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赢望的秘密

    辛容发现赢望的瞳孔好像变小了,她以为自己眼花,揉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的确是变小了。

    她正想叫,突然听见左舒的声音。

    “我叫左舒,二十八岁,十八岁加入组织,之后接到任务,接近赢家兄弟。”

    辛容瞪大了眼睛,看到赢望的瞳孔恢复了正常。

    “容容,这就是我基因改良后的能力。”赢望的目光盯着她的脸,“我可以催眠别人。”

    见辛容一副懵懂的模样,赢成小声说:“容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小心哪天你惹我哥生气,他把你催眠成一只猪。”

    “望望哥才不会呢!”反应过来的辛容瞪了赢成一眼。

    赢望收回眼刀,摸了摸辛容的脑袋:“嗯,不会。”

    “那她现在问什么都会说吗?”

    左舒目光呆滞的看着空气,辛容很好奇她竟然真的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你们组织叫什么,为什么要接近赢家兄弟。”

    “不知道。”左舒慢慢摇了摇头,“我只有一个头,我只听他的吩咐。”

    辛容看向赢望。

    “她说的是真的。”赢望接着问道,“你和赢望在小渔村发生了什么。”

    左舒的眼神突然变了,好像很高兴:“我故意让他中了药,然后发生了关系。”

    “容容,当时我就像现在一样催眠了她。”赢望把辛容搂进怀里,“所以她以为事情办成了,实际上我并没有碰她。”

    辛容侧着脑袋看了看一会:“好吧,我相信你!”

    “哥,这女人怎么处理?”

    见问不出什么,赢成不想浪费时间了。

    “送去万叔那,看看他能不能再挖出别的消息来。”

    事情都解决完了,赢望决定离开,但不是回华国,而是他带着辛容走了。

    “太过分了,荣荣才十八岁!”阿尔奇知道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赢望简直禽兽不如。

    此时他和赢成正躺沙滩上晒太阳,那边阿尔尼跟几个美女在海里嬉戏。他们是今天早上到的海边,和赢望前后脚,不过赢望此时去了哪,他们可不知道。

    “我说,你真不知道你哥把容容带去哪了吗?”阿尔奇不死心,想打探出地方偷偷跟上去。

    赢成眯着眼,喝了一口冰凉的红酒,慢悠悠的道:“我劝你老实点,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说。”

    他哥憋了那么久,这次要是再被人打搅,一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可容容还小呢”阿尔奇碎碎碎念。

    赢成特别欠揍的看了他一眼:“你还是早点把我家容容忘了吧,她这辈子都是我哥的女人,谁也改变不了。”

    “谁说我是那个意思了?”被戳破心思的阿尔奇暴走,“我和容容可是好朋友,我不能看着她受骗!”

    “被我哥骗?”赢成鄙视道,“省省吧,有这个功夫闲操心,不如想想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赢望带辛容去了北欧,一个终年寒冷的国度。就连赢成都猜想他会去南国小岛什么的,没想到跑这么个冰天雪地的国家来

    。

    “外面的雪好大!”辛容站在玻璃窗前,脸贴着玻璃。脚下的啊呜摇着尾巴叫了一声。

    “汪汪汪!”主人我们出去玩吧。

    赢望穿着特制的羽绒大衣,手里还拿着一件:“过来穿外套。”

    “望望哥,我们真要出去吗?”辛容伸了个懒腰,壁炉的火烧的旺旺的,房间里温暖如春。

    “不是你要来看雪的吗。”赢望不动声色的把她打扮成了一团,再带上厚厚的毛帽子。

    辛容坐下让她给自己穿上雪地靴:“可为什么要到这么冷的地方来呢?”

    这里是靠近北极圈的度假村,探险者的乐园。听说晚上可以看的到极光,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北极熊。

    “等我们回了s市,你就看不到雪了。”赢望帮她整理帽子,“既然来了,就出去看看,要是怕冷我们就回来。”

    辛容把脸缩在毛毛茸茸的脖套里:“嗯,那我要做雪橇!”

