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去旅行啦

    这件事情的后续辛容是不关注的,她和赢望人生中的第一场电影,就在她看电影吃棒米花喝可乐,和赢望看她,摸她,吃她的过程里结束了。

    结果就是辛容再也不想来电影院里看电影

    “容容,明天就报名了,你到底去不去啊?”这天,齐琪琪又照例每日一问,不同的是还加了一个。

    阿奇尔在旁边一边跳一边叫唤:“去啊,去啊!我们一起去非洲骑老虎啊!”

    “你走开!”齐琪琪推开他,“容容,你真不去吗?”

    辛容眨眨眼:“我也不知道耶”

    “怎么能不知道呢?”阿奇尔又跳过来,“你问了大魔问了望望哥没有啊?”

    “唔”辛容想起她就问过那么一次,“我今天晚上回去问问吧再,不过,估计我去不了的。”

    阿奇尔失望的走了,下午赢望来接辛容的时候,发现她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真想去?”赢望摸着小丫头的脑袋问,“想去就去吧。”

    辛容反应过来后,先是惊喜,然后突然噘着嘴把头扭了过去。

    “怎么了?”赢望把车停好,伸手去抱她下车,却被辛容推开。

    瞪了男人一眼,辛容自己跳下车跑进屋里,直接上了二楼。

    赢望赶紧跟上来,见小丫头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揉成一团。

    “丫头?”赢望连被子一起抱到身上,辛容把脑袋埋起来不看他。

    这是闹脾气了?赢望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得罪了小丫头,只好慢慢哄她:“宝贝儿,我惹你生气的话,就打我两下,别自己憋着,对身体不好。”

    “哼!”辛容瞪着他,“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

    赢望有些跟不上她的思路,皱了皱眉问:“不在乎什么?”

    “我!”辛容使劲戳他脸,“那么随便就让我去了,十天耶!我要走十天啊!”

    赢望哭笑不得,同时也感叹道自己小姑娘长大了,思维终于变的像女人一样难以捉摸。

    “容容不是想去吗!”赢望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抱在怀里,“我舍不得,我恨不得天天把你挂在身上。”

    见小丫头脸红了,赢望亲了亲她的小脸,“可是,你自己想去。而且,这是你的人生经历,跟同学一起游学旅行,这是我不能替代的。”

    “那那你会不会想我?”辛容眼巴巴瞅着他。

    赢望眼神一暗,低头就吻了上去。

    房间里只听见两道呼吸交缠的声音,墙上的古董挂钟滴答滴答的仿佛在计时。

    “嘤”辛容快喘不上气了,赢望放开她,脑袋抵着她的额头,声音带着完全不满足的暗哑,“我怎么可能不想。”

    他恨不得将这个小丫头融进自己的骨血,化成他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赢望的控制力不强,恐怕早就把人拆入腹中了。

    辛容小脸红扑扑的,眼里一片迷离。

    “安心去玩,要记得想我,每天视频。”赢望吻了吻她的嘴角,抬头看她。

    “嗯!”辛容正想扑进男人怀里,突然觉得身下硬邦邦的。

    赢望本来就忍的难受,辛容又和故意似的扭了两下。

    “别乱动”他站起来,托着她放到胳膊上,“你要逼疯我

    吗?”

    辛容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她偷看过阿娘给姐姐的避火图

    “望望哥是流氓!”她趴到赢望肩膀上叫了句。

    赢望无奈的抱她下楼:“乖乖吃饭。”

    “你去哪?”见他要走,辛容揪着他袖子不放。

    低头亲了亲她:“你不能帮我,我只好去洗澡了。”

    “那你赶快去!”辛容推他。

    赢望挑了挑嘴角上楼,心想如果丫头真要离开十天,自己能不能受到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图腾的原因,当年赢擎苍曾说过,他离开辛晴就什么也不想做,整个人就是行尸走肉。

    对此,赢家的男人觉得没什么不好,不管是本意,还是图腾,反正只要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知道辛容可以一起去旅行时,齐琪琪和阿奇尔是最高兴的,然后大家就开始准备工作。正确的说,是其他人准备,辛容的

    “我就只背这个包包吗?”辛容翻了翻赢望专门给她定制的背包。

    粉色的,上面画着啊呜造型的小狗。

    “还有个小箱子。”赢望指了指脚下,最小号的行李箱,也是同款的。

    辛容噘嘴:“根本什么都装不下,琪琪他们每人都带了个超大的行李箱!”

