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愚蠢的女人

    “出事了?”

    趁着辛容带啊呜去认识新家的功夫,赢成凑到赢望跟前:“刚刚你脸色很难看。”

    “没事。”赢望收起手机。

    赢成撇撇嘴:“你当我瞎的?”

    “我自己会解决。”赢望看了他一眼,“霍宁有找过你吗。”

    “没有啊。”赢成眼一瞪,“不会是她又干了什么吧?”

    赢望的眼神如同扫过阵阴风,看的赢成打了个哆嗦,忍不住提醒他:“爸那边可说过,怎么折腾都行,人还是不能动的。”

    “是他欠人家人情,不是我。”赢望迈步离开。

    比卡丘对于多了只软毛动物非常不屑,用屁股对着笼子外面谁都不理。啊呜却跟辛容特别的亲,对于刚刚离开妈妈的小奶狗来说,第一个抱它们的人无意弥补了那份母爱。

    “啊呜真可爱!”辛容摸着狗狗软软的肚皮,一人一狗在地毯上打滚。

    赢望换了衣服下来将小丫头抱起来坐到沙发上,啊呜紧紧跟着跑过来,结果却怎么也爬不上去。

    洗完澡出来的赢成就看到毛茸茸的小家伙一边呜呜呜哭,一边努力撅个屁股往沙发上爬。哈哈笑着把狗狗抱上去问道。

    “应该选个凶点的,金毛太温顺了。”

    辛容抱着钻进她怀里的啊呜:“啊呜多好看啊,其它的我不喜欢。”

    “等大一点,送到万家去。”赢望看了眼咬自己尾巴的傻狗。

    赢成一拍手:“那训出来可不得了!”

    “荣荣。”赢望低下头,目光温柔的能溺死人,“等会我要出去一下,晚饭你和赢成在家吃。”

    “你有应酬吗?”辛容懂事的点点头,“那你去吧!”

    赢望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我会尽快回来。”他靠近辛容的耳朵,“晚上我们继续昨天温泉的事!”

    “望望哥好坏!”辛容脸红红的从他身上蹦下来跑了,啊呜跟着后面嗷嗷叫着。

    赢成一脸你这个禽兽的表情:“容容才13岁,你小心点。”

    “晚上让她好好吃饭。”

    夜色渐浓,灯红酒绿的城市依旧喧闹着,掩盖住一切肮脏龌龊。

    赢望驾车来的一家私人会所,他的专属包间里,霍宁一身裹胸短裙,修长的大腿翘起来放在圆桌上。

    “这么快就找我,看来这次我赌对了。”霍宁有意无意的蹭了蹭腿,血脉膨胀的画面却没让男人有半分变化。

    赢望在她对面坐下,目光冰冷的看着她:“给我。”

    “都在这里呢!”霍宁晃了晃她的手机,“真没想到,传说中从不进女色的赢氏总裁竟然喜欢幼*齿,对方还是自己的妹妹。”

    霍宁嗤笑了一声:“乱*伦啊!呵呵呵,这要是让大家知道,你是无所谓,你那亲爱的妹妹怕是没脸活着了吧!”

    “你想怎么样。”赢望面无表情的问,眼底像平静的海面,下面却早已波涛暗涌。

    “还是我之前的提议,嫁给你!”霍宁看着他,“放心,不需要夫妻之实,只要外面的人都知道,我是赢氏总裁的夫人”

    她笑了笑:“甚至我还可以帮忙掩饰你跟你妹妹的关系,你们干什么,我都会当没看见。”

    &

    nbsp; 见赢望不吭声,霍宁敲了敲桌子:“赢总,这对你来说并无坏处,我只要霍氏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上流社会,我需要赢氏的支持。”

    “我父亲已经答应跟你合作了。”赢望淡淡的开口,“贪心的人,往往都没什么好下场。”

    霍宁妩媚一笑:“赢总,是你逼我的。”她把手机收起来,“你放心,我会很小心的保管这些相片,然后等你娶我!”

    从会所出来,霍宁终于松了口气。她也知道这样做恐怕和赢家的关系就完了,可是赢望不想娶她。那种男人,既然开口拒绝了,自己就不可能再有希望。

    “这样也好,我不需要男人,我只要钱和权利。”她微微一笑,拉开车门。正要坐上去,脑后突然传来一阵刺疼,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两个男人拥着赢望从黑暗中走出来。

    “大少。”打晕霍宁的人把手机递过来。

    赢望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然后直接摔到地上,旁边的人马上抬脚,咔擦一声手机碎成了几段。

    “收拾起来,丢进海里。”

    “是。”其中一个马上蹲下。

    赢望走到霍宁身边踢了她一脚:“把她丢到车上,尽快找到拍照的人。”

    “大少,在她家里又搜到了备份,我已经让兄弟带回来了。”

    夜风吹过,赢望的眼神如同蒙上了层霜,冰冷刺骨。

    “送她回去。”

    霍宁犯了最致命的错误,就是不该触碰男人的逆鳞。龙之逆鳞,触碰则死。尤其是,她竟然还让人去拍照。

    照片是赢望亲吻辛容的场景。怀中的小女孩被男人宽大的怀抱紧紧抱着,闭着眼睛,满脸潮红。

    只要一想到有别人看到了小丫头这副模样,赢望就抑制不住的想杀人。

    “从今天起,二十四小时盯着霍宁。”

    “是,大少!”

