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辛容病了?

    辛容早就听到她们在争吵,但是不知道她们在吵什么。(閱讀最新章節首发co) (    . )

    “辛小姐!”伊景朝着辛容扑过去,却被赢望一脚踹飞。

    伊景惨叫了一声摔在花圃边上,捂着肚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肇事者。

    “知道为什么说你是蠢货了吗?”伊甜慢慢走到她身边,“敢算计赢学长,活该!”

    辛容抱着赢望的腰:“望望哥?”

    “没事,她是伊甜的父亲在外面生的女儿,现在伊甜要带她走,她想让我替她出头。”赢望把事情告诉她,然后把人抱起来。

    辛容的眼中划过道困惑,但是很快清晰起来。作为一个古代闺秀,嫡女和庶女的区别没有谁比她跟知道其中的意义。

    同样,和所有嫡女的心态相同,辛容对庶女也没什么好感。

    “那是她们家的事情,关我们什么事!”

    赢望眼中有淡淡的笑意,而伊景再一次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以为这么小的女孩一定是有同情心的,却不知道在辛容眼中,她已经不是可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了。

    “赢学长,我马上把她带走。”伊甜高兴的挥了挥手,她带来的几个男人冲上来压住伊景的胳膊。

    “你不能这么做,我只想离开,只想过自己的生活,你为什么非要逼我?”伊景哭喊着,同时用怨恨的目光看向赢望他们。

    辛容把头埋在赢望怀里不看她,而赢家兄弟则目色冷漠,如果看一场闹剧。

    伊景绝望了,她恨这里每一个人,如果今天真逃不过,她会以死来报复他们。

    “小姐,老爷的电话。”司机突然走到伊甜身边。

    伊甜皱着眉头接过来,听了两句不干了。

    “凭什么?她”

    “你威胁我?”

    “好吧,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伊甜怒气冲冲的走到伊景身边,甩手给了她一巴掌:“听着,我爸已经把钱存进你的户头,马上滚蛋,永远也别出现,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什什么”伊景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就看见伊甜带着人离开,走时还狠狠瞪了她一眼。

    赢成见她还坐在那不动,撇撇嘴:“还不走?”

    “走?”伊景终于明白了什么,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到了门口时又回头看了一眼,见赢望已经抱着辛容进屋了,抿了抿嘴很快朝着山下跑去。

    过了几天,辛容收到了一大车多肉,还有一个大信封。

    “望望哥,她和我们道歉呢!”辛容把里面的信交给赢望。

    伊景在上面说她已经出国了,剩下的多肉植物都送给了辛容,还有一本写满怎么养多肉的笔记本。

    “伊甜的父亲出面,让伊景离开了。”赢望见小丫头有些好奇,解释给她听。同时又发现辛容的一个性格。

    就是事情和我没关系的时候,连问都不问。她的好奇心半分都不会分给那些不相关的人或事。

    “乖!”赢望觉得这点很好。

    辛容一头扎进他怀里:“人家本来就乖啊!”

    “呵呵!”难得赢望笑了,“想要什么就说。”

    小丫头脸上写满了我乖,我听话快给奖励吧的表情。

    “想吃冰淇淋”辛容小声说,“去外面店里吃。”

    赢望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妈不是说让你少吃凉的吗?”总吃那么凉,万一影响了例假怎么办

    “可是都已经六月了”辛容嘟着嘴,“一周就去一次嘛!”

    “你每天在家也没少吃。”赢望戳破她,家里阿姨对这丫头有求必应,冰箱里放满了冰淇淋。

    辛容不说话了,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赢望,大有你要是再不同意我就哭的意思。

    “去也不是不行”赢望慢吞吞的开口,“晚上让我好好亲亲。”

    辛容打了个哆嗦,不明白好好亲亲是什么意思,但反正就是亲呗,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第二天放学,辛容去甜品店吃了一份大大的冰淇淋,晚上回去还没和啊呜玩呢,就被赢望抱进房间。

    “望望哥,还不到八点呢!”她以为这么早就要睡觉了。

    赢望把她放到床上,走进浴室:“不早了,你还没有洗澡。”

    “可平时这会也没有洗澡啊?”

    “今天不一样。”

    很快,辛容就知道怎么不一样了。

    “嘤”她被压在身下,浑身都布满了吻痕。男人却并不满足,还在她背上流连,偶尔用牙齿咬起一块细肉轻轻碾磨。

    辛容浑身不停的抽搐,脸红的快要滴出水来。

    “望望哥难难受”小人儿咬着嘴唇,一片绮丽的颜色。

    赢望翻身躺下,把她举起来,然后猛的放到自己脸上。

    “啊!”辛容跪坐在男人脸上,如此巨大的刺激让她瞬间浑身战栗,本能的就要逃开,却被赢望压着双腿按着腰肢。

    辛容哭了,那种从未体验的刺激让她整个人都像变成了一片片碎片,在天上飘来飘去,就是落不下来。

    “乖”男人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宝贝真甜!”

