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她们退学了

    <h1>第六十四章 她们退学了</h1>

    “高驰是怎么回事。(魔域口袋版/android/juesebanyan/1373.html)”赢擎苍沉着脸,目光在两个儿子身上来回扫。

    赢成觉得自己要是敢说他们早就知道了,一定马上就会被分尸

    “不知道。”赢望一脸无辜,反问了句,“照片是他故意拍的?”

    赢擎苍抽了抽嘴角:“别说你都没看出来。”

    s市,哪有报社敢偷拍赢家,除非是有人故意花钱找人。

    “看来,他从一开始就在打妈的注意了。”赢望特别认真的说,“我们太大意了。”

    赢成猛点头:“谁能想到那小子胆那么大呢!”

    “你们真不知道?”赢擎苍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平时一个个跟狗似的,怎么可能没察觉到。

    兄弟俩摇头摇的可整齐了

    “爸,你先说说报纸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吧!”赢成转移话题。

    赢擎苍的眼神瞬间冷了来:“今天我陪你妈去逛街,她想吃那家商场顶层的蛋糕,我就去买。”

    就那么会功夫,赢擎苍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辛晴被旁边一个小孩子撞到,高驰伸手扶她。当时高驰背对着他,所以赢擎苍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

    “我赶紧过去,他还客气的打招呼。”赢擎苍越说越生气。当时辛晴还跟他道谢,却没想到这些都是他算计好的。

    赢望跟赢成对视了一眼:“我马上去查,只要找到给报社寄照片的人,高驰就跑不了。”

    “就是没有证据,他也死定了。”赢擎苍阴冷的眯了眯眼,“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让外面的流言平息。”

    “妈怎么说?”赢成问,他们的母亲可不是个任人算计的人。

    赢擎苍的表情变的柔和,心疼道:“她气坏了,多少年没人敢这么对她。(魔域口袋版/android/juesebanyan/1373.html)”

    客厅,辛容见小丫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怎么了?”

    “妈妈,照片上的男人是卢慧的男朋友吗?”辛容小声问。

    辛晴脸一冷,点点头:“容容,看到了吧!这就是那些时刻想算计我们的人,只要抓住机会,他们就会像疯狗一样扑上来。”

    “我知道。”辛容认真的说,“因为我们过的比他们好,因为我们比他们有钱有权。”

    “呵呵,望望教你的?”辛晴摸摸她的头,“我希望你无忧无虑的长大,希望你的眼睛永远是干净的,但是我不希望把你养成个傻子。”

    赢望正好出来,听到这话抿了抿嘴:“妈,容容很聪明的。”

    “嗯嗯,我可聪明呢!”辛容冲着男人伸出手。

    辛晴见她这么自然就被赢望抱进怀里了嘴角一抽:“你没欺负容容吧?”

    “望望哥对我可好呢!”辛容赶紧说,“他不会欺负我的。”

    跟过来的赢成可不傻,自然知道这个欺负是哪一种,于是趁机告状:“妈你也知道我哥跑容容房间住了吧?他还平时没事就对容容动手动脚。”

    “成成哥!”辛容不好意思了,扑上来要捂他的嘴。赢望已经一脚踹到赢成身上了。

    “嗷嗷!”赢成怪叫了两声倒在沙发上

    ,“妈你就忍心看着手足相残吗?”

    赢擎苍正好走过来,对着他后脑勺就一下:“好好说话!”

    “成成哥真可怜”辛容已然忘了刚刚赢成说了什么,摸了摸他的脑袋。

    辛晴拉着倒霉儿子坐好:“你啊,公司要是不忙就去交个女朋友,你哥和荣荣这情况,我觉得应该先办你的婚事。(飞飞应用)”

    “怎么就我的婚事了?”赢成惊悚的问,“哪跟哪啊!妈你话题转的也太快了。”他打了个哆嗦,“赶紧说你的事吧还是。”

    赢擎苍目光温柔的看着妻子:“不用你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我不担心。”辛晴笑了笑,“就是觉得这事挺恶心的。”

    “明天有个拍卖会,我陪你去玩玩!”赢擎苍搂着辛晴站起来,“我们去休息了。”

    辛晴没忘记扭头跟赢望说:“我瞧着容容好像瘦了,你注意点啊!”

    三人一听马上紧张起来,赢望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知道了,我会让她好好吃饭的。”

    “就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挑食。”赢成也装模作样的教育了两句。

    第二天,辛容正吃早餐呢,就看见左舒从房间出来。张秀丽推着轮椅,脸色很难看。

    “赢总,今天你有时间吗?”

