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啊呜咬人了

    <h1>第七十章 啊呜咬人了</h1>    伊景的脸色很难看,往常一说贵,客人也就顺着话选其它的了。毕竟有时间养这种玩意的都是普通人。    有钱人哪会玩这种东西。    “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伊景有些尴尬的说,“我只是好意”    辛容见状,捧着一盆多肉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些植物的,多买一点是因为我们家的花园很大。”    门外突然传来喧闹声,有个女人喊着:“就是这家店,给我砸了!”    伊景马上惊慌失措的往外跑,拦住要冲进来的几个男人。    “我看你啊?赢学长!”伊甜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你你怎么在这里?”她惊讶完后又看到了赢望身后的辛容。    “我说嘛,学长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原来学妹也在!”    辛容拉着赢望的手,有些害怕的看着那几个冲进来的人。赢望知道她被吓到了,抱起来摸了摸头。    “没事,还要吗?”    “别人家还有卖的吗?”辛容噘着嘴,看样子也是不想留下来了。    伊景一听急了:“别别别这位先生,我马上帮你们装起来。”    “这些人是来干嘛的”辛容小声问。    赢望扫了眼伊甜,后者对那些人使了个眼色,等人都退出去了,她才笑着说:“没事,一点误会。”    警告的看了伊景一眼,后者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慌乱。    “和我们没关系。”赢望转身说,“我留个地址,你找让把这些送过去。”说完,他掏出张名片丢到桌上,然后抱着辛容大步离开。    一阵安静之后,伊甜冷笑了两声:“你别以为你妈死了,就能博取我爸的同情。告诉你!这辈子都别想进伊家,你永远都是个私生女。”    “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你们家有什么联系。”伊景声音发抖,有些害怕的看着伊甜,“只要你也别来找我麻烦,我会离你们远远的。”    伊甜一脚踢碎个花盆:“真是和你妈一样不要脸,要不是我爸给你们钱,别说花店了,你连饭都吃不上!”    “那那是他应该给的,我妈妈没名没分跟了他那么多年,我又是他的亲生女儿”    “闭嘴!”伊甜抬手就是一巴掌。    如果可以,她真想把这个女人打死。一个月前父母吵架,她才知道原来一直疼她的父亲在外面还有一个女儿,就比自己小两岁!    要不是那个女人得了癌症死了,她估计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不要让我知道你去找我爸,不然别说这个花店你开不下去,你人都别想活!”伊甜怒气冲冲的走了,她今天不能动手,不然赢望肯定会知道。    反正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个贱人!    这边回到家的赢望趁着辛容洗澡的机会,让人去查了查今天的事情,很快手下就汇报回来了。    “知道了。”他挂掉电话,不在关注此事。    私生子这种事情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太多了,伊家的事情也和他没关系。  &nbs

    p; 到是辛容摆放那些多肉植物的时候还念叨了几句,好像尹甜跟那个花店的姐姐长的挺像之类的,不过也没往心里去。    “望望哥,记得跟阿姨说别让啊呜去咬我的多肉啊!”星期一上学的时候,她还不忘记叮嘱赢望。    赢望亲了亲她的小脸:“知道了,一路上说八遍了,下午有实验课,记得别弄伤自己。”    “嗯嗯,拜拜!”辛容特别熟练的回亲了他一下,推开车门跑了。    就怎么过了半个月,辛容发现那些多肉有几盆开始掉叶子了。    “啊呜!是不是你吃的?”小丫头一本正经的指了指花园里的植物,又指了指她的忠犬。小奶狗长的很快,比起刚来的时候,啊呜差不多长了一个手掌那么大。    但是,体重却翻了好几倍,几倍倍    “嗷嗷嗷!”啊呜仰着脖子嚎了几声。    辛容特别严肃:“是不是你?是的话就叫一声。”    “嗷嗷嗷!”    “叫了三声?”辛容点点头,“果然不是啊呜,我就知道啊呜最乖了!”    难得早回来的赢成在旁边都快笑抽了,憋着声使劲拍桌子。    “哥哥啊!咱们是不是把容容养蠢了啊!”    赢成瞟了他一眼:“那叫可爱。”    “土鳖,现在管那叫萌!”赢成鄙视道。    被倒霉弟弟鄙视了一把的哥哥冷笑:“霍家没找你?”    “找了,霍宁她爷爷打过好几次电话了。”赢成撇撇嘴,“你和爸都不管,就我应付那老家伙,要不干脆翻脸得了。”    “爸说过,如果是合作,可以考虑。”赢望想了想道,“告诉霍老爷子,赢家的条件不变,但是霍家的代表不能是霍宁。”    赢成哈了一声:“你这是直接要让她在霍家过不下去啊!”    “如果不是看在爸的面子上,岂会这么容易饶了那女人。”赢望沉着脸,要是按他的路子,不死也得残。    辛容和忠犬交流完了,哒哒哒跑过来:“怎么办,多肉好像生病了。”    “不是说很好养吗?”赢成看了看她手里的植物,叶子掉的就剩下几片了。    “我按照那个店主姐姐的说明养的啊!”辛容一脸难过,“我把花养死了”    赢望是见不得辛容掉眼泪的,抱进自己怀里安慰她:“不是有电话吗?我打过去问问,说不定能救活。”    “那望望哥快打!”辛容把手机递给他。    伊景的态度倒是很好,听完之后说了几种方法,听的赢望皱了半天眉头,最后道。    “如果伊小姐方便的话,明天下午我让司机去接你,请你来家里看看。当然,会付给你上门的费用。”    见赢望挂了电话,辛容紧张的问:“那个姐姐来吗?”    “切,给她钱,她能不来嘛!”赢成也知道伊家的破事,他提醒容容,“这次让她说清楚,别过几天又养残了。”    第二天下午辛容没课,赢望接她回来的时候,伊景已经站在花园里了。    “赢先生,辛小姐。”伊景特别恭敬的弯了弯腰。&nbs

