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三年之后

    "" ="('')" ="">

    辛容穿着一身淡绿的过膝纱裙,裙子是云锦缎的,外面罩着层白纱。复制址访问 hp://白纱上面手工刺绣了茉*莉花图案。

    “这是辛阿姨给你做的吗?配这裙子美翻了!”齐琪琪在辛容身边蹦跶,被张瑾一把按下来。

    “小心点你,穿着裙子呢!”

    两人今天都穿着白色的小礼服,看上去俏皮又可爱。

    “准备好了吗?阿尔奇走进来看到辛容时兴奋的拍了拍手,“容容今天真漂亮!”

    吴越在他后面慢慢走进来,目光一直盯在辛容身上:“想必明天的报纸要被你的照片屠版了。”

    “容容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赢望哥不在,我要保护唔唔唔”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齐琪琪捂着嘴拖到一边。

    张瑾看了眼辛容,发现她带着淡淡的笑意,松了口气

    “你放开我!”阿奇尔甩开齐琪琪的手。

    齐琪琪瞟了眼辛容那边压着声音戳阿奇尔的脑袋:“你是猪吗?猪吗?”

    “我怎么了?我说我要保护荣荣有什么不对!”

    “那你提赢望干什么?”齐琪琪恶狠狠的瞪着他,“明知道荣荣有多在乎赢学长,今天是她的成人礼,学长却还没回来。”

    齐琪琪不解气的又踹了阿奇尔一脚:“我们都生怕她多想,你倒好,上杆子的去提学长的名字。”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阿奇尔这会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偷偷看了看辛容,“那,你看荣荣不是还在笑吗!”

    “那是她不想别人担心。”齐琪琪没好气的说,辛容那么善良,她不愿意大家为她担心,所以才装作没事。

    阿奇尔搓了搓手:“嘿嘿我保证下次注意,再也不说了!”

    “琪琪,你们俩快过来,我们要出去了。”张瑾冲他们招手。

    齐琪琪拉着阿奇尔跑过去:“来了来了!”

    宴会厅里金碧辉煌,白色的茉*莉花盛开在各个角落里。听说让这些茉*莉花提前开放就费了不少功夫,更别说这场宴会所有的花费了。

    赢家一向低调,但是这种事情就是要用钱告诉所有人,他们家的小公主多么金贵。

    “好多人啊!”齐琪琪跟在辛容后面小声说。

    张瑾扶了她一把:“专心走路。”

    “容容,生日快乐!”赢成在休息室门口等她,辛容伸出手,給了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赢成有些心酸的转过头,慢慢的牵着她走向舞台。如果可以,他宁愿失踪的人是自己。

    三年了,就连辛晴都不知道,多少次容容半夜惊醒小声哭泣到天亮,住在隔壁的他也陪着到天亮。

    “我们的小公主来了!”司仪是一个当红的主持人,他声音未落掌声就响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辛容。

    按照流程,先是赢擎苍上台讲话,然后是辛容表演了一段古琴,张瑾和齐琪琪帮她一起切了蛋糕。

    “接下来谁能请到我们小公主跳第一支舞呢!”司仪将气氛推向**。

    今晚来的青年才俊,哪一个不想在辛容跟前留下印象呢?确切的说是在赢擎苍面前留下印象。

    赢家只有这一个女儿了,要是能联姻

    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谁能请到辛容跳第一

    支舞就显得很重要。

    “很抱歉,这个位置我早已经预定了!”吴越从人群中走出来,对着辛容伸出手。

    辛容有些惊讶,她并不知道吴越要请她跳舞。按照说好的,第一支舞由赢成跟她一起跳。

    “容容,这么多人,别让我下不来台啊!”吴越冲她挤挤眼。

    赢成就站在旁边,辛容对他点了点头,赢成便后退了一步。

    吴越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赢成不同意。

    “学长,多多指教喽!”辛容伸出手。

    “多多指教,学妹!”吴越搂着她的腰,两人滑向舞池。

    阿奇尔一脸愤愤:“吴越太狡猾了,本来应该是我和容容跳舞的!”

    “幸亏你没去。”齐琪琪瞟了他一眼。

    “怎么?你想让我请你?”阿奇尔打量着她,“要是你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齐琪琪冷笑了两声:“你想太多,我是说你去了被容容拒绝就太丢脸了。”

    “你们俩个就不能消停会吗?”张瑾皱着眉头把他俩推到舞池里,“去去去,跳舞去。”

    “我不要和他跳!”

    “我不要和她跳!”

    张瑾瞪了他们一眼:“想丢人是不是?”

    “跳就跳!”齐琪琪一把拉住阿尔奇的手放到自己腰上,“敢踩我你就死定了。”

    阿奇尔还想说什么,发现周围的人已经注意到了他们,撇撇嘴搂着齐琪琪跳舞去了。

    舞台的一侧,赢擎苍陪着辛晴。

    “阿苍,赢望会回来吗?”

