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辛容失踪

    <h1>第六十二章 辛容失踪</h1>

    像是知道赢望要说什么,霍宁不等他开口就又说道:“我知道这次的合作是赢二少负责,但是有些东西我想和你谈谈。”

    气氛静了下来,赢望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他拿着小刀把羊肉切成小块,用嘴唇碰了碰确定不烫了,才放到辛容的勺子上。

    “望望哥!”辛容突然说话了,“你答应这位姐姐吧。”

    赢望喂她吃了块肉才看向霍宁:“明天上午去公司。”

    “好!”霍宁笑了笑,“不打搅你们了。”

    等她离开了,赢望才捏捏辛容的脸:“怎么,你不是讨厌她吗?”

    “是啊!”大概是古代的女孩子这方面比较早熟,辛容对情敌这种东西特别敏感。她严肃的说,“所以望望哥要直接告诉她不喜欢她。”

    赢望嘴角上翘,亲了亲她的额头:“好。”

    “我姐姐说过,不喜欢就要告诉人家,那种不清不楚的男人都不是好人。”辛容点着头说完,又补了句,“就是成成哥说的渣男!”

    就跟能听的懂似的,一旁的比卡丘也咕咕叫了两声。

    “看!比卡丘也同意呢。”辛容摸了摸小家伙的爪子。

    比卡丘:我只是想吃桌上的苹果

    “下午想做什么?”赢望对于小怪物转移了宝贝丫头的注意力很不满意,于是换了个话题,“我帮你找了个古琴老师,要不要去见见。”

    辛容没意见:“望望哥会陪我吗?”

    “会,以后你去哪我都会跟着。”赢望看着她,可惜小丫头低头吃东西去了,没看到男人眼里霸道的情感。

    赢望找来教辛容的老师,是国家级表演艺术家,人家早退休了,根本不教学生。也不知道赢望找了多少道关系,才让人家答应见一面。

    “赢先生是吧!您好,老师说只能让辛小姐一个人进去。”到了老师家,负责接待他们的人不好意思的说,“您也知道年纪大的人脾气都比较倔,所以”

    辛容拉着他:“我不要一个人进去。(飞飞应用)”

    “我陪你。”赢望将她抱起来,“告诉老师,我妹妹情况比较特殊,我不会影响他教学的。”

    那人见辛容这么大了,还像孩子一样被赢望抱着,顿时觉得可能人家真的有什么难隐之言,点点头进去了。

    过来一会他一脸尴尬的走出来:“老师他不同意”

    “容容,我们从找个老师好不好?”赢望什么都没说,低头问小丫头。

    辛容马上点头:“望望哥说了算。”

    “乖!”赢望抱着她转身就走,“我们去找个更厉害的,这个人的水平教不了你。”

    谁知道刚走到门口,一个声音就叫住了他们。

    “站住!”

    辛容趴在赢望肩膀上拍了拍他:“望望哥,有个老爷爷。”

    “是你说我教不了?”一身灰色唐装的老人走出来。

    赢望转身看了他一眼:“我并没有听过你的琴声,而我妹妹的,我觉得她说不定比你弹得还好。”

    “进来。”老人看了辛容半天,转身进了房间。

    半个小时候后,辛容高兴的拉着赢

    望回到车上。

    “那位苟老爷爷的琴技好厉害,比我姐姐弹得还好!”

    赢望帮她系好安全带:“你姐姐弹得比你好吗?”

    “当然了!她可是给娘娘表演过的,娘娘还赐了她发簪,可漂亮呢!”

    “在我心里,谁都没你弹得好听。”赢望完全没原则的说,顺便给了窝在辛容怀里小怪物一记眼刀。

    辛容害羞的看了他一眼:“望望哥在我心里也是最好看的。”

    “那亲我一下。”赢望把脸凑过去。

    辛容特别听话的在他脸上啵了一口,然后不好意思的揉了揉比卡丘。(飞飞应用)

    “坐好,我开车了。”赢望的声音有些沙哑,把目光从辛容脸上收回来。

    天知道他想亲的是红艳艳的小嘴,可是丫头太小了,他怕吓到她。

    第二天送辛容去上学后,赢望就去了公司。赢成一看他来了,丢下工作就跑,说是要放一天假。

    “下午我去接荣荣,你就不用管了!”

    看着倒霉弟弟跑出去,赢望眯了眯眼:“霍宁来了吗。”

    助理见他口气不好,紧张的摇了摇头:“要不我去打个电话给她?”

