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爱是一道光,如此美丽……

    “你以为能来这里的都是什么人?”男人没好气的说,“他们的雪橇上有庄园的标准,肯定是住别墅区的,不是普通的冒险者。 ”

    女人不服气的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我们不是也住别墅区吗!”

    这里的独栋别墅租金很贵,能住进去的人非富则贵。

    “晓静,你哥说的对,没打听出对方身份,我们还是不要闹的太难看。”一直帮腔的男人拉住她,“放心,等会回去我去查查,看他们叫什么哪来的。”

    伍永杰有些无奈的看着好友:“你就惯着她吧!”

    “我未来媳妇,我不惯谁惯啊!”男人笑了,三个人这才去了另一个山坡。

    赢望和辛容回了别墅,把采到的花交给向导,赢望又点了几个菜,交代他准时送过来。

    向导带着一大笔小费满意的走了,连啊呜都被他带去和那些雪橇犬玩。

    “为什么要让啊呜跟其他狗住啊?”辛容换好衣服出来不解的问。

    赢望正在给壁炉里加柴:“它喜欢去外面玩,你不是嫌冷吗,让它自己玩去吧。”

    “也是哒!”辛容蹦蹦跳跳的跑到他跟前,“好看吗?”

    一朵小红花在她头上颤巍巍的晃着,赢望弯了弯嘴角,起身亲了她一口:“好看。”

    辛容捂着脸娇叱:“讨厌,又偷亲人家!”

    “容容。”赢望突然严肃的看着她。

    “怎怎么了?”辛容吓了一跳。

    赢望眼神隐晦,最终什么都没说:“没事,要不要给爸妈打个电话?”

    “呼!”辛容松了口气,“打就打啊,你这么严肃干什么。”说着她跑到沙发上拿起手机。

    等辛容和辛晴两个女人叽叽喳喳得瑟完后,赢望让辛容去给自己泡茶,接过了电话。

    “你克制点啊,容容是第一次,而且她还小。”辛晴觉得跟自家儿子说这些有些不好意思,就把电话丢给了赢擎苍。

    赢擎苍更简单粗暴:“最多两次,再多对她以后身体不好。”

    “我知道。”赢望厚颜无耻的说。

    如果辛容知道他们在讨论的事情,一定会羞愧至死的。

    这里的天黑的特别早,四点多不到外面就暗了下来。辛容在厨房找到几盒漂亮的蜡烛,高兴的点在壁炉边上。

    “我们等下就在这里吃晚饭吧!”看着自己布置的这么漂亮,她忍不住提议道。

    赢望毫不犹豫的同意了,本来蜡烛就是他藏的

    雪白的羊绒地毯,醒了一下午的红酒,还有紫色带着香气的蜡烛和金色壁炉里火光明耀的火焰。

    “真好看!”辛容完全不知道自己亲手布置的地方等会会用来干什么,还喜滋滋的想起什么跑到楼上。

    赢望弯了弯嘴角,也跟着走上二楼。

    “容容,先洗个澡,等会我们要看极光。”

    辛容在房间里哦了一声,赢望走进了隔壁。

    等辛容穿着长长的白裙子跑下来时,赢望已经洗干净坐在沙发上切牛肉了。

    “怪不得这里到处都是卖这种欧式睡袍

    的,太配现在的气氛了!”辛容像个小精灵一样坐到赢望对面吸了口肉香。

    烛光下烤的香酥软烂的牛肉,金红色的炸小花,还有浓郁的龙虾汤。整个房间都是食物的香气。

    “干杯!”辛容举起酒杯,“望望哥你吃牛肉啊,好好吃!”

    赢望举着叉子喂了她一口,这才自己吃起来。不知不觉,辛容已经喝了两杯了,要是以往赢望早就要说她。

    可是今天不但没说,反而又给她倒了一杯。

    “呵呵呵”辛容喝的小脸红扑扑的,站起来走到赢望身边。

    赢望扶着她坐下,小丫头不知道自己送上了狼嘴,还往男人怀里钻:“望望哥,你以后都不能丢下我,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嗯。”赢望搂着她,下巴在她的头顶轻蹭。

    “也不许看别的女人!”

    “不看。”

    “只能娶我一个,不可以有小妾。”

    “只有荣荣一个。”

    辛容听的开心,抬起头对着赢望的脸啪叽亲了一口。正要离开,却被按住了脑袋,下一秒,嘴唇就被含住了。

    “唔”

    男人吻的很急,像是要将她吞进肚子里。她努力的张嘴呼吸,却又让赢望趁虚而入。

    安静的室内只听到小丫头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渐渐的,连男人的气息也不稳起来。

    “嘤嘤嘤”辛容要喘不上气了,正想推开男人,赢望却自己放开了她。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睡袍不知道什么已经被解开。想要叫,却被赢望压在地毯上。

    “宝贝”男人声音沙哑,却性感的一塌糊涂。

    辛容脸腾一下和火烧似的,她终于明白了什么,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望望望哥我我怕”

    赢望低下头印上一串细吻:“不怕,跟着我,乖!”

