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赢望的怒火

    “我叫霍宁。”女人笑了笑,“是我约的你。”

    施涵皱了皱眉头:“我们不认识吧?你找我干什么。”

    “你不认识我,但赢氏的总裁赢望你认识吧?”霍宁很满意看着施涵变了脸色,笑了笑。

    “你什么意思?”施涵马上防备的看着她。

    霍宁摇了摇头:“别紧张,我只是想告诉你些事情,知道赢望身边为什么一直没有女人吗?”

    施涵犹豫了一下:“你”

    “我知道赢望最大的秘密。”霍宁看着她,“只要你按我说的做,赢氏少***位置一定是你的。”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施涵冷笑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她站起来准备走,“我想我们没必要谈下去了。”

    霍宁不介意她的态度,靠在椅子上耸了耸肩:“我不是来跟你谈条件的,我只是想帮你。既然你不想听,无所谓呀!”

    “你想要什么?”施涵怀疑的问,她不相信霍宁没有目的。

    “我说了,只是想告诉你真相。”霍宁微微靠前,施涵把头靠过去。

    “赢望喜欢的,是他妹妹。”

    施涵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霍宁靠回椅子上,“就是那样。”

    “不可能,你胡说八道!”施涵也坐回去,皱着眉头喊,发现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又急忙把声音放低。

    “我们素不相识,你为什么拿这种事情骗我。”

    霍宁优雅的喝了口咖啡:“你可以去自己证明。”

    “怎么证明?”施涵马上问,没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个女人带着走了。

    “你可以去跟踪他们兄妹,仔细观察赢望跟她妹妹是如何相处的,很容易就会发现问题。”霍宁从钱包里掏出张钞*票放到桌上。

    “别说我没提醒你。”她站起来理了理头发,“最好自己亲自去,不要找什么侦探记者,他们不但不会接,没准还会把你给卖了。”

    说完,霍宁转身离开。等施涵反应过来追出去时,早已不见了她的踪影。

    辛容每天跟着赢望上班,没几天大家就都知道了。经理们特别嘱咐一定不能围观,不能搞特殊,就把辛容当成普通员工。

    “唉,这几天那些女员工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某个经理吃饭时感叹,“裙子的长短都要突破极限了。”

    “废话,赢总每天都偷偷跟着小姐,小姐又什么都不会,运气好了帮到忙,没准就被赢总注意了。”

    企划部的经理突然笑了笑:“嗤,别做梦了!”

    “你们部门新来的那个不就是因为帮了小姐,被赢总升职了吗?”另一个经理碰碰她,“怎么样?听说是个美女呀!”

    企划部的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的普普通通,可那双眼睛全是精光。他放下筷子道:“你说的是胡琳吧!”

    胡琳现在已经是组长了,对于一个应届毕业生来说,要做到这个位置最少都得三年,而她只用了三个月。

    “你们都以为人家做了什么是吧?”企划部经理鄙视的扫了几人一眼,“恰恰相反,就是因为她什么都没做

    。”

    胡琳现在也很烦恼,莫名其妙的升了职。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她,好几个女员工都故意疏远她,觉得她一定是靠潜规则上位的。

    “我真的什么也没干,赢总根本就没跟我说话。”胡琳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说这句话了,可根本没人信。

    辛容可不知道因为她的好意给胡琳带来了些麻烦,她这会正努力的听着赢望跟别人视频会议。

    “容容,帮我把这些文件整理好可以吗?”赢望见小丫头一直皱着眉头,知道她听不懂,便找个其他事给她干。

    正汇报工作的海外主管吓了一跳,怎么好好的画风突然变了。那么温柔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平时冷冰冰的总裁?

    “好哒!”辛容兴冲冲的接过去,坐到她的办公桌前去整理了。

    赢望把目光收回来:“接着说。”

    “啊?”视频里的人差点没反应过来,“哦哦”

    又过了几天,下班的时候辛容看到胡琳跟一个男人亲亲热热的上了车。

    “那是她男朋友吧!”

    赢望扶着她坐上车,余光瞟了一眼:“应该吧。”

    “看上去很帅呢!”辛容又说了句。

    男人慢慢的看向她:“个子没我高。”

    “那是,望望哥又高又帅哒!”

    赢望弯了弯嘴角边给她系安全带边问:“晚上想吃什么?”

    “今天是周末,明天你不来公司吧?”辛容眨巴着眼睛问,“那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吃好不好?”

