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恐怖的大姨妈

    此时赢望已经带着辛容回到了s市。

    “乖,吃点东西再睡。”赢望脸色不太好看。

    辛容脸色泛白,病怏怏的躺在床上摇头:“肚子疼,不想吃。”

    赢望皱着眉,他知道女人生理期会不舒服,又的人会肚子疼。但是他没想到辛容的反应会这么大,连饭都吃不下去,好像连动一动牙齿都会牵扯到肚子。

    “那把药吃了好不好?”赢望小心的把人抱进怀里,看着她嘴唇的颜色都不对了,心疼的不得了。

    在他不在的时候,他的小姑娘竟然每个月都要遭这么大的罪。

    “我给妈打了电话,她把需要注意的都告诉我了。”赢望喂她喝完药,又小心翼翼的把人放下去,然后自己也钻进去。

    辛容动了动,依偎在他怀里:“望望哥不用陪我,不用去公司吗?”

    “不用。”赢望搂了搂她,“我陪着你,睡吧,睡着就不疼了。”

    他把手放在辛容的小腹上,男人手掌的温度传递到辛容的皮肤上,带着一股股的炙热,她哼了一声。

    “望望哥的手好暖和。”

    赢望亲了亲她的脸:“我帮你暖着,睡吧!”

    又哼哼了几声,辛容慢慢的睡了过去。赢望在她眉间细细亲吻,抚平小丫头皱着的眉头。

    她睡的并不踏实,没一会就又醒了过来,第一件事是去洗手间换她的小翅膀。

    “望望哥你出去。”见男人站在旁边不动,辛容不好意思的推他。

    赢望抿了抿嘴,关上门站到了门口。

    辛容这才把裤子脱下来,她每次量特别多,而且要差不多七天才能完。将一片红通通的小翅膀丢进垃圾桶,换上新的后准备洗手。

    “我来。”赢望又推门进来,小心的帮她洗手。

    “你刚刚是不是偷看了?”辛容突然问他。

    赢望嗯了一声,抱起她:“我不知道你会流那么多血。”

    他根本不用看,刺鼻的血腥味就让他知道一定不少。

    “哎呀,那是正常现象啦!”辛容把脑袋埋进她胸口,“生理课上都有教。”大概觉得讨论这个有点羞人,辛容转移话题,“望望哥陪我打游戏吧?”

    赢望给她披了件外套,又试了试小手的温度,这才抱着她去游戏房。

    “想玩什么?”他把辛容放到厚厚的地毯上,又给她盖上毯子。“凉不凉,要不要把空调关小。”

    辛容在屏幕上戳戳点点选游戏,看了他一眼不满的说:“望望哥,现在是夏天,你都出汗了。”

    “我不热。”赢望坐到她身边,“玩这个?”

    辛容嘿嘿笑着把手柄递给他:“兄妹冒险,没玩过你要乖乖跟着我!”

    “不会给你拖后腿的。”望望低头亲了亲她,“开始吧。”

    故意不给赢望讲剧情,也不告诉他游戏资料,可半个小时后辛容还是跟在人家后面,看着男人轻松的用一个个连击把bss干掉。

    “好厉害,这里我上次打

    了好久啊!”辛容兴奋的说。

    赢望见她脸色好多了,心里松了下来,继续带着辛容玩。转移了注意力小丫头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整整七天,赢望寸步不离的守着辛容,等到小丫头又活蹦乱跳了,男人才放下心来。

    “陈姨,容容的情况不能改善吗?”

    陈欢接到赢望的电话,听到他这么问,笑呵呵的在那边打趣:“哦哦,小望望真是个好男人,比我家寻寻体贴多了!”

    “陈姨。”赢望皱了皱眉头,他可是记得当初阿莎第一次来身上的时候,寻寻哥以为她受伤了,整个人变的比恶鬼还可怕,吓得还小的赢成尿了裤子

    “哎呀,你以为我没想过办法吗?”陈欢在那边抱怨,容容第一次来的时候差点把你妈吓死,人都送去医院了。

    当时辛容的血特别多,一点都不像正常的初潮,结果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除了身体特别虚弱,其他都没问题。

    打那以后陈欢就开始研究可以治疗她的药物,每年都会让辛容试几种,可惜一直没效果。

    “你万叔说,大概是容容穿越过来的时候身体受到了什么影响,这估计是后遗症。”

    赢望想起辛容是在雷雨天掉进他的游泳池的,心一沉:“就没有办法让情况好一点吗?”

    “我在研究呢!”陈欢也很着急,“反正现在你要多操心,她每次生理期的时候千万不要让她着凉,小心点照顾。”

    挂了电话,赢望的脸色很难看。

    “望望哥!”辛容从外面跑进来,后面跟着啊呜,啊呜头上还坐着比卡丘。

    赢望的表情瞬间就变了,接着扑上来的小丫头亲了一口:“怎么了?”

