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一根针

    “学妹!”

    辛容从洗手间出来,正要去找赢成一起去观众席,就被萧冰叫住了。

    “是你啊!”辛容笑了笑,“要上台了吗?”

    萧冰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围:“不是,还要一会呢!我想去洗手间补个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看一下琴!”

    不远处,萧冰的古筝靠墙放着。

    “可以啊!你去吧。”辛容点点头,举手之劳她肯定不会拒绝。

    萧冰的动作挺快,几分钟就出来了。跟辛容道了谢,便准备上台。

    “容容!”赢成急冲冲的跑过来,“你怎么这么慢?”

    他正好和萧冰擦肩而过,萧冰低着头没敢看他。

    “她和你说什么了?”

    辛容拉着他:“没什么,帮忙看了下琴,我们快去找望望哥!”

    赢望的身边早就空出了两个座位,校长还把辛容一通猛夸,好像全世界就她一个人会弹古琴一样。

    “望望哥,我刚刚弹的好吗?”辛容挽着赢望的胳膊,小脸红扑扑的问。

    赢望捏了捏她的手点点头:“很好,他们都看呆了。”

    “我都说了好听,你还不信。”赢成把脑袋探过来,“肯定能得奖的!”

    辛容咬着指头说:“我不缺钱,也不想去做什么交换生。”她不好意思的看着赢望,“但是我想要奖杯。”

    “不用担心,一定有。”赢望摸了摸她的头,这时候舞台上响起来古筝的琴声,辛容仔细听了听,“她弹的好看啊!”

    赢成想到刚刚得到的资料:“她已经十级了,也是古筝的最高等级,听说很多音乐学院已经和她接触过。”

    “真厉害!”

    赢成看了她一眼:“有什么厉害的?听说古筝很好学,三四年就能考到十级了。”

    “没有你弹得好。”赢望也开口,其实他还想说长的也没你好看

    两个没立场的男人正在夸自家妹妹,就听到舞台上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琴音嘎然而至,萧冰捂着手跌坐在地上。

    “怎么回事?”

    “她好像哭了!”

    “太可惜了,弹的那么好,我还没听够呢!”

    “是啊,是啊,到底怎么了?”

    同学们议论纷纷,有些胆大的干脆直接跑上台。

    “她怎么了?”辛容也担心的问,赢望看了赢成一眼,赢成站起来往后*台走。

    萧冰被扶了下来,她脸色苍白,仔细一看眼睛还含着眼泪。

    “你哪里不舒服?”吴越带着校医赶过来。

    “我我的手”萧冰伸出手。

    嘶!众人吸了口冷气。

    她左手的食指上,竟然扎着一根针。

    “别动!”校医赶紧抓住她的手,“快找个干净的地方,我帮她处理一下。”

    检查之后,医生也松口气:“幸好针不长,不然以这种力度,指头都得被戳穿了。”

    “谢谢医生。”萧冰出了一身汗,都是疼的。“那我的手没事

    吧?以后还能弹琴吗?”

    “没问题,没伤到经,上几天药消了肿就好了。”

    许薇薇带着赵洁也站在后面,赵洁突然小声问了句:“这针是从哪来的?怎么会扎到手指上?”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有同学听见了。于是大家纷纷问萧冰,为什么好好的在舞台上演奏,能把手扎到。

    “我我也不知道。”萧冰心有余悸的说,“我的手按到一根弦,突然感觉到钻心的疼,然后就看到针扎在手上了。”

    许薇薇一听走上前:“你的意思是,有人在你琴上做了手脚?”

    “啊?”萧冰一脸惊慌,“怎么怎么可能?我我没得罪人啊!”

    吴越一直皱着眉头,许薇薇转身问他:“学长,你怎么看。”

    “肯定是有人故意的!”

    “就是,谁这么黑心,太缺德了。”

    同学们纷纷为萧冰抱不平,这时候不知道又是谁说了句:“难道是为了得奖?那可是一大笔奖金,还能出国呢!”

    “肯定是那些考进来的学生,他们条件都不好,咱们才不稀罕出国和奖金!”

    “就是,看看今天参加晚会的都有谁!”

    大家的声音越来越大,眼看就要乱了。吴越抬起手:“行了,都回去,等晚会结束再说。”

    “你们几个送萧冰回宿舍去。”许薇薇安排人,等大家都散开了,赢成才从角落里走出来。

    吴越早知道他来了,走过去揉了揉眉心:“学长怎么看?”

