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基因检测

    按照计划,今天辛容的行程是迪斯尼,一大早吃了意国的披萨她就准备出发了。 :ff

    “你也要去”

    阿尔奇理所当然的拉住她:“那不是肯定的吗这是我的地盘,当然是我招待你了。”

    辛容扭头看向赢望,赢望看了阿尔奇一眼,拉着辛容就走。

    “啊哥你快点出来,望望哥要走啦。”阿尔奇嗷嗷喊。

    赢成拍了他一下:“可以啊,还知道把我哥调走。”

    “那么大的人去迪斯尼干什么。”阿尔尼领着几个人走进来,“那,这是你要的东西。”

    他把一个文件袋递给赢望。

    “哥,你和阿尔尼慢慢谈,我带容容去迪斯尼”赢成趁机拽住辛容的手,阿尔奇还在后面推,“对呀对呀去晚了要排队的。”

    辛容被两个人连拖带拉的上了车,只好从车窗里冲着赢望挥挥手。

    “望望哥,记得喂啊呜”

    啊呜:呜呜呜,我不要大魔王喂

    赢望黑着脸跟着阿尔尼去了书房,也不搭理他,把手里的文件拿出来,一分钟后他把文件丢到桌上。

    “完全没有问题是吧”阿尔尼给他倒了杯红酒,“尝尝,我珍藏的。”

    红酒在透明的杯壁上滑落,挂出好看的红晕,赢望喝了一口用嘲讽的口气道:“你的人什么也没查到。”

    资料上的男人叫梅西,是一家软件公司的工程师。普普通通的白领,高级知识精英。

    “怎么没有”阿尔尼不服气的指着那几张纸:“年龄,住在约翰顿区,有两辆车,未婚,但是有各种过夜女友。”

    赢望一脸睥睨的看着他:“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个男人没问题”

    “你们华国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阿尔尼侧了侧头,“越是没问题的人就越有问题。”

    “你是想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吧。”赢望嗤笑道,“用在这里也不合适。”

    阿尔尼点了支雪茄:“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看来这坑有点深,不好挖啊”

    “找机会把人抓回来。”赢望不想玩这场游戏了,简单粗暴的解决完,他好陪容容去度假。

    另一边的辛容却遇到点小意外。购物的时候她被几个追打的少年撞倒了,一下子摔在了挂着钩子的墙面上,胳膊蹭破了点皮。

    “完了”赢成恨不得把那几个熊孩子吊起来抽打一顿。

    阿尔奇帮辛容贴了个创可贴:“这不没事了嘛”

    “你这个蠢货,要是让我哥知道容容受了伤,会把咱俩皮扒了的。”赢成觉得阿尔奇太天真了,回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不至于吧”阿尔奇傻眼了,“就是一丢丢小伤口,连伤口都算不上其实。”

    赢成一脸你这个鱼唇人类的表情:“有一次比卡丘不小心咬了容容一口,也是留下个浅浅的印子,结果我哥把它丢进了浴缸里。”

    “”

    众所周知,龙猫最怕水了,因为毛密度大,浮不起来。

    “要不是容容把它捞出来,早变成尸体了。”赢成原地转了两圈,“我们的下场一定比皮卡丘还惨。”

    辛容已经选好了

    礼物,推着车子跑过来:“成成哥,去结账啦”

    “容荣荣”阿尔奇哭丧着脸,“能不能别告诉望望哥你受伤的事,我怕他也把我淹死。”

    赢成瞪了他一眼:“你以为不告诉我哥就不知道了”

    “哎呀,我都已经忘了我胳膊破了的事了,你们还提什么”辛容一手拉一个,“走啦走啦,买完东西还要去看游行呢”

    乐园的一家咖啡馆,一个男人接过对面人给他的东西,看了一眼后,抽出几张钞票放下。

    “我们从没见过,懂吗”

    高兴拿起钱的少年,正是之前撞倒辛容的人,他弹了弹手里的钞票:“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男人满意的走了,出了乐园后摘掉眼睛和帽子,赫然就是昨晚和左舒在一起的梅西。

    “喂,我是今天早上预约的客人,我现在过去了,你们准备一下。”他挂了电话,发动车子。

    一个小时候,他来到一家医疗机构,将两个小塑料袋交给医生。

    “指甲是男人的,带血的皮是女人的,我要知道他们有没有血缘关系。”

    交代完后,他又驾车去了酒店。

    “事情办好了”左舒开门后就问,“你确定没人跟踪你吧”

    梅西在她胸口摸了一把:“当然,我这么小心。再说了,就算他们调查我,也什么都查不到。”

    “不要小看赢望,赢家的人都很厉害。”左舒把他的手推开,“要是你被他们抓了,会连累我的。”

