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归来

    “你碰到谁了?”辛晴惊讶的问。

    赢望的眼神突然冷厉起来,语带嘲讽的说出一个名字。

    “左舒。”

    在场三人都楞了楞,赢擎苍反应最快,马上问:“这件事不是意外?”

    “照目前情况看,应该是有预谋的。”赢望淡淡的说,“不过我好奇的是,背后的人目的到底是我,还是赢成。”

    “左舒”辛晴想到什么,如果按照赢望的意思,那么左舒当初救人和接近赢家就都是有目的了。”

    赢望看了看时间站起来:“她跟我一起回来了,还是那句话,既然知道有问题,就放到眼跟前好了。”

    “不过”他走了两步又转身道,“在她看来,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说完也不管有没有吓着大家,径直上了楼。

    “妈妈你听见没?”赢成咽了咽口水,“我哥我哥是那个意思吗?”

    辛晴的表情更精彩,由震惊到生气再到沮丧:“要是容容知道了可怎么了得。”

    “你儿子蠢你也忘了吗?”赢擎苍拍了拍她。

    赢成啊了一声:“对啊!我哥他会”

    “行了。”赢擎苍瞟了他一眼,“我们心里明白就行。”

    辛晴松了口气:“吓死我了!不过还是得小心点,别让容容知道。”

    二楼的房间里,赢望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小丫头,心软成一团。他的小丫头长大了,如同分离时他所勾画的一般美丽。

    “容容”赢望伸出手在她的小脸上摩挲,动作轻柔的像怕碰坏了。

    床上的人没反应,但是轻颤的睫毛出卖了她。

    赢望戳了戳蝶翼般的睫毛,俯身在辛容耳边说:“容容,我好想你,睁开眼看看我!”

    “你走!”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让小丫头炸了毛,辛容猛的坐起来推开他,“我不认识你。”

    差点被推倒地下的赢望一把抱住她:“乖,让我抱抱,就抱抱!”

    “哇”辛容突然嚎啕大哭,一边拼命挣扎,“我不要,你骗人,你走了那么久,那么久啊”

    赢望怕弄伤她,赶紧松开手:“对不起,对不起”他小心的帮辛容擦干眼泪,可惜小丫头不停的哭,根本来不及。

    “容容,给我个机会解释好不好?”赢望低头用嘴唇将眼泪都舔进自己嘴里,苦涩的味道却是让他蚀骨的滋味。

    辛容抽抽搭搭的再次推开他:“那你坐远点,我还没有原谅你。”

    “好!”赢望放开她坐到床尾。“乖,别哭了。”

    接下来,赢望把这三年的事情讲给辛容听,不像刚刚跟辛晴他们那样,他讲的很仔细。

    “我每天都去海边测风向,然后再去山洞里寻找掉进去的出口。”见她都听见去了,赢望悄悄往前坐了坐,“我还用手表和人家换了块地,每天要自己去种地。”

    辛容偷偷看了他一眼:“那不是很辛苦吗”

    “不辛苦。”赢望终于坐到了她跟前,在小丫头还没反应过来时将她抱进怀里,“辛苦的是想你。”

    “我几乎无时无刻不想你,那种滋味我再也不想尝试了。”赢望发现辛容没有再

    抗拒他,高兴的低头道,“容容,这辈子我不会再离开你,以后不管去哪,我们都一起去!”

    辛容噘着嘴:“哼,那我也不要原谅你!”

    “那容容怎么才能原谅我?嗯?”赢望抱着她,发现小丫头的个子没怎么长

    “看你表现。”辛容傲娇的仰着头,“表现好了再说!”

    赢望温柔的点头:“好,但是容容不能拒绝我亲近你。”男人抬起她的小脸,“我等了三年,我的小姑娘终于长大了。”

    “不可以亲!”辛容捂着嘴,眼睛滴溜溜的瞪他。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只许抱,不许亲。赢望压抑着心里的渴望,不敢再提要求,还是先把小丫头哄高兴了再说。

    下楼吃饭的时候,赢望照例要抱她,辛容一本正经的拒绝:“我现在长大了,你抱不动”

    话还没说完,赢望就把她抱了起来,跟小时候一样,坐在男人的胳膊上。

    “抱得动。”慢慢下楼,赢望见小丫头脸色不对,想了想说道,“不过容容长高了,比以前重一点。”

    辛容故意板着脸,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笑的弯弯的:“那当然,我长大了嘛!个子肯定要长高的。”

    “嗯,等容容再长高一点,我就真抱不动了。”赢望特别认真的点点头,“所以容容长慢点好不好?这样我就可以抱久一点。”

    此时两人已经到了餐厅,其他人都听到了这句话。辛晴对赢望竖了竖拇指,赢成则翻了个白眼。

    要知道辛容最讨厌提她的身高,结果哥一回来几句话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快坐下吃饭!”辛晴非常高兴。三年了,缺的那个人终于回来了。

    赢望将辛容放到椅子上个,赢成在旁边嘴欠道:“都十八了,这么抱着不难受吗?”

