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红药水和大姨妈

    主动挑衅的下场就是又被男人啃了一遍,对于两人来说,除了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其他都做了。

    甚至赢望已经用他的舌头膜拜了那娇美的花园无数次。

    原本以为经过这次谈话,小丫头就把这茬忘了,谁知道没过几天赢望回家的时候阿姨又一脸凝重的说。

    “大少,小姐的那个来了。”

    赢望有一瞬间的空白和反应不过来:“什么?”

    “就是女孩子的第一次那个。”阿姨也觉得一把年纪跟个年轻男人谈论这种事挺不好意,干脆领着他去了辛容房间。

    “您自己进去看吧!”她推开卫生间的门。

    赢望大概也猜到了什么事,进去后就盯着垃圾桶,结果看到里面有一片卫生巾,上面红红的一块,分明就是血迹。

    “容容呢?”他快步走出来。

    “在花园里呢!”

    辛容正蹲在花房里,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她买了新盆送给多肉们当礼物。因为养的好,这些小家伙都已经出了状态,个个颜色艳丽特别可爱。

    “怎么坐在地上。”突然一双手将她抱起来,辛容扭头一看,赢望一脸凝重的看着她。

    “没有呀!有垫子呢。”

    赢望把人抱进怀里:“去洗手了。”

    “我还没弄完呢。”辛容挣扎着想下去。

    “回头让工人弄。”赢望怕她辛苦,请了个园丁每周过来收拾一次这些玩意,不然也不可能长这么好

    辛容只好乖乖被抱进去,男人亲自给她洗了手,又抱着她回到客厅,阿姨早就端了碗红枣杏仁粥放在那。

    “才刚吃完饭,我不饿。”辛容推开碗。

    赢望把勺子送到她嘴边:“多少喝一点,对身体好。”

    喝了几勺后辛容就不再张嘴了,怎么说都不行。赢望只好放下碗,把人紧紧的搂在怀里,还拿毯子包住。

    “望望哥?”辛容觉得他挺奇怪,“我不冷啊。”

    赢望拍了拍她:“乖,不冷也盖着,不然容易着凉。”

    好吧,这种小事就不和他争论了,辛容靠在男人怀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睡觉了。”还没说几句,赢望就抱她起来准备上楼。

    辛容瞪大了眼睛:“才九点!”

    “早点睡。”赢望摸了摸她炸毛的脑袋。”

    以为男人又想做羞羞的事情,结果连以往的裸*睡比较舒服的要求都没说,让她穿着睡衣抱在一起纯睡觉去了。

    第二天圣诞节,原本说好要去游乐场的,结果吃了早饭,赢望就带她进了游戏房。

    “我陪你打游戏,你想玩什么?”

    辛容怔怔看着他:“不不是去游乐场吗?”

    “外面太冷了,我们在家里玩。”赢望一边开游戏机一边说,“等过几天再去游乐场。”

    “不!”辛容不干了,“我今天就要去,说好要去的!”

    赢望皱了皱眉:“乖,听话,过几天再去。”

    “我不!”辛容生气了,把手里的棒棒糖一摔,“我就要今天去。

    ”

    突然有些后悔平时惯着小丫头了,辛容明显按照他要求发展,发展成这么不听话了

    “容容。”赢望舍不得凶她,将人抱进怀里哄,“你这几天不舒服,我们不要出门好不好?等你好了想去哪都行。”

    辛容生气的推开他:“我没有不舒服,我要出去玩!”

    “容容”赢望严肃的盯着她,“你现在要是着了凉以后都会肚子疼的。”

    见小丫头一脸茫然,赢望叹了口气,幸好他提前补充了知识。

    “来初潮的时候,要小心身体,冷的东西绝不能碰,也不可以乱跑。你现在肚子不疼很好,但是不能大意,不然下次肚子疼怎么办。”

    辛容脸腾一下红了,结结巴巴的说:“什什么初潮。谁谁说我那那个了”

    “跟我害羞什么。”赢望有些不满,他觉得辛容和他之间应该毫无保留,什么都能说。

    谁知道小丫头腾一下从他身上跳下来,动作快的自己都没抓住。

    “荣荣?”赢望赶紧追出去。

    辛容跑到二楼房间直接把门锁上,赢望敲了半天人家都不开。

    “容容,你要是再不开,我就踹门了。”

    “望望哥我要睡觉了,你自己去玩吧!”辛容在里面喊,就是不开门。

    这时候阿姨找到了备用钥匙,赢望把门打开,看见床上凸起一个包。

    “就不怕闷坏了?”他伸手去拽被子,却被辛容死死拉住不松手。

    赢望叹了口气:“容容,你不和我说让我怎么放心,不然咱们就这么耗下去。”

    “我我不想说,太丢人了。”辛容在被子里喊。

    “来初潮有什么丢人的?”赢望皱了皱眉头,“前几天你不是还跟我说担心不来。”

    辛容猛的掀开被子瞪着他:“谁说我来初潮了?”

