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同父异母还是同母异父

    辛容在赢望怀里睡的特别好,她觉得虽然罚望望哥不许和她亲热,但是抱着睡什么的还是可以哒

    “阿尔尼哥哥也去吗”等到出发的时候,辛容看着一身休闲装的兄弟俩。

    阿尔尼给了弟弟一拳:“这小子不靠谱,今天我亲自保护你们”

    赢成因为昨天犯了错,默默的拿着辛容的水壶蹲在旁边,赢望是懒得和他们扯皮,挥了挥手,大家一起上了车。

    意国有许多奇怪的历史遗迹,和华国厚重大气的建筑不同,他们很多都是因为战争或者巧合,留下了许多美丽的奇迹。

    “望望哥,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人都很热情呀”坐在路边的小咖啡馆休息,时不时会有人上来想跟辛容合照。

    “因为容容长的漂亮啊”阿尔奇特别骄傲的说,好像和他有什么关系似得。

    辛容摸了摸脸:“可在国内也没这样的。”

    “西方人对黑发黑眼睛的东方娃娃一向都很好奇。”赢成解释给她听,辛容的东方气质比普通华国女人美多了,足以让这些老外惊艳。

    原本是个小插曲,谁也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当地最大的社交网上就登了辛容的照片,短短一个小时点击就破了千万。

    “昨天在街头偶遇的中国娃娃,简直是太漂亮”发布的人大概是位摄影爱好者,整个照片光影效果非常好。

    淡淡的阳光下,如精灵般的少女微微抬头,好像有什么疑问在问旁边的人,大大的黑眼睛比清晨的露珠还晶莹透亮。

    “她的皮肤像中国的瓷器。”有人在下面评论。

    后面还有各种赞美,质疑等等,铺天盖地。

    左舒也看到了,她正愁没理由去找他们,这下机会来了

    “容容”她被保镖领进来时,看到辛容正在给狗梳毛。

    辛容看见她有些惊讶:“左舒姐姐”

    “嗯,我来看看你,怎么样出趟国成名人了”

    “呵呵。”辛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也看了啊”

    左舒坐到她对面:“你哥呢他怎么说”

    “望望哥今天有事出去了,让我不要乱跑。”辛容拍拍啊呜,“本来我想带啊呜去逛逛这边的宠物店,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没。”

    “我陪你去啊”左舒马上说,“再说还有保镖,肯定没问题的。”

    辛容想了想:“可是,我和阿尔奇约好了,等他回来一起去。”

    阿尔奇今天去看他外公,这是每个月的惯例行程。

    “等他回来天都黑了,我们现在去,逛完后还能吃甜点,晚饭前就回来了。”左舒劝她。

    最后辛容还是被说动了,两个人带着司机和两个保镖,去了一家杂志上报道过的宠物店。当然,同行的还有啊呜。

    两个人给啊呜买了一大堆东西,又送它去做美毛服务。等啊呜的时候,左舒带辛容去了对面的咖啡馆吃甜点。

    坐下没多久,左舒突然对外面招了招手。

    “你怎么跑这来了”很快,一个男人走进来,径直走到她们桌前。

    左舒笑眯眯的看着他:“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说今天开会吗现在可是上班时间

    。”

    “我有点事去附近,公事。”梅西看了看辛容,“又见面了,美丽的中国娃娃,你现在可是网络红人”

    辛容曾经在机场跟梅西打过招呼,自然也知道他是左舒的同学。又听见他调侃自己,脸红了红道。

    “别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左舒请梅西坐下:“你没见刚刚给我们端咖啡的服务生,还非要和容容合影呢”

    “呵呵,那等会我应该要个签名”梅西笑了笑。

    他是个很会聊天的人,又阅女无数,辛容很快便被他逗笑了,三个人聊的很开心,直到宠物店打来电话,通知辛容可以去接啊呜了。

    “那我回公司了,晚上接你吃饭。”西梅送她们到门口,冲辛容摆摆手走了。

    左舒笑道:“梅西是个特别和蔼的人,大家都喜欢和他聊天。”

    “嗯,刚刚是他付的账吧,应该我付的。”辛容觉得她和梅西可能没机会再见了,自己却让人家请了客。

    “行啦”左舒拉着她,“回头我请他一次,等回国后你请我去你家吃饭好了。”

    辛容赶紧点头:“好,好”

    左舒送辛容回去后就离开了。等晚上赢望他们回来时,知道她跟左舒出去了一天,脸色都不好了。

    “我去叮嘱我的保镖。”阿尔尼道歉,“是我的疏忽,没交代他们。”

