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林中遇险

    阿尔尼把直升飞机都派出去了,几乎倾巢而出。可眼看着天慢慢暗了下来,却丝毫没有辛容的消息。

    “回山上去。”赢望果断下了命令。

    他们已经把周围几里外的商圈地毯式搜索过,除非辛容长了翅膀,否则早就找到了。

    “哥,你觉得容容根本就没下来?”

    赢望沉着脸“丫头不可能跑这么快,刚刚我们应该从半山腰进林子。”

    “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赢成觉得辛容胆子很小,天马上就要黑了,她绝对不敢一个人呆在林子里。

    此时的辛容的确害怕了,她哆哆嗦嗦的站起来犹豫着要不要出去。

    “出去的话一定会被找到。”她抹了把眼泪,“我才不要见赢望,他是负心汉!”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辛容还是不由自主的迈开脚,可没走几步就因为太黑摔了一跤。

    “呜呜呜”本来就委屈,这下更伤心了。她揉着膝盖摸着树干继续往前走。但她跑进来的时候因为生气劲特别足。

    竟然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林子深处,现在却仿佛永远走不到头。

    “害怕了?”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吓的辛容跌坐到地上,“谁?”

    一个身影从树后面走出来。

    “呵呵,我带你离开啊!”声音很明显是个女人。

    辛容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她记得这个声音,就是在房间里打她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

    来人身材高挑,穿着长靴马裤,头上还带着帽子,低低的帽檐遮住了她的脸。林子里又黑,辛容根本看不清。

    “我可是记得你呢!”女人笑道,“外人看来千娇百宠的赢姐小姐,实际上却是跟自己哥哥**的贱货。”

    辛容忍着恐惧看着她“那也比你这种藏头缩尾,背地里害人的女人强。”

    啪!女人快步走过来给了她一耳光。

    “死丫头,等我把你卖到红灯区去,看你还嘴硬不!”

    辛容眼泪刷一下掉下来,第一个反应是站起来就跑。身后传来女人的笑容“抓住她!”

    “不行,我们得马上离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辛容惊恐的发现周围的树丛都在动,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她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摔到,忍着疼爬起来的时候,听到那个男人说。

    “赢家兄弟回来了,我们要马上撤。”

    女人气急败坏的道“把这丫头带上!”

    “来不及了。”

    辛容则鼓起勇气一边跑一边开始大声叫。

    “望望哥我在这里!救命”

    大概那那女人还想抓她,隐约能听到男人在劝。

    “快走,不然真来不及了,或者我们把你丢下。”

    “该死!”女人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声,“你敢威胁我,回去再和你算账。”

    也不知道跌跌撞撞的跑了多久,周围越来越安静,只有时不时怪异的鸟叫声。辛容实在跑不动了,跌倒后趴在地上。

    月光撒进树林,周围的一切都泛着银白的颜色,她看着周围的大树正想在喊几声,突然左面传来急速

    的脚步。

    辛容大气都不敢出,死死攥着胸口,却听到一声连续的狗叫,然后啊呜冲了过来,在她头上使劲拱。

    “汪汪汪汪”

    “啊呜!”辛容哇一声哭出来。下一秒,她就看到赢望走出来,后面跟着赢成和阿尔尼兄弟,还有一堆保镖。

    赢望几步走到她跟前伸出手“容容。”

    “呜呜”辛容咬着嘴唇,看着脸色难看的男人,眼底的惊慌失措和失而复得的喜悦纠结出她从未见过的神色。

    “望望哥”辛容想说对不起,自己怎么能只听别人一句话就产生了怀疑,她想道歉,却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赢望一把将人抱进怀里。

    “哥,容容怎么样?”

    “晕过去了。”

    阿尔尼“赶快回去!”

    等他们回到别墅,才发现辛容不但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半张脸还红肿着。

    “妈的!”阿尔尼第一时间暴怒了,“竟敢来老子的地盘捣乱。”

    不打招呼就算了,还伤了他的客人。

    “去查,要是查不出来你们就等着被活埋吧!”他大手一挥,保镖们哗一下都不见了。

    “麻烦你了。”赢望面无表情,“我先送容容回房。”

    赢成跟在后面“我去拿药箱。”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尔奇已经提着药箱过来了“给,我就不上去了。”

    也许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伤口,赢家兄弟肯定不会让他看的。

    “谢谢!”赢成接过来对他点了点头。

    赢望给辛容全身都检查了一遍,除了手和膝盖的伤口比较严重,其他地方还好。再有就是脸上,除了被人打了一巴掌还有些被树杈挂破的小伤口。

    “估计是受到了惊吓和刺激。”赢成心疼的摸了摸妹妹的小脸,下一秒眼神却变得凶狠,“肯定是霍宁那个女人干的!”

