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羡慕妒忌恨

    赢望一直陪着辛容,等她过了安检才离开,走的时候辛容眼泪汪汪的,差点就不去了。品 书 网  . v o d t w . 可等赢望一离开,她转脸就把这点小情绪忘了

    “容容,你的行李都托运了吗?带了几个箱子?”

    辛容伸出个指头:“一个。”

    “我带了两个。”齐琪琪兴奋的一直在上蹿下跳,跟她一起上蹿下跳的还有阿奇尔。

    阿奇尔:“容容放心,等会下了飞机,我帮你推箱子!”

    “这次的人真多。”张瑾帮辛容把外套穿上,她比辛容也就大一岁,可老觉得自己应该照顾她。

    不止她这么想,阿奇尔和齐琪琪也一样。尤其是辛容现在有了点肉,嘟嘟的肉包子脸,更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了。

    “那边那个,我怎么觉得她一直在看容容?”齐琪琪突然不蹦跶了,凑到张瑾跟前指了指。

    大家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不远处的几个同学里,有一个女孩正往这边看,见她们看过去,马上把头转了过去。

    “认识吗?”阿奇尔问。

    辛容摇摇头。

    “估计是对你好奇。”张瑾说,“毕竟之前没什么机会接触,这次的旅行又是因为容容才有这么好的待遇。”

    所以,有人对她好奇也是正常的。

    “对对对!”齐琪琪拉住辛容的手嘱咐她,“你要小心点,别谁跟你套近乎你都搭理,鬼才知道那些家伙有什么目的。”

    辛容特别乖巧的点头,她本来就不是个主动交际的人,再说这些话赢望早就说了不下百遍了。

    等大家登上了飞机,要不是随行老师压着,这些孩子估计就翻天了。

    “这架飞机是第一次来华国,赢学长专门调过来的,咱们是第一批客人!””齐琪琪把包包放好,开始拍照。

    其他同学毫无例外的跟她一样,辛容也兴致勃勃的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然后发给赢望。

    飞机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舱,现在的样子是宽大的椅子,舱的长度大概有两米多,宽大概也差不多。

    晚上休息的时候,舱门可以完全升起来变成独立空间。椅子可以放倒然后伸展出隐藏部分,变成宽约一米二的床。

    “你别玩了!”张瑾见齐琪琪不停升降她的舱门,“一会坏了看你怎么办。”

    “又不是我一个人在玩,你看她们。”

    呵呵,后面的同学几乎都在折腾自己的坐舱

    “望望哥,要起飞了,我关手机啦!”辛容最后发了条语音给赢望,然后关了机。

    另一边,正在开会的赢氏员工,突然发现他们老板对着手机笑了。

    “喂,你说老板在笑什么呢?”

    “你没看到老板带着耳机吗,肯定是语音消息。”

    “你们两个白痴,肯定是小姐给老板发的。”

    赢望是妹控这件事,整个赢氏都知道

    窗外是漆黑的夜空,机舱里却特别热闹。

    “给钱!”齐琪琪伸手,阿奇尔不死心的想从掷骰子,企图不给过路费。

    他们四个在玩大富翁棋,本来齐琪琪和阿奇尔想打麻将,结果辛容不会,她们也不敢教她。

    “好了好了,不早了,都收拾

    好准备睡觉!”随行老师扯着嗓子喊。

    大家七手八脚的回到自己舱里,齐琪琪小声和辛容说:“你别这么早睡啊,有时差的,明天我们到的时候也是晚上,到时候就睡不着了。”

    “望望哥说了,那也不能太晚,我们正长身体呢!”辛容特别乖巧的拿出个口腔清洁喷雾,对着嘴巴喷了几下,这样就不用去刷牙啦!

    齐琪琪撇嘴:“你就是发育晚,睡再多也不长个的。”

    “讨厌!”辛容瞪她。

    “对不起!对不去!”齐琪琪举手道歉,辛容最近越来越在乎身高了。

    不过,她的确是有点低。

    想到两个赢学长一米八几的身高,齐琪琪觉得辛容以后肯定也不会低的。

    “我看书上说,后长的人以后都是高个子!”齐琪琪毫无根据的说。

    事实证明,几年以后,辛容还是那么低。

    把舱门放下来,换好了睡衣,灯光调暗,然后盖上毛毯躺下。几秒钟后,辛容就开始想赢望了。

    “也不知道望望哥在干什么”

    赢望这会还在公司,辛容不在,他也不想回家。

    “大少,非洲那边都安排好了,小姐的飞机一落地,我们的人就会跟上。”助手敲门进来向他汇报。

    “还有”说完后助手结巴了一下。

    “说。”赢望抬起头。

    助手咧了咧嘴:“二少也往非洲去了。”

    “他也去了?”赢望皱了皱眉头。

    “是的,看上去也不像是执行任务,估计就是去找小姐的。”

    赢望挥挥手,让他出去。

    至于倒霉弟弟跑去刷存在感什么的完全不用担心,正好还能照顾容容。

    飞机划过太平洋上空,在享受了一顿高空美食后,缓缓降落在南非,大家排队去领行李。

    “容容?你的行李呢?丢了?”等所有人的箱子都拿到后,齐琪琪发现辛容还是一个小背包,一个小箱子。

    辛容低头看了看:“我就带了这些啊!”

