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苦逼的阿奇尔

    “你们怎么来了!”辛容正在教啊呜握手,看见他们三个高兴的跑到门口。新 .

    齐琪琪打量着她:“你哪里不舒服了?看上去没什么啊。”

    “肯定是内伤!”阿奇尔特别认真的说了句,然后就被赢望提着领子丢出去了。

    辛容拉着两个妹子坐到沙发上,顺便介绍第一次见面的啊呜。

    “嗷嗷嗷!”啊呜只用了一个萌哒哒的眼神就让妹子们拜倒在它的小肥身子下。

    齐琪琪跟啊呜在地毯上打滚,张瑾又看了看辛容的脸色,见她实在不像生病的样子,就从包包里拿出打包盒。

    “今天食堂有抹茶布丁,我们给你带了两个。”饭盒里两个布丁晃呀晃的老招人了。

    偷偷溜进来的阿奇尔不甘心的把手里的水果递过来:“我买的脐橙,可甜呢!”

    啊呜见有吃的,一脚踩着齐琪琪脸奔过来。

    “呜呜呜”

    辛容剥了个橙子塞给它一块:“只能吃3个。”

    3个之后,无论啊呜怎么打滚卖萌辛容都不给它了,都丢进自己嘴里。

    “真可怜,为什么不给它吃啊?”齐琪琪心疼的不行,把自己手里的递过去。

    辛容接过来自己吃掉:“不能多吃,对它身体不好。”

    “对的!”阿奇尔附和道,“狗不能吃人的东西,容易得肠胃病。”

    齐琪琪摸了摸啊呜的狗头:“别吃了,我们去看比卡丘!”张瑾也好奇龙猫,跟着一起去了。

    阿奇尔看了看不远处偏厅里看文件的赢望,往辛容跟前蹭了蹭。

    “容容,我觉得吧,你应该住到学校去!”

    “为什么呀?”辛容开始吃布丁了。

    “因为学校同龄人多啊!”阿奇尔指了指不远处的齐琪琪和张瑾,“还有我也是。”

    辛容特别诚实的说:“你比我们大好几岁呢!”

    “那也比”阿奇尔使了个眼色,“比你哥哥小吧?”

    “望望哥是大人。”辛容撇撇嘴,“我望望哥最厉害了!”

    阿奇尔酸溜溜的说:“知道他厉害,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要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不觉得因为你家里都是大人,所以才导致你心情不好,然后就生病了。”

    阿奇尔一脸认真的说话,换来辛容一脸茫然的瞪着他:“我没有心情不好。”

    “那你是什么病?”阿奇尔觉得辛容就是长期在赢望大魔王的淫威下,心里不健康才得病的。

    辛容当然不能告诉他,脸红了红摇头:“反正我没有心情不好!”

    “那你为什么不去上学!”阿奇尔不依不饶,没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背后的人。

    赢望冷冷的声音传进他耳朵:“你想死吗。”

    阿奇尔被齐琪琪揍了一顿,因为他的关系,吃完饭赢望就赶人了。最可怜的是阿奇尔,本来还想蹭一顿明天的饭,结果短时间内都别想来了。

    “容容,晚上不要吃那么多水果,当心肚子疼。”

    见辛容都要睡觉了,还抱着个橙子啃,赢望伸手拿过来:“过去刷牙。”

    “哎呀不想去。”辛容磨磨蹭蹭的抱着平板看动画片。

    赢望把牛奶放到床头:“趁热喝,我去洗澡。”

    &n

    bsp;   等他进去了,辛容扔掉平板在床上打滚。

    “嘤嘤嘤今天晚上是不是还要亲亲啊!”她小声嘀咕,“不想要嘤嘤嘤”

    等赢望出来,就见被子鼓鼓的,只露个头顶。

    “容容?”赢望以为她哪里不舒服,就要把人捞出来。

    辛容大叫起来:“不要!我好困,我睡着了。”

    赢望见她死活都不出来,眯了眯眼睛,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放松。”

    辛容被搂进怀里,浑身都紧绷着。

    “今天不亲那里。”赢望的手在她小屁股上捏了捏,“太多次对你身体不好。”

    女孩子过早的性成熟,以后虽然会变得很敏感,但同时也会变得比较放*荡。赢望可不想自己的宝贝离不了男人。

    至于床上的表现他以后慢慢培养就好了。

    “不不亲?”辛容从他怀里钻出来,眼神半信半疑。

    赢望含住她的唇瓣:“不亲下面,但是”

    后面的话被舌头堵住了,吻到辛容喘不上气才放开她。

    “乖,睡吧!”

