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赢望被起诉了

    当天晚上的民生新闻里就报道了这件事,那只白色的小泰迪的确有狂犬病。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记者还去了医院,被咬的那个女人正情绪激动的又喊又叫,哭的撕心裂肺。

    “望望哥,她会死吗?”辛容看着电视机里的女人问,“这种病是不是治不好?”

    赢望在她身边处理文件,想了下摇头:“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发病。”

    “所以她只能听天由命了呀!”辛容有些唏嘘,“电视上说要把她隔离起来,不能和别人接触。”

    “容容觉得她可怜吗。”赢望把小丫头抱到自己身上。

    辛容撇撇嘴:“那倒没有,谁让她嘴巴不干净,心眼还那么坏!”

    “乖!”赢望抬起她的下巴含着她的一片唇瓣碾磨,“以后也一样,对于那些伤害自己的人,永远不值得同情。”

    嘴唇被咬的酥麻,辛容忍不住嘤了一声。下一秒,就发现男人已经把衣服的拉链拉开了。

    “望望哥”

    赢望在她雪白的肩膀上印上一排细吻,然后把头埋了下去。

    结束后,辛容小脸红扑扑的看在沙发上的一滩水。

    “你你怎么能在这里明天阿姨会看到的。”

    赢望顺手把她喝剩下的牛奶倒在沙发上:“现在看不到了。”然后抱起辛容,两人依然连在一起。

    “不要!

    “我们上楼。”

    等回到卧室小丫头的眼神已经迷离了,自然又被男人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净,最后迷迷糊糊的被抱在怀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公司的一个助理跑来了。

    “大少,我们接到了律师函。”

    赢望正在喂辛容喝粥,为了她身体好,里面加了中药,小丫头总不想喝,赢望每次都一口一口喂她。

    “律师函?”辛容趁机从椅子上跳下来,“给我给我!”

    助手心塞的想: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您老人家又不去公司,我不得送家来啊

    “望望哥,那个女人起诉我们了。”辛容看完后一脸的不可思议,“她要求我们赔偿她五百万!”

    赢望挑了挑眉,助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赶紧说:“那个女人说是大少让狗咬了她,五百万是她以后的生活费。”

    “对了,不止是您,她同时还起诉了伊甜,也是要求五百万赔偿。”

    见小丫头一脸担心,赢望把她拉过来继续投喂:“没事,我会解决。”

    助手:我是不是可以滚了

    人们都有种仇富心理,这件事很快就炒的沸沸扬扬。那个叫张阳阳的女人到处和人哭诉,一些人打着正义的旗号在网络上替她打抱不平。

    “大少,已经安排好了,今天晚上记者就会去找她。”

    赢望挂了电话,看着辛容还盯着电脑,这几天小丫一直关注这件事,让他很不爽。

    “阳阳,这都几天了,怎么那人也没动静啊?”

    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坐在张阳阳面前:“那个

    女人倒是同意赔偿了,但是不给我们那么多钱,到时候也不知道法院怎么判。”

    “怎么判?哼,我可是随时会死的人!妈你少吃点,人家送的营养品都让你吃了。”

    胖女人瞪了她一眼:“死丫头,我一人把你拉扯大,刚准备把你嫁给有钱人呢,你倒好,被疯狗咬了!”

    “得了,你要是再说我回头一分钱都不分给你!”张阳阳拿起个芒果,“就算不嫁给有钱人我马上也会有钱,那可是我的命换来的。”

    说到这,她就想起在餐厅的那个男人。她不恨那个男人,她恨的是跟男人在一起的小姑娘。

    不然的话,以自己的样貌一定可以拿下那个男人的!

    她正做白日梦呢,门铃突然响了。

    “你好,我们是道德与观察的记者,想给张小姐做个专访,可以吗?”几个人走进来,最前面的拿着话筒,身后还有人提着摄像机。

    “啊!可以可以”胖女人赶紧把吃的东西藏起来,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哭上了。

    张阳阳怕她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找了个理由把她支开,然后又对着镜子打扮了一番,这才楚楚可怜的对着镜头开始讲述。

    “事情就是这样,但是我想那位先生不是故意的,都是那个小女孩。”张阳阳抹着眼泪,“那小姑娘小小年纪就哎,我也不想多说了,希望她的家人看到能管一管。”

    记者面露讥讽,又问了她:“那张小姐知不知道你起诉的赢望是什么人呢?”

