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小媳妇

    辛容突然推开赢望,把脑袋蒙到被子里不理他。

    “容容”赢望楞了下,伸手想抱她。结果被子里的小丫头使劲扭,一边扭还一边说。

    “骗纸,骗纸!”

    赢望皱了皱眉头,这说的是什么调调,肯定又是跟赢成那小子学的。

    正在门外偷听的赢成中箭。

    “我骗你什么了。”赢望干脆连人带被子一起抱起来,辛容整个人卷在被子里,就露个小脑袋,看上去让人心里痒痒的。

    赢望不知道这个词叫萌,忍不住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你你”辛容捂着脸,结结巴巴的你了半天也没说出来。

    “我怎么了!”赢望看上去心情很好,又亲了她鼻尖一下,“容容知道男人亲女人是什么意思吗?”

    辛容小脸通红,捂着眼睛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姐夫就偷偷亲过我姐姐。”

    “所以我现在也亲你了。”赢望把她的小爪子拿下来,“容容不是想早点有个相公吗?我做你相公好不好?”

    这句话说完,就察觉身上的小人突然身体僵硬,然后开始拼命挣扎。

    “我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

    赢望心一沉,一把将她从被子里拽出来:“为什么不要?”

    辛容拼命去掰赢望的手,可惜武力值太低,被男人紧紧抱在怀里。

    “荣荣,你看着我。”赢望对上她的视线,“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我当你相公?”

    “你根本不是心悦我,你你是因为图腾!”辛容哭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好不伤心,“我我们身上有有图腾,我不要我不要你因为这个娶我,呜呜呜”

    赢望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傻丫头,你听听我的心跳。”

    “好好快。”辛容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隔着血肉,仿佛都能感受到那颗心的紧张。

    “因为我害怕,害怕你嫌弃我老,害怕你不喜欢我,害怕你不愿意我当你相公。”赢望看着她的眼睛。“容容,我承认是因为图腾让你对我有了影响力,我想要靠近你,拥有你。”

    见小人眼神一暗,又想推开他。赢望赶紧摩挲了她的脸颊继续说:“可是,那些都是身体对图腾的反应,不是我的心。”

    “我的心告诉我,现在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的妻子,我要跟你一辈子永远在一起!”

    辛容嘴巴动了动:“一一辈子像妈和赢爸爸一样吗?”

    “对!像妈和爸一样。”赢望揉了揉她的头发,“容容,原谅我的迟疑和不确定。之前我不敢告诉你,因为我怕你太小,怕你才是被图腾影响的那个,怕等你长成大姑娘后,会”

    “不会的!”辛容一头扎进他怀里,“我要跟望望哥永远在一起!”

    赢望抬起她的头:“愿意我当你的相公吗?”

    “愿意!我要给望望哥当娘子!”辛容使劲点着小脑袋,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但是望望哥不可以纳妾。”

    “呵呵!”赢望难得笑出声,将小丫头搂进怀里,“只有你一个!容容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许喜欢别的男人,不许看他们,更不许对他们笑。”<b

    r />

    辛容嘿嘿嘿笑着往他怀里钻,赢望抱着自己的小媳妇觉得心都快化了。他终于理解父亲对母亲几十年如一日的占有欲和感情,如果真是因为图腾,那么,他甘之若饴。

    “赶快长大吧!”他亲了亲辛容的发际,“别让我等太久。”

    辛容脸像火烧一样:“就就一年了”

    “荣荣!”赢成突然冲进来嚎道,“你不能啊,你不能被他骗啊”

    赢望收回脚:“怎么不偷听了。”

    “你这个禽兽,你谋杀亲弟,还诱骗妹妹!”赢成捂着腿嗷嗷直叫。

    辛容呆呆的看着兄弟俩:“刚刚刚的话成成哥都听到了?”

    “当然。”赢成跳过来,“别怕,成成哥保护你,十八岁之前你都有权利选择别的男人,不要怕他!”

    “哇!好丢人。”辛容一把推开赢成的脑袋钻进赢望怀里。

    赢成悲愤的喊道:“容容,你怎么不推开哥!”

    “以后要叫嫂子。”赢望丢过来一句。

    辛容在他怀里锤了两下,赢成特别不要脸的说:“荣荣,你真不再考虑一下吗?我身上也有图腾的。”

    也有?

    赢望和辛容同时抬头看着他。

    “当然,你看!”赢成洋洋得意的把衣服一脱。

    他的肩膀上还真有个图腾,跟赢望辛容身上的一模一样。

    “不错,从哪画的。”赢望看了一眼就戳破了倒霉弟弟的伎俩。

    辛容则一脸惊奇的伸手想摸:“画的?好神奇啊。”

    “不要乱摸,不卫生。”赢望把她的手拽回来。

    赢成穿好衣服扑上来抱住荣荣:“你还是我妹妹吗?”

