”赢望用手绢捂着她的伤口,转身就走。

    陆颖没想到会这样,有些内疚的叫住他们:“喂!你留下我电话,我会负责医药费的。”

    却换来赢望阴森的目光,等人离开了,陆颖打了个哆嗦。

    “好可怕的男人”陆颖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问伍晓静,“嫂子,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伍晓静看辛容受伤了正得意着,听到这话顿时想起来陆涵说过好像姓赢的男人不好惹,但现在肯定不能让陆颖知道。

    于是她摇了摇头:“不知道,看着像做生意的吧!”

    “对了,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哥,不然他又要说我了!”陆颖拉着她,“咱们赶快回去。”

    医院。

    “望望哥,我会不会留下疤”辛容双眼红红的,自打知道自己头上被磕了口子要缝针,她就一直哭,吓得浑身发抖。

    赢望已经保证过很多次了,可对于一个古代妹子来说,身上留下疤就是嫁不出去的节奏,所以辛容一直不放心,不停的问。

    “辛小姐,您放心吧,虽然缝了两针,但是伤口不算深,过段时间就会好的,保证没有疤!”

    外科医生和整形主任亲自接待的他们,这是温家旗下的医院,赢望来的时候一说名字院长马上就安排了。

    “容容乖,不哭了,要相信医生的话,好不好?”赢望一直抱着她,心疼的不得了。

    这时候,一堆人匆匆走进来,走在中间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辛容的目光马上被吸引了过去。

    因为那个男人太不像现代人了,即使穿着西装,也掩盖不住那种公子如玉,温润俊秀的风华。

    “温总!”医生恭敬的往旁边站了站。

    温品堂先是不满的看了赢望一眼,然后目光落在辛容身上,弯了弯嘴角:“你就是容容吧!我是你温叔叔。”

    “叔叔?”辛容忍不住叫了一声,“可是可是你看起来好年轻啊。”

    “是吗?比你赢爸爸呢?”温品堂马上问。

    辛容想了一下道:“比赢爸爸年轻一点点!”

    “呵呵,以后见

    了你妈妈,记得把这话告诉她。”

    赢望黑着脸:“温叔,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来看小公主的啊!”温品堂拍了拍辛容的脑袋,扭头问医生,“怎么说?”

    医生马上道:“您放心,半个月就好了,两个月后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听见啦?”温品堂把一个红包塞进辛容手里,“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不过还是要给你的。”

    辛容看看赢望。

    “拿着,不用和他客气。”

    “谢谢温叔叔!”辛容甜甜的道了个谢。

    温品堂的笑容越发清风朗月了:“还是小丫头好啊!比你这臭小子强多了,来了京城也不说一声。”

    “晚上就回去了。”赢望的目光暗了下来,“不过,现在看来走不了了。”

    “我的人借给你?”温品堂不问他什么事,自己的女人被欺负,自己欺负回来。

    赢望抿了抿嘴角:“谢了。”

    晚上陆颖从造型店出来,正准备开车门就被几个人围住了。

    “你们想干什么?”她很冷静,因为这是大街上,周围都是行人,她不相信这些人敢干什么。

    结果对方什么都没说,直接架住她就拖进了旁边的车里。

    “啊!救命,你们放开我”声音被隔离在车门内,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车子早就开出几十米了。

    “快报警!”有人喊。

    晚上九点多,陆涵接到了警察的电话。

    “你说什么?我妹妹在街上被人绑架了?”他腾一下站起来,“好,好,我知道了。”

    伍永杰也在旁边,两人正在谈合作的事情。

    “小颖被绑架了?”他有些不敢相信,“会不会弄错了?”

    陆涵拿起车钥匙:“我要去警局,他们有监控录像。”

    “我跟你一起去。”

    在警察局里,他们清楚的看到陆颖的确被拽上了车,绑匪显然很胆大,连车牌号都没遮挡一下。

    “陆先生,我们查过那辆车。”警察的神情有些奇怪,“是是一家保全公司。”

    伍永杰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皱了皱眉头:“警察先生,你还是把话说清楚吧!”

    “那家公司是属于温氏财团的。”警察吞吞吐吐的说,“我们已经联系过他们的负责人,人家也承认了,但是”

    陆涵在听到温氏的时候,心里一沉,现在听警察这么说心里的预感更不好了。

    “但是什么?”

    “人家说问问你们自己干了什么。”警察一脸为难。

    陆涵楞了,伍永杰皱着眉头问:”小颖今天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

    “她中午和我们一起吃的饭”陆涵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脑子里划过,但是太快了,他抓不住。

    “你们?”伍永杰看着他,“还有晓静?”

    伍晓静这会正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看到伍永杰和陆涵回来赶紧把面膜摘下来:“回来啦!”

    “晓静,你今天和陆颖干什么了?”陆涵劈头就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