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终于露出来了

    除了辛晴,谁也没有发现这对父子之间的诡异对视。坑儿子什么的,辛晴已经被赢擎苍带坏了,所以她就当没看见。

    “赢夫人,您好!”左舒点点头,礼貌的问好。

    辛晴关心的看着她:“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别多想。”她扭头冲身后的经理说,“带她们去旁边的别墅。”

    那原本给陈欢准备的,现在正好让左舒她们住。

    “先去收拾一下,也可以去岛上逛逛,中午记得过来吃饭。”辛晴把一张卡递给左舒,“出示这个,就可以免费在岛上玩。”

    左舒双手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就跟着经理往旁边一幢别墅去了。卢慧还傻乎乎的站在那不动,张秀丽推了她一把,才跌跌撞撞的跟上。

    “那是张姐的女儿。”赢成说了句。

    辛晴不会在意这些,拉着辛容走进别墅:“来,我带你去看看房间!”

    “我要跟小荣荣挨着!”赢成咋咋呼呼的跟上。

    剩下的两个男人谁也不吭声,赢擎苍在沙发上坐下,一脸挑衅的看着儿子。

    “你最近很闲。”赢望坐到远一点的窗边,“还是妈又让你睡沙发了。”

    死小子

    赢擎苍黑着脸,这个儿子从来说话都能气死他,也不知道像了谁。

    如果辛晴听到这几话,一定会呵呵哒的告诉他:“像他爸你呀!”

    “过了年你就27岁了,赶快找个女人结婚,不要让你妈担心。”赢擎苍哪壶不开提哪壶,幸灾乐祸的看着儿子道,“如果你自己不找,那就联姻吧!”

    赢望瞟了自己老爸一眼:“让赢成去,或者你去收养一个儿子让他去。”

    “胡说!”赢擎苍瞪眼,“三代人的基业你当是捡来的?”

    “又不是我的。”赢望轻飘飘的开口,“要不是你不负责任把公司丢给我,我才不会管。”

    赢擎苍呵呵两声:“你以为我愿意要你?你现在变成个精*子我立马把你冲到厕所去。”

    “精*子是什么?”软糯的声音传来,父子俩脸一变,就看见辛容一脸好奇的站在楼梯口。她身后是冷笑的辛晴和幸灾乐祸的赢成。

    辛容蹬蹬蹬跑到赢望跟前:“望望哥,精*子是什么?”

    “赢擎苍,赢望!”辛晴吼道,你们两个给我出去!”

    “怎么了?怎么了?”辛容吓了一跳,抓着赢望的胳膊不放。

    赢成笑的见牙不见眼:“容容啊,你快点过来,离犯错误的人远一点。”

    “望望哥”辛容紧张起来,“你怎么了?”

    “没事。”赢望抿着嘴角,“我出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赢擎苍则一脸哀怨的看着辛晴:“老婆”

    “出去!”

    父子俩一路瞪着眼睛出去了,辛容想跟上去,被辛晴拉住。

    “别理他们,我带你去试衣服。”辛晴见另一个儿子嬉皮笑脸的趴在窗户上做鬼脸,顿时觉得心烦的不行。

    看了眼又萌又乖的辛容,恨不得把儿子都回炉变成乖巧的女儿。

    “赢成,去安排晚上的活动,看看有什么能带荣荣去玩的。”既然不能变成女儿,那就必须要使唤。

    “为什么是我?”赢成喊道,“

    随便找个人去安排不就行了。”

    辛晴冷笑了一声:“不去晚上没饭吃。”

    “马上就去!”赢成敬了个礼跑了。

    辛晴回过头,见辛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怎么了?”

    “好厉害!”辛容一脸膜拜的表情,“原来家里最厉害的人是妈妈你。”

    这完全颠覆了辛容的世界观,尽管她知道这个社会男女平等。但是刚刚看见的一切,分明就是不平等的呀!

    分明就是辛晴妈妈完全压制了三个男人。

    “呵呵!”辛晴拉着她去自己房间,顺便教唆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找一个听话的老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月亮他不能摘星星。”

    辛容频频点头:“好厉害!好厉害!”

    “当然,你也要对得起这份感情。”辛晴笑了笑,“两个人要一起经历风雨,不离不弃。要爱对方胜过爱自己。”

    “就像您和赢爸爸的经历。”辛容不太习惯这么直接的讨论感情,挠了挠脸说,“望望哥给我讲过。”

    辛晴摸摸她的小脑袋:“不用羡慕我,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对你,把你当宝贝似的疼爱!”

