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父子密谈

    “爸,你也觉得有问题?”赢成一脸不满,“你又没有打过基因进化针,怎么也有了狗的敏锐!”

    赢擎苍在他后脑勺拍了一下:“这是常识,就你这水平还想去当赏金猎人,怪不得你妈一直不同意。”

    “痛死了!”赢成抱着脑袋,“我是你亲生的吗?”

    “不是。”

    赢望补刀:“都说你是我从垃圾桶捡回来的。”

    “不是说家里最小的孩子比较受宠吗?为什么咱们家完全不是这样?”赢成愤愤道,“你们不要违背常识。”

    “我们没有违背,家里最小的又不是你。”赢擎苍忍不住又给了他一下,“一天都没在公司呆过,你还敢抱怨。”

    赢成在自己嘴上比划了一下,紧紧闭着当哑巴。因为他心虚,为了自己的自由把担子都丢给赢望了,所以这会还是老老实实的闭嘴吧!

    “你打算怎么做?”赢擎苍问大儿子,“找到她家了吗。”

    赢望淡定的说:“我已经安排人去查了。但是”他顿了下,“如果她真的有问题,我想我们不一定能查的出来。”

    “不可能!”赢成叫唤,“只要这个人存在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如果没有痕迹的话,那就是有问题。”

    “如果有痕迹,也一切正常呢?”赢望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赢擎苍,“别忘了,万叔那边有可以以假乱真的面具,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他和陈姨能做出来。”

    赢擎苍点点头:“就算没有那种东西,一个人想要整成另一个人的模样也很容易。”

    “那你还把人带回来?”赢成瞪着赢望,“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所以你要盯着她。”赢望笑了,“家里不养闲人,不然你就去公司上班。”

    自家哥哥欠揍的笑容让赢成想揍他,可武力值也干不过人家,只好悻悻道:“我当然会盯着她,万一她对荣荣有企图怎么办。”

    “还是尽快去找人查。”赢擎苍站起来准备出去,他深深的看了赢望一眼,“别大意。”

    赢望点点头,他知道父亲的意思。当年阿莎就是因为他们轻敌才被绑架的,如果不是江瑞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见男人出来了,辛晴招招手:“我让李阿姨去找了个保姆,明天我先看看,然后送到你那边去。”

    “麻烦妈了。”赢望拉着凑到他身边的小丫头,“那我们先回去。”

    辛容仰着脑袋跟赢成商量:“我推望望哥!”

    “你推不动的。”赢成看她憋的脸通红,轮椅一下都没动。

    赢望自己转了转轮子:“没事,我自己来。”说完看了眼左舒。

    左舒赶紧说:“我也可以自己推的。”

    “说的我成什么了!”赢成抓住她的轮椅,“走,我推你。”

    一路上辛容叽叽喳喳的跟左舒介绍周围的环境,左舒眼里带着惊艳和忐忑。

    “我之前在杂志上看过这里的房子,据说是建在温泉上的,每家的游泳池都是温泉水!”她感叹到,“没想到我这辈子还有机会住进来。”

    辛容很友好的拉着她的手说:“你放心,你的腿一定会好的,到时

    候我们一起玩!”

    “呵呵!”左舒好像很喜欢她,点点头,“谢谢容容,我会努力的。”

    到了赢望家里,很自然的左舒被安排在楼下。

    赢成推开一间房门:“这间房以前是留给我住的,所以装修的很好,而且有个直通花园的大露台。”

    “那我住了你房间,你住哪里?”左舒不好意思的说,“我随便住哪里都行的。”

    “不用操心我,我住楼上客房。”赢成推她进去,“也不知道你要多久才恢复,房间当然不能将就了。”

    左舒打量了房间几眼,有些激动的说:“真漂亮!”

    赢成特别喜欢水晶,所以他的房间用了很多水晶装饰。水晶的质地和工艺也都是顶尖的,光那几盏水晶灯就要好几千万。

    “你喜欢就好。”赢成把她的行李拿进来,“今晚先将就一下,明天除了我妈找的阿姨,还会有专业的医护人员过来。”

    左舒有些惊慌:“不用那么麻烦,我可以自己来的。”

    “你别逗了!”赢成笑着说,“我哥有洁癖,不碰女人的。容容更不可能照顾你,我老抱你也不方便,当然得专门有人来伺候你了。”

    他对左舒伸出手:“来吧,抱你上床。”

    这话说的很暧昧,左舒红着脸,一到床上就赶紧往后退。

    “二少爷,我来吧!”李阿姨走进来,“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左小姐的。”

    赢成拍拍手:“那明天见了。”

    二楼赢望的房间,辛容正跑来跑去的把赢望的西装挂进衣柜里。

    “明天让阿姨收拾。”赢望见小丫头努力的够衣架,心疼了,“去把那个红色的盒子打开。”

    辛容早就注意到行李箱里那个大盒子了,听见赢望的话嘿嘿笑着把盒子拿出来坐到地上边打开边问,“是什么?”