    赢望看了眼左舒:“等会一起走,我先送容容去学校,然后再去看你母亲。”

    “谢谢你。”左舒冲辛容笑了笑。

    辛容有些不好意思,她听赢望说了左舒马上就会离开。私心来讲,小丫头挺高兴的。再辛容看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种事情太普遍了。

    可现在人家自己要求离开了,她又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赢总,高驰他真的”张秀丽憋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问道。

    赢成打断她的话:“你还是回去问你女儿吧。还有,既然左舒要出国,你的工作也就结束了,她什么时候走,你什么时候就不用来了。”

    “赢先生,求您告诉我吧,高驰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秀丽哀求道,“我女儿可怎么办啊!”

    “那你就回去问你女儿啊,相信她会给你个合理的解释的。”赢成站起来,“我先去公司了。”

    张秀丽还想说什么,赢望也拉着辛容往外走。左舒叹了口气:“张姐,既然赢先生这么说,我想可能卢慧真的知道什么,你还是赶快回去问问她吧!”

    没办法,张秀丽只好匆匆回家去了。

    凯撒学校。

    “容容,你缝反了。”齐琪琪奇怪的看着她,“你今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啊!”辛容反应过来,“没事,没事。”她把手里的作品放下。

    齐琪琪看了看四周,小声说:“我看报纸了,肯定是那些记者胡说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哥哥他们说不定已经在解决了。”

    “当然不是真的了。”辛容赶紧说,“我妈妈可生气呢!她被那个坏男人设计了。”

    她才不是担心这个,她是在想赢望现在是不是还跟左舒在一起

    张瑾皱着眉头说:“那个家伙是想敲诈吗?”

    “不知道。”辛容摇摇头,其实她隐约觉得那个高驰应该是为了钱。

    &nb

    sp; 齐琪琪收拾好东西:“总之你就不要担心了,你们家的哥哥那么厉害,肯定会搞定的!”

    下课后,三个人去食堂吃饭,结果去排队买甜点的齐琪琪很快跑回来。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她激动的喊,“你们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张瑾把粥移了移,以防被这个家伙喷到口水:“肯定是大事,不然你不会连吃的都不买就跑回来。”

    “许薇薇和赵洁退学了。”齐琪琪一脸不敢置信的说,“天哪!还有人愿意从凯撒退学?”

    张瑾也挺震惊的:“是她们自己退学的吧!”

    “是啊!”齐琪琪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好好的,她们为什么要退学呢?”

    “我怎么知道?”张瑾白了她一眼。

    齐琪琪突然咧嘴一笑:“这是好事啊!那两个学姐每天鼻孔都长在头上,见谁都凶巴巴的。”

    很快,整个凯撒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到了下午放学时,有人在网上看到了新闻。大家这才知道许家倒台了。

    “望望哥,左舒姐姐呢?”

    辛容一上车,发现只有赢望一个人。

    “她母亲去世了,这会应该在墓园。”赢望帮她系好安全带,“你关心她干什么。”

    “那她是不是马上就要去国外了?”

    赢望摸了摸她的小脸:“明天就走了。”

    辛容嘿嘿了两声,不问了。

    “怎么了?”赢望不明白小丫头怎么突然笑了那么鬼精。

    “没事啊!”辛容想起什么表情变了,“望望哥,你还记得学生会的学姐吗?叫许薇薇的那个。”

    赢望发动车子,随口嗯了声:“她怎么了。”

    “她退学了!”辛容的表情跟齐琪琪一样,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还有赵洁,也退学了!”

    她这副样子看在男人眼里可爱的不得了,忍不住凑过来亲了她脸蛋一口。

    “呀!”辛容害羞的捂住脸,“望望真是的,干嘛好好的亲人家!”

    赢望挑了挑嘴角:“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辛容瞪了他一眼,“我还没说完呢!你看新闻了吗?说许薇薇家是当官的,可是他们勾结敌国,出卖国家。”

    “我家小丫头还知道这些呢!”赢望逗她。

    辛容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我当然知道了!要是在以前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赵洁也要退学,她们真的这么好吗?”

    赢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知道官商勾结吗?”

    “知道!”辛容点点头,“有一年水灾,我们那米行的老板趁机涨价,官府还扣押了皇帝送来的粮食,后来他们都被我爹押送到京城去了。”

    “赵洁家是做生意的,跟许家一直关系密切。”

    辛容哦了一声:“懂了!我们晚上吃西餐吧!”

    她的话题转这么快,赢望差点没跟上。

    “好。”他拿出手机订位子。

    如果早知道来吃西餐会碰到这个女人,辛容宁愿回去吃阿姨煲的营养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