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包汤圆

    卢慧真没想到能碰到辛容,她就是想出来看看,这岛上可都是有钱人,万一有个艳遇什么的不是赚了吗!

    所以她特意打扮了一下,也穿了很飘逸的长裙。可当她看到辛容时,又忍不住妒忌了。

    “好巧,你们这是要去哪?”卢慧盯着辛容的旗袍,上面的刺绣那么精致,一定价值不菲。

    辛容笑咪咪的说:“我们去吃饭,你吃了吗?”

    卢慧眼一亮,正想说没有,就看见赢望的目光投过来,眼底泛凉,死死盯着她。

    “我我吃了。”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刀割般的感觉渐渐消失,她看见赢望低着头,声音温柔的说:“走了,我们进去。”

    “再见!”辛容挥挥手。

    卢慧的再字还没说出口,赢望已经拉着人走了。

    “哼!”她跺了跺脚,“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命好生在有钱人家里吗?等我当了你嫂子以后,你的那些珠宝首饰和名牌衣服都是我的!”

    卢慧的这种心理如果让赢望知道,一定会觉得恶心又讥讽。恶心的是这么一个货色凭什么喜欢自己,讥讽的是她还想欺负辛容。

    “咦!这不是张阿姨的女儿吗?”

    赢成嗤笑了一声:“是啊妈,不知道她在这干嘛。”

    卢慧听到辛晴的声音时吓了一跳,担心自己刚刚的话被他们听到了。扭头一看,见距离还远,这才放下心来走了过去。

    “赢先生,赢太太,你们好!”她露出礼貌又得体的笑容,想给两人留个好印象。

    可惜赢擎苍原本就对辛晴以外的人不会多看一眼,加上赢望之前又给他打了预防针。所以卢慧现在的做派反而适得其反。

    “小姑娘不用客气,你这是”唯一不知道真相的辛晴笑眯眯的问。

    卢慧赶紧说:“左舒姐姐说想做贝壳画,我来海边给她捡些漂亮的!”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辛晴点点头,“麻烦你要跟着母亲照顾左舒了。”

    “您别跟我客气!”卢慧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可是沾了大便宜能来岛上玩呢!”

    赢成看了看表提醒道:“妈,别让容容等,她会饿的。”

    “那我们去吃饭了,你好好玩!”辛晴拍了拍卢慧的手臂,转身离开时想到什么说,“除夕一起吃饭,到时候来我们这边。”

    卢慧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知道了,谢谢赢太太!”

    辛晴摆摆手,挽着赢擎苍走了。

    “妈来了。”海底餐厅下,赢望把贴在玻璃上跟一只海龟瞪眼睛的辛容拉回来。

    辛容兴奋的招手:“妈,快来看这只海龟,它想吃我的饼干呢!”

    一边说,辛容一边拿起桌上的饼干在玻璃上移动,神奇的是那只海龟真的摇头晃脑的跟着饼干移动的轨迹。

    “呦,这龟挺有意思啊!”赢成也拿起块饼干在玻璃上划拉,结果海龟看都不看他。

    赢成不信邪让辛容把她那块放下,结果海龟呆呆的看了辛晴一会,扭着屁股离开了,从头到尾完全无视了赢成。

    “靠,这是什么破龟?肯定是只公的!”赢成嚷嚷。<b

    r />

    辛晴拍了他后脑勺一下:“别在小孩子跟前胡说。”

    赢成撇撇坐好,今天就他们家人包场,服务生开始上菜,赢成吃了一口突然问赢望:“你刚刚怎么没嘲笑我。”

    一旁的辛容都快笑抽抽了,赢望一边给她顺气,一边轻飘飘的丢过来句:“连海龟都看不上的人不需要我嘲笑。”

    “哈哈哈哈哈!”辛容把果汁喷了。

    一起喷的还有辛晴。

    赢擎苍皱着眉头看着小儿子,特别后悔当初也应该给他打一针的。

    对于辛容来说,这顿晚餐是一段非常奇妙的经历。一开始她总担心玻璃会裂开,赢望和她再三保证,再加上那些海洋生物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后来才慢慢放开。

    “我今天回去要在电脑上写日记!”回去的时候,赢望怕她撑着,拉着她从海边走回去。赢成也举手要一起散步,可惜被赢擎苍捏着脖子拖走了。

    赢望对这种青春期行为没什么评价,但是身旁这个小丫头喜欢,他自然是要夸奖的。

    “等以后长大了,在回头看看一定是很有意思的事!”辛容继续笑眯眯的说,这都是齐琪琪告诉她的,青春需要记录,长大了才能缅怀。

    辛容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赢望:“望望哥,你是不是很快要娶娘子了?”