    “你不用。”赢望抱起她,“你随身带这个就好,里面都是些应急的东西,至于其他的,我会让人带过去,你到了酒店,他们会送去房间给你。”

    辛容一听乐呵呵的趴到她身上,还主动献上一个吻。

    “宝贝儿什么都不用管,好好去玩就行。”赢望亲了亲她,“不过要想我。”

    “每天都想!”辛容戳了戳男人的脸,“望望哥也要想我哦!”

    赢望将她压到沙发上:“我没有不想的时候”

    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凯撒学院的暑期旅游开始了。和往年不一样的是,中学部报名去非洲的学生特别多

    “啊哈哈哈哈!”齐琪琪嘴里叼了根雪糕狂笑,“我们都是沾容容的光啊,哈哈哈哈!”

    张瑾难得没有反驳她,一脸感慨的点头:“真是”

    “呵呵!”辛容一脸呆萌的吃棒棒糖。

    头等舱,五星级酒店,全程专业保镖,这些都是往年没有的待遇。赢望可舍不得辛容吃苦,所以一切按照最好的来。

    学院能说什么,人家大笔一挥就决定了,费用都从赢氏财团出,大家皆大欢喜!

    “你们看,这是我们要住的酒店,花园里还养着小老虎和小狮子!”齐琪琪在网上提前查资料,辛容也挤过去,两个人兴致勃勃的讨论。

    “听说我们这次坐的飞机是最新的,可以每个人一个独立舱,光机票钱就要十几万。”张瑾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

    齐琪琪激动的拉着辛容的手:“是不是?是不是?”

    “好像是吧!”辛容歪了歪脑袋,她记得赢望提过,说要找个舒服的飞机,虽然比不上私人的,当也不会让她累着。

    阿奇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

    “明天我们一起登机啊,坐一块!”美少年拍着胸脯,“我已经和望望哥说了,会照顾你的!”

    齐琪琪冲他翻白眼:“我们会照顾容容的,你好好活着就行了。”

    <b

    r />

    “你太不温柔了,一点都不像东方娃娃!”

    “揍死你个红毛鬼!”

    两个人嗷嗷叫着跑了,张瑾翻了个白眼,看看表对辛容说:“到点了,你该走了。”

    大抵小孩子都是一样的,第一次离开大人和小朋友出去旅游,第一次自己住酒店,第一次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

    这会让小孩子非常兴奋,辛容也不例外。

    “望望哥,红的好看还是蓝的好看?”她拿着两个卡子从楼上冲下来。

    赢望正在客厅看文件,抬头看了一眼:“都好看,都带着吧!”

    “好!”辛容咚咚咚又跑上去。

    其实行李赢望已经给她收拾好了,剩下一些小玩意让她自己挑着带。

    “望望哥!望望哥!”几分钟后,辛容又冲下来,“白小猫的好看,还是黑小鸟的?”

    赢望抬头,小丫头举着两个笔记本。

    “小鸟的。”

    辛容举着小鸟造型的笔记本跑了。

    又过了一会。

    “望望哥!望望哥!格子的好看,还是小花的?”

    赢望:“小花的。”

    “望望哥!望望哥!我水壶上挂小熊还是小狐狸?”

    赢望:“小熊吧”

    “望望哥!望望哥”

    最后,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了,赢望一把将人抓进怀里。

    “看看几点了。”

    辛容抬头一看,发现竟然都十二点了!

    “不困吗?”赢望抱起她:“洗澡睡觉。”

    因为辛容的房间被她放了一地乱七八糟的玩意,所以晚上他们在赢望房间睡。洗完澡把小丫头扒光了塞到被子里,见她只露着两只眼睛。

    “望望哥,很晚了”

    “我知道。”

    “所以我们快睡觉吧!”

    “好。”赢望把她的嘴堵住了。

    她就知道,平时睡觉都让她穿睡衣的

    “不要了,好难受”辛容蹬着两条雪白的小腿,想从男人怀里出来。

    赢望压着她:“丫头,你要走十天呢,十天我都不能抱你亲你,乖!辛苦一下,等会就舒服了。

    辛容尖叫了一声,连口水都流了出来。赢望低头吻她,丝毫不嫌弃。

    “宝贝好甜,再来一次!”

    一直到天快亮,赢望才抱着早就昏过去的辛容进了浴室,给她清洗的时候忍不住又品尝了一次,然后抓着她的小手自己解决。

    “丫头,十天抱不到你,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下去”搂着辛容躺回床上,赢望又舔了几下她的嘴唇,这才闭上眼睛。

    辛容醒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下午了。

    “饿不饿?”赢望给她穿好衣服,抱着人下楼吃饭。

    辛容揉了揉眼睛:“已经四点了啊!”

    “嗯,吃完就送你去机场。”

    她们是晚上八点的飞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