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不要望望哥了

    赢家人一向都是媒体聚焦的重点,他们出国时就有媒体报道过,主要是说辛晴的那架私人飞机多贵多贵。

    而现在他们回来了,记者自然也得守在机场。不过s市今天的报纸已经报道了这件事,还配了几张他们度假的照片。

    “赢先生,请问照片上的陌生男人是谁。”

    “赢太太,这是您为小女儿挑的女婿吗?”

    辛晴早就见惯了这场面,原本脸上的表情还挺轻松的,可这话一出来,不止是她,赢望的脸色先不好了。

    “想死吗。”他从来不和人客气,目光阴冷的看着那个记者,“再说一遍。”

    记者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我我就是随口问的。”

    “下不为例。”辛晴推了儿子一把,“行了,小心吓到容容。”

    辛容坐在赢望胳膊上,背对着记者抱着他的脖子。虽然拍不到正脸,但是记者连她的后脑勺都不肯放过。

    知道惹人家生气了,其他人也不敢再说什么,等赢家人离开了,都用眼神狠狠瞪着那个罪魁祸首。

    “那些记者每年都跟我们去岛上,这么多年了,还等着拍你出轨的相片呢!”辛晴坐上车后头一句话就有些无奈,“倒是连累那个高驰了。”

    赢家父子三人眼睛闪了闪,赢成开玩笑似得说:“有什么可连累的,他可是占我们的光上了次头条呢!”

    “我才不要他当相公呢!”没睡醒的辛容突然说了句,“他没有望望哥和成成哥好看。”

    辛晴和赢擎苍对看了一眼笑道:“那好啊,那容容就在你两个哥哥里挑一个,等以后当妈的媳妇!”

    因为倒时差她睡得晕晕乎乎的,这会彻底清醒过来知道害羞了,捂着脸躲在赢望怀里:“妈妈你说什么啊!羞死人了”

    “哈哈哈哈!”赢成来劲了,“那好啊,我就等着容容长大给我当媳妇了,哥他就算了。”

    赢望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我就算了。”

    “因为你太老了啊!哈哈哈!啊”赢成捂着腿,“来真的你?用那么大劲干什么。”

    辛晴打断兄弟俩的互相残杀,摸着辛容的脑袋说:“按照古代的标准,容容还有一年半就及笄了。”

    “那也太早了吧!”赢成算了算,“十五岁就结婚?”

    就算赢家有本事把结婚证办了,外边会怎么说。

    “这里是现代,按照现在的规矩来。”赢望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十五岁她还要上学。”

    “不影响啊,结了婚再去上也一样。”辛晴耸了耸肩膀,“我十七岁就跟了你爸,二十岁前就生了你。”

    赢望脸黑了:“那不一样,你是被迫的”

    杀人般的目光扫向他的脸,赢擎苍冷冷的声音传来:“下个季度公司产值提高3个百分点,不然你的奖金取消。”

    “哈哈哈哈哈哈!”赢成幸灾乐祸的笑起来,“我哥不在乎那点奖金,应该罚他去东欧出差,出一年!”

    辛晴懒得理那父子三人,拉着辛容的手问她:“容容你得意思呢?”

    “我我”辛容咬了咬嘴唇,“我不要做老姑娘。”

    扶在腰间的手一紧,赢望目光幽深的低下头:“容容也想早点嫁出去?嗯?”

    &

    nbsp;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其他三人都觉得车里突然好冷。只有辛容傻乎乎的点点头:“二十岁嫁不掉就是老姑娘了,三十岁就没人要了。”

    “啊!到了。”辛晴见儿子不太对,赶紧转移话题。

    赢成看了看车外面:“早呢!”

    “我饿了,我们在这里吃饭。”

    赢擎苍一听,拍了拍车挡板。

    这是家川菜馆,赢擎苍在这里有个私人包房。坐下后,辛容看了看赢望。

    “望望哥,你是不是饿了?”

    “没有。”赢望面无表情的说。

    赢成给辛容到了杯果汁:“别理他,他一天不吃饭也没事的。”

    于是,这顿饭除了赢望,大家都吃的饱饱的。中间辛容给赢望夹菜,结果他板着脸一口也没吃。吓得辛容噘着嘴不理他了。

    接下来两天,辛容开始倒时差,准备开学。而赢望大概是因为度假堆了很多工作,也每天早出晚归的。

    “成成哥,望望哥那么忙,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辛容和赢成俩个人在客厅打游戏,赢成从辛容手上叼了个薯片:“咔擦咔擦有什么不好的,他能有多忙,说不定背着我们玩去了。”

    “不是在工作吗?”辛容张了张嘴,“他他去哪玩了?”

