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左舒上门

    第九十五章 左舒上门赢望看了她一眼:“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你想干什么就直接说。”

    “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左舒叹了口气,“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个意外,我也不想那样。”

    “我说过,不要再提那件事。”赢望的声音越发的冷厉。一年多前,他被一种奇怪的虫子咬到,身体的反应跟服用了春药一样。

    而左舒却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就脱衣服要救他。

    “赢望,我从来没说要你负责。”左舒有些生气,“是你要我跟你回来的,现在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算什么。”

    赢望抿了抿嘴角:“你误会了,我对谁都一样,尤其是女人。”

    “是是是”左舒突然笑了,“知道你只疼你宝贝妹妹,那不介意我上门做客?”

    见他盯着自己,左舒有些娇嗲的道:“伯父伯母肯定知道我回来了,出于礼貌我也得拜访他们啊!”

    “你先去休息室,等会跟我一起回去。”赢望说完,又低下头处理件。

    左舒不在意的离开,她不怕赢望对她态度不好。那个时候,自己用身子救了他,醒来后两人还光着躺在一起。

    整个过程并不美好,赢望被生理**所驱使,一点都不温柔。但是终归已成事实,赢望当时看她的眼神很凶残,有一瞬间左舒都害怕这个男人会杀了自己。

    “大少,左小姐说她去附近商场逛逛,等会就回来。”助理送走了人,又回来汇报。

    赢望弹了弹手,让他出去。宽大的办公室里突然传来啪一声,是赢望掰断了手里的笔。

    “该死”他满脸戾气,美艳的五官此时像暗夜里的修罗,如果左舒看到这一幕,一定不会那么自信了。

    “哥?”不敲门敢直接进来的,只有赢成有这个胆子,对上那双嗜血的眸子后,他吓了一跳。

    赢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恢复了冷静。

    “啧啧,了不得啊!”赢成吊儿郎当的坐下,“能把我哥气的暴走,谁这么大本事?我猜猜啊左舒?”

    因为他从助理那听说左舒来见过赢望:“哥呀,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按照你的意思,她是认为跟你发生了关系是?”

    “你很闲吗。”赢望并不想跟倒霉弟弟讨论自己的八卦。

    赢成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哥,你要是不告诉我,回头万一容容发现点什么,我都没法给你圆谎。”

    “我没有说谎。”赢望扫了他一眼,“我跟那女人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赢成嘻嘻笑起来,“身体上总要做到有证据?”

    既然左舒认为赢望和她发生了关系,那么至少该有**的证明才对,还有一些身体的反应,要做就得做像一点嘛!

    赢望眼底的暴虐又出现了,赢成探了探头:“不会是”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你用了手?”

    赢望“”

    他的表情让赢成瞪大了眼睛,“你不会真用手了??”

    赢望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我嫌脏。”

    “那你肯定是随便找了个棍子什么的。”赢成啧啧嘴,“呀呀,左舒真可怜,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她是自作自受。”赢望一脸厌恶,如果不是自

    己的基因被进化过,那次就真的和左舒发生关系了。

    赢成见赢望的眼神刷刷冒冷刀,不敢在胡说八道了,坐好了说:“她这手段不像是一个人,肯定还有幕后者。”

    “你就是来说废话的?”赢望不想在蠢弟弟身上浪费时间。

    赢成切了一声:“阿尼尔要来。”

    阿尼尔就是阿尔奇的哥哥,意国某地下组织的当家。

    “能让他离开大本营跑来找我们,看来这事不小啊!”赢成话这么说,脸上却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赢望敲了敲桌子:“正好你闲着,去接待他。”

    “我也这么想,不能什么都让你干了对?”赢成一脸狗腿的凑过来,“那要接待人就得吃吃喝喝,我的卡是不是”

    “把我的助理带上。”赢望一句话就把赢成的念头给掐了。

    见赢成要走,赢望又丢过来句:“去楼下等左舒,带她去见爸妈。”

    “她现在是你的女人!”赢成特别恶劣的说,“要是让容容知道,你就完了。”

    赢望没理他:“赶快去,我要去接容容了。”

    左舒提着水果从超市回来时,就看到赢成站在车边冲她招手。

    “好久不见!”左舒笑眯眯的看着他。

    赢成耸了耸肩膀:“我差点认不出你了。”他拉开车门,“上车!”

    “你哥哥去接容容了!”

