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施涵的下场

    “我”施涵抽泣了几声,一咬牙准备说出来,“我知道了他啊啊啊啊”突然,施涵浑身开始抽搐,她捂着胸口惨烈的叫喊起来。

    “涵涵?”高子格吓了一跳,伸手要去扶她,却看见施涵的皮肤好像爆开似的喷出血来,整个人迅速变成红色的,最后在凄厉的惨叫中变成了一摊血水。

    高家父子一时间脑子都是空白的,这种只在电影上看到过的场景竟然活生生发生了。

    “爸”高子格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这这是什么”

    高翔深深吸了口气,面色凝重的开口:“叫人收拾干净。”

    “可”

    “闭嘴!”高然狠狠瞪着他,“听着,把这件事忘了,你什么都没看见。施涵是跳海自杀的,死前什么也没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高子格脸色惨白的跌坐在沙发上:“施家呢?我们怎么交代”

    “哼,交代?她差点连累我们家,还想要什么交代。”高翔阴沉着脸,“咬定你不知道就行了,反正很快报纸上就会报道昨晚的事。”

    相比施家,高翔更担心赢氏。

    很显然这是赢望给他们的警告,施涵肯定知道了什么所有才被灭口。现在他只希望赢家不会继续追究,不然

    很快,网上就流传出来照片,记者还很尽职的把人物关系都交代清楚了。什么某高姓集团的儿媳妇与人酒店开房被未婚夫抓个正着,连高子格的资料也被登了出来。

    “姐夫,我姐呢?”施轩看到报道后马上给高子格打电话,“那些照片怎么回事?”

    高子格稳了稳情绪,按照事先说好的开口:“小轩,我也不知道,你姐她失踪了,我已经报了警。”

    “失踪?不是说你把人带回去了吗?”施轩急忙问,报上说高子格去了现场的。

    “都是我的疏忽,涵涵回来后就在房间休息,我忙着给她善后,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自己跑了出去。”

    高子格的声音听上去很着急,施轩松了口气,这才问他:“姐夫,你觉得这件事”

    “你姐姐肯定是被陷害的。”高子格马上道,“我相信她。”

    “好,那我姐就交给你,你一定要把她找回来,我还得回家去安抚我爸妈,他们一定吓坏了。”

    挂了电话,高子格满脸茫然的坐在那,高翔见不得他那副样子,踹了他一脚:“不就是一个女人,你心里很清楚,赢氏不会随便动手,还是这么决绝的手段。”

    “施涵一定做了什么,一个女人得罪一个男人,无非就那么几件事。”高翔提醒儿子,“收起你那副伤春悲秋的模样,记者这几天肯定会盯着你,好好回答,别把自己栽进去。”

    几天后,有人在海边发现了一个女士皮包,经过核实,确定是失踪施涵的。警察通知施家和高家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当天晚上,又有人捡到一只女士鞋,辨认过后也证实是施涵的,一时间舆论纷纷开始同情这个女人。

    “不可能的,我姐怎么会去跳海,她不会的!”施轩无法接受,家里两位老人悲痛欲绝,他和高子格去警局办了手续出来后质问道。

    高子格一脸哀伤,好不容易

    把记者打发走,还得应付曾经的小舅子。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一直陪着她的,都是我疏忽了”

    “不对!”施轩狐疑的看着他:“是不是因为我姐出了事你要解除婚约?”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床上也会不冷静吧,更别说是还是几个男人。

    “你应该了解我姐,她不会做那种事,肯定是被人陷害的。”施轩越说越激动,突然想起什么抓着高子格的手道,“之前她给我邮箱发过东西,说如果早上没接到她电话再去看。”

    高子格脸一变:“你看了?是什么?”

    “没有。”施轩想了想,“我觉得姐出事一定跟邮箱里的东西有关,因为当天我的邮箱就被黑了。”

    “把你的账号抄给我,我去找找人,看看能不能修复。”高子格提议,“你这几天别乱跑,多在家陪陪伯父伯母。”

    高子格并没有把邮箱的事情告诉高翔,他想知道施涵到底做了什么,更有种隐隐约约想要替她报仇的冲动。

    “大少,高子格在网上高价找黑客修复邮箱。”

    赢望把文件合上,小心的看了那边的房间一眼,压低声音道:“录音放进去了?”

