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危机来临

    阿尔奇话都没说话,就被他哥一掌拍到沙发上去了。

    “你干什么”阿尔奇跳起来,“你也想要容容当妹妹吧,快点说啊”

    赢成一脸同情的看着阿尔尼:“有这么个蠢货当弟弟,你也挺不容易的。”

    阿尔尼扶额,看了眼倒霉弟弟,不忘记打击赢成:“我也常常听你哥说这句话。”

    “望望哥,你要是不要容容,就把他送给我们家吧”见自家哥哥指望不上,阿尔奇只好自己冲到赢望跟前。

    赢望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书房。

    “小子,你要是再这么作死,我也救不了你了”赢成拍拍阿尔奇的肩留下句意味深长的话,然后也走了。

    只剩下阿尔尼无力的面对蠢弟弟。

    “以后离辛容远点,她不可能嫁到我们家的。”

    “为什么”阿尔奇捧着胸口,这是他的初恋

    阿尔尼看了倒霉弟弟一眼:”反正辛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赢家,不管他是不是赢家的孩子,都是赢家的宝贝公主。”

    “还有,不要把这话说出去,对那丫头影响不好。”

    看着呆呆站在那的弟弟,阿尔尼再一次叹气:唉,还是妹妹比较省心啊

    他第一天见到赢望看辛容的眼神就知道,那绝不是一个哥哥看妹妹的眼神。人家俩怕是早就在一起了,只不过对外还没有公布。

    “化妆舞会”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阿尔尼宣布了这个消息,辛容好奇的问,“我们也要去吗”

    阿尔尼点点头:“是那些慈善家举办的,很多人都和你们赢氏有生意来往。”

    “下午我让人过来给容容试礼服,舞会是明天晚上。”

    等辛容离开餐厅后,他又说道:“如果我的调查没错,欧洲那边派来的代表也会在舞会上出现。”

    赢望明白他的意思:“麻烦你明晚多派几个人保护荣荣。”

    “放心,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阿尔奇有些激动。

    “荣荣是花仙子呢”

    辛容穿着粉紫色的蓬蓬裙,下面一层层的花瓣造型,肩膀也是小小的花瓣。头发被盘起来,插满了茉莉花,整个人就像一个花中仙。

    “你也很帅啊。”辛容戳了戳阿尔奇的假牙,他今天晚上扮吸血鬼。

    阿尔奇顿时美的冒泡,他才不管荣荣是谁家的孩子,反正他喜欢

    可惜这种觉得自己帅呆了的心情在见到赢家兄弟俩时瞬间没了。

    “望望哥好帅好帅”辛容两眼激动的泛光。

    赢望其实并没有刻意打扮,依然是黑色的西装,不过是脸上多了个银白色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却更像妖孽了。

    “我不帅吗”赢成不满的问,他穿了仙侠世界里那种很飘逸的白色古装,脸上的面具是淡灰色的,还有白色的浮雕。

    啧啧,真是低调的奢华

    至于阿尔尼

    这个人依然不走行寻常路线,扮成了杰克船长。带个黑眼罩露出有疤痕的那只眼睛,什么妆都不

    用画了。

    “出发”阿尔尼挥舞着手里的铁钩子。

    下车前,赢望不知道从哪拿出个跟他一模一样的面具。

    “带着这个,不要摘下来。”

    辛容乖乖仰着头让他带,忍不住问了句:“我要是换了衣服,带上别的面具望望哥是不是就认不出来我了”

    “你可以试试”赢望刮了她鼻头一下。

    辛容不以为然,等进了会场,她更加确定了不管是谁,只要换了衣服同伴都不会认出来,因为里面简直是群魔乱舞。

    阿尔奇的吸血鬼算什么,那边还有脸上挂着腐肉的丧尸

    “不要看。”赢望知道她不习惯这些,拉着辛容走到角落里。

    辛容深深吸了口气:“没事没事入乡随俗嘛。”

    “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阿尔奇不放过任何机会刷存在感。

    却换来赢望一个冷冷的眼神。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他们,那些人有些惊讶竟然在这里能见到赢氏两个兄弟,但看到阿尔尼家的人时就明白了。

    “听他们说话很无聊的。”

    赢望既然来了,就逃不开应酬,很快几个人就围住他。辛容就乖乖在赢望身后站着,赢成则去给她拿吃的。

    阿尔奇想让辛容跟他去那边玩,赢成小声和赢望说了几句,跟着两人一起离开了

    “你不靠谱,我不放心荣荣跟着你。”他打击阿尔奇,换来对方一个好像你靠谱似的眼神。

    然后不意外的,辛容看到了左舒。

    本来她是认不出来的,可左舒直接走到她跟前打招呼。

    “你竟然猜得出来是我”辛容叫出她的名字后,左舒有些惊讶。

    辛容指了指她身后:“我记得他的头发。”

