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去京城

    赢望坐在书房里,一身黑衣的男子站在他跟前。

    “对不起大少。“男子低着头,“是我们把人跟丢了。”

    张阳阳竟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了,赢望皱着眉头:“她在哪里失踪的。”

    “红灯区。”

    男子想了想又说:“她应该是在找金主。”

    “盯着她母亲,只要她还活着,就一定会回去找她。”

    “是!”

    这时候门动了下,黑衣男子马上从窗户上跳了出去,辛容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赢望一个人坐在书桌后面。

    “望望哥?她看了看房间,“你刚刚在讲电话吗?”

    赢望走过来抱起她:“嗯。”

    “哦!阿姨让我叫你下楼吃饭。”辛容抱着他的脖子。

    啊呜跟着后面嚎了一嗓子:“刚刚有人从窗户上出去了,让我去追吧?去追吧?

    “你怎么了?”辛容发现啊呜特别兴奋,低着头看它。

    啊呜连蹦带跳的就想去趴窗户。

    “下面是泳池!”辛容赶紧拍赢望,让她把自己放下。

    赢望淡淡的扫了啊呜一眼:“没事,掉下去当洗澡了。”

    “呜呜呜”啊呜夹着尾巴回到辛容脚下:美美的小主人!大魔王最可怕了,他肯定藏了别的女人。

    辛容对它这种偶尔抽风的行为已经习惯了,并且坚定的认为这是聪明的表现。

    第二天早上,辛容起床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因为下周就要开学啦!她正整理校服的时候,听到楼下熟悉的喊声。

    “容容!容容!你最帅的成成哥回来啦!”

    辛容丢下校服就往客厅跑,看见赢成穿着风骚的粉色花衬衣,脚上套着拖拉板。等她的目光移到赢成脸上的是时候,惊呆了。

    “成成哥你脸怎么了??”

    赢成把行李丢到一边,指着自己的熊猫眼问:“好玩不?”

    “好好玩。”辛容实际上想说可笑。

    “我特地晒出来的!”赢成把墨镜带上,然后又摘下来,“明白了吗?”

    辛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理他,过来吃早餐。”赢望把倒霉弟弟推开。

    赢成一把抓住辛容的胳膊:“跟你亲爱的哥哥一起吃!”

    “成成哥,阿尔奇也回来了吗?”

    “是啊,他直接回凯撒了。”赢成喝了口咖啡,“那小子闹着要来,结果接到什么齐琪琪的电话,就气呼呼的走了。”

    辛容突然嘿嘿笑了两声,嘴里还嚼着面包,像个小仓鼠:“我觉得,阿尔奇肯定喜欢齐琪琪。”

    “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赢成乐了,那小子要是听见这话不得吐血啊

    “电视上都这么演啊!”辛容煞有其事的说,“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个人吵吵闹闹的最后就在一起哒!”

    赢成特别欠揍的问了句:“那你和哥怎么从来不吵呢?”

    “望望哥才不会吵我。”辛容切了块火腿塞进嘴巴里,“望望哥最疼我了!对吧望望哥?”

    “嗯。”赢望点点头,伸手将她嘴角的面包渣抹掉,然后放进自己嘴里。

    “啊

    !”赢成不怕死的捂住脸,“眼瞎了,眼瞎了!”

    辛容小脸一甩:“望望哥看,这就是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哦老天!”赢成夸张的指着辛容,一根手指头还颤啊颤的,“容容你怎么能这么说哥哥,哥哥的心好疼!”

    赢望轻飘飘的看了倒霉弟弟一眼:“吃饱了吗。”

    “没有”赢成马上说。

    “没吃饱就快吃。”

    赢成一听警惕的看着自家大哥:“你又想让我干什么?”

    “去公司上班。”

    于是,赢成在回来的第一天,就顶着两只故意晒出来的熊猫眼去了公司。当天晚上他就被某个时尚杂志给拍到了。

    “哈哈哈哈!”辛容抱着饼干筒坐在沙发上狂笑。

    电视里是赢成被偷拍的模样,那两只熊猫眼简直是不忍直视,主持人竟然夸他说什么引领潮流。

    “怎么样?我就说很帅吧!”赢成端着杯酒过来,还摆了个造型。

    辛容点点头:“嗯嗯,特别像干脆面君。”

    “那是什么?”

    “小浣熊啊!”辛容嘎吱嘎吱吃饼干。

    赢成却抱着头嚎叫起来:“哦不!我竟然不知道,我变成土鳖了,我要跟哥一样老帽了!”

    “闭嘴。”赢望一脚踹过来,“鬼叫什么。”

    赢成委屈的看着自家哥哥:“哥,你知不知道干脆面君?”