    “都弄好了。”

    “去吧,这件事到此为止。”

    黑衣男人顿了下,脸色有些难看的开口:“霍宁那边出了点问题”

    “说。”赢望抬起头。

    “她投靠了欧洲那边的势力,如果我们要抓人,恐怕得万老板亲自去一趟。”

    赢望眯了眯眼:“找人盯着她,暂时不用动手。”

    “是。”

    黑衣男子刚离开,休息室的门开了。辛容几乎是闭着眼睛,歪歪倒倒的走出来,吓得赢望赶紧过去抱住她。

    “没睡醒怎么不接着睡?”怕辛容自己把眼睛揉红了,赢望拿湿毛巾小心的盖在她眼睛上。

    辛容清醒过来在他怀里蹭了蹭:“不睡了,不然晚上会睡不着。”

    “睡不着可以做其他的。”男人突然将她抱起来骑在自己身上。

    小丫头脸红了,上次赢望也这样说,结果晚上把她全身都亲了一遍,后果就是第二天下午她醒来的时候,男人都已经下班回来了。

    “下周就开学了。”赢望亲了亲她,“初二的学生可以申请参加社会实践,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辛容一听这个,马上来了兴致:“有有有!她举起手,”我想去老绣房学刺绣。”

    “绣房吗”赢望有些不满,他以为小家伙会继续来当他的秘书,不过只要辛容高兴,他也就忍受了。

    “好,我去给你联系。”

    辛容啪叽亲了他一口:“望望哥最好了!”

    然后就被男人按住了脑袋。

    高家。

    “施涵家那边你处理好,别让他们闹出事来,尤其是她那个弟弟。”高翔对儿子这几天的表现还算满意。

    高氏集团也因为这次的新闻火了一把,连股票都升值了不少。

    “爸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高子格的神情非常淡定,已经完全看不出悲伤,一点都不像刚死了心爱之人。

    而他现在的确不悲伤,不但如此,他心里还有种扭曲的快感。

    施轩的邮箱里,有一份音频文件。

    “小妹妹,你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这是施涵的声音。

    然后是小女孩的:“我干嘛要告诉你,姐姐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可我觉得你哥哥比较好啊!我请你吃糖,你帮问问赢望对我印象怎么样好不好?”

    高子格听到这段对话后差点把电脑砸了,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竟然是个见异思迁的贱货!

    冷静下来后,他把文件销毁,然后重新找了份关于婚礼计划书的明细放进去,再发给施轩。

    当天他就接到了施轩的电话:“这是我邮箱里的?”

    “是的,你可以自己登陆看看,已经恢复了。”高子格淡淡的说,“我想,你姐姐的确是自杀的,我们赶紧把她的后事办了吧。”

    施轩还是觉得有问题,如果只是婚礼的策划书,为什么施涵要发给他?还特别叮嘱打开的时间

    可现在这种情况也由不得他追究,于是施高两家很快举办了葬礼,高子格更是以丈夫的名义宣布三年之内他不会结婚。

    “望望哥,那个女人好好的为什么自杀啊?”辛容不知道前期新闻,看到施涵死了吓了一跳。

    赢望正在开车,瞟了平板一眼道:“听说高子格要和她分手,想不开吧。”

    “肯定是发现了她的不忠。”辛容对施涵没好印象,不过也不好多谈论死人,很快就把这事忘记了。

    接下来就是准备开学,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到了那天赢望送她到学校门口,齐琪琪和张瑾因为住校提前一天就来了。

    三个人站在那接辛容,多出来的一个是阿奇尔。

    “望望哥!”他屁颠颠的跑过来打招呼,“我哥让我向你带好,麻烦你继续照顾我!”

    对于这对不要脸的兄弟,赢望一向采取无视的态度。

    “进去吧,中午我来接你。”他揉了揉辛容的脑袋,转身上车走了。

    阿奇尔摇摇头:“容容,为什么你哥总那么酷?”

    “因为望望哥长得好看啊!”辛容得意的说。

    齐琪琪和张瑾一左一右拉着她:“走走走别理他,去报道了!”

    “等等我!”阿奇尔追上去。

    开学后没几天,学校就安排大家社会实践,又是托辛容的福,今年纺织类和服饰设计类的孩子们都可以申请去老绣房,不过人家只给了三个名额,除去辛容自己,还有两个。

    “你们不和我一起去吗?”辛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小伙伴。

    齐琪琪晃了晃手里的书:“我要去珠宝设计的工作室学习。”

    “我去成衣制作。”张瑾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和金钱去学习刺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