    赢望回去的时候,辛容穿着睡衣坐在客厅沙发上,怀里还抱着已经睡着的啊呜。

    “望望哥!”见赢望走进来,她张开手臂。

    把小奶狗提溜到沙发上,赢望抱起她:“怎么还不睡?”

    “等你回来呀!”辛容揉了揉眼睛,靠进他怀里,“望望哥是不是还没吃饭?”

    浑身的戾气都褪去,赢望的心柔软成一片,低下头含住了小丫头的唇瓣摩挲:“乖乖给我留饭了?”

    “嗯”辛容被他蹭的痒痒,不好意思的扭了扭,“在保温桶里热着呢!”

    赢望抱着他走进餐厅,也不把人放下来。单手把饭盛好坐下。

    “望望哥,让我下去。”辛容小脸红扑扑的推开她。

    “让我抱着,乖!”赢望舍不得,怀里的人软软香香的,比饭菜让他有食欲。

    辛容噘着嘴:“你要吃饭,这样怎么吃嘛!”

    “这不是吃了。”赢望夹了一筷子菜,“容容吃饱了没有!”

    “饱了,我去看看啊呜。”说着辛容使劲一蹦,跳到地上跑了。

    赢望皱了皱眉头:那只狗应该早点送去训练的

    辛容可不知道霍宁干了什么,周一上学的时候,她无意中看了眼报纸,发现上面的照片特别眼熟。

    <b

    r />

    “啊!这不是卢慧的男朋友吗?”

    赢成把报纸卷起来丢到垃圾桶:“这种新闻不要看,脏眼睛。”

    “他怎么了?”辛容好奇的问。

    “死了。”赢成轻描淡写的说。

    辛容瞪大了眼睛:“怎么死的?”

    “坏事做多了,就死了呗!”赢成把小笼包夹到她碗里,“快吃,别管他。”

    赢成觉得辛容太小,不应该接触这些,可没想到她去了学校,齐琪琪第一时间就拿着报纸问她了。

    “容容你看报纸了没?”齐琪琪兴奋的说,“之前和你妈妈在商场被拍到的那个男人死了。”

    赢家是s市的名人,上次的新闻很多人都知道。

    “他叫高驰。”辛容趁机把报纸拿过来。

    齐琪琪趴在课桌上:“这个男人死前还有段录音,说上次在商场的事情就是他自己干的。”

    “她想拍照来威胁我妈妈。”辛容看完内容后气呼呼的把报纸丢到一边。

    “所以你看他死的多惨。”齐琪琪啧啧嘴,“被一群狗咬死的,上面还说他被动物凌虐了。”

    辛容点点头:“凌虐一定是被咬的很惨。”

    特别单纯的两个孩子根本不知道,高驰是活活被吃了药的狗干死的。赢擎苍对敢打家人注意的人绝不手软,所以当霍宁来找他时,赢擎苍根本不见她。

    “赢伯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是关于您女儿辛容的。”

    霍宁已经知道赢望干了什么,她没想到赢望会这么快就动手,她都没来得及把照片发给别人。

    “有什么事你跟赢望说吧。”赢擎苍在电话那边道,“我要陪我妻子去度假了。”

    说完,根本不等霍宁机会就挂了电话。

    “怎么会这样?”霍宁跌坐在地上,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呆呆的坐了一会,她又拿起手机。

    “帮我订一张去米国的机票,越快越好。”

    把辛容送去学校准备回公司的赢望也接到了电话。

    “大少,霍宁回米国了。”

    “知道了。”赢望挂断电话,拨了个号码。

    回到赢氏,没想到赢擎苍也在。赢成正嬉皮笑脸的拍自家父亲马屁,见赢望进来了,嚷嚷着告状。

    “爸,你快问他,看看他到底把霍宁怎么了!”

    赢望瞟了他一眼:“助理在等你开会。”

    “那是你的助理,又不是我的”赢成嘟囔。

    “不去?”

    “去去!”赢成马上拉开门,“你们聊慢一点啊,等我回来。”

    赢擎苍敲了敲桌子:“霍宁怎么回事?”

    “她找你了?”

    “我没见她。”赢擎苍抿嘴嘴角,“她是不是对荣荣出手了。”

    赢望松了松领带:“你别管了,不是要带我妈去度假吗,赶紧去吧。”

    “人情是我欠的,如果她真做了什么,你不用客气,我去和霍家交代。”赢擎苍相信自己儿子有分寸,如果他真动霍宁,一定是那女人做了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