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突变

    大年三十晚上,辛容正扯着赢望的脸,不然他说红药水的事情。 .辛晴在旁边笑的前仰后合,笑过之后又想到小儿子。

    “成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大过年的也不回来。”

    赢擎苍搂着她不以为然的说:“你就当他丢了,等回来的时候再当捡回来了就好。”换来辛晴一个白眼。

    正说着,赢望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后听了几句眼神就变了。

    “怎么了?”自家儿子的变化怎么可能瞒的过辛晴,她盯着赢望,让他连说假话的机会都没有。

    赢望看了赢擎苍一眼,抿了抿嘴角开口:“赢成失踪了。”

    “他去哪了?怎么就失踪了??”辛晴腾一下站起来。

    辛容也愣了,明明来之前赢成还给她打过电话,告诉她自己明天就会到,两个人约好了谁也不说,到时候给大家一个惊喜。

    “先别急。”赢擎苍扶住她,然后皱着眉头问赢望:“怎么回事?”

    赢望见辛容也被吓到了,摸了摸她的头才说:“阿森说,赢成三天前去一个地下洞穴探险,后来就失去了联系,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妈你先别急,我给万叔叔打个电话。”

    赢擎苍拦住他:“我打。”

    阿森是赢成的影子,在赏金猎人的组织里,每个猎人都有一个影子。负责他们的所有任务,以及和组织的联络方式。

    有些时候,猎人去的地方是保密的,而唯一知道他们行踪的,就是影子。在执行任务时,所有的资料和后勤也都是影子包办的。

    “阿森是万老板从小帮赢成训练的,他说的话应该没有问题。”辛晴冷静下来,开始分析,“可如果是以往,赢成就是失去联络一个月,阿森也不会着急,怎么这次”

    赢望看了看辛容:“丫头,赢成之前是不是和你联系过。”

    “容容?”辛晴惊讶的看向辛容。

    辛容一脸戚戚的点头:“嗯,成成哥说他明天回来,要给你们个惊喜。”

    “别怕。”赢望抱起她,“那小子不会有事的,他身上有定位器。”

    怪不得阿森打了电话,因为赢成走的时候跟他说过,最晚今天一定会回来,因为他要回家过年。

    “万老板怎么说?”辛晴见赢擎苍挂了电话急忙问道。

    赢擎苍眯了眯眼:“他说,赢成身上的定位器已经失效了。”

    “那一定是出事了。”辛晴捂着嘴跌坐在沙发上。

    “爸,我去一趟。”赢望知道,恐怕是真有问题了。

    辛容马上红了眼:“我也去!”

    “你不能去。”赢望把她放下来,“妈,麻烦你照顾容容,天亮之前我就出发。”

    赢擎苍点点头:“先去万家,万老板给你准备好了人和装备。”

    “哇”辛容扑上来抱住赢望的腿,“望望哥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不要跟你分开,我保证我听话,我不添乱。”

    赢望蹲下来,跟她平视:“容容乖,我找到赢成就回来,如果你去了,我怕照顾不到你。”

    &nbsp

    ;   “容容!”辛晴把她拉过来,“你要相信赢望,就像我相信他一样,好不好?”

    凌晨五点,辛容死死趴着赢望不松手。

    “丫头,我要走了。”赢望不敢掰她,拍弄伤了指头。

    辛容抽抽搭搭的松开手:“我等你回来,你答应十五的时候带我去庙会的。”

    “笨蛋,要不了那么久,过两天就回来了。”赢望抱起她亲了一口,然后将辛容放到赢擎苍和辛晴身边。

    “妈,麻烦你了。”

    辛晴拍了拍他:“说什么麻烦,辛容是我的亲人。倒是你,要自己小心,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危险,就先回来,我们再想办法。”

    她不能为了一个儿子让另一个也遇到危险。

    “我知道。”赢望点点头,看了看赢擎苍。后者目光坚定的道,“我相信你。”

    赢望转身上了直升机,飞机起飞的一刻,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辛容突然大哭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像被人狠狠割了一块似的。

    “容容不哭了,我陪你去睡一会。”辛晴拉着她准备进去,结果就看到小丫头捂着胸口一头栽到地上。

    辛晴大叫了一声,赢擎苍赶紧把人抱进屋里。叫了雪山上的医疗队过来检查,结果医生竟然说辛容是心梗了。

    “这么小的孩子心梗?”辛晴脸色不善的瞪着老外医生。

    赢擎苍扶住她的肩膀:“别急,先让医生把孩子救醒。”

    过了半个小时,辛容有了反应,慢慢睁开眼。

    “容容!容容你觉得怎么样?”辛容摸了摸她的头,然后问医生,“需要不要做手术?”

