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一曲凤求凰

    萧冰攥着拳头,掩饰着她内心的愤怒,就在刚刚,班长竟然跟她说取消了她的节目。

    “你听谁说的?”吴越把门关上。

    “还用听吗?”萧冰冷笑了一声,“都知道辛容要表演古琴,那我的古筝就和她冲突了,所以你们就取消了我的表演。”

    吴越皱着眉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说法,我们从来没要求你取消表演。”

    “我们班长说的。”萧冰气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不是说凯撒一向公平公正吗?这是就所谓的公平公正”

    “你放心,没人取消你的节目,你们班长那边回头我去说。”吴越看着她,突然嗤笑了一下,“回去吧,祝你演出顺利。”

    萧冰觉得他笑的很奇怪,但是也不好说什么,见自己可以参加晚会了,也就放心离开。等她走了,吴越靠在椅子上又笑了笑。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绝对的公平,想要公平,你就得站在高处,成为制定规则的人。

    “我要是你,就自己主动提出来放弃。”

    萧冰刚走出学生会大楼,就被人拦住。

    “学姐?”她怔了怔,认出了赵洁。

    赵洁笑了笑:“我看了节目单,你现在换节目还来得及。”

    “为什么?”萧冰和赵洁并不熟,只知道她是许薇薇的秘书。她警惕的瞪着赵洁,然后猛然意识到什么,“是辛容让你来的?”

    “学妹,你想太多了。”赵洁摇摇头,“人家小姑娘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就算你和她表演的差不多,以她的身份,你只是个陪衬而已。”

    萧冰咬了咬牙:“我不信她能影响大家的选择。”

    新年晚会有个环节是全校同学评选出最受欢迎的节目前三名,不但可以获得奖金,在下学期的时候,还可以作为交换生去国外一年。

    “我听说你有个青梅竹马在国外,你想去他的学校当交换生对吧!”赵洁侧头看着她,“现在的情况看来,你肯定不会赢。”

    萧冰两眼通红的喊:“我不信,除非她真的比我好!”说完就转身跑掉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邓明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赵洁身后。“要是让赢家的人知道,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赵洁耸耸肩:“我什么也没干啊!”

    “不是说了不去招惹辛容吗?好好的你干嘛又去怂恿别人。”邓明悦有些生气,“人家小姑娘又没得罪你。”

    赵洁冷着脸:“我什么都没干,不过是和别人聊了几句而已。”

    邓明悦还想说什么,赵洁表情复杂的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少管我。”说完,她转身就走。

    “小洁!”邓明悦想叫住她,可惜赵洁已经跑远了。

    第二天下午,辛容去学校时才知道辛晴还没回来,这次由赢望代表她去致辞。

    “我还想让晴姨听我弹琴呢!”辛容有些失落。

    赢成安慰她:“咱们自己在家什么时候都能弹啊!再说了,明天就放假了,过几天我们就去跟爸妈汇合过新年。”

    “别紧张,我们就在下面。”赢望知道这丫头是害怕了,抓着她的手说,“表演的时候你只看我就好了。”

    &nb

    sp;   “凭什么只看你?”赢成扭头,“看我,看我。他凶巴巴的有什么好看的。”

    这些话对辛容来说没什么用,她一路都很紧张。到了学校,赢望要去听校长他们汇报工作,赢成陪着她去后*台准备。

    “学妹!”吴越冲两人招招手,“这边。”

    赢成推开吴越身后的门看了看:“不错,还知道单独准备个房间。”

    “学长客气了,我知道辛容不喜欢人多。”他送两人进来,“那你们先休息,我去忙了。”

    等他走了,赢成把琴放下来,这是专门给辛容订做的。用了通体的白玉,琴面上还镶嵌了很多宝石。

    “这么漂亮的琴,我用可惜了。”辛容摸着琴弦,就她那个小学水平实在配上不这么高大上的琴。

    赢成把矿泉水递给她:“这算什么,哥在给你找那些传下来的老琴呢!这次先将就一下。”

    “我可不敢用。”辛容叹了口气,“回头找些曲谱,我好好学学。”

    “你这就是不懂了吧!”赢成点了点她的琴,“这就叫卖相!甭管我们会不会,水平高不高,哎!我们看着好看!”

    辛容被逗的呵呵笑,这时赢成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到了?”

    “直接进后*台。”他说了句就挂了电话,四仰八叉的坐到沙发上,“时间差不多了,去换衣服吧!”

    刚说完,门口就有人敲门。

    “二少!”