    “当然成成哥!”辛容抱住他,“你不认我了吗?”

    “我怕你以后只喜欢他了。”赢成伸手指了指赢望,“明明之前都是哥哥的,现在他突然变成你相公了。”

    辛容觉得这个二哥特别脆弱,比自己还脆弱。赶紧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永远是成成哥的妹妹,以后成成哥要继续保护我啊!”

    “放心!”赢成马上握拳,“我会盯着哥不让他变成禽兽欺负你的,要是他对你做了什么我就带你私奔!”

    辛容:“”。

    赢望再一次觉得小时候没有丢到这个倒霉弟弟是个错误,阴森森的看着他威胁道:“既然你这么闲,我有事情交给你去办。”

    “饿不饿?”威胁完弟弟赢望转身问辛容,那脸变得叫一个速度。

    辛容点点头:“昨天晚上都没吃东西”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赢望觉得让小丫头少吃一顿饭是特别罪大恶极的事情,一边给她穿鞋,一边说,“去洗脸,我们过妈那边去,她很担心你。”

    辛容哒哒哒跑进洗手间:“你们下楼等我吧!”

    一直在旁边做呕吐状的赢成,被赢望提溜着领子拖下楼。

    “我还得谢谢你。”赢望可能觉得自家倒霉弟弟不够惨,接着打击他

    ,“要不是你没事找事带容容去找我,也不会有昨晚的事了。”

    赢成躺在沙发上装死,听到这话白了他一眼:“那是霍家人吧,怎么好好的回国了?”

    说到霍家,就得往上一代说了。那是赢擎苍年轻时候认识的同学,他被继母下药陷害时,是人家救了他。

    这个人就是霍宁的父亲,可惜年纪轻轻就和妻子空难去世了,留下霍宁一个女儿。霍家的大本营在米国,据说这几年几个儿子因为财产问题闹的很麻烦。

    “霍老爷子分家了。”赢望对别人家的事不敢兴起,“等会你去问爸,具体情况他会告诉你。”

    赢成刷一下坐起来:“关我什么事?我又不认识她。”

    “你要负责接待她。”赢望拍了拍倒霉弟弟的肩膀,在他刚要说不的时候丢出一句,“乖乖听话,明年就让你离开。”

    “真的?”赢成眼一亮,“那我要回去做赏金猎人!”

    “可以。”

    “成交!”

    赢成拍拍手,看见客房的门开了,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

    “赢先生在啊!”左舒转着轮椅出来。“你好几天没回来,容容可着急呢!”

    后面半句话深的赢望欢心,所以他扭头看了左舒一眼:“抽个时间,我去看看你母亲。”

    “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左舒眼神一暗,“昨天医院打电话,说她最多还有一个月时间。”

    赢成抬了抬眼皮:“这么快?”

    “她的器官很多都衰竭了,拖得越久人越痛苦。”左舒擦了擦眼泪,“我想赢先生过几天陪我去见见她,然后等母亲不在了我就出国。”

    这到让兄弟俩惊讶了,他们一直认为左舒是有目的,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离开赢家呢

    “我在网上查到米国一家医学机构对我的病很有帮助,他们的心理治疗方法很强大,我想去试试。”

    左舒的反应再正常不过,兄弟俩对视了一眼,赢望点点头:“没问题,我会负责你全部的医疗费,直到你康复。”

    “谢谢!”左舒笑了笑,转着轮椅回去了。

    辛晴看到赢望拉着辛容的手进来时,眼睛都笑的看不见了。

    “哎呀!快让我看看,这是我儿子给我找的小媳妇吧?真漂亮!”

    辛容扑进她怀里:“妈别说了,别说了”

    “好孩子。”辛容捏了捏她的脸,“从你来的那天我就开始担心你们俩,现在说开了我就放心了。”

    她指了指赢望:“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了解,他说喜欢你,就是一辈子的事。所以容容就放心吧,只要赶快长大嫁进来当媳妇就好了!”

    说完她看了赢擎苍一眼,后者站起来:“赢望,跟我来书房。”

    “成成你先别去。”辛晴叫住要跟过去的赢成,“等会你再进去。”

    赢成啊了一声:“爸,好好教训我哥,不用给我面子!”

    “妈妈?”辛容以为赢擎苍真要收拾赢望,急了。

    辛容拍拍她:“放心,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