    p;   那天伊甜对赢望的态度,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结果一查竟然是赢家的人。她也算准了辛容养不活,知道他们一定会找自己。    “店主姐姐,你快帮我看看,还能不能救活它们。”辛容顾不上换衣服,就急着去看花。    赢望一把将人抱起来:“你得先去喝水,然后吃水果。”    “呵呵,辛小姐先去吧,我帮你修整一下,等会再告诉你怎么回事。”伊景挥了挥手中的小铲子,蹲到花园边上去了。    啊呜在她脚边来回转悠,脖子上的狗牌闪闪发亮。伊景注意到那狗牌上最大的一颗钻石足有一克拉大,整个狗牌上面足有几十颗。    “唉”她叹了口气,“有钱人家的狗都比人过的高级。”她忍不住伸出手想看看那狗牌,结果啊呜以为她要抢自己的东西,张开了嘴。    “啊!”伊景猛的把手缩回来,手背上有一排浅浅的牙印。    啊呜可能意识到自己咬了人,呜呜了两声跑了。    没几分钟辛容跑了出来,看到伊景捂着手。    “店主姐姐你怎么了?”    伊景把手背在身后摇头:“没没什么。”    “嗷呜!”啊呜又扑上去咬伊景的裤腿,辛容一看赶紧把它抱回来,“你是不是咬人了?”    “辛小姐别吵它了,小狗不是故意的。”说完仍旧捂着手晃了晃,“没事,我们种多肉吧!”    辛容这下更肯定啊呜干了坏事,大声朝屋子里喊:“望望哥,你快出来!”    “怎么了?”赢望以为她出事了,匆匆跑出来。一看这情况,眯了眯眼。    辛容举着啊呜:“它咬人了。”    “呜呜呜”啊呜见赢望盯着它,打了个哆嗦,想往辛容怀里钻。    赢望摸了摸辛容的头,淡声开口:“请伊小姐跟我们进去处理一下伤口。”    “不要紧,这么小的口子没事的!”她露出手背,上面有两道血印子。    辛容马上严厉的戳着啊呜的脑袋:“你为什么咬人?啊呜学坏了!”    “呜呜呜”啊呜用爪子捂着脸,不敢看她。    赢望眯了眯眼:“先进去处理伤口。”说完,不等伊景再拒绝,拉着辛容就先进屋了。    阿姨给伊景处理了一下,建议她还是去打针比较保险。    “明天我会让司机去接送你打针,等你全打完也会把误工费赔给你。”    伊景慌忙摆手:“赢先生真不用了,我以前养过狗,这么小的家伙一般没事的。”    “不行,一定要去打针。”辛容摇头认真的说,“不然店主姐姐以后有什么事,我们都会内疚的。”    赢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这样,现在还得麻烦伊小姐去教我妹妹种植物。”    “不用客气!是我应该做的。”伊景对他点点头,微笑着领着辛容出去了。    晚上,等辛容睡熟后,赢望去了监控室,视频录像里,当时伊景和啊呜的画面清楚的传输出来。    在啊呜跑掉之后,她用花铲狠狠的在自己手上戳了两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