    赢成:“进来。”

    “是你啊!”辛容高兴的说,进来的两个人,正是之前她拍广告和学校宣传片的化妆师。

    化妆师显然更高兴:“辛小姐,您今晚一定是最漂亮的学生!”

    “谢谢你们!”

    说是化妆,其实没那么复杂。辛容的皮肤白皙透亮,根本不用怎么修饰。而且她今晚穿的是一条纯白色的广绣服,所以只是淡淡的扑了层粉,然后点了点唇蜜。

    造型完后,化妆师想了想了一下,又在她的眉间点了三片粉色的花瓣。

    “真好看啊!”助手禁不住赞叹。

    之前的辛容就像踏云而来的仙子,而那一点朱砂,仿佛让她整个都活了起来。仿佛一副山水画间,赫然出现的色彩。

    等在外面的赢成看了后不停的用手机拍照,说是要发给辛晴他们看。

    “成成哥,我又开始紧张了。”大概是打扮好了,知道很快就要上台,辛容的心又开始乱跳。

    赢成正想安慰她,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琴声。

    “怎么也有人弹古琴?”他皱了皱眉头。

    辛容站起来:“这不是古琴,应该是古筝。”

    两人打开们,外面有很多打扮各异的学生。看见他们时都眼睛一亮,有的窃窃私语,有的一脸妒忌,还有些男生则直接红着脸跑掉了。

    “在那呢!”赢成抬了抬下巴。

    辛容侧头看去,最里面有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孩正在弹古筝,看样子是在调音。她也发现了辛容的目光,冲她笑了笑。

    “我们进去吧,打扰到人家了。”辛容挺不好意思的。

    &n

    bsp;   结果赢成撇撇嘴:“她过来了。”

    “你好!”萧冰礼貌的冲辛容笑笑。

    辛容也回了个笑脸:“你好!”

    “我看过节目单,你也弹古琴是吧!”萧冰眼神坦荡的看着她,“早知道我们两应该一起排个节目。”

    “没关系的。”辛容以为她是怕节目重了,笑着说:“古琴和古筝是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

    萧冰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是吗!那等下我可要听听你的琴技了!”她笑着说。

    “辛容!”吴越不知道从哪跑出来,“该你了。”

    赢成转身回房间抱起琴:“走,我送你上台。”

    离开时,他的目光在萧冰身上顿了一下,萧冰一愣,赶紧笑了笑。等他们走了,才低下头回到自己的琴旁。

    “别紧张,我就在侧台,哥就在下面。”赢成把琴交给她,“加油!”

    辛容握了握拳头:“嗯!”

    有钱任性就是说的凯撒,一个学校的新年舞会,都用了最新的高科技舞美音效。辛容坐在一个台子上,随着她的琴音响起,慢慢升起来。

    舞台上荡起层层烟霞,远处是一片桃花林,一对美丽的鸟儿在林间嬉戏。一朵朵特效花瓣在舞台上飘落,辛容素手轻扬,弹一曲凤求凰!

    “她一定是在讽刺我”

    后*台,萧冰死死攥着拳头,听到辛容的琴声时,更加确定了。

    “她刚刚说古琴和古筝完全不同,就是说我跟她完全比不了。”萧冰闭着眼睛,在睁开时,满眼怨毒。

    人就是这样,你有一颗阴暗丑陋的心,便会认为别人也是。错误的开始,往往都是自己扭曲的思想造成的。

    一念之间,便万劫不复。

    此时台下的赢望,却满眼温柔的注视着台上表演的人。偶尔辛容抬起头,便能看到灯光下男人鼓励和深情的目光。

    唔当然深情两个字是别人看见的,辛容大概看见的只有鼓励

    “我妹妹真棒!”同样眼瞎的还有一个。

    赢成瞟了吴越一眼:“那个萧冰什么来历?”

    “萧冰?”吴越正专心听琴呢,冷不丁没反应过来。“学长怎么关心起她来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关心她了?”赢成没好气的说,“我是觉得她不对劲。”

    吴越想了想:“知道了,我等会叫人盯着她。”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辛容的表演结束了,下面从校领导到学生都很热情。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老板家的孩子,手拍断了也得使劲拍。

    再说了,人家弹的的确不错,而且又长的漂亮,配上舞台效果简直是美轮美奂!

    “成成哥!成成哥!”辛容激动的跳起来,“我弹的好吗?好吗?”

    赢成也跟着她一块跳:“太好了!太好了!”

    “我也觉得!我也觉得!”

    吴越抽了抽嘴角,他头一次发现赢家兄妹竟然是这样的画风

    而不远处,萧冰死死盯着辛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