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准备新年晚会

    左舒的腿上放着个纸袋子,张秀丽把她推到客厅就下去了。

    “荣荣这个送给你!”她从纸袋里掏出顶白色的帽子。

    辛容接过来:“很漂亮,谢谢!”

    帽子上有一圈淡紫色的小花,做工很精致。

    “知道你什么都不缺,这是我自己编织的,希望你喜欢。”左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我一点心意。”

    赢成凑过来看了看:“留着吧,寒假去海边带。”

    “嗯嗯!”辛容突然啊了一声转身跑上楼,过了一会又咚咚咚跑下来。

    “这个给你。”她递给左舒一个漂亮的发夹。

    左舒平时没少看杂志,一看发夹的样式就知道是一线的大牌,有些无措的又递回来:“这这个太贵重了。”

    “这个是新的,我没带过!”辛容又塞给她,每个月那些品牌都会送新品给她,有些她不喜欢,也不适合,跟赢望说过几次,赢望却说没事,让她留着玩,不喜欢就送朋友。

    “礼尚往来嘛!”赢成插话道,“你收下吧,不然容容也不好意思要你的帽子。”

    左舒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容容!”

    “你母亲怎么样?”赢成转移话题。

    “她就那个样子了。”说到母亲,左舒一脸哀伤,“不过她相信了我的话,至少暂时不会担心。”

    有些忐忑的看了赢望一眼:“她问什么时候带男友回去见她。”

    “你怎么说的?”赢成好奇的问。

    左舒无奈的笑了笑:“我说我们俩出去玩一起出了事故,他也受了伤,等好了就一起去看她。”

    “说的很好!”赢成满意的点点头,“接下来你要就配合医生治疗,没准等见你母亲的时候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左舒也一脸期望的说:“我会的,我相信我会好的!”

    圣诞节有一周的假期,接下来几天辛容三人每天都早出晚归,难得赢望不用上班,于是他们把s市还有周边的景点都玩了一遍。

    而左舒没有参与,既然人家没有邀请她,她也不会主动说出来。倒是张秀丽唠叨了几句,尤其是她现在每天都跟左舒在一起,说话就越来越熟了。

    “你说你每天闷在家里多无聊,赢先生不是给你派司机了嘛,我们可以出去逛逛啊!”这天张秀丽又开始唠叨,正好心理医生也在,听到了也建议她。

    “出去逛逛的确比在家里强。”医生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他对左舒的印象很好。“你要是不方便的话,回头我去跟赢先生说。”

    左舒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很快赢望就接到了医生的电话。

    “让她去医生那治疗?”赢成知道后挑了挑眉,“一周两次的心理辅导,出去放两次风,不错!”

    赢望自然也没意见,他亲自告诉左舒。

    “你本来就是自由的,不用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

    左舒笑吟吟的:“唉,我本来就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再说我现在出去趟太麻烦了。”

    “随便你。”赢望只是把自己的意思告诉她,至于左舒怎么做是她的事情。

    等赢望走

    了,张秀丽跑进来:“这下好了,赢先生都同意了!我们明天去看医生,然后我推你四处逛逛。”

    假期结束以后,辛容继续回学校上学。一个月后赢望的石膏拆掉了,他回公司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伊甜。

    “赢学长!”

    正要走出公司大门的赢望转过身,伊甜快速跑过来:“赢学长,上次的事情”她看了看周围,觉得不合适讨论,就说,“学长,要不我们去附近吃午餐?”

    赢成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点了点头。

    “那就马路对面的泰国菜吧!”伊甜高兴的跟上去。

    菜一上齐,伊甜就开始说:“之前的事情学长调查了吗?最近李经理已经跟那个人同居了。”

    “你跟踪她。”赢望没有动筷子,只是端着酒杯问。

    “嗯,为了不让公司损失,我跟踪过她两次。”伊甜坦白道,“她负责的这个项目年马上就要投标了,我怀疑李经理已经把我们的情况都透露给了对手。”

    伊甜掏出一份文件:“这是我自己新做好的,学长看一看。”

    “用你的企划书。”赢望翻了两页,“那要怎么跟你上司解释。”

    “学长打算放任她吗?”伊甜不可思议的张大眼睛,“她泄露公司机密,就算你看着往日的情分上不报警,也可以开除她啊!”

    赢望眼里划过一抹嘲讽,可惜伊甜太过得意没有发现。

    “我们按照你说的去调查了李丽,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她出卖了公司。”赢望换了个坐姿,“她跟那个人只是普通恋爱关系。”

    伊甜皱着眉头:“真的吗?那怎么会怎么巧?”

