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辛容跑了 看过的不要买没买过的中午再买

    “哇!”辛容反应了几秒钟终于哭出声,死死的抱着赢望不撒手。品书网(w  .vtw)

    赢望抱住她小声安慰“我在,宝贝我在!”

    “我我”辛容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没事了,乖!”赢望心疼死了,怕她哭背过气去,赶紧顺着背道,“无论你在哪,我都会第一时间认出你。”

    辛容慢慢安静下来,趴在男人胸口抽抽噎噎的问,“你你怎么怎么知道是是我。”

    “味道和感觉。”赢望亲了亲她的脑袋顶,“有些东西如同刻入骨髓,一辈子都不会忘。”

    辛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叹“幸好你认出了我,幸好幸好”

    “饿不饿?”赢望抱着她走进洗手间。

    辛容洗脸刷牙,然后又被抱起来直接下楼。

    “望望哥,我我自己能走!”毕竟是在别人家,她有些不好意思。

    “迷药的后遗症会头晕。”赢望拖了拖她的小屁股,让她坐的更舒服。

    辛容抱着他的脖子不吭声了,其实她也想让抱着,经过这件事,她恨不得把自己挂在赢望身上。

    倒是阿尔奇看到后,一脸纠结的表情伸手指了指,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容容没事了吧?快来吃点好东西补补!”阿尔尼看弟弟那样就知道小子终于开窍了,发现了赢望和辛容的关系。

    赢望将辛容小心的放到椅子上,赢成已经把汤端过来“来,快喝了,补脑子的,不然头晕多难受!”

    “谢谢成成哥!”辛容甜甜的笑了笑。

    她的确饿了,拿起勺子就吃,吃着吃着发现阿尔奇在偷看她。

    “阿尔奇?”辛容歪了歪脑袋,“你怎么了?”

    红发少年嘴一撇,一副被抛弃的伤心模样站起来“没事,你好好养身体,我吃饱了。”说完推开椅子就跑了出去。

    “哈哈哈!容容别理他,肯定是生理期到了,情绪不稳定。”阿尔尼信口开河,心里默默的希望自家弟弟能坚强点。

    要是换了别人,他还能抢一抢,可是

    对方是赢望啊,抢的话会死吧!

    “再吃块牛排。”赢望把切成小块的牛肉放到辛容跟前,“注意这几天不要跑跳。”

    辛容以为是他夸张了,结果吃完饭啊呜看到她激动的跑过来,她也激动的跑过去,然后眼前一黑,要不是赢望在旁边扶住她,就摔倒地上了。

    “呜呜呜”啊呜以为自己犯了错,夹着尾巴溜了出去。

    赢望把辛容抱到沙发上,辛容吐吐舌头“我保证再也不跑了!”

    “还难受吗?”赢望慢慢给她按头,医生说如果头晕可能会有恶心的并发症。他怕丫头把刚吃的东西再吐出来。

    辛容在他胸口蹭了蹭“不难受了,望望哥你是不是有事要出去?”

    她看到赢成和阿尔尼已经换了外出服。

    “我可以留下陪你。”赢望坐下来,“不是要紧的事。”

    骗人!辛容盯着他,那边的阿尔尼都在冲自己挤眼睛了。

    “你去吧,我回房间去找个电影看。”辛容觉得自己特别懂事,主动抱住赢望的脖子,“望望哥送我上去!”

    赢望仔细看了看她,发现确定没什么不对劲的,便又抱着她上了楼,还顺手拿了零食和果汁。

    “我尽量早点回来,晚上我们去烤肉。”亲了她脸蛋一下,又摸摸辛容的头,赢望才不舍的走出去。

    他的确有很重要的事,而且非他不可。

    阿尔尼这座别墅的占地面积很大,不光如此,附近整座山也都属于他的产业。而山体被掏空了一半,里面放满了军火,以及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哥。”

    地下的房间里,赢成看到他有些发燥的说,“什么都问不出来。”

    在他前面是一大扇玻璃,就跟警察局里似的,不过里面的人不是坐着,而是被吊在墙上。

    正是左舒和梅西。

    “分开问,留一口气就行。”

    旁边的阿尔尼一挥手,他的手下就把梅西拖到了另一间房里。

    “哥?”赢成见赢望走了进去,叫住他。

    赢望“我去跟左舒谈谈。”

    左舒看到赢望的时候并不吃惊,反而很冷静的冲他笑了笑。

    “你果然知道了。”她慢慢的开口,“你想把我怎么办?虽然我是有目的接近你的,但是我从来没做过伤害你的事。”

    左舒的神情出卖了她,她在害怕,她怕赢望会杀她。

    “而且我在村子里还牺牲了自己的清白救了你。”

    跟进来的赢成把一叠照片甩到她身上“你的清白不值钱。”

    左舒瞪大了眼睛,每一张上面都是她和梅西上床的情景,自己欢愉的表情成了最大的讽刺。

    “难道你想说你是在被强奸?”赢成讥讽的笑了笑,“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打容容的注意。不然,我们不介意多陪你玩一会。”

    “你你什么意思?”左舒一脸无辜的喊起来,“容容怎了么?她怎么了?”