    每间别墅都配备了雪橇和专门的驾车人,见它们出来,早就准备好的当地上赶忙把雪橇犬套好。

    “先生,今天的天气好,晚上可能会有极光,建议你们早点回来。”

    赢望他们的别墅是位置最好的,躺在家里就可以看到大自然的奇迹。

    把辛容抱上雪橇,自己坐到她后面,小丫头本能的贴上来缩进他怀里。赢望弯了弯嘴角:“出发。”

    “汪汪汪!”啊呜一边跑一边叫,企图挑衅拉车的雪橇犬,几只阿拉斯加和哈士奇却不搭理它,跟着头狗一路狂奔。

    赢望把眼睛给辛容带上,打了个手势让她不要说话,然后紧紧抱着她一路在白色的世界里飞驰。

    等到了一处向阳的地方,雪橇速度慢了下来。

    “记得昨晚吃过的小花红吗?”赢望把辛容抱下来问她。

    雪有些深,辛容晃了晃才站稳:“嗯嗯!超级好吃。”

    马上一种和这面炸的小花,口感特别好,辛容很喜欢吃。

    “这里可以采到。”赢望指了指不远处,辛容这才发现雪地上有几个红色的点,因为雪地反光,不仔细根本看不到。

    “我们多采点,晚上又可以吃了!”辛容以为这些东西要自己采才有的吃,立马来了精神。

    赢望故意这么安排,自然不会告诉她,于是拉着摇摇摆摆的辛容去采花。

    这种花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守候,传说是很久以前当地的一个姑娘等待去打仗的情郎归来,晚上在上坡上流眼泪,太阳一出来眼泪都化成了白色的花朵。

    “后来呢?”辛容一边采一边听向导讲,“后来她的情郎回来了吗?”

    向导是个五十几岁的大胡子男人,见小姑娘很感兴趣,便接着讲:“没有,她的情郎死在了战场上,她也失踪了。”

    后来人们就发现这些花变成了红色的,而且只在天气好有太阳的时候才从雪里钻出来,平时是看不到的。

    “真不是一个好故事。”辛容叹了口气,把一朵小红花放进小篮子里。啊呜叼着篮子一直跟着她。

    向导好像很喜欢啊呜,称赞道:“小姐的狗驯的真好,没

    见过这么懂事的金毛!”

    “我家啊呜可聪明了!”辛容见有人欣赏她的狗,小脸一脸得意。

    啊呜也更卖力,时不时的用爪子把花刨出来。

    “您的女朋友真可爱!”向导见赢望一直紧跟着辛容,知道这位先生很疼自己的小女朋友。

    昨天他们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兄妹,结果看见两人亲吻,才知道是对恋人。虽然女方看上去很小

    “她是我妻子。”赢望却说了句。

    向导一愣,然后哈哈笑起来:“是啊,好女人就要先下手为强,不然万一被追走了可就没了!”

    赢望没介意他的打趣,反而点点头。正想让辛容慢点怕,余光发现不远处有三个人走过来。

    “就是这里吧!”其中一个的声音明显是女人,“地图上说这里可以采的到,咦?已经有人来了啊。”

    辛容抬起头,看见一个人走过来。

    “你采到小红花了?我看这周围没有,是不是都让你采了?”

    因为都带着眼睛脖套,谁也看不见谁的模样,只能从身高声音判断。有一个人走过来仔细打量着辛容。

    “一看这身高就是个小姑娘啊,商量个事呗,把你的花买我们一半!”

    辛容撅了撅嘴,想回去找赢望,耳边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容容,我们回去了。”然后一只大手伸出来拉住了她。

    啊呜想叫来着,可嘴里叼着篮子,于是在雪地上蹦跶了几下威胁那几个想抢它小主人花的家伙。

    “你们怎么这样啊?”那女人一副生气的口气,“这里的花都让你们采走了,我们买一半还不行吗?真自私”

    刚刚和辛容说话的那个男人赶紧附和:“对呀小姑娘,做人不能这么自私,我们都是讲中文的,没准还是一个地方来的呢!你就卖我们点呗。”

    “你们才自私!”

    辛容什么生长环境,从来没人给过她脸子,也没人指责过她。她才不懂什么场面话,什么面子问题,自己就喊回去了。

    “这是我采的花为什么要卖给你们?”

    那女人一听更火了,上前几步就要推她:“这又不是你家的地方,凭什么不给我们!”

    可惜她的手还没碰到人,就被拦在了半空。

    “怎么?还想打女人?”

    赢望那么高,一眼就看出来是个男人。

    后面一直没说话的另一个人也走上前:“这位先生,我妹妹是有些冲动,不好意思。”

    话虽这么说,和他却伸手去要去推赢望的胳膊。赢望在他碰到自己之前,把胳膊收了回去。

    “哎呀呀,那边还有的,你们可以去那边看看!”向导一看不对,赶紧上前劝,“赶快去吧,不然一会天黑了。”

    辛容已经跳上了雪橇,冲着赢望喊:“望望哥!快点走啦!”

    赢望转身就走,那女人还想拦他,却被她哥哥制止了。

    “哥!”眼看着雪橇车离开,女人气的跺脚,“为什么放他们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