    左舒转身就走,梅西拍了她屁股一下:“东方的老话说的好,最毒妇人心,只想着你自己。”

    “得了”左舒嗤笑了一声,“要是我被抓走,你担心的也不会是我的安危,而是我会不会把你供出去。”

    梅西举起手投降:“不说这个了,你之前把赢望身上的东西都交给组织了,看来指甲是你私留下来的喽。”

    “怎么你要去告发我”左舒不想提这件事,在村子里的时候,她拿到了赢望的头发,指甲,甚至还有一小块褪下来的皮。

    但这可是废了好大得劲,她几乎天天都翻垃圾桶,更恶心的连大便池都翻过。

    “你知道组织到底在研究什么吗”左舒好奇的问,“非要知道赢望的a干有什么用呢”

    梅西的手顺着她的后背摸到大腿上:“我怎么知道,我们只要听命令就行了。”

    “别乱摸。”左舒不耐烦了,“不是说这几天会有人过来跟a党见面,我们呢那人会见我们吗”

    “不知道。”梅西已经欲火上头,一把抱起她,“做完我就告诉你。”

    左舒眼里闪过道不耐,可还是笑笑供起了腰

    晚饭前,辛容他们回到了阿尔尼的别墅。早在半路赢成就给赢望打了电话,辛容一进门,就看见赢望坐在大厅里等她。

    “望望哥”辛容扑过去,一天没见,好想他,明天再也不自己出去了。

    赢望清楚的看见了小丫头眼中的依恋,挑了挑眉,看来偶尔分开一下还是有好处的。

    “累不累”他把人抱住。

    辛容从袋子里掏啊掏,掏出一个米奇造型的钥匙扣:“挂你车钥匙上好不好看”

    “好看。”

    旁边的阿尔尼撇撇嘴,心想你家容容给你挂串草你也说好看。一扭头却看见阿尔奇鬼鬼祟祟的正要上楼。

    “阿尔奇,你干什么去”

    阿尔奇身子一颤:“没没干什么。”

    谁家的弟弟谁知道,平时咋咋呼呼的,这会和辛容玩了一天回来反而这么安静,没鬼就怪了。

    另一边赢成坐在沙发上咔擦咔擦的啃苹果:“你们都不饿吗先吃饭吧”

    “你们先去,赢成留下。”赢望摸摸辛容的头,让她去餐厅。

    阿尔奇一听刺溜一下第一个就跑了。

    “哥,我饿死了,我们先吃饭吧,呵呵”赢成也想溜,就听到赢望说了句。

    “说吧,容容是不是出过意外。”

    赢成使劲摇头:“没有啊我们玩的可开心呢。”

    “那这是什么。”赢成把几张照片丢到他跟前,“昨天接左舒的人,他叫梅西。今天从乐园出来后,就去了这里。”

    赢成看了几眼脸变了:“他们去做你和容容的基因对比了”

    “左舒手里估计有我的头发或者指甲。”赢望看着他,“他们拿走了容容的什么”

    “额”赢成眼神瞟了瞟,“就是就是”

    赢望眼神犀利起来,赢成赶紧说:“一小块皮。”

    “什么”赢望脸一沉,周围的空气瞬间低了几度。

    “你听我说完啊”赢成急忙道,“他们不小心撞倒的容容,她胳膊擦了一下,就一点点。”

    赢望站起来走向餐厅,不忘记打击倒霉弟弟:“以后你都别想带容容出去玩。”

    “”

    一直蹲在旁边的啊呜跑过来舔了舔赢成的手。

    赢成特别感动:“啊呜真懂事,还知道安慰我。”

    啊呜:你中午吃的羊肉,好香

    “容容,跟我回房间。”

    吃过晚饭,赢望就要带辛容离开。阿尔尼还以为弟弟会争取一下陪小丫头玩会,结果就看见阿尔奇特别怂的窝在椅子上。

    “你小子吃错药了”等就剩他们兄弟俩时,阿尔尼质问道。

    阿尔奇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哥,你没看见赢成今天都不说话吗”

    “是啊,那小子今天很安静。”

    “因为啊”

    辛容的房间,赢望把创可贴撕掉,看着浅浅的一道血印子皱眉。

    “不疼的”辛容笑嘻嘻的钻进他怀里,“阿尔奇说明天去参观古迹,望望哥一起去吧”

    赢望不动声色的抱着她躺上床:“好,那早点睡吧。”

    “我还没洗澡呢”辛容跳起来,几步跑进浴室。

    赢望以为她还是不想和自己睡,无奈的躺下等着一会小丫头赶他走,结果辛容洗完澡出来直接就钻进他怀里了。

    “望望哥要不要去洗澡刚刚我身上都是汗味,现在香香的啦。”

    原来是怕自己闻到汗味,赢望挑了挑嘴角。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