    当灭顶的感觉传来时,辛容尖叫了一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凯撒学院。

    “容容呢?”阿奇尔一蹦一跳的来找辛容吃午饭,结果却没看见人。

    齐琪琪拽着他往食堂走:“容容请假了,今天没来。”

    “为什么?”阿奇尔惊了,“她怎么了?生病了吗?”

    张瑾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老师说的。”

    “那你们就没打电话过去问问吗?”阿奇尔特别的义愤填膺,“身为好朋友,应该第一时间打电话!”

    齐琪琪马上把手机递给她,然后跟张瑾两个人一脸:有本事你打!

    “对哦”阿奇尔反应过来,辛容不可能一个人在家,大魔王一定也在。

    “打啊!”齐琪琪鄙视他,“要是赢学长接电话,你就说我们很担心容容,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阿奇尔把手机递给她:“你打。”

    “琪琪。”张瑾突然说,“我也觉得你打比较好。”

    对于妹控来说,任何的雄性都是应该一脚踢开的生物。

    齐琪琪又马上把电话给她:“那你打!”

    “快打,快打!”阿奇尔站着说话不腰疼。

    张瑾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电话。

    “喂,赢学长吗?”

    “是的,我们是容容的同学。啊!好的,知道了。那你让她好好休息吧,再见!

    ”

    四只眼睛盯着她:“容容生病了?”

    “嗯。”张瑾耸了耸肩膀,“赢学长说她身子不舒服,休息两天。”

    齐琪琪扳了扳指头:“休息两天就周末了,岂不是要下周才能来上学?”

    “嗷嗷!”阿奇尔叫唤道,“所以我们去探病吧!”

    辛容是被饿醒的,还没睁开眼,就感觉被人抱了起来。

    “醒了?”赢擎苍在她脸上亲了亲。

    揉了揉眼睛,对上男人的视线,昨晚疯狂的经历浮现在她脑子里。

    “讨厌!”辛容死死捂着脸,闷着声音说,“望望哥好讨厌”

    赢望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语气:“我怎么了?”

    “你你怎么怎么能做那种事情”辛容羞愧的不得了,她从来不知道男女之间还可以那样。

    “容容,你知道我等的多辛苦,就当是补偿?”赢望把她的小脸抬起来,“而且,等你习惯了,就会觉得舒服了。”

    辛容一把堵住他的嘴:“不许说!不许说!”

    “好,不说。”赢望把衣服拿过来,“来,下去吃饭了。”

    被抱着来到餐厅,赢成坐在那冲她挤眼睛。

    “哎呀,我家妹妹今天怎么不舒服了!都请假没去上学哦!”

    赢成阴阳怪气的让辛容又开始害羞了,抱着赢望的脖子不肯下来。赢望心里特别满意这一点,一般人害羞是躲,辛容是每次都往他怀里躲。

    真是一个太好的习惯了!

    “吃饱了就去公司。”怕小丫头真恼羞成怒不让自己碰了,赢望看了赢成一眼。

    差不多就行了。

    “我这不等你们一起吃呢吗!”赢成盛了碗鸡汤,“快下来吃,哥专门让阿姨给你做的。”

    辛容闻到了香味,肚子马上有了反应,也顾不上害羞了。赢望把她放到座位上,又盛了碗饭给她。

    “以后阿姨会每天炖药膳给你,乖乖的都喝掉。”

    辛容闻了闻鸡汤,果然有一股中药的味道,她尝了一小口,倒是不难吃。

    “还有这个。”赢成又把一个白瓷碗推过来,“也喝了。”

    “燕窝?”辛容戳了戳,然后瞪着眼睛问,“血燕?”

    赢成哟了一声:“不愧是知府的女儿,以前没少喝吧?”

    “哪有!”辛容吃了块赢望喂的排骨说,“我阿爹是清官,平时就我娘几天喝一次,也是普通的燕窝,我只在生病的时候喝过一次。”

    辛容特别稀罕喝了一口:“只有宫里的娘娘才能喝到血燕呢!”

    “小可怜!”赢成擦擦嘴,“你以为现在就常见啊,外面买的都是假的,这东西现在也稀少的很,有钱都买不到。”

    辛容一听马上把碗放下:“那望望哥和成成哥也尝尝。”

    “噗!”赢成把碗放回她手里,“那是别人,咱们家随便喝,以后每天都喝一碗。”

    扭头看向赢望,后者点点头,扒了只虾放进她嘴里。

    “放心,咱们弄的到。”

    于是,辛容放心的开始吃饭,吃饱了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啊呜想叫她去花园玩,被赢望一个眼神夹着尾巴趴到辛容腿上装死去了。

    没想到下午时候,齐琪琪他们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