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事后

    对于这种野兽的知觉,赢成自愧不如。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說.xinЫqi.。

    “好吧,我叫他们去查。”

    赢望瞟了他一眼:“霍家有消息吗。”

    “还没有。”赢成摇摇头,“不过,霍宁应该不在国内,跟霍家的合作基本上已经收尾,剩下的就是下面人的事。”

    “你自己拿主意。”赢望看了看表,“走吧。”

    赢成以为他说的是出去,结果回到客厅还没坐下呢,就听见赢望说:“不是让你回去吗。”

    “”

    过河拆桥就是这样了,赢成敢怒不敢言,还得问辛容:“容容明天有没有想吃的?”

    “鱼!”

    “呵呵,当我没问。”

    等赢成走了,赢望为了转移辛容的注意力,就和她玩大富翁游戏。

    “望望哥,可不可以便宜一点呀?”路过赢望的土地时,辛容想赖皮。

    “可以。”赢望把脸凑过去,“亲一下可以不用给。”

    于是,一晚上辛容都在亲赢望,最后干脆被他抱上床。

    “要喘不上气了”

    赢望看着推开她的小丫头,满满的爱意不知道该如何释放,只好一遍遍摩挲她的唇瓣,最后辛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晚安,宝贝。”赢望紧紧抱着她闭上眼睛。

    半夜的时候,大概是白天输的液体过劲了,辛容又开始痒痒。赢望靠在床头举着迷你电扇对着她的脸吹。

    “嘤嘤”看着小丫头时不时哼两声,还想伸手挠脸。赢望就心疼的不行,还得狠下心压住她的胳膊。

    同时眼里划过道阴狠,他会让背后动黑手的家伙付出比小丫头痛苦一百倍的代价

    没等赢家兄弟俩动作,第二天阿奇尔跑来了。

    “容容,你没事吧?”他来的时候辛容正好在输液,阿奇尔看着辛容的脸难过的要死。“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给你买橙子。”

    辛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别盯着我看了,不好看。也不是你的错,谁知道这几个橙子有问题呢!”

    赢望警告似的的看了阿奇尔一眼,后者马上了然。看来容容并不知道橙子是被别人动了手脚。

    “你跟我出来。”赢望阴森森的说。

    辛容眨眨眼。

    “就说几句话,马上回来。”赢望摸摸她的头。

    “望望哥”辛容拉了拉他的袖子,赢望特别心有灵犀的把耳朵凑过去。

    辛容小声说:“别揍阿奇尔呀!他也不是故意的。”

    “不会,乖。”赢望嘴上说的很温柔,一转身的目光却让阿奇尔一哆嗦,不会真把他打死在这吧

    到了客厅,阿奇尔马上说:“望望哥,是赫敏干的!”

    “证据呢。”赢望挑了挑眉。

    “那天保安给我送过来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两个同学,当时有一个突然摔到了,保安把人扶了一段路。”

    阿奇尔愤愤道:“那个摔到的就是赫敏,跟她一起的女生当时替保安拿着水果。”

    “就是说,这都是你推断的。”赢望的目光一直盯着辛容的病房,准备一有动静就冲进去。

    “你也知道,这不是我的地盘。”

    阿奇尔有些恼怒的话,“不然我早把人绑了!”

    赢望点点头:“你可以走了。”

    “”阿奇尔一脸悲愤,他都还没跟容容说几句话呢。

    “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赢望站起来,“以后做事情要谨慎,不要连累别人。”

    阿奇尔低下头小声说了句:“我知道了。”

    虽然这次的事情不能怪他,但的确是因他而起,按照赢家人的性格,如果不是他哥的面子,说不定早把自己遣送回国了

    等阿奇尔离开了,赢望发现辛容正探着小脑袋在看他。

    “过来。”

    哒哒哒,辛容扑进男人怀里。

    “都听见了?”

    “不是故意的!”辛容噘着嘴,“有人要害我呀。”

    赢望有些犹豫,他的本意是想将辛容养成无忧无虑的性子,用赢成的话说就是蠢萌蠢萌的的。

    可小丫头貌似挺聪明,有些事情虽然不说不问,不代表她不知道。

    “妒忌我嘛!”辛容挥挥手,不小心蹭到了脸,又想挠了。

    赢望抵着她的额头:“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才不是。”辛容有些烦躁,刚伸到脸庞的手被赢望拽下去了。她哼哼了两声,“我娘说过,妒妇早晚都会变成毒妇,家宅不宁,害人害己说的就是她们了。”

