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霍宁的打算

    <h1>第六十五章 霍宁的打算</h1>

    就好像是某种魔咒,每当两个人独处时就一定会遇到第三者,尤其还是不怀好意的第三者。(飞飞应用)

    “赢学长?”伊甜惊喜的跑过来,“真巧,好久不见了!”

    辛容看了看赢望,赢望继续给她剥虾皮,头也不抬的说:“她已经离开赢氏了。”

    “是啊学妹!”伊甜笑了笑,“我的实习期到了,当然要回自己家的公司。”

    说这话时,伊甜心里是怨恨的。如果不是李丽害她在公司出丑,她怎么会离开?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她知道一定就是李丽干的。

    “哦。”辛容当然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伊甜看赢望的眼神还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赢望把虾放进辛容碗里:“吃,一会凉了。”

    “唉,外边都说赢学长冷漠,要是那些人见到赢学长是怎么对妹妹的,一定吓一跳!”伊甜叹口气,见赢望还是不看她,咬了咬嘴唇道,“那我就不打搅你们了,回头公司见!”

    等她走了,辛容鼓着腮帮子努力嚼一块羊排:“她不是离开公司了吗?”

    “最近跟伊氏有个合作,想必她是负责人。”赢望眯了眯眼,“正好让赢成去处理。”

    辛容把排骨咽下去:“那望望哥是不是最近都可以陪我啦?”

    “喜欢?”赢望抬手擦掉她嘴角的油渍,然后放进自己嘴里。

    好好害羞

    辛容马上捂着脸,用眼神偷瞄他:“望望哥好讨厌!”

    “呵呵,吃饱了吗。”赢望发现自己最近爱笑了。只要在辛容身边,他就不由自主的会微笑,因为心里满满的都是爱意。

    “饱了!”辛容马上说,“不过要打包个虾饺当夜宵。”

    赢望拉着她站起来:“好。”

    回到家,辛容换了衣服就去和比卡丘玩了。(飞飞应用)赢成还没回来,听说最近他应酬很多,s市的人都以为这赢家老二要奋起了,甚至有些人还等着看兄弟相争的好戏码。

    “比卡丘过来!”

    赢望在书房处理完事情,一下楼就看见辛容正坐在地上讨好的冲那只小怪物伸出手。

    “咕咕”小怪物不但没理她,还从屁股里扣出个黑粑粑直接丢过来。

    辛容眼巴巴的拿起个苹果干:“来啊比卡丘,有好吃的。”

    “咕咕!”比卡丘这次给了辛容一个高贵的眼神,然后跳到她胳膊上伸爪就把苹果干拿过来,正要蹦走时,就觉得身后传来危险的气息。

    “咕咕咕咕!”

    看着小怪物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赢望满意的把辛容抱进怀里,然后冷冷道:“过来。”

    “咕”比卡丘浑身发抖的跳进辛容怀里,脑袋拼命往她身上钻。

    辛容摸了摸她的尾巴:“望望哥不会揍你的,别怕啊!”

    比卡丘:嘤嘤嘤吓的毛都要掉了。

    “下次它不听话就告诉我。”赢望抱起小丫头坐到沙发上,“不要惯着。”

    辛容捏了捏比卡丘的耳朵:“它还小呢!出生卡上写着刚刚三个月。”

    “那更要教会它听

    话,不然以后大了麻烦。”赢望嫌弃的看了小怪物一眼,见辛容完全没听进去的模样,心里有了些思量。

    门外传来发动机的声音,辛容扭头看着门口:“成成哥回来了!”

    “你们俩倒是舒服啊。”赢成无精打采的走进来,往沙发上一摊。

    辛容赶紧把比卡丘放下,跑去给赢成倒水,比卡丘飞快的跳到她肩膀上,看的赢成啧啧称奇。

    “小东西可以啊,听说龙猫都不亲人,咱们家这只真乖!”

    赢望看了他一眼:“见到霍宁了。”

    “说到那女人啊”赢成揉了揉额头,“真是挺厉害的。”

    他今天跟霍宁扯了一天的皮,愣是没占多少便宜。

    “不过,我瞧她那劲,是对你有意思啊!”赢成幸灾乐祸的说。正好辛容哒哒哒跑回来了,把水递给他。

    “成成哥说什么呢?”

    赢望警告似的看了倒霉弟弟一眼,赢成接过水杯一脸感动的说:“还是容容最好,知道心疼你哥!”

    喝了一大口水,他又看了看赢望:“要不,还是你去吧,我在她手里讨不到便宜。”

    “不急。”赢望不在意的说,“不管她现在说什么,你应付过去就好,等她没钱了就轮到你了。”

    赢成侧头想了想:“我觉得她根本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

    “所以她输定了。”赢望伸出手,“容容,上楼睡觉!”