    “真荣幸”梅西举了举酒杯,“这么多褐色头发你还能认出我。”

    辛容没吱声,她能记住,是因为梅西的发油的味道。那种头油的味道很奇怪,很少有人用。

    “还说吓唬你呢”左舒穿了件大红的旗袍,脸上带着蝴蝶面具,中规中矩的。

    辛容没问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毕竟东方面孔少,很容易就猜到。更何况旁边还站着一身古装的赢成。

    “容容,我们去那边坐。”赢成不动声色的将辛容和左舒分开。

    左舒倒是没跟着来,冲他们笑笑说那边有个朋友,拉着梅西走了。

    “成成哥,你看左舒。”过了一会,辛容无意间扫过会场,看到左舒正和一个女说话。

    那个女人身材很好,穿着黑色的拖尾礼服,上面还有复杂的花纹和水钻。脸上带着蕾丝面具,却是一条蛇的造型,就连她的发型看上去都像几条盘旋的蛇。

    “美杜莎”赢成看了几眼道。

    辛容记得这个神话中的人物,忍不住又看了几眼:“她打扮的真像。”

    虽然只能看到半张脸,但依然能判断出对方是个美女。

    “阿奇尔。”赢成突然说,“去让你家的保镖查查那个女人,看她是跟谁来的。”

    阿奇尔虽然不想离开辛容,但是也知道赢成不会随便查一个人,于是点点头跑了。

    “你要我把辛容引过来”左舒以为自己听错了。

    面前打扮成美杜莎的美人红唇轻笑:“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我要你把她带到楼上的房间去。”

    “为什么”左舒是来了会场才见到这个女人的。她对出了暗号,又有组织的信物,人肯定是不会错。

    但是为什么她要针对辛容

    “你是华国人。”左舒肯定的说,“你认识辛容”

    美杜莎呵呵笑起来,声音非常好听,就连左舒都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女人绝对是个尤物,突然她脑海中一闪。

    “你难道你认识的是赢望”

    “果然像乔说的,左小姐很聪明。”美杜莎举了举手里的酒杯,“他应该也和你交代过,要听我的命令吧”

    左舒抿了抿嘴角,乔是她的上司,她和组织的所有联系都是乔发布的命令。

    “话虽如此,但是我想知道你要干什么。”左舒还是不松开,“你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接近赢望的。”

    “放心。”美杜莎撩了撩头发,“今天这么多人,难免有几个败类,借着酒劲把女人弄上床也没什么奇怪的对不对”

    左舒有些震惊的看着她:“你疯了赢望不会放过我们的。他”

    “他喜欢自己的妹妹。”美杜莎替她说出没说出口的话。

    “你你怎么知道”左舒差点叫出声。

    美杜莎笑了:“你能看出来,别人也能看出来,很明显不是吗”

    “那你还敢这么做”左舒觉得这个女人太奇怪了,“辛容出事,赢家一定会彻查到底,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连累组织。”

    她顿了下,语带威胁道:“乔知道你要这么做吗不知道吧赢望是组织的重点观察对象,你要是毁了我这条线,到时候大家得一起死。”

    美杜莎的表情变了变,但是马上又笑起来:“你还真是小心,我说过,到时候不会牵扯到你我,所有人我都会解决掉。”

    “听说你和赢望上了床,难道你不想要他的人吗”见左舒神色松动,美杜莎接着劝道,“只要有辛容,赢望就不会看别的女人,到最后你什么都得不到。”

    左舒还是很犹豫,美杜莎嗤笑了一声:“其实我也没要你做什么,只要你找机会让辛容听到你和梅西的对话,让她知道赢望碰过你,然后让她知道你去了这个房间,剩下的事情,就和你无关了。”

    “就这么简单”

    美杜莎把钥匙牌交给她:“就这么简单。”

    赢成见辛容吃完一个小蛋糕,起身准备再给她拿一个。

    “成成哥我自己去”她站起来,“我去看看还有什么。”

    “慢点。”赢成的目光一直跟着她,冷餐台就在几米远的地方。

    辛容正挑漂亮的蛋糕拿呢,就看见几米外左舒正和梅西哭。她抿了抿嘴,刚想转身,就听见句。

    “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的第一次已经给了赢望,他把我带回来,却不说和我结婚,我不知道该这么办了。”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