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人家都来了……

    社会实践安排好后,辛容在周末被赢望送到了一家老绣房。 听说这里还被国家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很多作品都在国际上获过大奖。

    “不是说还有两个名额吗?”到了地方辛容才知道只有她一个人来这里。

    赢望拉着她走进去:“因为老师傅怕麻烦,所以只有你可以过来学习了。”

    迎面过来一个中年女人,笑容亲切的跟他们打招呼。

    “赢总你好,辛小姐好!”

    赢望点点头:“麻烦许经理了。”

    “不用客气,那我先领辛小姐进去?”

    辛容看向赢望,赢望摸了摸她的头:“去吧,中午我来接你。”

    本来社会实践这种活动并不是来学习手艺的,而是做一些观摩和小杂工的工作,让学生们知道他们选择的人生未来是怎么一个状态。

    但是,辛容可不一样,她就是来学习刺绣手艺的。

    “师傅,等会人就来了,您就算不喜欢也别凶人家,也就是几次,忍忍就过去了。”年轻男子无奈的安抚着一个白胡子老头。

    老头看上去六十多岁,身上穿着暗金云龙纹的中式外套,手里端了个紫砂壶,看上去跟世外高人似的。

    “谁让你们答应的?我这手艺是谁都能学的吗?”陈大海吹胡子瞪眼的喊,“弄个小丫头片子来,她能干什么?连个针都不会穿!”

    咳咳陈丽英咳嗽了一声:“爸,辛小姐来了。”

    两个小时过的很快,赢望来接阿莎的时候,就见到一个老头子笑的像个大灰狼。

    “小辛容,原来这里要这样子啊,我说怎么总是不透亮。”

    “眼睛的地方是把一股线拆成两股了啊!”

    “啧啧,怪不得我之前觉得很费劲,竟然是方法不对”

    赢望在他们身后站了好久,两人都没发现。还是陈丽英看见了赢望,出声提醒了他们。

    “望望哥!”辛容丢下手里的线扑过来。

    赢望接住她,仔细看了看,确定她是真的开心,这才对陈大海点点头。

    回去了路上,他有意无意的问辛容:“怎么样?学到东西了吗。”

    “嗯!”辛容笑咪咪的点头,“那个陈师傅很厉害,我说了知道的古绣法,他很快就明白了,还反过来教我。”

    赢望放下心来,他也知道那老头子不会为难辛容,小丫头的东西都是老玩意,花钱都没地学去。

    社会实践每个周末一次,学期末的时候结束,给学校把总结交回去,然后还会评比出第一名发一定数额的奖学金。

    “我要好好实践,到时候拿第一名!”辛容握着小拳头,目光霍霍。

    赢望捏了捏她的鼻子,没有说即使她交个鬼画符上去也会是第一。当然,同样的无论她是不是凭自己实力拿到的第一,在别人眼中都不是真才实学。

    所谓妒忌,大致如此了

    第二周,辛容准时来绣坊实习,中间去洗手间时,竟然看到了施轩。

    “你别跑。”施轩见她要跑,赶忙拦住她,“我就想问你几句话,问完就走。”

    辛容看了看周围,纳闷的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

    “前面可以参观,我买票进来的,然后偷偷来后面找你。”施轩见她不跑了,松开了手,“知道我姐的事吗?”

    辛容点点头,又摇摇头。

    “到底知不知道?”施轩不耐烦了,一会被人发现了会把他赶出去的。

    “我知道她自杀了。”辛容说。

    施轩盯着她:“从船上下来后,你见过我姐吗?”

    “没有。”辛容瞪大了眼睛,“我又不认识她,干嘛要见她。”

    “她没找过你?”施轩不信。

    他想来想去,都觉得他姐不会自杀。如果说施涵得罪过谁,那么除了赢望就没别人了,而且以赢家的手段,弄死施涵也很容易。

    “她要是敢来望望哥会教训她的!”辛容扳着小脸,“有男朋友还来勾引我望望哥,人家不要她了能怪谁!”

    施轩顿时火冒三丈:“她已经死了,你这么说太没口德。”

    “她死不死关我什么事?”辛容脾气更大,本来就跟自己没关系,你跑来质问我还凶什么凶。

    “等一下,谁说高子格不要我姐了?”施轩注意到辛容刚刚的话。

    辛容气呼呼的说:“我怎么知道,她不是因为这样才自杀的吗。”

    “这是赢望告诉你的?”施轩皱着眉头,“我姐是不是找过你哥哥。”

    “望望哥才不会见她!”辛容生气了,推了他一把转身就要走。

    施轩拉住她:“你给我说清楚,我姐是不是赢望害死的?”