    赢望用毛巾包了块冰,小心的放在辛容脸上。小丫头抽动了一下,又昏睡了过去。

    “想必阿尔尼这次要白忙一场了。”赢望阴着脸,“霍宁在我们到之前离开,就表示她身边跟着的人有些本事。”

    赢成气呼呼的站起来转了几圈“就这么算了吗?干脆叫万叔杀去欧洲算了。”

    “这是下一步,现在吗”赢望眼中划过到冷厉,“不管党和这事有没有关系,这事都要算到他们头上。”

    第二天,普通老百姓没什么感觉,可警察局和道上的人却惊讶的发现,阿尼尔家族直接堵上了党的门。

    而事情还牵扯到了华国的赢家。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谈的,党竟然答应了再也不参与欧洲的事情,并且给了阿尼尔家不少好处。

    “这次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就当是我给容容压惊的小玩意吧!”

    阿尔尼把一个文件袋递给赢望,赢成拿过来看了几眼“喲,挺大方啊,这小岛值不少钱呢!”

    “比起这次党的损失不算什么。”阿尔尼高兴的说。

    如果党不妥协,万老板就会截断金三角的毒品通道,到时候党想要拿货就得绕到美洲或者欧洲,那样一来他就没什么赚头了。

    &nbs

    p;   “这次我没帮上你什么忙,反而还沾了光。”阿尼尔啧啧嘴,“为了表示歉意,你们走的时候把阿尔奇也带上,我让他转学去凯撒了。”

    赢成瞪了他一眼“这是歉意?”

    “当然!”阿尔尼不要脸的说,“毕竟你们不能跟容容一起上学嘛,就当他是个保镖,随便使唤!”

    赢望不想搭理这个厚颜无耻的人,拉开书房门走了出去。

    “你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赢成做了个鄙视的手势,跟着离开了。

    二楼的房间里,辛容已经醒了,正抱着啊呜坐在凉台上。不远处就是那片树林,想到自己昨天在那里的遭遇,她打了个哆嗦。

    “呜呜!”像是觉察到她的不安,啊呜抬起脑袋在她手上舔了几下。

    因为赢望的关系,它从来不敢舔辛容脸,就连手也是趁着大魔王不在偷偷来几下。

    “容容!”

    啊呜的狗头迅速掉转了方向,看着大魔王走了过来。

    “望望哥”辛容小声叫了句,然后就低下头不吭声了。

    赢望瞟了啊呜一眼,后者马上夹着尾巴跑了出去。碍眼的东西没了,赢望才挨着辛容坐下来。

    两个人坐在地板上看着远处,谁都不先开口。

    “想不想跟我见见左舒。”

    辛容憋不住正要说对不起,就听见赢望突然说了句。

    她眼泪刷就下来了“你你真的”

    “傻丫头!”赢望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才把人抱进怀里,“我怎么可能碰其他女人?我只想要你。”

    赢望没说的是,如果不是这两天频频出事,他早就把人吃干抹净拆入腹中了。等了这么久,他早就忍不住了。

    眼泪啪嗒啪嗒的滴到赢望手上,他双手抬起辛容的小脸一下下将泪水吸进自己嘴里,然后又印上一个吻。

    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嘴唇就含在了一起,辛荣的舌头都被亲的发麻,许久后男人才喘着粗气放开她。

    “我们明天就回家。”

    辛容傻乎乎的点点头,完全不知道这个回家根本不是单纯回去的意思。

    “走吧,跟我去见左舒,你就什么都明白了。”赢望抱起她,沿着别墅的后花园来到了之前的山口。

    赢成等在那里看到容容的嘴巴又红又肿,忍不住瞪了他哥一眼。

    “容容,等会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进去的时候,赢望突然认真的和她说,“你只要知道,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伤害你。”

    辛容一脸茫然的点点头,然后赢成就推开了门。

    左舒依旧吊在墙上,两天没吃东西只喝水,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可尽管如此,在看到辛容被赢望抱进来时,还是激动起来。

    “辛容,你让赢望放了我,我知道你的身世,你不想知道你父亲是谁吗?”

    辛容吓了一跳,以为她是说自己从古代来的事,后面一句听完后才松了口气,不过又有些不解的看了看赢望。

    “她在说什么?”

    赢望低头亲了亲她,然后看向左舒,辛容还想追问,却猛然发现赢望的眼睛有些不对劲。笔趣阁启用新网址.tw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