    赢成嘿嘿两声:“男人的地方呗!”

    啪,辛容把游戏机关了。

    “怎怎么了?”赢成吓了一跳,“好好的怎么生气了?”嘴巴撅那么高

    辛容没理他,咚咚咚跑上楼,几分钟后又咚咚咚跑下来。

    “我们去找望望哥!”

    赢成看她连衣服都换好了,表情又那么严肃,只好乖乖去开车。快到公司时他看了看表:“这个点哥应该快下班了。”

    果然他们的车子还没到公司门口,就看见赢望从里面出来。

    “望望哥!”辛容急的要下去。

    赢成拦住她:“别动,我们偷偷跟在他后面,等到了家吓他一跳!”

    辛容嗯嗯点头,两个人和做贼似的悄悄开车跟上。结果开了一段,就听见赢成纠结的声音。

    “不对啊!这不是回家的路。”

    辛容盯着外面看了看,虽然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难道哥真的自己玩去了?”赢成看着辛容,“坐好,我们去抓他个现成!”

    可当赢望的车停下时,赢成后悔了。

    “容容啊咱们回去吧!”

    辛容瞪着眼睛:“为什么?”

    “这个地方小孩子不能进。”

    赢成心里叫了声我操,他哥什么时候也来这种消金窟了?

    “我要去!”辛容说话间,已经推开车门跑出去了。

    “容容!”赢成赶紧下车追上去。

    海天盛筵是s市最贵的娱乐场所,一共五层。普通人只能在前四层活动,只有身份显赫和家世尊贵的人才能上顶层。

    “咱们上不去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趴在四楼的楼梯口。

    &

    nbsp; 辛容噘着嘴:“我要上去找望望哥。”

    “我没有五层的卡啊!”赢成快哭了,“那玩意只有爸和哥手里有。”

    “那你怎么没有?”辛容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不是说大家都认识你吗,那你刷脸啊!”

    赢成吸了口气:“容容你学坏了啊,刷脸这种事你从哪听说的”

    “那万一人家不认识我,咱们多丢人!”赢成拉着她,“乖,咱们回车上去等,哥肯定在上面谈生意,一会就出来了。”

    辛容甩开他的手:“不要!我要上去找望望哥。”

    “必须去?”赢成看着她。

    “必须去。”

    半个小时候后,一大一小两个人从五楼电梯走出来。

    “成成哥,我的裤子太长了。”辛容穿着明显不合适的保洁服,摇摇晃晃的往前走。

    赢成白了她一眼:“知足吧,我这身臭死了,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有狐臭。”

    “望望哥在哪里啊?”辛容趴在一间房门口张望。

    “哎呀祖宗!”赢成把她拉回来,“你小心点,让我看。”

    走到第三间的时候,赢成突然乐了:“哥在里面呢!”

    “那快点进去啊!”辛容没等他反应过来就一把推开门。

    赢成伸手去拉,结果没来得及,呲了呲牙跟在后面。

    装修精美的房间里有不少人,赢擎苍的两个秘书,还有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赢总,总听我父亲提起你,可惜我一直没时间回国,这次回来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端着酒杯,细长的手指上红色的蔻丹在灯光下徐徐生辉,配上那张美艳的脸,恐怕任何男人都不会拒绝这样一个女人。

    “我敬你,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旁边的中年男人不知道在干什么,突然往前趴了一下,正好撞到了女人。女人惊呼了一声,倒进了赢望的怀里。

    “对”她的对不起还没说出来,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望望哥,你在干什么??”

    正要推开女人的赢望心里一惊,以为是自己太想念小丫头出现了幻听。楞了一下,连头都没回去扶怀里的女人。

    “哥”

    赢望顿住了,他就是再幻听,也不可能听到自己弟弟的声音。

    猛地一回头,看见穿着灰扑扑工作服的小丫头看着自己,脸上全是眼泪。

    “容容容?”他伸出手。

    怀里的女人这时候已经自己站了起来,目光闪烁着打量了辛容几眼,挑了挑嘴角开口:“赢总,这闯进来的不会是在在外面养的”

    “闭嘴。”赢望猛的回头,眼神像刀子一样剐了她一眼。

    女人一怔,忍不住退后了一步。捂着胸口还想说什么,就见赢望已经站起来要抱那个小丫头。

    “走开!”辛容狠狠的推开他。

    赢望那么大个男人,竟然被她推得一个趔趄,可见辛容使了多大劲。

    “成成哥我们走!”辛容一头扑进赢成怀里,“我们回家,我们不要他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