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有问题的水果

    阿奇尔觉得特别冤枉,他是从专门卖脐橙的店里买的,比外面还贵呢,一个下来都到十块钱了。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說.xinЫqi.。 .

    “你是打的电话,让人家送过来的?”赢望看了看名片。

    “是啊,他们给送货的。”阿奇尔虽然冤枉,当更担心辛容,“二少,你怀疑那家店?”

    赢成没理他,拿起电话让人去查那家店,然后用阴森森的眼神看着阿奇尔。

    “我劝你最近别在我哥跟前出现,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赢成警告完,就准备离开。

    齐琪琪鼓起勇气拦住他:“那我们能去看容容吗?”

    “过几天吧,我哥现在看谁都不顺眼。”

    赢成走了,留下三个人大眼对小眼看了半天,张瑾见阿奇尔一脸沮丧,拍了拍他道:“我觉得,你现在能做的就是找到幕后那个黑手,光内疚有什么用呢!”

    “对!”阿奇尔瞬间复活,“我也有人手,我现在马上去查!”

    看他风风火火的跑了,齐琪琪叹了口气:“我估计,咱们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容容了”

    辛容这时候已经住进了赢氏旗下的医院,贵宾病房里站了一圈白大褂。

    “大少,您放心,我们会尽量减少激素的使用,争取不影响小姐的发育。”院长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心里快哭了。

    众所周知,治疗过敏,一定会用到激素。而激素这种东西因人而异,有的会反应很大,输几天就变成胖子了

    运气好的会恢复,但是时间也比较长。

    “你亲自带队,不能出一点问题。”赢望黑着脸,谁看见他都哆嗦,除了他怀里的辛容。

    辛容可怜兮兮的仰起小脑袋问:“我要住多久才能回家,我不喜欢医院。”

    “乖,我们赶快治好,治好就回去。”赢望的脸又黑了几分,不过声音却温柔的不得了。

    一群白大褂特别苦逼,不喜欢医院我们也没办法啊

    “望望哥不要走。”辛容噘嘴,“我不要一个人留在这。”

    赢望嘴边挑起抹微笑:“我不走。”

    开玩笑,天塌下来也不能让他离开小丫头。

    “那大少我们先出去了,很快去把治疗计划确定下来。”院长露出特别慈爱的笑容看着辛容,“小姐有什么想做的吗?马上要输液了。”

    辛容摇摇头,又点点头问:“可以挠脸吗?”

    院长:“”

    “乖,不可以。”赢望把她放到病床上,然后扭头非常凶残的说,“赶快去,还杵在这干什么?”

    白大褂哗啦一下都跑了,很快院长又带着两个护士进来给辛容扎针。结果因为赢望一直用敢弄疼我妹妹就弄死你们的眼神盯着,让护士长手都发抖。

    “护士长,院长说要是一次不成功我们可能会被赢总弄死,我还没有结婚,呜呜呜我不想死。”

    小护士小声嘤嘤,护士长满头大汗,豁出身家性命一次成功!出去后松了口气的院长特别满意的给她加了奖金。

    “望望哥”辛容又开始哼哼,小姑娘难受的不行,又不能挠,就越发娇气了。

    反正赢望也不介意,他巴不得自己的心肝宝贝每天都腻在自己身上。

    >

    “忍耐一下。”赢望抓着她的小手亲了亲,“我想想办法。”他扭头看见给辛容带的玩具包里有个迷你电扇,于是拿过来在她脸前面吹。

    辛容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容:“谢谢望望哥!”

    赢望把脸凑过去,辛容啪叽亲了他一口。

    “乖,闭上眼睛,睡着了就不痒了。”赢望给她盖好毯子。

    因为药物的关系,辛容很快就睡着了。赢成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哥和二十四孝好哥哥一样扒在床边,举着这个小猫造型的电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丫头。

    “哥。”赢成小声叫赢望,赢望挥挥手,给辛容压了压毛毯,又听了听她的呼吸,确定睡的很沉,这才转身出去。

    这件vip病房,是当初建医院的时候,赢擎苍特别给家人留的。在贵宾楼层的最后面,出了病房还有一间客房和宽大的客厅。

    兄弟俩坐在客厅里,赢成把手里的消息告诉赢望。

    “阿奇尔说的那家水果店没有问题,我让人抽查了他的水果,都是正常的。”

    赢望眯了眯眼:“水果是送到凯撒去的?”

    “已经问过那天的保安,他说他至少送了十几件包裹。因为他是一趟趟送的,所以水果在保安室滞留了一会。”

    凯撒管理严格,所有的快递都会放在门口,由专门的人员送给学生。

    “所有没人知道这当中发生了什么,有没有别人动过。”赢成挠了挠头发,“哥,我们怎么查啊?”