    赢望都26岁了,要是在古代,早就当爹了。

    “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了。”赢望淡淡的说,“小孩子不要瞎操心。”

    “我不是小孩子!”辛容脸突然红了,“我还有一年多就及笄了,及笄了就能就能”

    赢望挑了挑眉:“就能怎么样了?”

    辛容满脸通红,连耳朵都泛着淡淡的粉红色。让赢望看的心中一紧,海风拂过都觉得一股热气。

    “望望哥”辛容突然哭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身体那点反应瞬间都没了,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怎么好好的哭了。”赢望捧起她的脸。辛容却躲过他的手,一头栽进他怀里,“望望哥你不要娶娘子好不好,你有了娘子就不疼我了到时候我就是小白菜,地里黄,被虐待

    什么乱七八糟的!?

    赢望哭笑不得:“你都从哪学的?”

    “电视上”辛容抽抽搭搭,不肯抬头。

    “你把头抬起来。”赢望抬起她的脑袋。

    这一会功夫,辛容就哭的像个小兔子。眼睛鼻子都是红的,幸好她不化妆,不然一定惨不忍睹。

    赢望笑了笑,抹掉她还挂在眼角的泪珠:“我没有娶娘子,也不会不管你,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真的?”辛容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以后也不娶?”

    以后娶不娶不知道,反正赢望从来没想过。

    “不娶。”他毫不考虑的点头。

    远处的椰林晃了晃,一个人影向远处跑去。

    赢擎苍在二楼的书房里,一个男子正在和他汇报。

    “他是这么说的?”

    “是的,少爷和辛小姐说他不会结婚。”

    &n

    bsp;  赢擎苍目光暗了暗:“没说其他的?”

    “没有。”挥挥手让人下去,赢擎苍挑了挑嘴角。

    看来他儿子需要刺激刺激啊!

    第二天是农历二十八,吃过早饭辛晴就带着辛容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

    “本来呢,可以让他们直接弄好,可是我想着母女俩一起做更好!”辛容一边和面,一边说,“这样很好玩是吧!”

    辛容正在装饰馒头。按照北方的习俗,这些面食被做成了各种吉利的动物。她把水果做的颜料涂在那些馒头上,乐呵呵的点头。

    “以前家里从来没有做过这些呢!我们包圆子。”

    辛晴想了下:“是汤圆吧!”

    “嗯嗯嗯!”辛容有些失落,“可惜我一直没学会怎么包”

    记忆里姐姐一边包一边把面粉抹到她头上,然后她又调皮的往姐姐怀里钻。每当这个时候,阿娘就会把她抱进怀里。

    知道小丫头又想家了,辛晴皱了皱眉头,突然眼一亮。

    “这好办!”她大喊了一声:“赢成!”

    赢成颠颠跑进来:“母后有什么吩咐?”

    “去让他们找个会包汤圆的师傅来,教我们包汤圆。”

    “为什么不叫哥去!”赢成不平衡了,“您有两个儿子呢,别总是使唤我啊。”

    赢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推开倒霉弟弟说:“我去找吧妈,他太笨了。”

    “我去!”赢成马上改了口,“你们等着,找不来我就跟我哥的姓。”

    看着他跑出去,辛容歪了歪脑袋:“跟望望哥的姓不是还姓赢吗?”

    “别理他。”辛晴气笑了,“一天到晚没个正经的。”她瞟了眼辛容,发现这小丫头看那赢望时,眼睛都是亮亮的。

    “想吃什么馅的。”赢望的嘴角也不自觉的上翘,摸了摸辛容的脑袋。

    辛容眯着眼,却先问辛晴:“妈妈你吃什么馅的?”

    “芝麻花生?”辛晴的眼底瞒是慈祥。

    她们没有看错,这是个心地善良,知道为别人考虑的孩子。赢望那么宠她,都没养成骄傲刁蛮的性格,本性如何,是怎么样也改变不了的。

    “嗯嗯!”辛容使劲点头,“我也喜欢,甜的都喜欢!”

    赢望一直盯着人看,见辛晴冲自己眨眼睛,才咳嗽了一声转身:“我去找厨师,马上就回来。”

    自从赢家买了这座岛后,就多了很多中国式的东西。那些饭店的老板自然知道要投其所好,所以几乎每家饭店都有中国大厨。

    赢望找到倒霉弟弟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一位厨师从饭店里出来了。

    “人家已经放假了,也带着孩子在岛上度假,那!”赢成指了指。

    那位中年大厨身旁还站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

    “赢先生,我得带我儿子去,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厨师摸着儿子得头笑道,“我们父子俩也是好不容易有机会在一起。”

    赢望点点头:“可以。”

    但是,很快他就后悔自己这个决定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