    “我知道是有钱人,好像是什么公司老板吧!”张阳阳随意的说,她其实根本不知道赢望的身份,只知道是有钱的大老板。

    她没看到记者眼底的轻视,还装模作样的哭诉道:“如果那位赢先生可以站在正义的一方揭发那个小姑娘,我可以撤诉的。”

    “我想赢先生不会这么做。”记者笑了。

    张阳阳一脸茫然:“为什么啊?你们都报道了,他就不怕舆论吗?”

    “人家保护自己妹妹有什么可怕的。”记者说完把话筒收起来,“好了张小姐,采访结束。”

    等记者走了,张阳阳还没回过神。

    “妈!”她把躲在里面的胖女人叫出来,“你听到刚刚那个记者最后说什么没?”

    胖女人端着碗燕窝:“什么妹妹嘛!跟咱们没关系。”

    张阳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马上打开电脑,搜索赢望的名字。

    当天晚上,s市的市民就看到了这几天狂犬病事件的完整版,电视台还特别贴心的放了当天餐厅里的视频。

    “望望哥那只狗是自己跳到她身上去的呀!”辛容看完后问,因为视频里赢望只是松了手,谁知道那只狗就扑到张阳阳身上去了。

    “是吧。”赢望在看文件,现在他几乎把公司搬到家里来了。

    辛容叹了口气:“她好倒霉。不过这就是坏人的下场!”

    “汪汪汪汪!”啊呜仰着脑袋叫了几声:大魔王只是在它跳出去的时候,小小的控制了下方向。

    “啊呜也这么觉得吧?”辛容抱了抱它,“以后你出去千万要小心,可不能让那些狗咬到哦!”

    &n

    bsp;  可惜辛容听不懂,还以为啊呜在附和她。

    之后,网上的评论就一边倒了。张阳阳被喷的体无完肤,尤其是很多妈妈站起来指责她思想肮脏,人家明明是兄妹,到她嘴里就成不干不净了。

    “这下她会撤诉吧?”辛容往男人嘴里塞了个薯片。

    赢望是不吃这些的,但是只要是辛容喂的,就算是毒药他也会咽下去。

    “法院不会受理的。”赢望把她抱起来。

    如果外面那些人看见此时的场景,一定会戳瞎双眼。这算什么兄妹!你的手在干什么?

    赢望捏了捏胸口的小包子,皱了皱眉:“好像大了点。”

    “讨厌!望望哥是流氓。”辛容从他身上跳下来,一边喊着一边跑去给比卡丘梳毛。

    男人弯了弯嘴角,把电脑里的网页关掉,上面的标题赫然是:隆胸的顶级法宝:男人的手和嘴

    张阳阳知道她完了,电视台放的视频里,还有她一开始侮辱辛容的话,现在所有人都说她活该。

    “什么?姓伊的也不赔钱?”胖女人张着嘴大喊,“凭什么?明明是她的狗咬你的。”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就是去告也告不赢的。”张阳阳沮丧的捂住脸,“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妈可不管那么多,一把将几张纸拍到桌上:“那,我不管你啊!房子的首付我已经付了,要是没有钱到时候你就出去卖,不然我们什么都没了。”

    “你你买房了?”张阳阳哆嗦着拿起来,果然是购房合同。

    “别说我不把你当女儿!”胖女人剔着牙,“房主我可是写的你的名字,但首付可是我的钱。”

    张阳阳差点晕过去:“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等拿到赔偿在买房吗?”

    “别逗了!房子又不等人,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

    接下来几天,张阳阳觉得自己生不如死。她去找工作,没人要她。不但如此还举报,让警察把她关起来。

    可眼瞅着就要教房贷了,却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晚上去酒吧,妆画的弄一点,没人认的出来!”她妈给她出主意。

    张阳阳激动的拒绝:“我不!那样我和小姐有什么区别?”

    “你别看不起小姐啊!”胖女人嗤笑道,“你妈我年轻的时候要是不出来卖,怎么把你养大,啊?”

    “不我不要”张阳阳抱着头,痛苦不堪。

    她后悔了,她真的好后悔!如果重来一次,她绝对会管好自己的嘴,绝对不会再自不量力了。

    午夜,娱乐区灯红酒绿,一家家酒吧里人声鼎沸。张阳阳画着性感的浓妆,穿着低胸短裙在寻找金主。

    “小姐,有空喝一杯吗?”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她。

    张阳阳惊喜的发现对方长的还挺英俊,五官看上去像个混血儿。

    “喝一杯之后呢!”她娇笑着抓了抓男人的领带。

    男人露出抹奇怪的笑容:“之后,有好玩的事等着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