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赢望出事了

    “嗯是啊!”赵洁只好挤出个笑脸,看见辛容换好衣服出来了,硬着头皮迎上去,“辛学妹,对不起啊,之前是我不好,不应该那么问你的。”

    辛容楞了,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赢成。

    怎么一会功夫就多了这么多人?

    “学妹。”许薇薇热情的和她打招呼,“上次我朋友吓到你了,我代她向你道歉啊!”

    辛容见人家这么客气,也赶紧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我都忘了。”

    许薇薇对赵洁使眼色,赵洁抿了抿嘴走过来:“辛学妹,我的确是无心的,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辛容笑了笑,一脸的呆萌。

    吴越打断她们:“好了,继续拍吧,一会时间不够了。”

    傍晚前,辛容完成了全部的拍摄,许薇薇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想请辛容和赢成吃饭。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说,吴越就已经抢先了一步。

    “这个点了,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他问的很随意,

    赢成看了他一眼:“不用了,我妈在家煲了汤。荣荣辛苦一天了,要早点休息。”

    “那行,接下来的事情学长可以放心,我都会处理好,月底代言人的事情会有结果。”吴越点点头,率先离开了。

    许薇薇一看,心里庆幸自己刚刚没开口,不然肯定会很没面子。

    “那我们也走了,许薇薇冲辛容笑笑,“学妹有事随时来找我啊!”

    辛容冲她招招手,和赢成两个人回家。

    赢成也没说谎,辛晴的确嘱咐了他们要回去吃饭,主要是她怕赢成这个倒霉儿子照顾不好辛容。这么又过了几天,辛容开始难受了。

    “望望哥怎么还不回来?”又是个周末,辛容一边吃早饭一边碎碎念,“都快月底了。”

    赢成皱了皱眉,的确是有些晚了。原本说好的三天,今天已经第五天了。

    “哟!我们荣荣还知道圣诞节呢。”他转移话题,因为马上就要过圣诞了。

    辛容撇撇嘴:“望望哥答应跟我一起过节的。”她想了想又说,“不是说圣诞节是很重要的节日吗?”

    “是很重要。”赢成嘿嘿两声,“对商家很重要,他们会借着这个机会大肆促销!”

    见小丫头垂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赢成又说:“不过,圣诞节还是挺好玩的,等哥回来了,我们安排安排去哪玩!”

    安抚好了辛容,赢成去书房给赢望打电话,结果电话一直没人接,响了两遍之后才接通。

    “喂,二少!我是阿德。”

    赢成脸一变:“我哥出什么事了?”

    晚饭时,赢成照例跟辛容回了辛晴那边。

    “爸,你跟我去书房一下。”赢成找了个机会小声跟赢擎苍说。

    赢擎苍看了眼坐在客厅正聊的欢的两个女人,点点头。

    “说吧,如果是说你要走,这个你妈说了算。”一进书房,赢擎苍先开口。

    “哥出了点意外。”

    赢成

    话音一落,赢擎苍眼底的神色都变了:“怎么回事?”

    阿德在电话里说他们的确昨天就要回来的,结果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连环车祸。

    “望望受伤了?”赢擎苍紧张起来。

    赢成摇了摇头:“阿德说哥受了点轻伤,但是当时救他的人伤的很重,好像是一直没醒,现在已经把人转到米国医院去了。”

    “有人救他”赢擎苍沉默了片刻抬起头,“你马上飞过去看看,你妈那边就说我让你去万家一趟。”

    “我也是这个意思。”赢成犹豫了一下,“爸,你说这事是意外吗?”

    赢擎苍眯了眯眼:“过去以后问问你哥,如果事情有问题,他应该会察觉。他如果不方便,你就去找万叔,让他派人去查查。”

    父子俩商量好了,回到客厅辛晴冲他们抱怨:“又躲在书房说什么呢?”

    “没有!”赢擎苍抱了抱她,“你儿子问我今年圣诞要带你去哪里,我说这是秘密,没告诉他。”

    每年的圣诞节是辛晴的生日,多少年了夫妻俩个都会在那几天去过二人世界。

    “如果望望回不来恐怕我们今年只能就在家里了。”辛晴瞪了赢擎苍一眼,“你说说,公司到底有什么事需要他亲自跑一趟的?这都几天了还没回来。”

    赢成不动声色的跟赢擎苍对视一眼,然后嬉皮笑脸的凑到辛晴跟前,“妈,你还有一个儿子呢!你看看我,不然我也要走了哦!”

