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出国游玩

    阿尔奇跟他哥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小声跟辛容说。

    “记得说啊,去我家玩啊!”

    辛容嗯嗯的点头挥挥手送他上车。

    吃晚饭的时候赢成问她:“容容想去意国吗?”

    “我去哪都行。”辛容啃着鸡翅,完全忘了阿尔奇的话。

    赢望盯着她,怕她吃太快噎到:“那就去吧。”

    “哥?”赢成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做出决定。

    辛容看看赢望又看看赢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啧啧!”赢成擦擦嘴,“我们容容越来越聪明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阿尔奇他们家有事找我们帮忙,正好你放暑假,就一起过去玩吧!”

    虽然事情不像阿尔奇想象的那样,但是结果总是好的,赢家兄弟决定带着辛容去意国。

    “去旅行吗?”第二天赢望和赢成刚去公司,左舒就上门了。

    辛容挺高兴的招待她,见她知道自己要去意国时表情很奇怪,以为她也想去。可她不会随便开口邀请,毕竟赢成说过他们是去办事的。

    “去我的同学家玩,望望哥不放心非要跟着一起去。”

    轻猫淡写的回答没有让左舒放心,但是她也没再问什么,很快转移了话题。等她离开了赢家,就直接去了公司。

    “大少,左小姐来了。”助理一号敲敲门。

    赢望一点都不意外的点了点下巴,助理会意,把左舒让了进来。

    “不打搅你吧?”左舒带着淡淡的笑容坐下。

    赢望放下笔:“容容说你去看她了。”

    “呵呵!从你家过来的。”左舒俏皮的笑了笑,“容容还是那么依赖你,什么都和你汇报。”

    “有事就说,我等下还有个会。”就算是假的,赢望也没功夫陪她演戏。

    左舒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态度,点点头道:“还真有事,容容说你们要去国外度假,能不能把我也带上?”

    赢望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看的左舒心里一阵忐忑,担心是不是被怀疑了。

    “你不是说不喜欢国外,才跟我回国定居吗。”

    左舒瞪了他一眼:“那也不妨碍我出去玩啊!再说我在意国有个同学,也好多年没见了,前几天联系我让过去玩,就算你们不去我自己也要去的。”

    “怎么?不能搭个顺风机吗?”见赢望还不点头,左舒又举起手开玩笑似的说,“我保证不会影响你们,到了我就去找我同学了!”

    赢望终于点了点头,左舒心里松了口气。

    “那不打搅你了,具体什么时间出发?”她站起来,“我回去收拾行李,还要买些特产。”

    “后天下午。”

    左舒满意的离开了,赢望看着她出去,嘴里动了动拿起电话。

    “监视左舒的人都撤了吧,她要跟我们一起去。”

    晚上赢成风风火火的跑回家,一进门正要喊,就看到黄色的影子扑上来。

    “啊呜?”

    半人高的金毛围着他转圈,高兴的摇尾巴。

    &

    nbsp;   “我要带啊呜一起去意国!”容容笑眯眯的说。

    阿妙听到她的声音又跑回去,乖乖的坐到沙发边上,还把脑袋伸到辛容腿上。

    “没问题,咱们啊呜去哪都行!”赢车走过去摸摸金毛的头,啊呜在他手心拱了几下。

    赢失踪的那三年,为了让辛容不那么寂寞,他就把啊呜接了回来。不过每个周末啊呜还是要去训练学校上课,辛容会陪它一起去。

    “听说阿尔奇家也养了狗,啊呜可以和它们交朋友!”辛容一边给啊呜顺毛,一边道,“要是它们欺负你,就咬它们。”

    “汪!”啊呜叫了一声,表示它一定不会丢脸。

    赢望换了衣服下楼,啊呜一看见他马上站起来,也不凑过去,只是换到辛容的另一边,这次它不敢把脑袋放到辛容腿上了。

    “啧啧!”赢成频频称奇,“要不人家都说动物对危险的警觉性很高,看看啊呜。明显知道哥你对它有威胁,连地盘都让出来了。”

    包括家里那只比卡丘,见到赢望永远都一动不动,和石化了似的。

    “对了,那只老鼠不带吗?”

    辛容:“当然要带了,我定了个加大的别墅笼,明天就送过来了。”

    “汪汪汪!”啊呜对着比卡丘的笼子叫了几声。

    不要带那只老鼠,它老冲我丢屎。

    笼子里,比卡丘转身用屁股对着它。

    “看,它们感情多好!”辛容特别欣慰自家宠物不打架,还能相亲相爱。

    赢成忍着笑,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背地里比卡丘和啊呜经常开战,每一次都以啊呜战败而告终

    “不用带太多衣服,去了再买。”赢望拉着辛容的手,用湿巾纸擦了擦,显然是在嫌弃啊呜的味道。

    辛容晃了晃手里的平板:“我已经把攻略都看好了,首先要去的当然是迪斯尼!”她眨了眨眼,“你们会陪我去吧?”