    “你别闹了!”齐琪琪急的不行,“晚上很冷的,你这里面连个大衣都装不下啊。”

    张瑾也皱着眉头,怎么赢望学长没给辛容收拾行李吗

    只有阿奇尔一脸不在乎的说:“没关系,咱们现买!”

    “我的行李已经到了,望望哥让人送过来的。”辛容特别淡定的开口。

    其他三人的表情是这样的:o()o

    拿好行李,坐上大巴,直奔大**跨国公园!

    “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有上百种野生动物。”齐琪琪拿着本公园指南翻看。

    车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大家都是刚刚起床,旅途的兴奋让孩子们一个个兴致勃勃!

    “容容!你的存在简直太好了!”齐琪琪抱着她狂摇。

    辛容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齐琪琪指着小册子:“你看,这些木屋!”

    图片上一排排木屋在荒野上显得尤为突出,原来应该极具苍凉感,可配上温暖的灯光,漫天的星辰,油然升出一种绝美大气的浪漫!

    “这里面的配备都是五星级的。”齐琪琪砸

    吧嘴,“听说本来我们是住普通酒店,是赢学长决定的这里。”

    辛容嘿嘿傻笑:“望望哥最好了!”

    “话说”齐琪琪突然一脸纠结的看着她,“有个这么优秀的哥哥,你以后可怎么找男朋友啊!”

    肯定看谁都不如自家哥哥好,果断要嫁不出去了。

    辛容:“”

    不能告诉小伙伴真相肿么办?

    “那就不嫁呗!”她只好说。

    齐琪琪切了一声:“傻瓜,怎么可能。”

    多年以后,参加赢望和辛容婚礼的齐琪琪才知道原来她一直是最傻的那个

    到达公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非洲大草原的星光像璀璨的被子,直直披下来,让下了车的小朋友们惊叹不已。

    “我们是3号别墅。”张瑾领了钥匙,她身后还跟着阿奇尔。

    齐琪琪拦住他:“你过来干什么?”

    “啦啦啦,我跟你们住一块呀!”阿奇尔得意的说,“我要保护容容呢。”

    也不知道他怎么弄的,老师就同意把他分过来了。反正每间别墅有四个单独的房间,又都十一二岁的小孩子

    可老师竟然忘了阿奇尔这货明明快二十了。

    “你要是敢偷看我们洗澡,我们就把你丢去喂狮子!”齐琪琪警告他。

    阿奇尔拖着辛容的小箱子鄙视她:“你有什么可让我偷看的?”

    然后两个人又打到一块去了

    等四个人进了房间,看到客厅里的行李箱时,其中三个人的表情变成了这样:Σ(|||)。

    “呵呵”齐琪琪抽了抽嘴角,“怪不得要给你送过来。”

    我去,整整三大箱啊,每个箱子都是超大款啊!赢学长是把家都给搬来了吗?

    “怪不得老师让你跟我们一起住。”张瑾拍拍阿奇尔的肩膀,“扛箱子吧!”

    阿奇尔和狗一样把箱子扛到辛容房间,然后就被赶出去了。齐琪琪和张瑾则站在那盯着辛容看。

    “怎么了?”辛容觉得她们眼神都带光。

    齐琪琪嘿嘿嘿指了指箱子:“我们想看看你都带了什么。”

    “不知道耶!”辛容把三个箱子都打开,“望望哥给我装的。”

    第一个箱子里是她的换洗衣服,每一套都装在透明的袋子里,上面还有照片

    齐琪琪羡慕妒忌恨的去看第二个,里面全是鞋和帽子,还有各种配饰,也整整齐齐的装在盒子里

    就连一向淡定的张瑾在看到第三个箱子时都不淡定了,真丝的被子和枕头,还有一个看上去就死贵的床头灯!

    “小瑾,快点,戳瞎我的眼,我要妒忌死了!”齐琪琪夸张的捂着胸口倒在床上。

    辛容则特别淡定的开始往衣柜里挂衣服:“望望哥怕我认床。”

    “赢学长怎么不派人给你直接收拾好!”齐琪琪咬着牙说。

    “我不让呀!”辛容特别无辜的道,“我不喜欢陌生人动我的东西。”

    齐琪琪嗷一声冲出去了。

    “琪琪怎么了?”辛容一脸茫然。

    张瑾翻了个白眼:”别理她,抽风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