    “我看见了”

    “那不是!”

    赢望:

    “不是?”他有一瞬间的晃神。

    辛容撇撇嘴:“那是红药水啦。”

    赢望:

    也不知道辛容怎么想的,她觉得大家都来了初潮就她没有,是很奇怪的事情。所以就假装在学校用红药水冒充,还特地让齐琪琪看着自己扔了一个。

    “那个是我忘记丢掉了,所以带了回来”

    “傻丫头!”赢望哭笑不得,“这种东西有什么可伪装的?”

    辛容眼睛一红:“望望哥,你带我去医院检查吧,我可能有病,或者身子虚。万一我以后不能受孕,你就把我送走吧”

    “胡说。”赢望脸一沉,“你要是再这么想,我就生气了。”

    辛容哇一声哭出来:“可如果真那样,就算你不在乎,赢爸爸和妈妈也会不喜欢我的。”

    在她的概念中,传宗接代是很重要的事情。就算是今天,也没有人会要不能生孩子的女人,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好。”赢望捧着她的脸,“那今天我们去游乐场玩,明天就去医院好不好?”

    他并不认为辛容有问题,再说就算是有问题也没什么关系。

    可既然小丫头这么担心,还是去看一下让她安心的好。

    于是得了保证后,辛容按照计划去了游乐场,然后又去吃了好吃的烛光晚餐,今年的生日礼物是赢望在迈巴赫专门定制的一辆女士跑车。

    “好漂亮!”辛容在院子里见到这辆车时高兴极了。

    白色的车身上有一朵朵茉莉*花的暗纹,车内的座椅都是花瓣造型,所有的车饰都和白色的茉莉*花有关。

    这款专门定制的跑车,造价高达八千多万,安全上足以防子弹。

    “不是说十八岁才能考驾照吗?”辛容坐在里面假装开车。

    赢望摸了摸她的头:“我先教你开,不要开上路就好了。”

    第二天下午,辛容跟着赢望去了赢氏旗下的医院。

    “我害怕,要不咱们回去吧!”到了门口她却不想进去了。

    赢望直接把人抱起来:“我陪着你。”

    医院知道了是要给辛容看病,特地派了个年纪大的老教授来。谁知道赢望看了一眼就说:“换个女的。”

    于是,妇科主任就被派来了。忐忑又尴尬的听完赢望的话后,就给辛容做了几项检查。

    “赢总,小姐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她很健康!”妇产科主任松了口气,要是真有问题,她可怎么办。

    辛容小声问:“那我为什么不来初潮”

    反应了一下初潮是什么东西,妇产科主任用特别和蔼可亲的笑容说:“每个人的身体发育不一样,小姐应该属于晚熟的,我保证你过两年一定回来例初潮。”

    “我晚熟吗?”阿妙看向赢望,赢望盯着妇产科主任。

    主任咽了咽吐沫:“从从身高上来说,是晚熟的。”

    赢家的男人身高都快一米九,就连那位辛夫人都有一米七。辛容快十五岁了,可个头看上去就跟十一二岁似的。

    “我比齐琪琪她们都低。”辛容点点头,“那我以后会长高吗?”

    妇产科主任:“一定会的,后长的孩子都是高个。”

    呵呵必须说会啊!

    赢望满意的点点头:“听见了?以后不要胡思乱想。”说着把人抱起来,冲医生点点头,转身走了。

    和所有小朋友一样,对于医生这种专业人士的话,辛容非常相信,所有很快她就活蹦乱跳的把初潮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

    转眼到了年根,凯撒放假后,辛容跟赢望商量去哪过年。

    “赢爸爸和妈妈还是不回来吗?”辛容有些失望的问。

    赢望是想过二人世界的,可见她这副样子就说:“他们不回来,我们可以去。”

    “真的?”辛容眼睛弯弯的笑起来,“那他们现在在哪呢?”

    赢擎苍和辛晴这会在某个滑雪胜地,知道赢望要带辛容过来后两人反应不一。

    “好好的跑来干什么。”赢擎苍皱着眉头说。

    辛晴呵呵了两声:“你不想你儿子,我还想我祖宗呢!”

    赢擎苍:

    于是,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赢家的私人飞机降落到了北半球的雪山上。同一时间,远在非洲的赢成,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