    辛容把皮卡丘送回笼子里,趴在赢望身上小声说:“我知道你们说的是那个姓霍的姐姐。”

    “乖,不用理她。”赢望亲了亲她的额头,手在小丫头腰上摩挲着,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那你也不要理她!”辛容死死抱住他的脑袋,还用力蹭了蹭。

    赢望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滑了下去,捏了捏她的小屁股:“除了容容,我谁都不理!”

    “嘻嘻嘻!”辛容扭了两下,“痒”

    大手在小屁股上慢慢揉捏,赢望的眼神变得浓稠,把小丫头送进浴室后叹了口气。

    “快点长大吧”

    城市另一边的高档小区里,霍宁穿着红色的真丝睡衣靠在沙发上,雪白修长的大腿随着音乐的节奏轻晃。

    “赢望,我就不信你会不动心!”她举起酒杯对着电视,里面是赢望的采访片段。

    正如赢成所想,霍宁从来没有想过会没钱,因为在她看来,只要赢望喜欢她,赢氏必然会给她注资。

    手机响起来,霍宁眼神妩媚的扫了眼。

    “喂,你最好给我点有用的消息,不然我只好换个比你有用的人了。”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霍宁不耐烦的打断他。

    “伊甜那个女人不用管,她的消息没有价值。”

    再霍宁看来,伊甜跟赢望在一个学校几年都没发生什么,可见赢望看不上她。

    “哦?好,你发过来,我看了再说。”

    过来一会,手机提示她收到了消息。霍宁打开图片,眼睛猛地一瞪。相片正是下午赢望和辛容在餐厅用餐时的画面。

    连拍的照片中,男人的手放在小女孩的嘴边,下一张

    是男人的手放在自己嘴里。让霍宁吃惊的是赢望的眼神。

    “怎么会”她喃喃道,“明明是兄妹,为什么你的眼神像看着深爱之人”

    转眼到了周末,辛容今天特别开心,因为赢望说要带她出城玩两天。

    “我们真不告诉成成哥吗?”辛容看着车子开过赢氏大楼,想象了一下赢成知道被抛弃后抓狂的样子。

    赢望把她的小脑袋扳过来:“容容不想和我单独出去吗?”

    “想是想啦!”辛容对了对手指,“可是”

    “公司很忙,赢成没时间的。”赢望从后面袋子里拿出盒酸奶,“喝完睡一会,睡醒就到了。”

    辛容眼睛一亮,她最喜欢这个口味的酸奶了,瞬间就把赢成抛到脑后,大口大口的吸了半盒,还调皮的让赢望也吸了一口。

    赢望很满意酸奶的效果,决定以后就买这个牌子的。

    “望望哥,我们要去哪呀!”

    一个小时后,辛容把脸转过来问。

    “怎么不看外面了?”赢望摸摸她的头,发现有点凉,马上把冷气关小。

    辛容撇撇嘴:“都是田地”

    “马上就有别的看了。”赢望说完,指了指车窗外。

    “哇!”辛容扭头一看,路两边是大片大片的黄色野花。

    她兴奋的拍打着车窗:“望望哥停车,我要去采几朵!”

    “容容,那不是野花。”赢望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大体小女孩都是喜欢花的。

    辛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是野花?那是有人种的吗?”

    “那是油菜花。”赢望解释道,“结出的籽要用来榨油的。”

    眨了眨眼睛,辛容把平板拿出来,低下头摆弄了一会明白了。

    “我们生物课有学过,通过蜜蜂授粉后就会结籽了。”

    赢望突然想到什么问她:“生物课还学什么了?”

    “唔还有蝌蚪怎么变成青蛙的。”辛容认真的回答,“还有萤火虫为什么会发光!”

    怎么都是动物赢望眯了眯眼,“没有学人体方面的吗?”

    “有啊!”辛容指着自己的脑袋,“认识了各种器官。”

    赢望觉得凯撒的教育有问题,准备回去后就去找校长谈谈。他完全没意识到,他所谓的男女方面的知识应该是在生理卫生课,而不是什么生物课

    “望望哥,你看!”辛容突然指着路边。

    一辆车停在那,一个男人正拼命朝着他们挥手。

    赢望皱了皱眉头,把车子停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人赶紧凑过来,“我们的车坏了,能不能麻烦你们捎我们老板一段。”

    辛容探了探脑袋:“你们老板在哪呢?”

    “我去叫她!”男人马上跑回车边弯腰说了什么,这才把车门打开。

    赢望在看到那个人时脸色就不好看了,就连辛容都瞪了瞪眼睛,撅起了嘴。

    “赢总?!”霍宁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然后松了口气,“太好了,我还以为要在这等到天黑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