    “很正常不是吗?”赢成发动车子。

    左舒侧头看着他:“你哥哥把我和他的事告诉你了。”

    “我们全家都知道,除了容容。”赢成瞟了她一眼,“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不能。”

    “放心。”左舒换了个坐姿,“容容是你们赢家的宝贝,我不会让她伤心的。”

    赢成笑了笑:“那就奇怪了,你要是想嫁给我哥,第一关就是容容。”

    “我不急。”左舒整理了下衣领,“小女孩总会长大,等她交了男朋友,自然就不会在粘着哥哥了。”

    说完她又好奇的问道:“你也是哥哥,好像容容只粘赢望。”

    “很正常啊!”赢成特别随意的回答她,“因为我一直在外面跑,容容一直说我哥在照顾,衣食住行事无巨细。”

    左舒点点头:“看上去他可不像那么样的人,谁知道会是个妹控呢!”

    辛晴在看见左舒是时,先是一脸惊喜的祝贺她康复,然后又特别热情的拉着她坐下,就跟准婆婆见儿媳妇似的。

    “爸,原来我妈才是最厉害的那个!”赢成和赢擎苍站在小花厅里,听着那边时不时传来的笑声。

    赢擎苍特别自豪:“你妈聪明着呢,不然当初怎么能打理好赢氏。”

    正说着,赢望拉着辛容回来了。

    “容容,快来看看这是谁!”辛晴招呼她。

    回来的路上,赢望已经告诉她左舒的事情,不过完全是另一个版本,很简单。

    就是左舒治好了腿回国了,来家里问候一下老人。

    “容容!”

    辛容冲她甜甜一笑:

    “左舒姐姐你好,你变的好漂亮哦!”

    “这话该我说啊!”左舒打量着她,“以前你是漂亮小姑娘,现在可是小美人了。”

    赢擎苍走过来:“人齐了就开饭。”

    “走走走,吃饭了!”辛晴左手拉着辛容,右手拉着左舒。

    赢望却准备上楼:“我去收拾容容的东西,等会接她回去住。”

    “也好。”辛晴想了想,又不动声色的问左舒,“你在国内有地方住吗?”

    几个人来到客厅,左舒先扶辛晴坐下才说:“赢望帮我找了套房子,坏境很好。”

    “为什么左舒姐姐不住我们家了?”辛容以为左舒还会以前一样住到赢望那边去。

    辛晴瞪了她一眼:“以前是因为左舒身体不方便,现在人家住过去算怎么回事。”

    “哦!”辛容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我知道,肯定是左舒姐姐要谈男朋友啦。”

    左舒听了冲她笑道:“那容容呢?追你的男孩子应该排到地球另一边去了!”

    “没有人追我啊!”辛容歪着脑袋,正好看到赢望走过来。

    “在说什么。”赢望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坐下。

    赢成抢着说:“在说是不是很多人追容容。”

    “是吗。”赢望看了倒霉弟弟一眼,“很多?有多少。”

    辛容噘着嘴:“哪有,根本就没人追我,连齐琪琪和张瑾都有人追。”

    “容容想要有人追求?”赢望眼神闪烁,看了她一眼。

    可惜小丫头已经长大了,根本不怕他,还故意瞟了他一眼:“当然,人家这个年纪正是谈恋爱的好时候啊!”

    赢望的脸色瞬间就不怎么好了,可是左舒就坐在那,他偏偏不能说什么。

    “呵呵,快吃饭,一会凉了。”辛晴转移话题,给左舒夹了块鱼。

    这边赢望在不满意,也得照顾辛容吃饭。左舒不是没见过他给辛容剃鱼刺,可没想到辛容这么大了,吃饭还是这样。

    她不禁想到以前这对兄妹相处的样子,心里的怀疑更深了。

    “下个礼拜放暑假,容容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快吃完时,左舒突然问辛容。

    辛容咬了咬嘴唇,偷偷看了看赢望,赌气似的说:“我要跟同学一起,左舒姐姐可以找望望哥陪。”

    “哈哈,我可不敢麻烦赢望!”左舒笑了笑,“他可是大忙人呢。”

    赢望沉着脸不吭声,直到左舒走的时候,辛晴叫他去送人,他都没再说一句话。

    “有什么了不起!”辛容跟赢成先回了那边别墅,她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在房间收拾。

    其实心里却有些发虚。

    正想着呢,赢望就推门进来了。

    “过来。”男人盯着她。

    辛容眼神瞟了瞟:“我我还没收拾好,望望哥你先出去!”

    “逃避是没有用的。”赢望走过来一把抱起她。

    “放我下来!”辛容大声喊叫起来。

    赢望将她压到**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