    辛容噘着红肿的嘴唇不满意的哼哼了两声,钻进赢望怀里闭上了眼睛。

    睡到半夜,赢望警觉的发现辛容有些不对劲,他马上拉开灯,见小丫头闭着眼睛在挠脸。

    “容容?”他轻轻叫了声。

    辛容哼了一声:“望望哥脸好痒。”

    “别挠,我看看。”他把大灯拉开,才发现辛容的脸特别红,不是正常的红,是一块一块的红斑。

    赢望马上给家庭医生打电话,然后用毛巾包了冰块放在她脸上。

    “容容乖,先不要挠,医生马上就来了。”

    “痒”辛容呜咽的哭了几声,伸手推他。

    赢望心疼的不行,可还是死死压着她的手。虽然不懂这些,但是这种时候肯定是不能挠的,万一破了估计会更不好。

    医生来的时候,赢成自然也被吵醒了,匆匆跑过来一看辛容的样子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脸成这样子了?”

    赢望让开位置让医生给辛容检查,沉着声音道:“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好的。”

    “这是过敏了?”赢成问医生。

    医生点点头:“大少,小姐今天吃什么东西了吗?”

    “和平时一样。”赢望摇摇头。

    “难道是燕窝有问题?”赢成想到辛容今天吃的血燕。

    赢望马上否定:“不可能,万家的东西不会有问题。”

    “那锅中药炖鸡?”

    医生想了想:“还有吗?我看看。”

    “有,我去端上来。”赢成咚咚咚跑到厨房,把剩下的鸡汤端上楼。

    医生让助手做了个紧急化验,没有发现过敏源。

    “大少,二少!”医生又检查了一遍辛容的脸,“你们再想想,小姐今天还吃过什么。”

    辛容挠不到,又痒,已经急的要哭了,赢望把她抱进怀里,死死压着她的胳膊。

    “容容乖,如果挖破了,会留下疤的。”

    “呜呜呜望望哥,好痒好痒”

    &nb

    sp;赢成急的团团转:“哥,你一直陪着容容,她到底吃什么了?”

    “除了饭,就”赢望突然神色一变,“把那个拿过来。”

    赢成一转头,见他指着矮桌上放的半个橙子。

    “这玩意会过敏?”赢成把橙子递给医生,“不可能吧?”

    医生接过去交给助理:“我们只能一一排除了。”

    过了几分钟,助理神色凝重的抬起头:“有过敏源。”

    “不应该吧”医生都觉得奇怪,“柑橘类不可能会过敏的啊!”

    助手有些犹豫:“不是这个橙子的,是另一种。”

    赢望瞳孔微张:“什么意思?”

    “就是说,过敏源不是这个橙子自身携带的。”

    赢成跳起来:“你的意思是,这个橙子里有不属于它的成分?就是这个东西引起过敏的?”

    “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是的确是这么回事。”医生找到了问题,便开始配药。

    “没什么不可思议的。”赢望的声音变的低沉,仔细听的话,会发现语调带着丝冰冷。

    赢成冷静下来:“你的意思是”他突然声音一高,“这橙子是谁买的?”

    凯撒学院。

    “齐琪琪,张瑾,你们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第一节课刚下,班主任就来找人了。

    齐琪琪心慌慌的跑过去问:“老师,我没犯错误啊?作业都有认真完成。”

    “没说你犯错误啊!”老师乐了,“别怕,就是问几句话。”

    等两人去了办公室,看见阿奇尔也在里面站着,他前面坐的人竟然是赢成?

    “进去吧!”老师把她们推进去,关上门离开了。

    齐琪琪冲阿奇尔眨眼。

    什么情况?

    阿奇尔:我哪知道?

    “赢学长,您找我们是”张瑾比较冷静,直接开口问。

    赢成扫了三人几眼,把桌上的袋子推倒,里面滚出几个橙子。

    “这橙子是从哪买的?”

    齐琪琪和张瑾对视了一眼,然后果断的一起左移了一步,一口同声的说:“是阿奇尔买的!”

    “我是我买的啊!”被队友抛弃的阿尔奇一脸茫然,“这橙子怎么了吗?”

    赢成没好气的瞪着他:“昨晚容容的脸过敏了,医生说是吃了橙子的过。”

    “啊?”三个人都愣了。

    齐琪琪不敢置信的问:“吃橙子过敏?”

    “不是橙子。”赢成觉得这三个孩子太蠢了,“是橙子里面被人注射了东西。

    这是一大早医生化验出来的结果,橙子里被注射了某种植物的毒素,进入人体后会产生过敏。

    “可可我们也吃了啊?”

    赢成揉了揉眉心:“这种毒素要和蛋白质融合才会有反应,而容容有每晚睡前和牛奶的习惯。”

    秒懂!

    三人点头,牛奶里含有大量蛋白质。

    “那容容怎么样了?”张瑾急忙问。

    另两只也焦急的看着赢成。

    “脸上起了红斑。”赢成的目光突然冷厉起来,“阿奇尔,这橙子,你从哪弄来的,赶快说实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