    见辛容干脆捂着脸不吭声了,辛容不禁感叹古代的女孩子真早熟啊,这么小就对男女之事有反应了。

    同时她心里贼笑道,哪用以后呢!现在这个人就出现了

    “我都是被你们连累的。”外面花园里,赢成把电瓶车开出来,瞪了自家无良的父亲和哥哥一眼。

    赢望没理他,赢擎苍说了句:“晚上带容容去海底餐厅吃夜宵。”

    “我去看看环境。”赢成开上电瓶车走了,那个海底餐厅是今年刚建成的,他得去考察考察。

    又待了一会,父子俩对视了一眼,一起转身进屋。

    “来,看看!”辛晴把小丫头往前一推。

    辛容低着头别别扭扭的不敢看人,她穿了一条碎花的波西米亚长裙,重点是终于露出了手臂。

    裙子是宽肩带设计,露出白皙的颈部。上面带了条多色的水晶项链,每隔几颗就有一朵黄金做的花朵。就连脚上都穿了双平底的沙滩鞋,上面也是一朵白色的大花。

    “很漂亮!”赢望的眼神忽明忽暗,目光定在辛容身上。

    辛容捂着脸,她很不习惯,这还是第一次裸露这么多肌肤。

    “来,坐这!”辛晴把她按到沙发上,“我给你编个辫子。”

    等赢成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非常有热带风情的的小姑娘,还编着两条大辫子,真是特别的美好!

    “啧啧!”他围着辛容绕了几圈,“这是我妹妹吗?”

    辛容小脸红扑扑的:“好看好看吗?”

    “不好看。”赢成一脸严肃的摇头,换来三道要杀人的目光。

    他马上夸张的举起双手:“是太太太好看了!”

    “嘿嘿嘿嘿嘿嘿”辛容傻笑起来,又忍不住想把脚缩到裙子下面。

    辛晴拍拍手:“好了,你们两个也去换衣服,我们去午餐了!”

    “好嘞!”赢成得瑟着往楼上走,“容容,等着看花美男哥哥吧。”

    赢望踹了他一脚:“别挡道。”

    兄弟俩推推搡搡的上了二楼,赢擎苍摸了摸辛晴的手:“忙一上午了,累不累?”

    “不累,等会吃完饭孩子们去玩,咱们回来午睡。”这是辛晴多少年来的习惯,很少改变。

    午餐安排在别墅后面的海边,碧蓝的大海可以看到十几米以下的各种珊瑚,辛容一过来眼睛就不够用了。

    “那个是什么?”

    “海星!”

    “那个呢?”

    “珊瑚!”

    “这个?”

    “也是珊瑚!”

    “那那个是鱼,我认识!”

    她拉着赢望站在海里看见什么都问,赢望特别耐心的回答,一边还要扶着她,担心她摔倒。

    “等会我们坐船去看鱼,先去吃饭好不好?”见那边菜上齐了,赢望整理了下辛容的头发,顺便帮她把打湿的裙子提起来。

    辛容不不让他提:“腿露出来了”

    “那我抱你回去。”赢望说完,就将小丫头抱起来。

    “把你衣服弄湿了。”因为辛容的小屁股坐在人家手背上,裙子上的水很快把赢望的衣服印湿了。

    赢望穿着白色的沙滩裤和白色的纯棉上衣,这会衣服都贴在肌肤上,八块腹肌看到清清楚楚。

    左舒她们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美男像抱孩子一样抱着少女,腰部以下的人鱼线延伸进短裤里,引人遐想。

    “好帅”卢慧忍着噗通乱跳的心小声说。

    左舒嘴角动了动,看了她一眼,又很快将视线离开。

    “赢夫人您好!”

    辛晴招呼她坐下:“别客气,叫我阿姨吧!”

    张秀丽把左舒推倒桌旁,自觉的退了下去。

    “妈,你拉我去哪?”卢慧不满意的问,她正偷偷看赢望呢!

    “去吃饭啊,你不饿吗?”张秀丽着急的往另一边走,那里放着张桌子,上面的菜和辛晴他们的一样。

    卢慧怔了怔,这才意识到她是什么身份。

    一个保姆的女儿,连跟人家同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

    “左舒怎么不过来?”她不甘心的问。

    张秀丽已经举着手机拍桌上的大龙虾了,听见这话看了她一眼:“左小姐是客人,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啊!”

    “她算什么客人,不就是命好救了赢先生吗?”卢慧坐下来,“我就不信赢家会娶个残疾女人。”

    “嘘!”张秀丽捂着她的嘴,“你瞎说什么呢?万一让人听到就麻烦了。”

    卢慧搬开她的手:“妈,你能不能替你女儿想想!”

    “替你想想什么意思?”张秀丽看着女儿,眼睛越睁越大,突然张大嘴巴,“小慧,你你不是想打赢先生的注意吧?”

    “为什么不行?”卢慧看了那边一眼,“都是女人,我能跑能跳,长的也不比左舒差。要是把那个小丫头的衣服给我穿,我也能打扮成美女的。”

    张秀丽使劲摇头:“我告诉你,赶紧给我把心思收回来,赢家不是我们这种身份可以肖想的。”

    “妈,你到底是不是我妈?”卢慧生气了,推开椅子就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