    “知道。”赢望瞟了他一眼,“你不就是。”

    “噗哈哈哈哈!”辛容笑的差点呛住,赢望赶紧把饼干筒拿走,端了杯牛奶喂她。

    赢成一脸得瑟:“你就是妒忌!”

    “妒忌你比我傻吗。”赢望还击,正中靶心。

    倒霉弟弟完败。

    开学。

    赢家兄弟不止送辛容,还要替辛晴在开学典礼上讲话,就连辛容都要代表老生欢迎新同学。

    “容容,我看过今年的新生了,没有比你漂亮的!”齐琪琪端着餐盘坐下,“当然,也没有比赢望学长帅的!”

    张瑾白了她一眼:“你小声点,当心别人听见。”

    “我说的是事实啊!”齐琪琪无所谓的道,然后脸突然一变,愤愤的说,“我就说那个红毛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看。”

    辛容和张瑾一回头,就看见阿尔奇正和几个女生走进来,看到她们后扭头说了什么就跑过来了。

    “学妹们要小心哦,有些人借着学长的身份到处骗小女生呢!”

    阿尔奇皱着眉坐下:“你又阴阳怪气的说谁?”

    “谁应声说谁。”齐琪琪瞪了他一眼。

    张瑾拍了她一下:“你就不能管好那张嘴吗?”

    “就是,每天那么三八,早晚让人割了舌头!”阿尔奇啧啧嘴看向辛容,“刚才的新生找不到食堂,我就带她们过来了。”

    辛容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阿尔奇才不是那种人呢!”

    “容容!”阿尔奇感动的快哭了,原来我在荣荣心里这么好。

    齐琪琪做呕吐状

    “一个暑假没见,你们俩还那么能吵架。”一个声音插进来,几个人抬头一看,吴

    越已经站在了桌边。

    “妈呀!”齐琪琪叫了一声,“吴会长你吃激素了吧?”

    一个暑假而已,吴越不但个子高了,连脸都英俊了好多。如今一米八几的身高站在那简直是少女杀手。

    周围已经很多女生在盯着他看了。

    “正常发育而已。”吴越坐下来。

    齐琪琪撇撇嘴看着阿尔奇:“你什么时候发育啊?”

    “滚,老子早发育过了!”

    吴越拦住他们:“你们能消停会吗?我有正事说。”

    “学长你说。”辛容的小脸马上变的严肃。

    “别这么紧张。”吴越却温柔的看着她,“国庆要去京城参加国际学校辩论,你们年级推选的是张瑾。”

    阿尔奇听了马上说:“你们肯定选错了,应该选她才对。”他指着齐琪琪,“这个女人每天和麻雀似的那么能说。”

    “你才是麻雀!”齐琪琪吼回去,“不,你是幺鸡!”

    张瑾一拍桌子:“都闭嘴。”

    “你们听会长把话说完啊!”辛容推了推阿尔奇,“不许吵了哦。”

    阿尔奇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吴越这才又接着说:“这个月张瑾记得每天下午去学生会跟大家练习,月底去比赛的时候辛容你要带队。”

    “我”辛容指着自己,“我带队?”

    “嗯。”吴越冲她笑,“我是队长,你是副队长,你负责女生。”

    齐琪琪举手。

    张瑾:“说吧。”

    “我能去吗?”

    大家齐齐看吴越,阿尔奇也想问同样的问题。

    “不能。”吴越毫不客气的戳破了两人的希望,“这是去比赛,又不是去玩。”

    下午回家的时候,辛容把去京城的事讲给赢望听。

    “可以啊,我和哥陪你去。”赢成马上说,“到时候还可以去看看小瑞哥,容容你还没见过他呢!”

    赢望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我陪你去。”又瞟了赢成一眼,“你留在公司。”

    “凭什么?”赢成不干,“就几天而已,公司倒闭不了的。”

    最后他还是没去成,因为临时有个项目要投标,赢望很公平的和他一对一单挑,第二天赢成一瘸一拐的去了公司。

    “望望哥我还是第一次坐大客机呢!”去机场的路上,辛容很兴奋。

    因为是集体活动,她又是副队长,所以辛容决定跟大家一起坐飞机过去。而赢望自然也跟她一起,反正学院的人都知道他是谁。

    “赢学长,想不到你还真去。”除了吴越,没人敢这么调侃赢望。

    赢望瞟了他一眼:“你不是希望我去吗。”

    “呵呵,什么都瞒不过你。”吴越笑了笑,“你还欠我一个人情,这次回去希望你能说服我爷爷,让他放我出国。”

    赢望抿了抿嘴角哼了一声。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京城的机场。主办方派了车来接他们,赢氏分公司经理也亲自过来了,结果赢望让他把车停到下榻的酒店,跟着辛容一起坐上了大巴。

    “哥,你们看!”伍晓静突然指着路边一辆车。“那是不是我们在北欧遇见的兄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