    赢望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要不是需要问出来幕后的人,他直接就把这女人丢海里去了。

    “你不知道?”赢成反问她,“把容容骗去酒店房间,再给她下迷药。呵呵,很好,这么算计我妹妹。”

    赢成一把抓住左舒的脖子“谁给你的胆子,说。”

    “呜呜呜”左舒呼吸不上来,手又被吊着,只好拼命蹬腿,使劲扭动身子。

    直到她的脸色泛青,眼球都翻上去的时候,赢成才送开手。

    “咳咳咳咳咳”左舒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眼泪和鼻涕满脸都是,“我我没有。”

    她的脖子上有一道黑紫的伤痕,嗓子一时间说话都不利落了。

    “我需要你承认。”赢望冷冷看着她,“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把你的老板供出来,我给你个痛快。二就是你扛着不说,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难得这个男人和自己说了这么多话,可字字都在要她的命。

    “呵呵,你杀吧,反正辛容已经知道你碰

    过我,如果我死了,她一辈子都没机会验证,到时候,就会怀疑你一辈子,哈哈哈哈!”

    左舒突然表情一转“放我走,我会告诉她之前都是我骗她,你没碰过我。”

    “不可能。”赢望漠然开口,“从你算计容容开始,你的命早就没了。”

    “说不说都是死,凭什么?”左舒喊道,“我绝不会告诉你幕后的人是谁,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辛容并没有呆在房间里,她偷偷跟着赢望,远远的见他们进了别墅后面的山洞。门口的摄像头清楚的拍下了辛容的影子。

    但是阿尔尼的人以为她是跟着一起来的,就并没有通知赢望他们。没过一会,就看见辛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洞口。

    “辛容小姐你没事吧?”保镖吓了一跳,一个去看辛容,另一个跑去通知阿尔尼。

    保镖把辛容扶起来,却看见她满脸都是眼泪。

    “辛小姐你怎么了?”保镖吓坏了,他知道赢望兄弟俩有多宝贝这个妹妹,“是不是哪里摔疼了?”

    辛容推开他,捂着嘴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跑。保镖急了,撒腿就追。

    “什么?”阿尔尼听完保镖的话吃了一惊,扭头就想进去,走到门口他又犹豫了。

    他回到大玻璃前冲着站在角落里的赢成挥手,可因为角度不对赢成看不见。阿尔尼一咬牙,直接推门进去,换来赢成的怒视。

    “你干什么?”赢成迅速把他推出来,而赢望则动都没动。他站在左舒前面,离得她很近,就快贴到她脸上去了。

    阿尔尼压低声音“容容跑了。”

    噗赢望突然喷出一口血,大步走过来“你说什么?”

    “辛容小姐!”另一边的保镖跟着辛容一直跑出别墅,幸好这里是山顶没什么人和车,眼看就要追上了,辛容突然停下来。

    “太好了,辛容小姐你啊”保镖大叫了一声,辛容丢到手里的喷雾扭头就跑。

    等赢望他们赶过来时,保镖正捂着脸从地下爬起来。

    “容容呢?”阿尼尔一把抓住手下的领子,保镖差点背过气去,结结巴巴的说,“跑往山下跑了。”

    赢成拦住要追上去的赢望“哥,车过来了。”

    两辆车停下,三人迅速上去开始往山下追。

    “看来,容容还记得之前左舒和梅西说的话。”赢成有懊恼的锤了下脑袋,“咱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

    赢望一直黑着脸“是我疏忽了,我以为丫头不会在意,谁知道”

    谁知道辛容也学会小聪明了,竟然偷偷跟踪他们,想必是听到了左舒那会说的话,以为他真的碰过别的女人。

    “我觉得不对啊!”阿尼尔突然说,“怎么还没见着人呢?容容跑这么快?”

    车子已经开到山脚,眼看就要进市区了,却还没发现辛容的踪迹。

    “我多派几辆车去附近找。”阿尼尔给保镖打电话。

    赢成则把手机狠狠一拍“那丫头把定位器放别墅了。”

    辛容此时正躲在半山腰的林子里,她靠着一块大石头伤心的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