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千钧一发

    <i ss="bsharebunbx">

    </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一群大象慢悠悠的从树下走过,有几头小象像串成一串似的,鼻子抓住前面一头的尾巴,晃晃悠悠的走在队伍中间。

    “快快快!”齐琪琪举着手机趴到木窗外面,“赶快给我拍照!”

    张瑾拉住她:“你小心点,别掉下去。”

    “放心,我抓着呢!”齐琪琪一边说,一边伸手把辛容拽过来。

    两个人对着手机大喊:“茄子!”

    象群过去后,大家接着吃,齐琪琪一边吃一边担心:“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狮子!”

    “肯定能吧,广告上不是有吗?”李静说,“没准马上就过来了。”

    阿奇尔呵呵了两声鄙视她们:“那是广告!知道什么叫广告吗?”

    “要是没有等会我就不结账!”齐琪琪挥舞着拳头。

    张瑾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道:“今天是容容请客。”

    正说着,李静捂着肚子站起来:“哎呀好好的肚子疼,我去躺洗手间。走到门口她又问辛容,“容容你刚刚喝了那么多果汁要不要一起?”

    “好!”辛容站起来跟她一起去了。

    洗手间要从树上下来,走到对面的丛林里,辛容上完了出来见李静正在照镜子。

    “学姐你怎么啦?”她发现镜子里的李静表情很奇怪。

    李静慢慢转身,笑容诡异的看着她:“没什么,你不是想看狮子吗?我带你去啊!”

    “你你没事吧?”辛容被她的表情吓到了,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我当然没事!”李静突然眼神凌厉的瞪着她,“有事的是你!是你!”

    辛容被她这么一吼,本能的眼泪就下来了。要知道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她都没被人吼过。尤其是来到现代以后,那就是给娇娇气气养着的。

    突然有人给她这么一嗓子,瞬间就受不了了。

    “你哭什么?”李静一脸厌恶的看着她,“不过是吵你两句就受不了了?呵呵!你们这些娇生惯养的名媛都是贱人!”

    辛容一边摇头,一边往门口退,李静突然挡住她,还狠狠踹了她一脚。

    “啊!”辛容叫了一声扑倒在洗脸台上。

    李静不知道从哪拿出条绳子,把辛容的胳膊绑起来,也不管勒没勒到她,连拖带拉的就把人拖了出去。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辛容抽泣着问她。

    “为什么?”李静把袜子脱下来塞到辛容嘴里,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观察周围的情况。

    辛容恶心的想把袜子吐出来,李静一脸怨恨的甩了她一巴掌:“还记得你在电影院里碰到的女人吗?”

    “不记得了吧?”见辛容一脸茫然,李静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往后拉,“那是我姐李娜,就因为跟你发生了点矛盾,却被男方厌恶悔了婚约。”

    辛容拼命哭,心里拼命叫着赢望,可不知道李静带她来了哪里,一个人都没有

    。

    “外面人都说我们家得罪了赢氏,为了公司,我姐被送给了个五十岁的老头子当情妇。而我哈哈哈!”李静笑容狰狞的说。

    “我的命运马上会和她一样。你说!你是不是很该死?”她拽着辛容的头发,拖着她往前走。

    辛容的手被地上的石子磨破,身上全是土。李静看她这么狼狈,得意的笑起来:“为了今天这场意外,我连自己的身体都出卖了,你不是想看狮子吗?看吧!”

    一辆大卡车停在她们面前,辛容惊恐的看在卡车里的狮子。那头比她还大几倍的肉食动物正烦躁的撞着笼子。

    “这头大猫生病了,已经三天没次东西。”李静托着辛容慢慢走过去,“迷路的小女孩意外被送去就医的狮子咬死,这条新闻不错吧?”

    她和送狮子去医院的司机和驯养员上了床,被两个男人玩弄了一晚上,才换来了这个机会。

    “唔唔唔”辛容拼命摇头,爬起来想跑,却被李静用力推到笼子跟前。

    “吼!”被打搅的狮子发怒了,伸出爪子就挠过来。

    李静却突然把她往后一拉,看着辛容惨白的脸,心中涌上一股扭曲的快感。

    “这张漂亮的小脸被抓伤了多可惜啊!”她拍了拍辛容的脸,“应该被咬一口,到时候半张脸上一个血窟窿,啧啧!要是你哥哥看见了,不得心疼死?”

    她拖着辛容走到车顶上,把盖子打开:“不对!你哥哥看不见了,估计等他再见你时,你已经是一团碎肉,连骨头都没有了,哈哈哈哈!”