    赢望眼中的冷意从来没消过,他低眸片刻,抬头交代倒霉弟弟:“去把那天的视频监控带回来。”

    “我看过了,没什么可疑地方。”

    赢望没理他站起来:“你不靠谱。”

    “不带这样的,我怎么就”

    “闭嘴,赶快去拿。”赢成走到病房门口,“回来的时候把饭带过来。”

    赢成撇撇嘴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什么问:“要不要告诉妈?”

    “你说呢。”

    “知道了”

    当然不能告诉,万一妈闹着要回来,爸会把这笔账算在他们头上的。

    赢成走了以后,赢望又坐到床边当望妹石,直到液体输完,辛容才醒来。

    “有没有好一点?”赢望抱起她往外面客厅走。

    辛容揉着眼睛,怔怔的发了会呆才摇头:“没有,还是痒。”说完嘴巴一撇就要哭。

    “不能哭的。”赢望给她套上拖鞋,“哭会更痒,玩游戏转移注意力。”

    接过游戏机,辛容靠进他怀里哼哼:“那我要吃比冰淇淋,吃大大的香蕉船那种!”

    “等会问问医生,如果可以就给你买。”赢望低头亲了她一下,辛容推开他,把脸扭过去。

    赢望皱眉:“怎么了?”

    “没没怎么”辛容的脸对着男人的小腹,就是不看他。

    把人从腿上拖进怀里,赢望抵着她的小脑袋问:“快说,不然不许吃冰淇淋。”

    “哎呀!”辛容使劲扭着小身子,“不要看人家的脸,不好看”

    赢望嘴唇上翘:“哪里不好看,红扑扑的像极了我每次吻你的模样。”<

    br />

    “望望哥?!”辛容一把捂住他的嘴,“你你怎么什么都说啊”

    因为辛容的脸本来就是红的,所以看不出来。但是赢望知道,小丫头一定害羞的不得了。

    “或者这样呢!”赢望的手从睡衣里伸进去。

    辛容嘤了一声,倒在他怀里。

    “乖,别动,就摸摸。”赢望舔了舔她小巧的耳垂,觉得不过瘾还在嘴里啃了啃。

    等赢成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辛容窝在沙发一头,正用脚丫子踹赢望。

    “喲,某些人惹人嫌了!”

    辛容一见他就想扑过来,结果被赢望拉住了。自打两个人的感情确定以后,赢望就不让她往赢成怀里窜了。

    “切,来!我们要一个有爱的兄妹抱抱!”赢成无视老哥的警告,对着辛容伸出手。

    结果辛容拉住他的手说:“成成哥,我要吃冰淇淋!”

    “嗷!”赢成一头栽到沙发上,一脸的悲痛欲绝,“原来原来容容是为了冰淇淋才和哥哥抱抱的,好伤心”

    赢望冷冰冰丢过来句:“那你去死啊。”

    “那你也别看了!”赢成晃了晃手里的u盘。

    辛容好奇的问:“里面是什么?”

    “先吃饭。”赢望把辛容拉回怀里,“这几天忍一忍,海鲜不能吃,油腻的也要少吃。”

    辛容说,“但是要有冰激凌,你答应人家的!”

    赢成把门口的袋子提进来:“阿姨煲了汤,还有几个清淡的炒菜,我刚刚让医生看过,都可以吃。”

    “冰激凌!”辛容噘嘴。

    “哥哥让他们给你送过来。”赢成拿起电话,打给辛容喜欢的那家店。

    赢望眼刀搜搜飚过来,赢车还冲他呲牙笑。

    “不许挑食,不然不许吃冰激凌。”赢望见辛容又把萝卜扔了,给她夹回来,“听话,医生说了要多吃维生素高的食物,可以止痒。”

    辛容特别不爱吃萝卜和芹菜,见赢望盯着她,只好捏着鼻子吃下去。中间还偷偷丢给赢成一个,赢成冲她挤挤眼,自己吃了。

    “容容,你乖乖吃冰激凌看电视,我们去里面处理公司的事情。”等辛容吃饱了,赢望把送到的冰激凌端给她,“不许吃太快,也不能挠脸。”

    辛容冲他挥挥手。

    “你看看吧。”进了另一间房,赢成把u盘插到电脑上,“水果在警卫处的时间大概是十五分钟,这期间总共进来过六个人。”

    赢望盯着屏幕:“这个是老师。”

    “对,其中只有一个是老师。”

    屏幕上时不时出现人的身影,突然赢望按下了暂定。

    “巴特?”赢成侧头问,“你觉得他有问题?他是去拿自己快递的。”

    赢望皱了皱眉头,继续播放,等他看完了,赢成盯着他问:“怎么样?”

    “去查查巴特。”

    “你怀疑他?”赢成摇了摇头,“我问过了,他拿了快递之后就回了自己宿舍,再也没出来过。”

    赢望沉思了片刻:“电话记录,去看看他回去以后是不是打过电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