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对质

    “我来说吧!”许薇薇站起来,“根据萧冰同学的叙述,昨天她登台前曾经请辛容学妹帮她看过一会琴。”

    看了辛容一眼,许薇薇面带抱歉的说:“按照她的说法,登台前除了她自己,就只有你接触过她的琴。”

    辛容觉得特别委屈,毕竟是只有十二岁的小姑娘,而且她可是头一次被人这么冤枉。

    “荣荣,她说的对吗。”赢望一直抓着她的手,问这句话时,在她手心挠了挠。

    辛容抬起头便对上一双带着宠溺的眸子,另一边赢成嗤笑的声音传来。

    “看来以后帮忙也得小心了,我妹妹好心帮她看琴,还要被人诬陷冤枉。”

    许薇薇马上说:“我也这么觉得,辛容学妹不会干这种事。”

    “我同意!”赵洁突然开口,她笑了笑眼神幽深:“现在很多有钱人家的小女孩都任性霸道,但是我相信咱们辛董事长,她教育出来的孩子一定不会这么坏的!”

    说完,她还看了赢成一眼:“当年赢成学长虽然霸道,但是辛容学妹现在还是小孩子,怎么可能有那些害人的心思呢?”

    许薇薇皱着眉头碰了碰她,小声说:“你的话好奇怪,小心让赢学长他们误会。”

    “呵呵”赵洁笑了笑,没吭声。

    就因为自己无意的一次得罪,赢家竟然毁了她家在海外的投资。要不是上次她哥来看她时无意提了句,她还不知道自己给家里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对付辛容。赢家再怎么样也不能把手伸到京城去,最坏的结果就是把自己从凯撒开除!

    “赵洁是吧。”赢成突然冲她笑了笑,“有一点你倒是说对了,赢家的人从来不在背后黑人,我们通常有仇当场就报了。”

    噗在场的一些同学笑出声。

    赵洁不慌不忙的点点头:“这样就更说明不是辛容学妹做的了!”她扭头看着萧冰,“你还有别的证据吗?”

    “我我没有。”萧冰摇摇头,“我也不相信是辛容学妹干的啊!但是”她又哭起来,“到底是谁要害我啊!”

    吴越扫了赵洁一眼,按了下遥控器:“这是昨天走廊里的监控,大家看看吧。”

    大屏幕里,出现了辛容从洗手间出来的画面。然后萧冰也走过来,两个人说了什么,最后萧冰进了洗手间,而辛容走到一边的古筝旁。

    画面里,辛容的确没有动过那琴,但是在萧冰出来之前,她突然转身面对琴,而这时候摄像头只能拍到她的背后。

    “就是这样。”吴越按了暂停,画面停在萧冰抱着琴离开的地方。

    大家开始小声讨论。

    “最后转身的地方根本没看见啊”

    “就是说,难道真是那时候?”

    赢成拍了拍手,一副看白痴的表情扫了眼众人:“你们的脑子啊!啧啧,就算不是有水,也都受潮了吧?”

    “赢学长,你看出什么来就直接说吧!”许薇薇抽了抽嘴角。

    吴越站起来走到辛容背后:“很明显,辛容学妹的身高。”他比划了一下,“我们在琴上发现的针眼,以她的身高想要按进去必须得把胳膊抬起来。”

    “啊!”大家恍然大悟。

    赢成把吴越手里的遥控板拿过来,把视频画面倒退回去,停在辛容站在琴旁时的画面。

    “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别光用嘴传闲话,也用用脑子。”

    辛容的个头大概在琴三分之二的地方,可从头到尾她的胳膊都没动过!

    “哎呀,真是的呢!”

    “我就说跟人家小姑娘没关系吧!”

    吴越咳嗽了一声:“行了,都别吵吵了,这件事我们会继续查下去,但是再让我们听到乱七八糟的谣言,抓住造谣者一律开除!”

    “那萧冰也太可怜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去了出国的机会。”一个跟萧冰关系好的女生问,“我们能不能补偿她一下啊!”

    吴越皱了皱眉头,怎么今天学生会这帮家伙话这么多?他可是很清楚,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萧冰自己干的,不过

    他看了眼赢望,他看出来的事情没有道理这个男人看不出来。

    “可以。”

    果然,一直没说话的赢望开口了。

    “把奖金和交换生的名额给她。”赢望淡淡的说,侧头看向辛容时,眼神变的柔和起来,“我妹妹刚刚说,她反正不需要那些,就让给这位萧冰同学了。”

    萧冰猛的抬起头,忍着不忿挤出一个笑容:“真真的吗?”

