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江瑞

    伍永杰抬头一看,只隐约看到个背影,他拉开车门:“怎么可能,不是和你说了姓赢的身份不一般吗,怎么会坐那种大巴车。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可真的很像啊!”伍晓静嘀嘀咕咕的被陆涵推上车。

    其实伍永杰根本没仔细看,不然他会发现大巴也是顶级名车旗下的产品。作为国际贵族学校的比赛,硬件设施上绝对不含糊。

    比如辛容他们下榻的酒店,就是五星级的度假山庄,每两个人住一间别墅。

    “张瑾,你和辛容一间。”吴越把钥匙递给她。

    张瑾却摇摇头:“容容肯定要跟学长住一起的。”

    “也是,那你先拿着,等会我在安排人进去。”吴越没觉得奇怪,别墅里有两间卧室,赢望兄妹完全可以住一起。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声音喊。

    “我和张瑾住一间!”

    辛容扭头一看啊了一声:“琪琪?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跟你们同一班飞机来的!”齐琪琪得意的说,我坐在后面,你们看不见我。”

    这时候,又进来一个带帽子穿卫衣的年轻男孩。

    “我打赌是阿尔奇。”一个学生说。

    果然,就见男孩把帽子一摘,露出一头红发

    “你们的车怎么开那么快,我差点跟丢了!”阿尔奇抱怨,然后走到柜台,“我定了房。”

    齐琪琪拉着张瑾,可怜兮兮的看着吴越:“会长,我没有钱订房,你就让我和小瑾住一起吧!求求你了。”

    “我不管。”吴越没好气的说,“我只负责男生。”

    齐琪琪一听乐了:“容容”

    辛容抬手打断她:“住吧住吧!”

    “记得回头让她给房钱。”阿尔奇办好了入住手续,拿着个钥匙显摆。

    齐琪琪想揍他,就听见人家说了句:“回去不想坐头等舱了?”

    “呵呵呵”齐琪琪马上换了张脸,“哎呀,我帮你拿行李啊!”

    大家无语的看着两个人离开,吴越还问了句:“我记得齐琪琪家里条件不差啊。”

    “可她爸限制她的零花钱。”辛容解释道。

    等到了她和赢望的别墅,见小丫头像个小妻子往衣柜里挂自己的西装,赢望忍不住从身后搂着她。

    “我给你的零花钱够不够?”

    “我都没花呢!”辛容在他胸膛蹭了蹭,赢望什么都给她准备好了,她真没什么可买的。

    赢望安心了,他给辛容的信用卡是自己的副卡,没有上限金额的。

    “望望哥,辩论会一共三天,剩下三天假我们去哪玩啊?”

    去哪玩赢望眯了眯眼。

    “容容,想不想去看看以前皇帝住的地方。”

    第三天晚上,赢望就带着辛容离开了酒店,齐琪琪则一脸羡慕的跟着大部队回去了。

    “晚上带你去见小瑞哥。”赢望一边开车一边说,辛容则目不转睛的看着车窗外,赞叹道。

    “不愧是京城啊,那些建筑和s市的一点都不一样!”

    一南一北,北方大气,南方秀丽,自然不一样。

    &nb

    sp;   “望望哥你刚刚说要见谁?”辛容把脑袋转过来。

    赢望捏了她鼻子一下:“小瑞哥。”

    “哦!”辛容眨了眨眼,“听说他很厉害啊,是不是很凶?”

    “不会。”赢望拉住她的手亲了口,“他很少笑,不过我想他一定会对你笑。”

    辛容好奇的问:“为什么呀?”

    “因为他只对妈和阿莎笑,现在家里又多了个你,所以我想他一定也会对你笑。”

    辛容不太明白,等到去了饭店,看见包间里坐着个高大的男人。

    “小瑞哥。”赢望面无表情的打招呼。

    对方更是一副冰块脸:“迟到了两分钟。”

    “塞车。”赢望拉着辛容坐下,“这就是容容。”

    辛容头一次见这么凶的人,好像天生只带了冰块,整个人都冷冰冰的。

    “容容,我是你哥哥。”谁知道男人开口却温柔了很多,而且嘴角还弯了弯。

    刚刚没敢看,现在才发现江瑞的五官很英俊,不像赢望那般漂亮,是那种非常男人的英俊。

    “小瑞哥好,我是容容!”辛容露出个甜甜的笑容。

    江瑞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把一个盒子推过来:“见面礼。”

    辛容以为是什么首饰,结果打开后楞了。

    “小瑞哥”赢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江瑞淡定的说:“特别为你做的。”

    那是一把非常小巧的手枪,上面还镶嵌了宝石,看上去漂亮的像个装饰品。

    “好可爱!”辛容就真的以为是装饰品,拿起来在手上晃了晃。

    赢望皱了皱眉头:“容容,你不觉得重吗?”