    “不用,她来了让她直接进来。”

    凯撒学院,今天是辛容第一堂缝纫课,她第一次接触到现代的缝纫机器,一开始总担心扎到手,后来慢慢习惯了兴致勃勃的一直没停过。

    “容容,你寒假过的好吗?”齐琪琪一边转缝纫机,一边问她。

    “好啊!下次你们也一起去吧。”

    张瑾拍了齐琪琪一下:“别和荣荣说话,小心扎到手。”

    “你们俩呢?”辛容也问道,“琪琪不是瑾家了吗?”

    “是啊!”齐琪琪点头,“我们每天都出去玩,下次有机会你也去吧?”

    辛容想了想摇摇头:“望望哥可能没时间。”

    “女生在一起要哥哥干什么?”齐琪琪白了她一眼,“哪有闺蜜时间还带哥哥的嘛!”

    张瑾又给了她一下:“你以为是你啊,赢学长不会让容容单独出门的。”

    “这么说暑期的集体旅游容容也不能去了?”齐琪琪停下手里的活,“那多没意思啊!”

    辛容好奇的看着她:“集体旅游是什么?”

    “凯撒的福利,暑假的时候根据年龄分组去不同的地方旅行。”张瑾想了想说,“我估计赢学长不会放你去的。”

    齐琪琪看了看表:“下课了,下课了!今天星期一,大食堂有布丁,去的晚就没了!”

    三个人收拾东西往食堂跑,吃完饭后齐琪琪和张瑾回宿舍,辛容因为要看资料,自己去了图书馆。

    可是,等到上课的时候,她竟然还没回来。

    “我觉得不对劲,我们去图书馆找找吧!”齐琪琪和张瑾不放心,跟老师说了一声去找人,结果图书馆的人说她半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不行,不能耽误了,我们去告诉老师。”在附近找了一圈后,张瑾果断决定。

    老师接到消息后吓坏了,赶紧和学校汇报,校长更不敢耽误,第一时间就给赢望打了电话。

    赢望的办公室里,霍宁正坐在他对面。

    “我刚刚说的话请赢总慎重考虑一下。”霍宁优雅的撩了撩头发,“如果我们两家联姻,我会为赢氏带来更多的利润。”

    “你看过我的计划,知道我的能力。只要我们俩结婚对两家人都好,更何况,我自认长的不差,不管从哪方面说,都配得上你。”

    赢望挑了挑嘴角:“你直接开口,是算准了我会答应吧。”

    这是个非常自信的女人,不然她至少应该等到自己对她表现出兴趣后再开口。可现在

    “因为在我看来,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只要多一点时间,你早晚会为我着迷!”霍宁仰起头,露出漂亮修长的脖子,“赢望,我们是天生一对,你说呢!”

    赢望靠在椅子上,眼神幽暗。霍宁正要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就听到男人说。

    “可惜我对你没兴趣,就算你现在脱光了躺在这,我也不会多看一眼。”

    霍宁面色一冷:“你什么意思?”

    “我想我说的很明白。”赢望已经开始不耐烦了,“霍小姐有这个时间,不如把精力放在工作上。

    “赢望,你在羞辱我吗?”霍宁大概没被人拒绝过,一拍桌子站起来。

    赢望嗤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在国外呆的太久了,拒绝你就是羞辱你的话,那我不知道羞辱过多少人了。”

    “你”霍宁还想说什么,赢望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眼号码,眼神一变马上接了起来。

    “我是赢望。”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赢望脸色突变猛地站起来。

    “你去哪?”霍宁拦住她。

    男人眼神像刀子般扫过来:“滚开。”

    辛容失踪了。

    学校的监控里显示,她从图书馆出来后,就被人跟上了,走到花园附近时,那个人用手绢捂住她的嘴,把人从后门绑走了。

    “赢少对不起,是我们管理疏忽,怎么处置我们绝无怨言。”校长带着一群领导站在赢成跟前。

    每个人都簌簌发抖,他们知道,如果辛容出事,赢家不会放过他们,甚至凯撒都有可能成为过去式。

    “我认为现在找辛容才是关键。”吴越表情严肃的推门进来,“这是我在学校后面街口发现的。

    赢成看了他手上的打火机一眼:“三天时间,把这件事调查清楚,至于我妹妹不用你们操心,我哥会找到她的。”

    城北的一个快捷酒店里,三个男人跪在地上,脸被打的像猪头一样,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进房间就被人揍,为什么救人的比他们速度还快

    “望望哥,我头晕。”辛容被赢望抱着坐在沙发上,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赢望怀里了,地上还趴了三个猪头男人。

    赢望浑身都散发着戾气,好像随时要杀人似的。可低头和怀里的人说话时,声音温柔的不像话。

    “难受就闭上眼,睡一觉就好了。”

    “我想回家。”辛容埋头在他肩膀上,“我饿了。”

    赢望站起来:“交代清楚后,别弄死了。”

    “我们明白。”几个手下都跟了他很久,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不能死,但是绝对不能让这三个人好好活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