    “唔唔唔”辛容看着伸着爪子不停往上跳的狮子,绝望的看了眼远方。

    李静露出狰狞的笑容,正想把人推下去,周围突然传来脚步声,下一秒,一个人影从天而降把她手里的辛容抢了过去。

    “容容!”赢成抱着她跳下车,把嘴里的袜子丢掉。辛容哇一声哭出来,哭的嘶声裂肺的。

    赢成手脚发抖的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没事了,没事了,哥哥来了,哥哥来了!”

    另一边,李静已经被保镖控制住,她疯了似的骂着赢家,诅咒他们每个人。

    “二少,这个女人怎么处理!”

    赢成冷冷的看着李静,目光像看一个死人:“不是意外吗,就让意外发生好了。”

    “明白了!”

    怀里的辛容突然没了声音,赢成吓了一跳,发现是晕过去了才赶紧抱着她上了车。

    s市凌晨两点,赢望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听了几句后表情就变了。

    “我马上飞过去,照顾好她。”

    辛容觉得哪都疼,眼睛也睁不开,脸上传来温暖的触碰,还有熟悉的声音。

    “容容?容容?”赢成小心的给她擦掉眼泪,然后冷着脸问医生,“怎么回事?”

    外国医生顶着冷飕飕的目光,给辛容又做了个检查,然后松了口气说:“身体都是皮外伤,醒不来是因为受惊过度,过一会肯定会醒的!”

    直到太阳落山,辛容才缓缓醒过来。

    “容容!”

    “成成哥,哇”她嘴一撇就开始哭,“好疼,她揪我的头发!还拖着我在地下走,还要把我喂狮子吃掉哇哇”

    赢成恨不得把李静碎尸万段了,抱着辛容哄她:“

    没事了,我把你救回来了。你看!你现在已经在医院里了。”

    “呜呜”辛容抽泣着看了一眼,“医医院?”

    结果又碰到胳膊上的伤口,疼的她眼泪汪汪的扑进赢成怀里。

    “幸好没伤到骨头,医生给上了药,过几天就没事了!”赢成对着她胳膊上的擦伤呼了呼,“乖容容忍耐一下啊!”

    辛容噘着嘴抬起头:“饿了”

    “呵呵,想吃什么,我让他们送过来!”

    “冰淇淋!”

    吃了饭,又仗着是病号啃了两个冰淇淋,辛容又睡了过去。等她睡到半夜想去厕所,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人怀里。

    “容容”有些沙哑的嗓音让辛容一下子呆住了。

    赢望拉开灯,看着小丫头脸上红一块青一块的伤口心疼死了:“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男人将头埋进她脖颈中,还控制了力道,怕碰到她的伤口。

    “望望哥?”辛容揉了揉眼睛。

    “是我。”赢望在她唇瓣上舔了一口。

    辛容嘴一撇,哇一声大哭起来,一边说,一边又重复了一遍:“好疼,她揪我的头发!还拖着我在地下走,还要把我喂狮子吃掉呜呜

    “我知道,我都知道!”赢望小心搂着她,“放心,她已经付出代价了,没有谁可以伤了你之后还好好活着。”

    “你她”辛容抽抽搭搭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赢望下床给她倒了杯温水:“不用管她,喝完水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回家。”

    “啊!齐琪琪她们呢?”辛容这会才想起小伙伴。

    “已经跟她们打过招呼了,快睡吧!”赢望把人抱进怀里,亲了亲。觉得不够,又亲了几下。

    辛容在他怀里钻了钻:“望望哥”

    “嗯。”

    “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再也不一个人出来玩了。”

    “好!以后容容想去哪,我带你去。”

    很快,一条新闻就出现在各个国家的头条上。

    两个女孩不小心迷路,遇到了野生动物园送去看病的狮子,结果一个受伤被救,另一个被当场咬死,只剩下一堆碎肉。

    至于她们是怎么进入关狮子的笼子,还是狮子自己跑出来的,这些都没有细说。在一个每分钟都有事件发生的时代,这条消息很快就被淹没了

    “望望哥,她死了吗?”此时的辛容已经回到了s市的家里,正抱着个冰淇淋啃。

    “她不小心掉下去,被狮子咬死了。”赢望淡淡的说,“这就是古人常说的报应吧。”

    辛容看着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过几天伤口好了,我们出去玩,想去哪里?”赢望转移了话题,辛容马上兴奋的点头,“我去网上看看啊!”

    赢望挑了挑嘴角:“不急,你慢慢选。”

    没等辛容的伤好,凯撒却接到了传票。李静的家长把学校监管不力害他们女儿惨死告上了法庭。

    “大少,我们已经提出和解,正在等对方律师提条件。”

    赢望目色深沉的把文件往桌上一扔,拿起电话打给赢擎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