    “没有证据。”赢望把文件还给她,“建议你拿这个去给李丽看看,也许她会同意用你的。”

    “学长”伊甜急了。

    赢望站起来:“这里是赢氏,我不是你学长。”

    “你”

    不等她再说什么,赢望转身就走。回到办公室,他就让阿德给李丽带了句话。

    “赵家有人在调查上次收购他们的公司。”阿德拿不定注意,“我估计能查到我们身上。”

    赢望正在看辛容的视频,小丫头在食堂吃饭,也不知道在和同学聊什么,笑的很开心。

    “不用管,让他们查。”赢望关掉电脑,“注意我们最近的项目,我想赵家会从这方面入手。”

    原本的目的就是要他们知道,不然警告就没有意义了。

    凯撒学校,辛容和齐琪琪从食堂出来,手里端着个饭盆。因为张瑾这几天发烧了,她们要带饭回宿舍。

    “辛容!”吴越迎面走过来叫住她。

    齐琪琪特别热情的站住:“学长!你找荣荣有事啊?”

    “你猜对了,我真有事。”吴越笑了笑,“耽误你们一会时间?”

    辛容见他这么客气,也笑了:“学长不用这样,好像我们多忙一样。”

    “对!”齐琪琪挤挤眼,“容容一点都不忙,不过我可是要走了!”她举了举手里的饭盆,“你和学长聊,我先回去,不然一会都凉了。”

    辛容点点头:“你快走吧!”

    >

    “外面冷,要不我去学生会坐坐。”吴越提议,“一时半会说不完。”

    “好吧!”辛容也没意见,毕竟s市现在已经是冬季了,而且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雪。

    吴越的办公室里,辛容仔细了手上的文件。

    “新年晚会,我一定要出节目吗?”看完后,她有些苦恼。

    又是凯撒的传统,作为新一届的代言人,她必须要在新年晚会上表演一个节目。

    “当然不是一定。”吴越耸了耸肩膀,“如果你家里人和学生打个招呼,谁也不会说什么。”

    所谓的特权吗?

    辛容想了想:“我还是参加吧!”

    她不想总这样,好像多特殊似得,而且刚刚文件里有说董事长会亲自参加的,也就是说辛晴到时候会来。

    “那准备表演什么?唱歌还是跳舞?”吴越感兴趣的问,“或者是乐器?”

    辛容:我什么都不会怎么办

    下午腿脚好了的赢望也来接她,她一上车,兄弟俩就发现这丫头情绪不对。

    “有人欺负你了?”赢成马上问。

    不应该啊,他一直看着监视器呢!

    倒是赢望想起了什么:“新年晚会,你要参加吗。”

    “吴越学长找我谈过了。”辛容脸一囧,“可我表演什么呢?”

    赢成一听是这事,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古琴啊!你不是弹的挺好。”

    “哪里就挺好了嘛”辛容撇撇嘴,她自己知道她什么水平,当初姐姐教她时根本没好好学。

    “你不能跟你那个时代比!”赢成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只要随便能弹个曲子就行了。”

    辛容看赢望:“是吗?”

    “不用勉强自己。”赢望摸了摸她的脑袋,“晚上想吃什么。”

    吃货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了,辛容举着手喊:“火锅,这么冷的天就要吃火锅!”

    “哈哈!坐好了,我们吃火锅去!”赢成一脚油门。

    最后,辛容还是决定表演古琴。她查了下资料,发现现代人们普遍只学古筝。古筝和古琴是完全不一样的,从技巧来说,古琴要比古筝难一些。

    “所以我即使我弹的简单,应该也不会有人知道。”这天晚上,她向赢成赢望报告决定。

    赢成使劲点头,她妹妹就算是去弹棉花也是最好听的!

    “那天我们都会去的。”赢望自然没去管什么妹妹弹得会不会好,他压根就没想过不好。

    辛容见左舒坐在轮椅上一直微笑的看着她,也邀请道:“左舒姐姐也去吧!”

    “我也可以去吗?”左舒一脸惊喜。

    “你是我们家的客人,当然可以去。”赢成看了她一眼。

    很快就到了新年晚会,这是所有学生都很开心的时间。因为今晚一过,就意味着寒假开始了。

    晚会前一天,学生会来了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

    “吴学长,为什么要让我取消古筝演奏?就因为那个辛容要弹古琴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