    赢望皱着眉:“容容你跟我上楼。”

    辛容看了赢成一眼:怎么了

    赢成摇摇头给了她个没事的眼神。

    “你生气了”一进房间,辛容就问。

    赢望却将手抵在唇间,示意她不要说话。

    辛容有些委屈,噘着嘴不理他了。

    “容容,啊呜的毛今天看上去特别顺滑,你带它去做美容了吗赢成却突然大声说,一边说一边还在辛容身上检查。

    辛容惊讶的看着他,想开口,赢望点住了她的嘴唇。

    “哦是啊”辛容这会好像明白了什么,大声说,“跟左舒姐姐一起去的,望望哥你要生气了嘛,是我不对,不应该自己跑出去,但是我也不一个人呀”

    赢望弯了弯嘴角,低头亲了她一口,辛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一抬头就看就赢成从她身上拿出个黑色的小圆球。

    “哥,我有事和你说,让容容先去洗澡吧”

    赢成一边说,一边把那个东西放进浴室,然后把淋浴打开。

    “窃听器吗”辛容压低声音问。

    “可以大声说话,没事了。”赢成站在浴室门口,侧头往里看了看。

    赢望拉着辛容坐下:“那是一种很高级的窃听设备,遇水就会氧化,然后分解在空气里。

    “好神奇”辛容感叹完又害怕起来,“望望哥,我”

    知道她担心什么,赢望握着她的小手道:“本来不打算让你知道,只想让你开开心心的度假,可现在还是告诉你比较好。”

    左舒他们已经开始行动,辛容要是还不防备她,下次可就不止窃听器那么简单了。

    “原来她是坏人”辛

    容听完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今天竟然还傻乎乎的跟人家去喝咖啡

    “不怕。”赢望把人抱进怀里,“她不敢直接对你做什么的,不然也不会费这么大劲把你叫出去。”

    那种窃听器的安装手法很有技巧,想必左舒不会,才安排了场和梅西的偶遇。

    “她也怕我们发现,所以才用了这种特殊的窃听器。”赢成走过来,“那玩意已经完全消失了。”

    辛容又后怕又不解:“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试探。”赢望捏了捏她的鼻子,“想看看我们是不是怀疑她了。”

    如果他怀疑左舒,第一时间就会告诉辛容,就像现在这样。如果不是他们见过这种东西,又细心的发现了,左舒已经窃听成功,知道自己暴露了。

    同一时间,左舒将耳机丢到地上。

    “失败了”梅西见她脸上不好。

    左舒揉了揉眉心:“还没听到什么那丫头就去洗澡了。”

    “我早就提醒过你,这个方法不行,机率太低了。”梅西递给她一杯酒,“明天基因检测就有结果了,如果他们是亲兄妹,你打算怎么办”

    左舒一饮而尽:“那是回国以后的事,现在我们应该见一见组织派来的人。”

    “已经联系过,后天见面。”

    当左舒拿到检测报告时又郁闷了。

    “百分之十是什么意思”她拧着眉头,“不是通常都是百分之九十九,要不就是百分之三十几。”

    百分之十九十九就是绝对的血缘关系,而百分之三十就是非常远的亲戚,再往下,就没什么关系了。

    “你说”梅西突然神色隐晦的道,“会不会是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

    左舒一脸震惊,谁都知道赢家人口稀少,更没有什么亲戚。所以不存在什么远房表妹之说。

    可如果像梅西说的,那这事就有看头了。

    “我听说赢擎苍很爱他老婆啊”梅西唏嘘的道,“听说当年把身家都送给那女人了。”

    左舒眼睛发光:“所以说,出轨的可能是辛晴”

    “说不好。”梅西又仔细看了遍检测报告,“但是肯定不是一个爸妈生的。”

    第二天消息送到了阿尔奇的手里,他第一时间就交给了赢望。

    “先说好啊我可没看。”他指着桌上的报告,“我的手下也是闭着眼睛复印的。”

    赢望看都没看,直接让赢成烧了。

    “我说,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跟我说实话,辛容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妹妹”

    片刻安静之后。

    赢成阴森森看着他:“知道的越多,就死的越快,呵呵呵呵”

    “去去去,吓唬谁呢”阿尔尼一脸不满,“看你们这样子,肯定有猫腻,辛容不是你们的亲妹妹,那她是谁”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阿尔奇一脸兴奋的冲进来。

    “容容不是你们家的孩子那太好了,让她来我们家,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孩子了”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