    “如果不是你出了意外,肯定能得奖的。”辛容也冲她笑了笑,心里却在嘀咕,怎么觉得望望哥说话怪怪的。

    吴越拍了拍手:“那好,这下没问题了,萧冰你可以先准备回家,明天学校会把奖金打进你账户,开学后把你想去的学校报上来。”

    萧冰点点头,眼神有些茫然,又压抑着激动。

    “行了,都散了吧!”

    等所有人都走了,吴越有些抱歉的对辛容笑了笑:“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

    “没事。”辛容摇摇头,“不是都说清楚了嘛!”

    “是啊,都说清楚了。”吴越意味深长的看了赢家兄弟一眼。

    赢望没理他,拉着辛容站起来:“走了,回家。”

    辛容跟齐琪琪和张瑾道别后,就离开了学校。凯撒从今天起开始放寒假,一直到过了正月二十才开学。

    “望望哥,你说到底是谁干的呢?”路上,辛容还在纠结这个问题。“那个同学太可怜了。”

    赢成正想开口,就接收到自家哥哥警告的眼神。他眨了眨眼说:“听说她性格不好,特别高傲,平时也不怎么搭理人。”

    “啊!真的吗?”辛容想起什么,“就好像那些庶女和嫡女之前也是这样,经常互相陷害。”

    “她都是自己作的。”赢成又开始说,“萧冰家条件不错,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以前也是弹古筝的,后来做了明星。”

    “现在息影了,据说开了家很有名气的古筝学校。”赢成把萧冰一通黑,然后提醒辛容,“总之你以后少跟她接触。”

    辛容很听话的点头:“嗯嗯,就是在学校碰道了,我也绕着走。”

    “呵呵,那倒不用,要躲也是她躲你才对!”赢成扯了扯嘴角,“反正她明年要出国去做交换生,也碰不到的。”

    至

    于,她回来能不能回来还不知道呢!

    “这下放心了?”赢望见弟弟忽悠完了,摸摸她的脑袋,“这几天在家想想有没有要买的,我们下周出国。”

    辛容一头扎进他怀里:“我什么都不缺,我们明天就走吧!”

    “对对对,明天我们俩先走。”赢成在前面鬼笑。

    “望望哥不去?”辛容紧张的问。

    赢望瞟了倒霉弟弟一眼:“公司这周要开年会,我必须得出席。”

    “哦!那我们就等你一起。”辛容说,然后好奇的问,“年会好玩吗?”

    “到时候带你去。”

    到家门口的时候,辛容看见一只小松鼠在树上跳来跳去,那是台风的时候赢成抓到的那只,后来放生了也每天来要吃的。

    二楼的露台上,左舒正捧着本书看,大概是听到了汽车的声音,正好抬起头。

    “我们去过年,左舒姐姐怎么办?”她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赢望看着她:“你想把她也带上吗。”

    “可以吗?”

    赢成看了他哥一眼把车停好:“可以啊!她怎么说也是咱哥的救命恩人,怎么能把人家一个人丢家里呢!”

    “那我去告诉她!”辛容高兴的跳下车。

    见她那么高兴,赢成叹了口气:“不长大真好啊,看荣荣多单纯。”

    “只要我们保护的好,她可以永远这么单纯。”赢望淡淡的说,“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赢成切了一声:“那她以后的老公呢?我们把她养那么单纯,万一以后被欺负怎么办。”

    这话让赢望心里突然烦躁起来,看了眼自己的弟弟,觉得他特别碍眼。

    “现在说这些干什么。”踹了赢成一脚,他起身下车。

    赢成翻了个白眼,还不怕死的跟上去:“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现在就找几个看的顺眼的小子好好培养,等长大了好给咱们荣荣当老公啊!”

    他越说越觉得这事靠谱,到时候让荣荣自己挑一个顺眼的嫁。不,是娶,娶个老公回来就好了。

    “啊!”正得意呢,赢成就一头栽到地上。他爬起来揉着膝盖叫唤,“哥你干嘛绊我?”

    赢望沉着脸:“话那么多,呱噪。”

    “我说错什么了?”看着自家哥哥离开,赢成还在原来纳闷。

    周末,赢氏财团的年会。

    赢望早早就去了公司,因为怕辛容晚上会饿,所以赢成在家陪她吃了饭才过去。

    “我这样好看吗?”

    “好看!好看!我妹妹最好看。”赢成一边开车,一边打趣她,“你都问了我好几遍了。”

    辛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不是你们说聚会要打扮漂亮嘛!”

    她今天特地选了有好几层纱的裙子,淡粉的颜色。裙子看上去简单,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上面绣满了一层层的碎钻,灯光下流光溢彩,把小姑娘白皙的皮肤衬的更加明亮。

    “辛容!”

    辛容抬头一看,撅了撅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