    “喜欢吗?”

    呆呆的看着盒子里的娃娃,辛容指了指自己的脸:“怎怎么跟我长的一样?!”

    “照着你的样子订做的。”赢望见她眼睛亮亮的,像碎了一地的星钻,嘴角忍不住上挑,

    辛容把手臂大小的娃娃拿起来,爱不释手的摸了摸上面的真丝裙子。

    这个娃娃不但长的跟她一样,连服装和发型都是古装的,活脱脱一个古代小美人。

    “望望哥!”她嘴一撇就哭了。

    赢望吓了一跳,又因为腿不方便不能去抱她,急的伸出手:“过来,怎了么?”

    辛容扑进他怀里:“没没事就是看到娃娃,想起以前的事了。”

    “乖。”赢望把人抱起来,“就是为了怕你想家人,所以做了这个给你。”他伸手去抹辛容的眼泪,“把娃娃放到你床头,就当是家人陪着你。”

    “嗯!我不是难过,我其实是高兴的。”辛容吸了吸鼻子,“那个是什么?”

    她指着行李箱,里面还剩一个大纸包。

    “先去洗脸,然后再去拆。”赢望捏了捏她的鼻子,“都是你的礼物。”

    大概小女孩都喜欢礼物这种东西,辛容又嘿嘿笑

    着跑进洗手间快速把脸洗干净,然后冲出来把纸包撕开。

    “好可爱!”她使劲捏了捏,是一个泰迪小熊。

    赢望:“娃娃你平时抱着不方便,这个你可以随时抱着玩。”

    “嘻嘻,它的衣服也是古装!”辛容特别高兴,“我在电视上没见过穿古装的泰迪熊耶。”

    “过来。”赢望见她抱着那只毛绒熊,突然觉得有些刺眼。

    辛容讨好的蹭过去,窝进赢望怀里:“谢谢望望哥,你放心!你腿没好之前我会照顾你的。”

    “你好好的,别让我操心就行。”赢望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

    “我帮你拿睡衣!”辛容还是想照顾他。

    赢望拉住她:“我能动的。”他一只腿站起来杵着拐杖,“你去休息。”

    “好吧,那我回房间了!”辛容又嘿嘿笑着把自己的娃娃和小熊抱起来。

    “对了,左舒”赢望在她关门前又说,“你不要管,会有专门的人来照顾她。”

    辛容哦了一声,眼神暗了暗离开了。

    赢望没注意她的表情,一瘸一拐的进了洗手间。

    而回到房间的辛容却开始难受了。

    “望望哥肯定是怕我给左舒添麻烦,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辛容把娃娃放好,心不在焉的冲了个澡出来抱着她的小熊钻进被窝。

    “左舒救了望望哥,望望哥肯定要对人家好的,不然就太没良心了。”她想了想,又自言自语道,“反正我要照顾她,替望望哥照顾她”

    第二天一大早,说好的保姆和护理员就来了。因为护理员在房间给左舒按摩腿,所以早餐还是辛容他们三个一起吃的。

    “我们走了,你就在家好好呆着吧!”赢成嘴里叼着面包,“荣荣快点。”

    辛容跑过去抱了赢望一下:“望望哥你要乖乖在家休息哦!我要给学校拍宣传片,晚上才能回来。”

    “不许被人欺负。”赢望摸了摸她的手。

    辛容和赢成走了没多久,阿德就带着文件来了。

    “去书房。”赢望刚说完,就看见保姆推着左舒出来。

    “赢先生。”左舒欲言又止,赢望看了她一眼,“等我好了,去看你母亲。”

    左舒露出开心的笑容:“谢谢!”

    赢望点点头,带着阿德去了书房,走时又说:“我派了个司机给你,想去哪里带上保姆,信用卡放在客厅桌子上,密码是六个零。”

    “谢谢”左舒有点无措,还想说什么,赢望已经上了楼。

    阿德推着轮椅瞟了她一眼,那眼神让左舒心里更忐忑。

    “小姐,我们先去吃饭吧!”保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非常殷勤的对她说。

    左舒点点头:“谢谢,麻烦你推我过去。”

    “别客气,我就是专门照顾你的!”要不是她和李阿姨沾了点亲戚关系,哪轮得着她啊!张秀丽心想,这可是s市最有钱的人家。

    回头可以悄悄带女儿来参观一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