    “你又想去哪?”辛晴以为他又要去做赏金猎人,正要瞪眼睛,赢成就指着赢擎苍说,“你问爸,他让我去万叔那呢!”

    赢擎苍坐下搂住辛晴:“万老板那边不知道做什么实验,听说挺有意思的,我叫成成替我们先去看看。”

    辛晴一听,倒是也没怀疑,还没好气的拍了赢成一下:“去吧,去吧!反正你照顾荣荣我也不放心。”

    “成成哥你也要走啊!”辛容害怕了,那她怎么办?

    “傻丫头,你怕什么?”辛晴拉着她的手,“正好你搬回来陪我啊!”

    辛容哦了一声:“对呀,我可以来陪晴姨呢。”

    那一脸呆萌的表情看的辛晴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米国,沈氏私立医院高等病房。

    “少爷,人醒了。”阿德推开门,赢望躺在病床上,对面沙发上还坐了个男人。

    男人长的很漂亮,是那种有些阴柔的漂亮。如果不是他的气质看上去很霸道,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有特殊性取向的那类人。

    “醒了?”男人伸了个懒腰,“走,去看看!”

    阿德把赢望扶到轮椅上,说是轻伤,其实是一条腿骨折了,为了不让赢成他们担心才没说的。

    病房外的走廊站了两排穿黑西装的人,见他们出来齐声叫道:“王爷!”

    “守好了,一只苍蝇也不许放进来。”

    “是!”

    沈王爷,沈公子和张宓的儿子,沈家下一任接班人。

    “望望哥,我这边查来结果的确是意外。”他低头跟赢望说话时,表情变的活泼起来,一点都

    不像刚刚发号施令的冷酷模样。

    赢望点点头:“先去看看人再说。”

    另一边的病房里,医生正围着病床给刚刚醒来的病人检查。

    “小姐,你的腿有感觉吗?”医生问这话的时候,心里非常不忍,病床上的女孩顶多二十出头,长的很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清澈干净,让人看着就舒服。

    女孩也有些慌张:“我的腿怎么了?”她想伸手去摸,却被医生拦住,“别紧张,让我们先检查了再说!”

    “医生!医生!”女孩一脸惶恐,“为什么我不能动?我的腿呢?你们把我的腿呢?”

    护士赶紧按住她,医生也安慰道:“你别激动,你的腿在呢!你看看。”

    女孩支撑着坐起来,看见自己的腿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她蹭了蹭眼睛。

    “哎呀,怎么哭了呢?”医生笑了,“你的腿现在没感觉,可能是车祸的后遗症,等下安排你做个扫描,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女孩冷静下来,这才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坐着轮椅。

    “王爷!”医生恭敬的走过去,“这位小姐”

    “我都听到了。”沈王爷打断他的话,“去安排给她做检查。”

    等医生都离开后,赢望也将女孩打量完了。

    “你救了我,你想要什么。”非常干净利落的赢氏问法。

    女孩愣了下,随即摇了摇头:“你不用客气,谁让我正好路过你身边呢!换成别人,也会把你推出去的。”

    “你的头没事吧。”赢望看了眼女孩头上的纱布,那天把他推开时,女孩的头被后面的车碰了一下,所以才昏迷了两天。

    “我头没事!”像是要证明自己真没事似的,她还扭了几下脑袋。然后又有些担心的说,“可是我的腿没知觉。”

    一直在观察她的沈王爷挑了挑眉:“可你没撞到腿。”

    “是啊,所以好奇怪。”女孩叹口气,“应该没什么事吧!”

    赢望看了沈王爷一眼,后者会意,伸手去推他的轮椅。

    “你先去检查,不管什么结果,都由我负责。”

    沈王爷冲女孩点点头:“我们就在旁边病房,有事你喊一声外面有人会听到。”

    说完也不等女孩反应,两个人就离开了。

    “左舒,22岁。家里有一个瘫痪在床的母亲,之前日子过的不怎样。直到她前年来米国打工,基本上钱都寄回国内了。”沈王爷念完资料耸了耸肩,“看了几遍都找不出问题。”

    这就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干净的不能再干净。

    “给她笔钱,或者再给她份工作?”沈王爷说,“反正你们赢氏不在乎多养个人。”

    赢望的脸色不太好看,沈王爷以为他在烦恼这个,却不知人家压根就没想这回事。赢望是想家里的小丫头了,一直不敢打电话给辛容。就是怕自己控制不住立马回去,连赢望自己都觉得害怕,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感情。

    他摸了摸肩膀,难道

    真是图腾的力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