    “当然,到时候哥去工作,咱们俩去玩!”赢成得瑟的坐到她另一边,“来来来,我们先研究一下。”

    赢望没理他,看了看时间拉着辛容上楼睡觉。

    啊呜在后面颠颠的跟上,还不忘记回头给了赢成一个同情的眼神。

    “切”赢成不跟一只狗计较,你上去也是睡着门外面,有什么好得意的。

    出发的时候,辛容在机场见到了左舒,她拉着个大皮箱,穿着一条长长的碎花裙子,头发松松的挽了起来,一路走过来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左舒姐姐今天真漂亮!”辛容牵着啊呜站在飞机下面笑。

    左舒叹了口气:“哪有我们的容容漂亮呢!”

    她不是恭维,辛容长的非常精致,这一点像了赢家人。可她身上有种飘逸出尘的气质,仿佛画卷里走下来的仕女。

    这是现代女人身上很少有的气质,辛容占了穿越者的光。

    “大少,准备好了。”机长跟赢望打招呼,赢望点点头拉着辛容走上飞机。

    左舒一进去就看到赢成抱着游戏机在玩,冲他笑了笑坐到了后面。

    十三个小时后,辛容被赢望叫醒。

    “到了啊?”她

    揉了揉眼睛,拉开窗户挡板,外面一片漆黑。

    赢望用热毛巾给她擦脸:“这边现在是晚上八点。”

    一旁的左舒掩住眼中的情绪,她知道赢望对辛容好,可谁家这么大的妹妹还给洗脸的。

    “啊!”赢成伸了个懒腰从毯子里钻出来,“饿死了,等会要是没有大龙虾我们就马上掉头回去。”

    阿尔尼大概听到了赢成的声音,将让他们接到自己的别墅后,餐厅里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其中肯定少不了意国的美食大龙虾。

    “容容!容容!这是你的房间,就在我的旁边,怎么样?怎么样?”

    “床喜欢吗?我特地订做了茉莉花朵的造型,你躺在上面就像花仙子!”

    “这些呢?这个喜欢吗?”

    阿尔奇跟个老妈子似的围着辛晴,恨不得让她一下子喜欢上这里,好常住不走。

    “我说”酒足饭饱后,男人们在书房谈事情,阿尔尼挑着眉,“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把容容嫁到我们家吗?”

    赢成一脚踹过来:“做梦,我们家的丫头不外嫁!”

    “啧啧,看看你这妹控。”阿尔尼侧身躲开,“你们还能留几年啊,难道三十岁了也不让容容嫁人?”

    赢望瞟了他一眼:“我们过来不是跟你攀亲的,有这个功夫瞎想,不如去查查左舒的那个同学。”

    “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查了,明天一早资料就会送过来。”

    左舒今天在机场被她同学接走了,是一个褐色头发的意国男人。

    “如果那男人是a党的,恐怖就是联络人了。”赢成握了握拳,“简单粗暴的来吧,如果他有问题,就直接抓起来。”

    阿尔尼皱了皱眉头:“那样会引起左舒的怀疑吧?”

    见兄弟俩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他哦了一声:“你们想让左舒留在这?”

    “战线拉的太久容易出问题。”赢望淡淡的道,“解决了她,才好逼幕后的人冒出来。”

    此时的左舒还不知道她已经被识破,甚至已经上了死亡名单。

    “怎么跟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似的?”

    身上的男人在她胸口流连,左舒推开他:“不要了,叫点吃的吧,我好饿。”

    “那些女人比不上你!”男人翻身下床,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光着走进浴室,“我三个小时前订了餐,差不多该到了。”

    左舒瞪了他一眼,从地上捡起睡袍披上:“做三个小时,你也不怕累死。”

    “你不知道你有多紧!”男人走出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手又慢慢伸进睡袍,“他们给你用了什么?肯定不是普通的修补处女膜手术。”

    “我怎么知道!”左舒仰起脖子哼了一声。

    男人笑着一把扯下她的浴袍,将人压在墙上。

    又一次结束后,左舒打了男人一下:“说正经事,你们能查到赢家那个小姑娘以前的事吗?”

    “辛容?”男人一边穿裤子一边皱眉,“她怎么了?”

    左舒走进浴室,也不关门,哗哗的水声伴着她的声音传出来:“我怀疑赢望和她妹妹有不伦之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