    “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赢望见小丫头明白,也就不瞒着她了。倒是中午赢成过来的时候有些吃惊。

    他趁着辛容吃饭的空和赢望得瑟:“这样也好,万一容容是个圣母才麻烦。”

    “我不会把她养成白痴的。”

    在赢望眼中,那种不分敌我,见谁都觉得可怜的,恨不得帮助全天下的人都是蠢货。

    “那是妈的遗传好,容容是她的祖先肯定差不到哪去。啊对了!阿奇尔找过你了吧?”赢成看了眼吃饭的辛容,“跟赫敏一起的女生我已经调查过了。”

    赢望点点头:“不管她什么背*景,让她把赫敏咬出来。”

    “你打算等她离开凯撒再动手?”毕竟不是本国人,涉及到的势力太多了。

    “她对容容做了什么,就得承受什么。”赢望挑了挑嘴角,“至于离开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意外发生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那个女生哭着把事情交代了。可她根本不知道会有那么严重,赫敏告诉她只是让阿奇尔拉几天肚子而已。

    至于赫敏,再接到驱逐通知时跑到学生会大吵大闹。

    “你们凭什么让我走?我是交换生,又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吴越把一张纸递给她:“这是交换生守则,我想你一定没看过。”

    赫敏气呼呼的拿起来看了几眼,然后撕成两半丢到地上:“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待就不待!”

    “慢着。”见她要走,吴越把人叫住。

    赫敏轻蔑的瞅着他:“怎么?后悔了?我告诉你们,凯撒这么欺负我,我一定会告诉我爸的,到时候就是两国纠纷!”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意国的地下组织也受国家保护了。”吴越嗤笑了一声,“不过那都跟凯撒没关系。”

    “你”赫敏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们走着瞧!”

    吴越站起来:“我不是说你不能走吗。”

    />

    “你想干什么?”赫敏警惕的看着他。

    “你马上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敲门声,几个警察推门进来。

    “吴会长,我们收到报案,你们的学生赫敏涉及故意伤害罪,请她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赫敏大叫起来:“你们敢!”

    “警官们都听见了吧!这就是你要找的人。”吴越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们敢动我,我家族不会放过你们的!”赫敏不愧是黑社会的大小姐,还摆出架势准备打警察。

    那几个警察见状,也不和她客气:“既然如此,就再加一条妨碍公务罪。”说完,领头的拿出一根黑棍子,对着赫敏就戳过去。

    “啊!”赫敏叫了一声,浑身颤抖着趴到了地上。

    警察把她架起来,临走时不忘记跟吴越说。

    “麻烦吴会长回头给我们作证,因为她反抗,我们不得已才用了电棍。”

    吴越笑眯眯的点点头:“自然,警民合作嘛!”

    这边赢望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很好,记得给她打针。”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赢望漠然道,“把她的手绑起来,我不希望她家来领人的时候,看到她已经毁了容。”

    辛容坐在旁边看着他,赢望挂了电话摸摸她的头:“今天不痒了吧。”

    “没那么痒了。”小丫头举着个镜子,不确定的问,“望望哥,我是不是胖了?”

    赢望笑了笑:“没有。”

    “可我怎么觉得我的脸圆了好多?”辛容指了指自己的脸,“你仔细看看呀!”

    “圆了多好,像红苹果。”说完,赢望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辛容嘟了嘟嘴:“不许亲脸,还有红斑呢!”

    “好很多了。”赢望仔细看了看,输了了几天液,已经没那么红了。”

    不过激素还是有影响,辛容之前是个小尖下巴,现在变的圆圆的,配上她的大眼睛,硬是把年纪又拉低了。

    名副其实的萌萝莉。

    “真的没有胖?”

    “没有。”

    赢望特别认真的说了假话。

    辛容把镜子一扔,愉快的相信了

    凯撒学院。

    “巴特!”阿奇尔拦住他。

    巴特不耐烦的看着他:“有事?”

    阿奇尔一改平日里在辛容跟前逗比的模样,漂亮的眼睛满是讥讽。

    “想不到,你这么蠢。”

    巴特目露凶狠:“你说什么?”

    “我说你真是个蠢货。”阿奇尔嗤了一声,“你不会以为赫敏被赶出凯撒你就没事了吧?”

    “和我有什么关系。”巴特掩住眼中的情绪,“让开。”

    阿奇尔一拳挥上去:“这是替容容打的,让你连小姑娘都不放过。”

    “你敢打我?”巴特抬手准备还击,他的电话却突然响起来,阿奇尔趁机跑远。

    巴特骂骂咧咧的把电话接起来。

    “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