    “你干什么?”陈丽英见辛容被一个陌生小伙子抓住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松手!”

    辛容甩开施轩:“你不要胡说!不然我让望望哥揍死你。”

    “先生,这里游客不能来,你赶快离开,不然我叫警察了。”陈丽英站在辛容身前瞪着施轩。

    施轩暗暗咒骂了一声该死,转身离开了。

    中午辛容跟赢望告状:“他竟敢诬陷望望哥!我讨厌他。”

    “他动手了?”赢望眼一沉。

    “没有,被许阿姨赶走了。”辛容嘟着嘴,“下次他在胡说我就打他!”说完还挥了挥拳头。

    赢望掩住眸中的冰冷,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会有下次了。”

    没过几天,高翔突然告诉高子格:“施家要搬走了。”

    “搬走了?”高子格正吃早餐,筷子一顿,“搬去哪了?”

    “回锡县去了。”高翔看了他一眼,“听说施涵的父母突然要调职。”

    高子格皱了皱眉头:“不是才调过来吗,怎么又调回去了”

    “那就要问问他们家的好儿子了。”高翔冷笑了一声,“你还不知道吧,施轩被人打了。他在酒吧喝酒跟人起了争执,结果被打断了腿,只能跟着父母回锡县养着。”

    高子格思索了一下:“这样也好,省得日后见了面尴尬。”

    “明白就好,你李伯伯的女儿过几天就从国外回来了,你可以试着去接触接触。”

    高翔是怕儿子还想着施涵那女人,却不知道高子格现在根本不愿意去回想,恨不得没爱过施涵。

    &nbsp

    ;“爸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辛容很愉快的结束了社会实践活动,这时候天也慢慢冷下来,转眼s市就迎来了第一场雪,这也意味着,圣诞节又快到了。

    “大少,这几天小姐的情绪有些不对劲。”赢望一回来,家里的阿姨就一脸凝重的说。

    赢望眯了眯眼,昨天他去接辛容的时候,也发现小丫头不太活泼,还以为是因为天冷的过,原来真是心里有事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赢望发现辛容吃了很多木瓜雪蛤。

    “不腻吗?”赢望尝了一口,齁甜。

    辛容啊了一声:“还好啊!”说完又吃了一口。

    赢望给她夹了一块牛肉:“吃那个不管饱,吃肉。”

    晚上睡觉时,他发现辛容在床上不是挥手臂就是踢腿。

    “容容,最近在学校好吗。”他躺上床,把小丫头抓过来。

    辛容躺在他怀里,还不老实的撑手臂:“挺好的呀,怎么了?”

    “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

    赢望见她不动了,还想着抱着好好亲一亲,结果人家一个翻身睡觉去了。

    这种情况一直到圣诞节前两天,赢望决定跟小丫头谈一谈。

    “容容你过来。”这天晚上辛容喂完比卡丘,正想出去看她的多肉,却被赢望叫住了。

    她一脸懵懂的坐到赢望对面,男人皱了皱眉,将人抱进怀里。

    “你最近怎么回事?”

    辛容突然一脸谨慎的盯着他:“我挺好的,怎么也没怎么。”

    “说实话。”赢望看着她,虽然不想吓唬,但他知道不吓唬小丫头绝不会说实话。”

    果然,辛容被他一脸的严肃样吓到了,结结巴巴了半天。

    “我我都快十五了。”

    赢望皱了皱眉头:“十四岁半。”

    “齐琪琪和张瑾她们她们都都”

    “她们怎么了?”赢望心想这里头怎么还有别人的事。

    辛容撇撇嘴:“她们都来初潮了,就我没有。”说完鼻子一抽,眼泪就下来了,“我我姐姐十三岁就来了,我我都十五了,还还没来嘤嘤嘤”

    赢望:

    过了好久,久到辛容抬起头,看见板着脸的赢望哇一声哭的更厉害了。

    “容容?”赢望抱着她,见小丫头哭的那么伤心心疼死了,“傻瓜,不来就不来吧,着什么急。”

    辛容抽抽搭搭的抱着他的胳膊:“那那你会不会嫌弃我?”

    “我为什么要嫌弃?”赢望不知道大姨妈和嫌弃怎么能扯上关系,甚至连大姨妈这种生物都是后来在网上恶补的资料。

    辛容可怜巴巴的说:“那个那个不来的话,就不能当望望哥的妻子,也不能给望望哥生孩子。”

    赢望的心都酥了,他家丫头怎么这么可爱呢!

    “笨蛋。”他狠狠亲了辛容一口,“我愿意等,看着你慢慢长大,我更开心。”

    辛容撇撇嘴,手往下面伸去:“骗人,它都变大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