    “嗯。”赢望点点头。

    辛容高兴的扑上来亲了他一口:“望望哥最好了,我们去吃北城的寿司吧!”

    这是一家岛国人开的寿司店,主打新鲜昂贵的食材。吃到一半辛容去洗手间,赢望却迎来了位不速之客。

    “赢总!”施涵带着奇怪的笑容坐下。

    赢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走开。”

    “我说完就走。”施涵拿出手机晃了晃,“没想到赢总竟然喜欢自己的妹妹,呵呵!真是大开眼界。”

    手机屏幕上,是辛容扑过来,两人抱着亲吻的照片。赢望只看了一眼,整个人的气息就变了。

    “你是第二个触犯我逆鳞的人。”男人的眼神想冰刃,刺的施涵打了个哆嗦。听到赢望说她是第二个人时,有什么在心里清晰起来,可眼下她顾不上那些。

    赢望突然站起来,施涵吓了一跳,紧紧抱着电话说:“我已经发到邮箱里了,你听听我的要求,只要你答应我就”

    她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赢望夺走了。

    “把她带走。”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男人,此时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

    “大少,是我们疏忽了,没有发现她。”

    赢望冷冷道:“下不为例。”

    施轩从酒吧出来,发现有个未读消息。

    “我往你邮箱里发了点东西,明天我要是没有给你打电话,你再打开看。”施涵。

    施

    轩收起手机,等他回了家洗完澡闲的没事就打开了邮箱。

    “搞那么神秘干什么,我现在就看看靠!”他一摔键盘,“妈的谁黑了我的邮箱?”

    赢望哄辛容睡着后去了书房,一个黑衣男人早就等在那里。

    “大少,照片都销毁了,那个女人要怎么处理?”

    “去把霍宁找出来。”赢望眸色冰冷,浑身的散发着逼人的气势,“既然她不想活,就别活了。”

    黑衣男人点点头:“明白了。”

    “至于另一个”赢望眯了眯眼,“喂她吃药,然后通知高家。”

    “是不是要多找几个人?”

    赢望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黑衣人缩着脖子退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网上就传出一段视频。一个女人和一堆男人在酒店玩几p,结果被未婚夫抓奸在床,更有记者堵门拍下了清晰的相片。

    “子格,我是被人害的,我是被害的!”施轩狼狈的坐在地上,对着高子格不可思议的目光哭喊道,“你相信我啊!我是被人害的。”

    高子格已经把记者打发走,此时他也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少爷,当务之急还是先回去吧,老爷还在家等着呢!”跟着来的老管家叹了口气,这叫什么事啊

    高家,高子格的父亲高翔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旁边的电话被摔在地上,因为记者们已经查到了施涵的身份,不停打电话进来询问。

    “爸,我们回来了。”高子格扶着施涵坐下,施涵哆哆嗦嗦的看了高翔一眼,马上低下头。

    高翔抿着嘴,深深吸了口气:“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呜呜呜”施涵哭起来,拼命摇头,什么也不说。

    高子格满脸苦涩的开口:“涵涵说她被人下了药。”

    “她得罪谁了?”高翔在商场打拼多年,自然看得出这件事不是施涵自愿的,可到底是谁设计了她

    高子格摇了摇头:“爸,你也知道涵涵刚毕业,本来认识的人就不多,怎么会得罪人呢?”

    “你自己说。”高翔瞪了儿子一眼。

    如果不是他真心喜欢,自己是看不上施涵的。这女孩太浮躁,而且虚荣心太强。

    “我我不知道”施涵哭着喊,“呜呜呜,我该怎么办那些记者一定把消息都发出去了,我没脸见人了。”

    高翔一拍桌子:“闭嘴!”他冷冷看着施涵,“我们高家都没嫌丢人,你有什么脸哭。”

    “爸”高子格皱了皱眉头,“你别这么说,涵涵是无故的。”

    高翔懒得理这个儿子,盯着施涵:“我再给你次机会,到底得罪谁了?”

    “我我”施涵结结巴巴的看着高翔,“赢赢望,是赢望呜呜呜呜”

    高家父子脸色突变。

    “你怎么会认识赢望的?”高翔猛的站起来,高子格见他晃了两下,赶忙过去扶住,“爸,我们回来的时候在船上和他有过几次交集。”

    高翔死死盯着施涵:“你做了什么?赢望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