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我不等他了

    “爸,妈!”赢成一脸疲惫,虽然衣服干干净净,但是整个人都显得很狼狈。

    辛晴拉住他从上到下打量了几眼:“你跑哪里去了?没事吧?”

    “我没事。”赢成站在那任由辛晴在他身上到处摸。

    “成成哥!”辛容从楼上飞奔下来,扑进赢成怀里。

    赢成蹲下来扶着她的肩膀笑:“容容,想我了没?”

    “想了。”辛容点点头,下一句就是,“望望哥是不是藏起来了?他怎么不进来?”

    赢成僵住了,他慢慢站起来,笑容褪了下去。

    “成成?”辛晴看着他,“你哥哥呢?”

    赢擎苍走过来站在辛晴身后:“赢成,说。”

    “我我哥他”赢成眼神痛苦的开口,“我掉下去的那个洞,有很多岔路,我出来之后也去找过他,可是”

    辛容眨眨眼:“成成哥你骗我的对不对?望望哥肯定在门口呢!”说完她就往门外跑。

    “容容!”辛晴和赢成同时去拦她,结果刚抓到人,小丫头捂着胸口满脸痛苦的喊了声望望哥,就晕过去了。

    又是一阵慌乱,经过前几次辛晴已经有经验了,阻止了要叫救护车的赢成,让他把辛容抱上楼。

    “自从你哥离开,她就经常这样。”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小丫头,辛晴心疼的叹了口气。重新回到楼下,她开口问,“到底怎么回事?”

    赢成的确在洞穴里迷路了,幸好地下水源丰富,水里还有鱼可以充饥。他就在里面到处转着找出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从洞穴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已经离入口几百公里了。”赢成抱着头,“跟阿森联系后才知道哥下去找我了。”

    辛晴憋了好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这叫什么事啊!回来一个另一个却丢了。”

    “万叔的人还在继续找,我怕你们担心,先回来看看。”赢成红着眼,“妈你放心,我一定把哥找回来!”

    赢擎苍扶着辛晴的肩膀:“阿晴,你如果倒下,容容就没人管了。到时候赢望回来,你怎么跟他交代。”

    “我知道,我知道”辛晴擦掉眼泪,“我去看看荣荣。”

    等她离开后,赢擎苍才面露担忧:“你在里面迷路了二十五天,如果赢望超过一个月”

    “我再进去找。”赢成坚定的看着自家老爸,“晚上我就飞过去,这次我们有备而去,一定可以把那个洞穴探测完。”

    等辛容醒来的时候,赢成已经离开了,辛晴一直在床边守着她:“荣荣,来把粥喝了。”

    “妈妈,望望哥呢?”辛容一动不动盯着她。

    辛晴放下碗,拉着她的手说:“成成已经去找了,说来也好笑。他们兄弟俩一开始是大的找小的,现在又成小的找大的了。”

    “那什么时候能找到?”

    故意把事情说的轻松一点,辛晴觉得这样可能辛容比较容易接受。

    “嗯,半个月?”她笑了笑,“成成不是跑丢了半个月嘛!”

    辛容点点头:“那我等望望哥,要是他半个月还不回来,我就不理他了。”

    “好,咱们就不理他了!”

    半个月后,赢望没有回来。万老板和赢

    擎苍亲自去了一趟,就连远在东欧执行任务的江瑞也赶了过去。

    “我肯定他不在里面。”回到赢家的江瑞告诉辛晴。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辛晴喜忧参半。

    “小瑞哥,你觉得哥他”赢成满脸痛楚,短短半个月他就瘦了一圈,看上去状态特别不好。

    江瑞抱了抱辛晴:“妈,望望一定活着。”

    “不”辛晴忍不住痛哭起来,“你们都找不到人了,我连骗我自己都没有了理由。”

    “我们把整个洞穴都翻了一遍,但是最深的地方磁场很奇怪。”江瑞把纸巾递给她,“我无法解释那是什么现象,但是我感觉的到望望就在那个地方。”

    辛晴和赢成楞了。

    “小瑞的意思是,赢望可能在某个地方,但是他出不来,我们也进不去。”赢擎苍搂着辛晴,给她擦干净眼泪。

    江瑞点点头:“如果我的感觉没错,应该就是那样。”

    “那要是你感觉错了呢?”赢成突然问了句,问完他就后悔了。

    辛晴闭了闭眼:“我宁愿相信小瑞是对的。”

    “所以接下来,我们只有等了”

    谁也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三年。

    第一年辛容每天都哭,第二年她平均每个月心梗一次,到了第三年

    “妈妈,我生气了。”有一天,她认真的和辛晴说。“望望哥骗了我,我不要等了,也不要理他。”

    打这天起,她就不再提赢望了。就连每个月持续一次的心梗,都很平静的躺在床上度过。

    “容容,下周就是你十八岁生日,听说赢家要给你举办宴会!”齐琪琪蹦蹦跳跳的跑过来。

    张瑾慢悠悠的跟在后面训她:“都高一了,你就不能稳重点吗?”