    “我们去这里吃东西吧!”她把手机举起来。

    上面是一家餐厅的宣传资料,赢望看了看将她抱起来:“上楼去换衣服。”

    “汪汪汪汪!”啊呜疯了似的叫唤,尾巴都要摇断了。

    那是家宠物餐厅,可以和美美的小主人一起用餐了,嗷嗷嗷嗷嗷嗷

    “闭嘴。”赢望一个眼刀丢过来,瞬间安静了。

    出发的时候,比卡丘大概知道自己不能去,于是用屁股对着所有人,辛容把它放回笼子时还企图挠人,被大魔王的眼神给吓回去了。

    “我们啊呜一定是最帅的狗!”车上,辛容给啊呜的脖子上带了个黑色的领结,上面还有个小小的钻石。

    齐琪琪曾经在看到啊呜的那些日常用品时就酸溜溜的说过她过的还不如狗,导致后来她一去辛容家,啊呜就虎视眈眈的盯着,生怕齐琪琪偷它的东西。

    “汪汪!”啊呜叫了两声:小主人,等我成为全场的焦点吧!嗷嗷。

    下车的时候,赢望警告啊呜:“如果你丢人的话,就永远都别出门了。”

    “汪”啊呜夹*紧屁股仰着狗头保证:绝对不会!死也不会!

    服务生在看到啊呜脖子上一闪一闪的钻石时,就知道客人身价不菲,给他们安排了环境很好的座位,私密性也好,可以不受其他人打搅。

    “狗狗可以和您一起用餐,之后到那边的游乐场玩!”点完菜后,服务生热情的介绍。

    &

    nbsp;   辛容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抱着啊呜的头指着地上跑来跑去的狗狗点评哪一只比较漂亮。

    正说着,就看见一只白色的小泰迪跑过来冲她们叫。

    啊呜不甘示弱,一爪子将小狗拍飞,然后呲牙狂叫:妈的,公狗还敢来挑衅!

    “啊!”一个女人尖叫起来,“小雪!”

    辛容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正寻思着是谁呢,就看见一个女人抱着刚刚的小泰迪哒哒哒走过来,在看到她时也愣了。

    “学学妹?”伊甜眼中划过道惊喜,走近后往里面看去,果然看到赢望坐在那。

    “伊学姐。”辛容撇撇嘴叫了一声。

    伊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赢望,她正要开口叫学长,怀里的小泰迪却一下跳到桌上,张口就要咬辛容。

    “汪汪汪汪!”啊呜叫着扑上来,赢望第一时间掐着小狗的脖子把它提在半空。

    辛容倒是一点没怕,拍了拍啊呜的脑袋教育那只小狗:“你太坏了,怎么能咬人呢?”

    “汪汪汪!”

    啊呜:主人你这样说没有,它有狂犬病,它是疯的。不然怎么会不怕大魔王,小心别让它咬到你。”

    赢望虽然听不懂啊呜的话,但是不怕它的狗还是头一次见,于是他盯着那只小泰迪看了会。

    “送它去宠物医院,它快死了。”说完他没有松手,还让服务员拿绳子过来把那只狗捆上,尤其是嘴巴,被牢牢的绑在一起。

    小狗躺在地上疯了似的扭动,还呜咽呜咽的不停的叫。

    “学长!”尹甜都快哭了:“它不过是只狗,就因为吓到了学妹你就要这么对它吗?”

    周围的人纷纷不满,来这里吃饭的都是喜欢宠物的人,他们的狗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

    “学妹,我求求你让学长放了小雪好不好?我都养了它五年了,你也养狗,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

    “报警!”人群情绪激昂,“有钱了不起啊,这么虐待动物。”

    赢望不会搭理这些人,可辛容不行,她见那些人骂赢望,马上不干了。

    “我们没有虐待,望望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你们不要随便下结论。”

    也不知道是不是就那么喜欢狗,还是出于妒忌心里,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人一脸轻蔑的打量着辛容。

    “小姑娘,你这么小就出来抱男人大腿啊,你妈知道吗,我要是啊!!”她突然叫了一声,因为赢望把那只叫小雪的泰迪狗丢到了她的身上。

    泰迪嘴上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了,张嘴就在她手上咬了一口。

    “死狗你敢咬我?”女人把泰迪狠狠摔在地上,抬脚就要踩。

    伊甜冲上去推开她:“走开!”

    “你的狗咬了我,赔钱!”女人叫嚣道。

    早就有人报了警,这时候警察走进来。

    赢望拉着辛容走到门口对警察说:“地上那只狗有狂犬病,你们处理一下。”说完就走了。

    留下一脸呆滞的伊甜,和那个被狗咬过惊慌失措的女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