    “我又不是凯撒的学生,我怎么知道。”赢成一脸讥讽的笑了笑,“想必明天事情会更热闹。”

    因为吴越封锁了消息,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会继续进行,最后评选最受欢迎的节目时,辛容果然得了第三名。

    如愿以偿拿到了奖杯,回去得路上她一直抱着不撒手:“这是我第一次得奖呢!第一次呢!”

    “别把自己磕了。”赢望见她抱着比脑袋大的奖杯来回动,担心她磕到自己。

    赢成竟然没打趣她,安安静静的在前面开车,辛容突然想到什么问:“那个弹古筝的同学没事吧?”

    “哦,没什么事,好像说是手受伤了。”赢成从后视镜里冲她笑了笑,“还操心别人呢!你明天可以要拿成绩单的。”

    辛容一听脸就垮下来:“讨厌,为什么要提醒我!”

    “没考好?”赢望趁机把奖杯从她身上拿开。

    “不知道”辛容心虚的说,“专业课没问题,数学和英语就”

    赢望帮她调整了下安全带:“没关系,你才学了多久,考不好也正常。”

    “我知道啊!”辛容撇撇嘴,“但是,至少要及格吧,不然多丢人。”

    她没注意到兄弟两人的目光同时闪了闪,赢成早就看过她的成绩了,专业课真的是第一。但是文化课

    真的也是刚刚及格。

    第二天学校里到处都是学生,大家忙着收拾行李,小情人忙着道别,挂科的忙着交补考费。然后也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突然间就有人说昨天晚上在舞台上出意外的萧冰,是被人害了。

    而且,害她人,就是辛容!

    &nb

    sp;  “太可笑了,这些人从哪听来的消息,怎么能胡说八道呢。”齐琪琪愤怒的推开宿舍门。

    辛容正看着自己六十分的卷子惆怅呢,见她那么生气好奇的问:“你怎么了?”

    “别老一惊一乍的。”张瑾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正在检查宿舍的窗户。

    齐琪琪瞪着眼睛:“他们冤枉辛容!”

    等她听讲完了,辛容也愣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根本不认识她。”

    “无风不起浪,这肯定是有人故意放出的消息。”张瑾看着她,“我觉得事情闹这么大,学生会那边肯定马上就要来找你对质了。”

    齐琪琪哈了一声:“对什么质?他们有证据吗?再说了,容容干嘛要做那种事啊,他们都没脑子吗?”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先给你哥哥打个电话吧!”张瑾提议,“有他们在不管是什么情况,也没人敢动你。”

    辛容这会又委屈,又惊慌,正要打呢,手机就响了。

    “成成哥”

    “好,我马上就下去。”

    她挂了电话:“我哥在楼下呢!”

    齐琪琪把行李一扔:“走走走,我们一起去。”

    “哥,我要把那个萧冰开除!”赢成冷笑道,“竟然敢设计我们家妹妹。”

    赢望看了炸毛弟弟一眼:“你怎么知道不是别人指使的。”

    “啊?谁?”赢成眼睛瞪了瞪,“你猜到了?”

    赢望摇摇头:“我只是随口一说。”

    “切,你少来。”赢成撇撇嘴,“你不是号称野兽派的直觉嘛?你肯定是觉得哪里不对,不然才不会随口说。”

    “别当着荣荣的面讨论这些。”赢望见辛容下来了,结束了这个话题。

    辛容跑到赢望跟前:“望望哥”

    “我都知道了,不怕。”

    齐琪琪一见到赢家兄弟俩,就好像那些造谣的家伙已经被赢成赢望弄死了,屁颠屁颠的说:“就是,你怕什么,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等会把昨晚的事情讲一遍,其他的不用搭理。”赢望拉着辛容的手,慢慢往学生会走。见她沮丧的低着头,眼底划过道阴冷。

    不管这件事是谁捣的鬼,敢让辛容难过就要付出代价!

    “赢学长!”学生会的小会议厅今天坐的满满的,大家见到他们进来赶紧起身。

    吴越请他们坐下,在没人注意的角度冲赢成摇了摇头,赢成则给了他个没事的眼神。吴越这才表情一松,想来也是,赢家的人怎么会让人算计

    倒是那个萧冰,不管是不是有人指使的,她都完了。

    “赢学长,很抱歉占用你的时间,我们长话短说。”吴越指着萧冰,“这位同学就是昨晚在舞台上出意外的萧冰。”

    萧冰的脸色更难看了,眼睛肿的跟两个馒头似的站起来:“我觉得可能是误会,辛学妹不会这么做,她”

    她哽咽的捂着嘴,说不下去了。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掉,谁看见都觉得她一定很委屈。

    “我们时间有限,如果只是来看人哭,那么我们就没必要留下了。”赢成挑着嘴角,“找个舌头利落把事说清楚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