    “不会啊!”辛容又晃了两下,还用手去扣扳机,“呀,能动耶!”

    江瑞不知道从哪又变出个盒子推过去:“现在没子弹,搭上就能用了。”

    “”辛容一脸茫然的看着盒子里整整齐齐的红色子弹。

    赢望抱起她:“乖,这是真的枪。”

    “真真的?”辛容结结巴巴的问,“警警察叔叔用的?”

    “不太一样。”江瑞认真脸,“给你的子弹是麻醉弹,以后遇到危险可以随便打。”

    辛容看向赢望,后者一听是麻醉弹,马上说:“小瑞哥说的没错。”

    “哦!”辛容是个乖宝宝,把枪和子弹都装进包包里,“谢谢小瑞哥!”她也拿出一个很漂亮的纸袋。

    “这是我送给小瑞哥的!”辛容把袋子递过去。

    江瑞接过来打开,里面是一块蓝色手绢,角上还绣了条小小的金色龙。

    “容容亲手绣的。”赢望有些妒忌的说。“除了我和赢成还有妈,就你有。”

    “谢谢。”江瑞小心的装进衬衣口袋,又用温柔的眼神看向辛容,“赢望欺负你的话,告诉我。”

    赢望无视他。

    辛容则笑眯眯的搂着男人的脖子:“嗯,不过望望哥不会欺负我哒!”

    “欺负女人的男人都是孬种。”江瑞继续毒舌。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辛容不再怕江瑞,就算他不笑也不

    怕了。分别时江瑞还很抱歉的告诉她本来应该陪她去玩,可是明天有任何就要离京了。

    “小瑞哥哥真好!”回到赢家自己的别墅,辛容躺在沙发上懒懒的说,“他有女朋友吗?”

    赢望帮她把拖鞋穿上,难得开玩笑似得说:“你觉得谁会喜欢一块冰疙瘩。”

    “唔”辛容一脸惋惜,“那只是表面啊,实际上小瑞哥哥好温柔哒!”

    他们这会还不知道,这次江瑞回来,不但会带回个女人,就连女儿都有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去吃了传统的京城早餐,然后赢望带着辛容去了紫禁城。

    “好大!”辛容站在巨大的宫殿广场上转了一圈,“以前的皇帝真的住在这里吗?”

    赢望拉着她:“你们那个时代不是,回头我带你去看看你们皇帝住的地方。”

    “望望哥”辛容突然说,“我是不是可以找到我的家?”

    赢望一愣,s市离扬州城并不远,可是辛容从来没提过,现在却

    “我我以前不敢去。”辛容有些失落,“我害怕”

    “好。”赢望紧紧抱着她,“等回去我就带你去找。”

    辛容马上说:“哎呀,不用这么急,什么时候有空了去就好。”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想告诉他们,我找了个好相公。”

    “是我找了个好娘子。”赢望顺着她的话说,然后抱着她原地转了一圈。

    结果旁边有个小女孩冲着她爸喊:“爸爸爸爸!我也要像那个姐姐一样,你像她爸爸一样把我转起来嘛!”

    “噗”辛容笑出声。

    被赢望黑着脸拽走了。

    当天晚上,赢望压着她。男人额头的汗低落在她胸口,给雪白的肌肤镀上一层颜色。

    “乖,叫我。”

    辛容哼哼了两声:“望望哥”

    “不对。”赢望故意停在半路不动,“叫爸爸。”

    辛容马上清醒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叫叫什么?”

    “白天你不是嘲笑我吗。”赢望抱起她,“那就叫一声听听。”

    “不要!”辛容捂着脸,“太太羞人了。

    赢望低头吻她:“乖,叫一声。”

    “不!”

    最后,辛容在男人甜蜜又痛苦的折磨下,终于还是叫了一声,结果换来男人疯了似的把她吃了一遍又一遍。

    打这以后,赢望就特别喜欢在床上让她叫爸爸,后来辛容知道了这种行为就叫变态的快感,为此她还鄙视了赢望好久

    离开京城的那天中午,赢望带辛容去吃著名的烤鸭。一百多年历史的名店,据说要有特殊的身份,才能上三楼贵宾厅,吃到最正宗的当年皇帝吃的烤鸭。

    “要是皇上知道我们现在吃着他的东西,一定会砍我们脑袋的。”辛容坐在三楼的一间包间,一边吃一边说。

    她对皇权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毕竟在那样的环境中生活了十几年。

    “慢点吃。”赢望见她把整个卷饼都塞进嘴里,赶紧端了水喂她。

    服务员正好进来上菜,包间门开着,门外有个女人走了过去。然后又突然退了回来站在门口瞪着里面。

    “果然是你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