    老外医生耸了耸肩:“很奇怪,她虽然是心梗的症状,但是临床反应却不一样。正常来说,必须马上搭支架,可她现在已经没事了”

    医生惊奇的盯着辛容,如果不是住在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他都想劝说辛容配合医学实验了。

    “我送医生出去,你陪着容容。”赢擎苍毫不客气的准备送客。

    等安静下来了,辛晴端了杯热牛奶给她:“以后别这么吓我了,你要出什么事我怎么跟望望交代啊!”

    “妈妈,我没事了,对不起”辛容摸了摸胸口,之前那种心揪的感觉仿佛还在。

    辛晴见她这样更不放心了:“等会就安排飞机,我们回家去,然后给你做个全面的检查。”

    “已经叫了直升机。”赢擎苍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我去收拾行李。”

    “嗯,我帮容容收拾。”辛晴说完就把行李箱拖了出来。

    飞越了大半个地球,第二天早上三个人回到了市。刚一落地,赢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辛容很懂事的等到赢擎苍和辛晴说完话才接过来。

    “容容”赢望的声音低沉温柔,带着一股浓浓的缱绻。

    辛容眼圈一红:“望望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她像个第一次离开家长的小孩子,茫然无措。

    “乖,我刚找到赢成失踪的地方,等会就要下去了,等我把他带出来就回去!”赢望很心疼,他的小丫头在害怕。

    &nbs

    p; “那你要快点,找到成成哥后记得他打屁股。”辛容可怜兮兮的说。

    赢望尽量让自己笑出声:“好,我一定揍他一顿。”

    等辛容挂了电话,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一看时间,原来已经过去了大半个钟头。

    “饿不饿?”辛晴从厨房里出来,“过来吃饭了!”

    接下来的日子,辛容开始板着指头过。一开始赢望还每天都打电话过来,可从第五天开始,赢望的电话就没了。

    “我问过阿森,他说赢成失踪的那个洞穴很深,想必已经没有信号了。”辛晴每天都陪着容容,就连一向小气的赢擎苍都大度的把自己老婆让了出来。

    “成成哥怎么会走那么远呢?”辛容不明白,“他明明说要回来过年的。”

    辛晴和赢擎苍对视了一眼,辛晴转移了话题:“对了,今天他们会把啊呜送回来,它的窝你收拾好了吗?”

    “好了!”辛容果然马上转移了目标,“我都买了新的给它,啊呜肯定会喜欢!”说着,她想起什么,“我去打电话问问啊呜的零食什么时候送来。”

    等辛容蹦蹦跳跳的跑了,赢擎苍才搂着辛晴的胳膊安慰道:“别担心,就算真遇到危险,我相信那两个小子也能应付。

    “我又不是容容,你骗我有用吗?”辛晴摇了摇头。

    既然赢成打电话说好要回来过年,他就不可能走太远,唯一的理由就是他出不来。

    “那你就相信赢望。”赢擎苍看着她道,“他的体质跟我们不同,没那么容易出事。”

    辛晴靠在他肩膀上:“只能这么想了,希望两个孩子能一起回来。”

    然后,谁也没有料到,原本以为用不了几天就会回来,至少会打电话回来的赢望直到这正月十三都毫无音讯。

    “还是没吃?”赢擎苍将辛晴端着碗下来问道。

    辛晴叹了口气:“吃了一点,和猫食似的。”

    容容从前两天就开始不好了,昨天又心梗了一次。回来后没多久就给她安排了次检查,可是身体一切都正常。

    “阿苍。”辛晴突然神情隐晦的叫了一声。

    赢擎苍认真的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辛容的心梗跟赢望有关系。”

    “当年你出事的时候,我曾经梦见过你,后来证实梦里的场景跟你当时所在的环境一样。”

    辛晴皱了皱眉头:“拥有图腾的两个人之间有一定的心灵感应,这是我们见证过的。”

    “所以是因为赢望出了事,所以辛容才”赢擎苍没说下去,如果按照这个推算,恐怕辛容在赢望离开的时候第一次心梗,就预示着什么。

    “我们都不是懦弱的人,这么多天没有联系,肯定是出事了。”辛晴的目光渐渐悲伤起来,“阿苍,要不我们也去一趟吧。”

    赢擎苍将她搂进怀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辛晴的背:“要去也是我去,如果你也走了,容容怎么办。”

    “再等十天,如果还没消息,我就跟万老板一起去。”

    月底,离赢望兄弟俩失踪整整二十天。在赢擎苍准备出发的时候,赢成突然回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