    “你也去给我抱一个回来啊?”辛晴瞪了他一眼,“等你哥的婚事完了,就轮到你了。”

    辛容正被赢望投喂虾子呢,听了这话差点呛到。

    “妈”她红着脸看了赢望一眼。

    赢望把汤推过来:“不急,容容什么时候想嫁,我就娶。”

    “那要是容容不想嫁你呢?”大概是自己兄弟平安归来,赢成嘴贱的功力瞬间全开。

    瞟了倒霉弟弟一眼,赢望淡淡的开口:“从明天起公司由我接手。”

    “太好了!”赢成一拍大腿,他早不想管了好吗。

    “你所有的卡都冻结,每个月我会给你打零花钱。”赢望又丢过来一句,赢成愣了。

    辛晴在旁边点头:“还有,让他每天好好相亲,不然连零花钱都不给他。”

    “成成哥好可怜!”辛容幸灾乐祸。

    于是,在赢望回来的第一天,除了赢成,大家都很欢喜

    第二天的新闻没有被辛晴屠版,在报道她生日会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赢望。

    这个神秘失踪了三年,又突然回来的男人很快就拿回了公司的管理权,而不知道谁谁爆的消息。

    说赢成不但被撤职,连钱都被冻结了,赢家兄弟是否会反目成仇,上亿资产最终会落入谁手?

    “这些人就是闲的。”齐琪琪啃着个

    苹果把平板丢到桌子上,“好像你们家大人都没了似的。”

    辛容看了看平板上的新闻耸了耸肩:“至今为止,我妈都是赢氏的最大股东,她占着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啧啧,合着赢家三个男人分剩下的百分之四十?”

    张瑾皱着眉头给了齐琪琪一下:“这种事情能随便问吗?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没关系。”辛容笑眯眯的道,“不是百分之四十,是百分之三十,剩下的我和阿莎姐姐分了。”

    齐琪琪瞪着她:“意思是你一直都有分红拿?”

    “是啊!”

    “我了个擦!”齐琪琪一拍桌子,“容容,你是富婆啊,赢家的女人真幸福!”

    张瑾扶稳桌子白了她一眼:“好像你不是似的。”

    “我当然不是了。”齐琪琪掰着手指头,“我爸可没给我股份,还说以为我是要嫁出去的,就不算家里人了。”

    “那好办!”辛容挤挤眼,“你嫁给阿奇尔,据说他们家很有钱,到时候你就看不上你爸的公司了。”

    齐琪琪一脸惊恐的表情:“嫁给他?我疯了吗?”

    “你说的对,娶你的话,我就是疯了。”身后传来愤愤的声音,红发帅哥坐到辛容身旁。

    “谁让你坐这里的?”齐琪琪像只炸毛的小猫,“旁边那么多座位。”

    阿奇尔特别欠揍的笑着说:“我喜欢坐容容旁边,你管我啊!管我啊!”

    “容容走,咱们吃完了。”齐琪琪拉着辛容就要离开。

    张瑾拦住她:“哎呀你就消停点吧!”

    “还有阿奇尔,你就不能让让琪琪吗?”辛容也瞪了红发帅哥一眼。

    “得得得!”阿奇尔摆摆手,“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齐琪琪冷笑:“谁愿意跟你见识似的。”

    “好了好了,坐下吧!”

    阿奇尔这才说:“容容,我哥要来了!”他眉飞色舞的,“我哥是来看你哥的。”

    “这话说的真绕口。”齐琪琪撇撇嘴。

    阿奇尔顾不上理她,接着道,“正好要放暑假了,我想邀请你去我们那边玩!”

    “不行。”辛容马上摇头,“望望哥才回来,我要陪他呢。”

    “放心,你哥会一起去的!”阿奇尔一脸得瑟。

    辛容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反正赢望去哪她去哪。

    赢氏大楼。

    “大少,左小姐来了。”

    助理一号推开门。

    赢望头也不抬的冷声说:“让她进来。”

    “谢谢!”左舒就站在门口,朝助理点了点头走进办公室。

    与三年前相比,她的变化很大。恢复健康的双腿又细又长,非常漂亮,一米七几的个头显得比列特别好。

    “很忙吗?”她声音温婉,带着淡淡笑容。

    赢望合上文件:“有事?”

    “没有,就是来谢谢你,房子我很喜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