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带了个女人回家

    很快,左舒的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什么叫神经出了问题?”她脸色惨白,“我我的腿站不起来了?”

    院长无奈的看着沈王爷:“我亲自检查的,左小姐的腿部神经出了问题,导致她无法站立。”

    “她的腿并没有受伤。”赢望皱着眉头,“你确定是这次意外造成的吗。”

    沈公子明白他的意思,问左舒:“你的腿之前没问题吧?”

    “没有。”左舒的声音都带着颤抖,她害怕的抓住医生的手,“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不是永远都站不起来了?”

    院长拍拍她:“你冷静点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左舒激动的喊,“我要走路,我可以走路的,我可以!”说着她就准备起身下床,结果差点栽下来。

    赢望一把接住她:“如果你不听医生说完,我们就不知道怎么治疗你。我说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负责。”

    “我我”左舒抱着他大哭,“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我还要工作,我必须要站起来。”

    沈王爷对护士挥挥手,护士赶紧扶着左舒躺好。

    “左小姐这种情况从医学上来说是一种潜意识的强迫症。”院长见沈王爷脸色不太好看,赶紧说,“就是一种心理暗示,可能是车祸给她造成了阴影,所以她潜意识觉得自己的腿出问题了。”

    赢望眼神隐晦:“你先休息,我们出去说。”

    左舒一直在默默的流眼泪,一听说他们要走,马上惊慌起来。

    “我们就在门口。”赢望看着她,“我不会走的。”

    回到赢望的病房,沈王爷嗤笑了一声:“你的意思是她是装的?”

    院长摇摇头:“不是,心理作用很重要,就像有些严重的心里疾病一样,病人是无法控制的。”

    “有这种说法吗?”沈王爷看着赢望。

    赢望面无表情:“有,你可以理解成神经病。”

    “呵呵!”院长被逗笑了,“赢先生的解释很有意思,不过的确是这样。”

    沈王爷不死心:“你怎么知道她是心里问题,也许她是装的呢?”

    “王爷,她的腿对外界刺激没有反应,这不是可以装出来的。”院长肯定的说。

    “有复原的可能吗?”

    院长无奈的道:“说不好,也许受什么刺激会突然好了,或者哪天自己就好了。不过我建议可以让她看看心理医生,应该会有帮助。”

    赢望依旧一副淡淡的模样,只是眼底的眸色更深稠,像是漆黑的漩涡。

    “去把这些告诉她。”

    沈王爷等院长出去了,语气戏谑的道:“得,看来你要多带个女人回去了!”

    “我可以留下她让你照顾。”赢望看了他一眼,“你那么多女人,不在乎多个。”

    “我可不认为她愿意留下。”沈王爷拍了拍赢望的肩膀,“其实她长的挺漂亮的,就算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你养着看看也不碍事。”

    他的意思是以赢望的身家来说,就算以后结婚,

    多一个女人算什么。相信没有哪个女人会计较,赢家少奶奶的身份才是主要的。

    “问过她再说。”赢望懒得跟他讨论这个话题。

    左舒还没作出决定呢,赢成就到了。

    “你腿折了还说没事?”他瞪了阿德一眼。

    赢望让阿德出去,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家弟弟:“谁让你来的?不是让你看着荣荣吗。”

    “荣荣有爸妈,一根汗毛都不会少。”赢成白了他一眼,“倒是心里可不怎么舒服,你一直没给她打电话,小丫头心里生气着呢!”

    赢望没发现自己的拳头越攥越紧,有些烦躁的说:“明天就回去。”

    “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真带回去?”赢成已经听阿德把经过讲清楚了,也偷偷去病房看过左舒,“王爷这边什么都查不到,要不要让万叔那边再派人查查?”

    “不用。”赢望说,“要查,也是回国内再说。”

    左舒才出来三年而已,要从她在国内的环境入手。一个人造假造的是自己,不可能把周围环境一起给造了。

    赢成耸了耸肩膀:“其实吧,我觉得没准就是巧合呢!”

    “我没说不是。”赢望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觉得还是有问题。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巧合都是有根据的,抽丝剥茧之后便会发现那些所谓的巧合不过是无数个必然的结果。而这些必然,也必定是人为暗中的操纵。

    第二天,赢望再次见到左舒。

    “给你添麻烦了。”女人脸色不太好,仿佛一夜之间就瘦了好多,苍白的脸上大大的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赢望,“我我会努力配合治疗,不会麻烦你太久的。”

    赢成冲她笑笑:“你好,我是他弟弟!这么说,你打算和我们回国了?”