    赢擎苍低头碰了碰她的耳垂:“你儿子着急娶媳妇,一定会回来的。”

    “可他三年都回不来,就算想媳妇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跑出来。”辛晴叹了口气,“难道要我白发苍苍的时候,还少个儿子吗”

    “当年那么困难,我都回到了你身边,如果赢望做不到,那是他自己无能。”

    辛晴瞪了他一眼:“当年是我聪明,光凭你一个人什么都干不了。”

    “是是是!”赢擎苍搂着她,“上那句话怎么说的?我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全宇宙,才娶到这么好的老婆。”

    赢成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他爸这句话,忍不翻了个白眼。

    “你在这转悠什么?”辛晴也发现了他。“不是让你去找女孩子跳舞吗。”

    “妈,那些女人身上的味道都很奇怪的。”赢成皱了皱眉,“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整瓶香水喝肚子里了。”

    辛晴拍了他一下:“少胡说,一个喜欢的都没有吗?”

    “没有。”赢成毫不犹豫的摇头。

    辛晴有些失望,她不会帮儿子选老婆,但是儿子自己也不选该怎么办

    见她又费神了,赢擎苍瞟了赢成一眼。赢成打了个哆嗦,抬脚就要溜,却听见舞池里传来一声惊呼。

    “容容!”

    那是齐琪琪的声音!赢成马上往那边跑,赢擎苍和辛晴也紧跟过去。

    吴越蹲在地上,辛容捂着胸口躺在他怀里。

    “容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吴越焦急的道。

    赢成走过去正想开口,目光就突然不动了。

    &n

    bsp; “容容你怎么样?”辛晴蹲下查看辛容的情况,没注意到儿子,还是赢擎苍把她拉了起来指了指。

    人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分开了,一个男人慢慢走过来。

    “哥”赢成声音发抖,好不容易吐出一个字。

    辛容的身子一怔,不敢置信的抬起头。

    “容容,我回来了。”男人半跪在地上。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一双红唇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

    记忆中如此妖孽的男人,除了她的望望哥,还有谁?

    “望望望哥”辛容的视线慢慢变得模糊,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

    然后,慢慢的归于荒芜。

    “容容?”辛晴哭出声,狠狠在赢望身上锤了两下,“你怎么才回来,怎么才回来啊?”

    赢望双眼血红,抱起辛容声音沙哑的开口:“妈,我们回家再说。”

    “走。”赢擎苍搂着辛晴离开,赢成简单的和大家说明了下情况,有眼睛的人自然都已经看到,等赢家人都离开后,宴会厅里到处都是私语声。

    “真的是学长啊!”齐琪琪揉了揉眼睛。

    阿尔奇已经在旁边给他哥打电话去了,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什么。

    “这下好了,容容可以真正的开心了。”张瑾说完还看了吴越一眼。

    吴越苦笑了一声:“唉,妹控又回来了。”

    “学长”张瑾张了张嘴,“你是不是要追求容容?”

    “我知道你也不看好。”吴越揉了揉眉心,“有赢学长那么一个哥哥,谁敢追求辛容啊!”

    张瑾扯了扯嘴角,她想说的不是这个。

    没有人知道她曾无意中看见赢望和辛容亲吻,当时张瑾很震惊,过后她仔细琢磨过,又联想到辛容是长大才回到赢家的。

    所以,张瑾认为辛容和赢望肯定不是真的兄妹。

    赢家。

    “那个溶洞的最深处,连接着另一座山。但是很奇怪,洞口不是一直存在的。”赢家所有人坐在客厅里。

    赢望已经换了衣服,他刚刚出现的时候,穿着棉麻的长衣长裤,如今一身白衬衣黑西裤。

    三年的时光并未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仿佛他从来没离开过。

    “你掉进了那个山洞,而我们去找你时,洞口却消失了。”赢成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哥,那你这三年怎么过的?”

    辛晴抹着眼泪:“他看上去好得不得了。”说着辛晴还撇了一眼,“就是瘦了点。”

    赢望弯了弯嘴角:“妈,别生我气,我出不来。”

    “这次是怎么成功的?”赢擎苍明白长子的意思,想必是后来那个洞口再也没出现过。

    “当时我掉下去后,发现里面竟然有个村子。”赢望开始讲他三年中的经历,“那是个非常落后的村落,与外界完全隔离。

    辛晴皱了皱眉头:“难道他们永远都不出来?”

    “海路。”赢望说道,“村子里唯一的出口是海路,但是他们造的船根本无法离开,我等了三年才等到风向变化。”

    接下来的事情就无聊多了,赢望在村子里生活简单而痛苦。他无时无刻不想念辛容,他的小丫头要长大了,自己却不在她身边。

    “还有件事”最后赢望突然又说,“我在里面遇到一个熟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