    “我这样才是新时代的高中生!”齐琪琪仰着脑袋,“难不成像你和个小老太太似的?”

    辛容笑咪咪的看在两人斗嘴,三年的时光让小女孩变成了少女。虽然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是已经是个能吸引男人目光的小美人了。

    当然,除了身高她依旧比同龄人低。

    “下个周末都去我家吧!”

    齐琪琪点点头:“当然,你的成人礼啊!我们可是闺蜜,必须得到场。”

    “回头我把礼服给你们送过来。”辛容已然变成了合格的名媛,知道了所有的社交礼节。

    张瑾抿了抿嘴角:“我的不要太露。”

    “给你弄个斗篷,再把脸也包起来!”齐琪琪打趣她,“你那两条大长腿整天装在裤子里,也不怕发霉。”

    辛容被她逗笑了,抿着嘴停不下来。

    “一听你笑这么开心,就知道是齐琪琪又讲冷笑话了。”一个红头发的帅哥冒出来,正是当年的美少年阿奇尔。

    两年前外界知道了赢氏的现任总裁失踪了,同时一直浪荡的赢二少接替了赢氏财团。

    而早就该回去的阿奇尔不知道为什么留了下来,用他当年的话说。

    “我哥说了,赢望是草原的雄狮,不会轻易死掉的,我要在他不在的时候照顾你!”

    当时的辛容听到这话不但没有感动,还好几天不理他,因为阿

    奇尔嘴贱的提到了死字

    “容容!”阿奇尔凑过来,“我让我哥帮我准备了礼物,下周就运到了。”

    齐琪琪瞟了他一眼:“你不会运了头猩猩过来吧?”

    “我运那种东西干什么?”阿奇尔已经习惯了跟齐琪琪抬杠,“倒是你,你除了吃什么都不会,到时候就当众表演一口气吃十个包子好了。”

    “你才一口气吃十个包子!”齐琪琪扑过来要打他。

    阿奇尔跳起来躲到辛容背后,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又打到一起去了。

    “容容,你还邀请别人了吗?”张瑾见她书包里有一张请帖。

    辛容点点头:“请了吴越。”

    “我想也是!”

    辛容初三的时候,吴越邀请她进入了学生会。

    “我不知道你以后打算干什么,但是进学生会可以锻炼你为人处世和处理事情的能力,我希望你考虑考虑。”

    当时吴越看着坐在长廊下的小学妹,白皙的皮肤仿佛美玉般泛着莹光,完全继承了赢家人的完美五官如同画卷中的美人。

    不出五年,赢家就藏不住人了,到时候不知道谁能有幸娶到这位小公主。

    “好。”辛容答应了,所以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他们俩人几乎每天都有单独再一起的机会。

    吴越站在小花园门口,看着少女笑颜如花的把手里的请柬举起来。

    “会长,你躲在那看什么呢?”

    我在看你啊

    吴越弯了弯嘴角走进来:“我刚过来,听见你们说生日宴会,就想看看有没有我的份。”

    “怎么能少了你呢!”辛容把请柬塞到他手里,“下个周末,记得准时来。”

    晚上,辛容回了家。如今是司机每天去接她,偶尔赢成也会去。

    “爸,妈!”她冲赢擎苍笑了笑,弯腰碰了碰辛晴的脸。

    辛晴拉着她坐到沙发上:“来来来,看看喜不喜欢!”

    “是什么?”辛容接过黑色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套翡翠的钻石首饰。她眼神亮了亮,“好美!”

    “还不错吧!”辛晴得意的道,“好多年不设计了,我都怕你不喜欢。”

    辛容扑进她怀里:“谁说的,我喜欢的不得了!”

    “你的裙子是淡绿色,配这套刚好!”辛晴摸摸她的头,“我们的小丫头啊,长大了!”

    正好回来的赢成听见这句话笑着说:“可惜个子没怎么长。”

    “成成哥最讨厌了!”辛容瞪了他一眼,“下次你再被女人缠上,我才不帮你!”

    赢成举着手坐到对面:“是是是,我错了,我们家容容长的可高呢!”

    “妈你看他!”辛容不干了,拉着辛晴的手晃。

    辛晴白了赢成一眼:“明天的相亲记得去。”

    “呵呵”赢成站起来,“我上楼去洗澡了。”说完跑的比兔子还快。

    赢家小公主的成人礼几乎邀请了s市的整个上流社会。

    周五的晚上,赢氏旗下的酒店张灯结彩,大屏幕上不断的打出生日快乐的祝福,远远的人们就能看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