    “很抱歉,我我母亲每个月还等着我寄钱回去,现在我无法工作了,你你可不可以”左舒使劲把眼泪擦掉,豁出去似的说。

    “我必须要跟着你,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经济来源。如果我留下,万一哪天你不见了,我我都不知道去哪找人。如果我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你你”

    赢望点点头:“你怕我反悔,怕我不负责。”

    “是的。”左舒咬了咬牙,“毕竟我是因为救你才变成这样,你应该负全部责任。”

    赢成眼珠子转了转:“我们可以给你一笔钱,一大笔。你开个价,就当我们一次性给你赔偿。这样你是回国也好,还是留下也好,都无所谓。”

    “不!”左舒马上拒绝,“如果我不能工作,国内的劳工组织会告诉我母亲我终止了劳务合同,所以我必须回国。”她看了赢望一眼,“下面的话可能会让你们反感,但是我必须要说。”

    赢望看着她,左舒毫不避讳他的目光,直视着他道:“我母亲的病拖不了两年了,我不能让她带着遗憾走,如果她看到我站不起来,会一直担心我,走都走的不安心。”

    “那你想怎么样?”赢成笑了笑。

    左舒闭了闭眼:“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告诉我母亲你是男朋友,你会照顾我,让她放心。”察觉到赢望的目光突然变得冰冷,左舒有些害怕,但还是继续说。

    “你不要误会,只是让她放心而

    已。我说了她拖不了多久,这期间我还得住在你家,因为我母亲是住养老院的,我们在国内已经没有家了。”

    噗!赢成笑出声:“左小姐,你以为你是谁?你又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他讥讽的笑容让左舒有些难堪,她无力的摇了摇头,声音呜咽起来:“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这样我母亲会死不瞑目,我不这样我就只能看着她带着遗憾离开。”

    “你们放心,只要我母亲一走,我就会离开,而且一分钱也不要你们的。”左舒盯着赢望,目光哀伤,“我不想这么说,也不想威胁你。所有,求求你求求你答应我”

    赢望点点头:“可以。”

    辛容是在放学时接到赢望电话的,知道他晚上就会回来,高兴的不得了。

    “荣荣啊,望望没和你说他受伤的事吧?”早一步接到赢成电话的辛晴问她。

    “受伤了?”辛容脸一白,“怎么受伤了呢?要不要紧?”

    辛晴见她都要哭了,赶忙安抚道:“没事,你看我不也没担心吗,就是遇到了点交通意外,腿骨折了。”

    “腿断了?”辛容结结巴巴的,“那多久才能好啊。”

    “伤筋动骨一百天。”辛晴说,“估计过年他都不能下地。”

    辛容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望望哥真可怜!”这会她满肚子的埋怨都没了,就想着早点能见到赢望。等晚上见到人时,她却傻眼了。

    “我没事。”赢望被赢成推进来,见小丫头呆呆的看着自己,以为她吓坏了。

    而辛容脱口而出的话是:“她是谁?”

    赢望身后,同样坐着轮椅的那个女人是谁?

    “说来话长,咱们进去再说啊!”赢成叫唤,“妈有吃的吗?我要饿死了。”

    辛晴知道有人救了赢望,想必这个女孩就是,可这带回家里来,是个什么情况

    “对不起”左舒结结巴巴的说,“我我”

    “别害怕!”辛晴冲她笑了笑,“先吃完饭再说。”

    饭桌上,赢成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辛容听完后,也一脸内疚的看着左舒:“谢谢你救了望望哥!你放心,我们会照顾你的。”

    “不是我,是我打搅你们了。”左舒低着头,“我不知道你们是赢家的人,不然我也”

    辛晴给她盛了碗汤:“这话说的!赢家人就不是人了?你放心,回头我会让人把你母亲安排好,你就安心在家里住下来,没准很快就能站起来呢!”

    “是啊,是啊!”辛容使劲点头,“望望哥,让左小姐去我们那边住吧,正好和我作伴!”

    赢望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这几天的烦躁感慢慢都消失了,又拉着她的手捏了捏:“好,你喜欢就好。”

    “我也会照顾你的!”辛容的目光在他打着石膏的右腿上看了看,一脸的严肃。

    吃过饭,女人留在客厅联络感情。男人们进了书房。

    “你怎么说。”赢擎苍看着大儿子,他不相信赢望会这么轻易带一个人回来。

    赢望扯了扯嘴角:“不管是什么,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放心。”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