    辛容哼哼唧唧又害羞,又不知道该怎么纾解身体的反应,当她整个人仿佛羽毛轻飘飘的浮在半空,急切的想要抓住什么时,身体传来一阵剧痛。

    “呜呜呜疼”小丫头面色潮红,在烛光和火光下泛着艳丽的诱惑。

    赢望将她的眼泪含进嘴里:“忍一下宝贝,为了我忍一下!”

    一滴汗落在辛容脸上,她看到身上男人妖魅的面孔和眼中掩饰不住的隐忍。

    “望望哥我不疼!”辛容主动配合。

    赢望心疼的吻了她一口:“谢谢你,谢谢你在我身边”

    羽毛终于被冲到了高空,如果狂风暴雨般激荡着辛容的感官,当一切安静下来后,她躺在赢望怀里,看到窗外的天空竟然变了色彩。

    “望望哥”一开口,暗哑的声音将自己吓了一跳。

    赢望亲了亲她,起身把早就放在壁炉旁的牛奶拿过来喂给她喝。

    “那是极光。”看了眼窗外绚丽的景象,赢望搂着辛容,抱着他坐在自己怀里。

    辛容低着头不敢看他,两腿间还黏糊糊的,提醒她刚刚发生的事情。

    “疼不疼?”赢望在她耳垂上吻了

    吻。

    “疼”辛容小声说,“不过后来就不疼了。”

    赢望笑了,笑声清冽好听。辛容忍不住扭头看着他:“我是望望哥的娘子了?”

    “你早就是我娘子。”赢望用羊毛毯把她包起来,“不过现在有了夫妻之实,以后你哪也不能去,只能待在我身边。”

    辛容反手抱住他:“我才不要去其他地方呢!”

    “饿不饿?”赢望亲了亲她的头顶,“我给你煮碗面吃。”

    “不饿,刚刚才吃过饭哒!”辛容纳闷的问,“望望哥饿了吗?”

    赢望的手伸进羊毛毯里,摩挲着她腰间的细肉:“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刚刚又消耗了体力,我怕你饿。”

    “不饿!”辛容马上严肃脸,阻止赢望继续说没羞没臊的话,然后将目光投向窗外。

    赢望抱着她,两人静静的看着夜空上绚丽的天幕,大自然的力量鬼斧神工,极光美得不可思议。

    辛容张着小嘴不停的感叹,身后的男人目光却在她脸上缱绻流连,时不时亲亲她的耳朵,舔舔她的脸。

    一开始辛容还害羞,后来习惯了,也就任由赢望这么对她,偶尔还回亲他一下,最后她就在赢望怀里睡着了。

    “容容”不知道过了过久,辛容听到赢望叫她。

    可是她这会不但困,还觉得浑身都疼。

    “疼”辛容忍不住哼了一声,下面突然传来一阵温润的触感。

    她吃惊的睁开眼,却被赢望死死按住,后来又是哭又是哼的又被吃了一回。这次依然是被赢望撩拨到不行,抱着他主动送了上去。

    对于赢望来说,这次的时间更久更尽兴,事后还抱着辛容去洗澡,辛容醒来时已经干干净净的躺在了床上。

    “醒了?”男人的手探过来,摸了摸她的脸,“我叫了肉汤,让他们烤了饼。”

    这是当地人的吃法,辛容很喜欢,听他这么说,肚子咕咕的叫了一声。

    “都是望望哥不好,现在几点了?”

    赢望眼里的目光能滴出水来,温柔的帮她穿好衣服,抱她进卫生间:“下午三点。”

    等辛容收拾好了,又被男人抱下楼放到沙发上。

    “我我自己可以走。”辛容羞答答的像个小媳妇。

    赢望亲了她一口:“可我喜欢抱你。”

    不抱着身体怎么好的快,不赶快好,怎么再吃掉!

    这时候门铃响了,赢望去开门,几个别墅的工作人员提着保温箱来送饭,赢望让他们进来摆饭,目光在远处晃了一下,关上了门。

    伍晓静没看清赢望的长相,抱怨他哥:“我们直接去敲门,难道他们还不让进吗?”

    “你会让陌生人进你家吗?”伍永杰看了自己妹妹一眼。“陆涵把你惯坏了,早晚让你吃亏。”

    伍晓静不服气的说:“我就不信,他们能是京城那个圈子的。”陆涵已经调查过,里面的男人姓赢,而京城并没有姓赢的人家。

    “其他地方就能招惹了?”伍永杰有些无奈,他们伍家前两年刚把家族生意从国外搬回国,根基不稳,在没搞清楚对方的身份之前,他不会贸然行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